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十七章 被拒绝

回到县城,程志强本来要程恩妮跟着回家的,但程恩妮坚持说请假落下了课,她得回学校补上,程志强也不强求,转身就要走。

“爸,下个月的生活费,你先提前给我吧。”程恩妮把人叫住。

程志强愣住,满脸惊讶,“你手里不是有钱,怎么还要?上次你秀秀姨不是给了你一百块?”

说完程志强脸就板了起来,他早算过一笔帐了,程恩妮手里的钱,这个学期的生活费不用愁,甚至连明年的学杂费都不用他出。

程恩妮不说话,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程志强,看了好一会,才幽幽开口,“难怪别人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

“咝!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你爸对你还不好?”程志强鼓着眼睛瞪程恩妮,说完话,还跟路过的同事打了声招呼。

都是同住家属院的,程恩妮也乖巧地喊人。

程恩妮不说话,程志强对她好不好,他自己心里难道没数?

程志强还想拉程恩妮回家说,但程恩妮不乐意,这要是以前,程志强直接就拖着走了,哪管其他,但程恩妮如今十八岁,身高都快要跟他差不多,不再是那个小不点啦。

何况这后娘后爹的,说起来程志强自己心里也有些心虚。

“要多少?省着点花啊,你秀秀姨那钱你攒着别乱花,明年当学杂费……”程志强皱着眉头边掏钱边唠叨,程恩妮也没过分,就一个月需要的正常生活费报数。

把钱接过来,程恩妮这才道,“弟弟还没出生呢,你钱不给我难道给程欢,程欢虽然姓程,可我才是你的亲女儿,这点你可别搞错了。”

这话说到了程志强的心坎里,别看他平时对程欢和颜悦色,但心里可没把程欢当自家人。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嘴皮子这么利索?”程志强看了眼程恩妮,想了想又掏出两块钱给她,“拿去买本子笔,以后好好孝顺你爸。”

就两块钱还想以后好好孝顺他?程恩妮心下腹诽,把钱接了过来收好,然后跳上往学校去的公交车。

看着程恩妮走,程志强心里有点空,不过也只空了两秒,就有些发愁接下来的事情。

程恩妮不在老屋不知道,程志强留在那里,可是被程大伯娘和程爷爷奶奶两方逼着,几着是落荒而逃,接两老来省城这事,林秀禾不同意估计也没用。

到时候两老会自己包袱款款上门来,难道他做儿子的还能把父母关在门外?说是跟林秀禾商量,不过是想大家面上都好看一些而已。

……

程家的事自有人管,程恩妮半点不操心,等到周末,她难得放下书本,出门物色合适的合伙人选。

找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程恩妮打算慢慢考查,与其急匆匆地找,不如仔细寻访个人品能力各方面都靠谱的。

正好出校门,学校门口一栋民居门口围坐着五六个稍年轻媳妇,带孩子的带孩子,打毛线的打毛线,正闲扯谈。

程恩妮混过去,听了一嘴,她们在讲县城制鞋厂招工的事。

招工已经过了,现在在等结果,程恩妮仔细听了听,全是盼着进厂的,都没一个想自己做点什么的。

而且言谈之中,很看不起自己做生意的人,程恩妮叹了口气,目光落到抱着个小婴儿满脸沉默和苦闷的女同志身上。

这位女同志明显不是太合群,周边的人似乎也不大看得上她,半句话也没插上,然后她怀里的孩子尿了,女同志赶紧抱着孩子去了街对面的一栋房子里。

“这二柱家的也是,家里那个情况,真是穷疯了,扫盲班都没进过,还妄想着进厂做工呢。”那边人一走,立马就有人啐道。

说话的人算是这帮媳妇里的小头头,程恩妮冷眼看着,这些人都有些巴结对方,旁边有人附和,“就是,她走了孩子谁带?指望她那瞎眼婆婆?良姐你可别揽事。”

“我可不傻。”良姐立马露出嫌麻烦的神情。

程恩妮听她们又说了一阵,算是把那个二柱媳妇的底稍微摸清了些许。

山里嫁出来媳妇,结婚不到两年,生的孩子才七个月,孩子有点极小的残疾,似乎是右手大拇指旁长了个手指,等钱做手续,男人南下去打工了,家里还有个盲人婆婆,

很缺钱,没文化,没技能,程恩妮把这三点记在心里,现在唯一需要考查的,是对方的人品问题。

一旦有心了解一个人,那这个人出现在视线里的几率就会变得特别大,花了两个周末的时间,了解清楚后,程恩妮觉得自己可以跟对方谈一谈。

因为本着是找合伙人的想法去的,程恩妮很有诚意,可是她忘记了,她现在还不是上辈子那个事业有成的女老板。

现在的她不过才十来岁,靠家里给生活费的小姑娘,程恩妮才说明来意,就被拒绝了。

“小姑娘,这不是你说来好玩的事儿,你要没事就赶紧回学校去吧,你现在的年纪,好好念书才是正经事儿。”二柱媳妇也没赶人,也没有因为程恩妮夸的海口而生气,只温言劝程恩妮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程恩妮,“……”

“赶紧走吧,你也别去跟别人再说这种胡话,别最后被人给反骗了去。”屋里孩子哭闹起来,二柱媳妇叮嘱了程恩妮一句,就赶紧转身进了屋。

踟蹰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程恩妮被人喊住了,“恩妮?你怎么在这里?”

来的人是程恩妮三叔奶奶家的堂叔堂婶,就是拉着程恩妮去家里吃南瓜子的那个堂婶,堂叔手里提着中药包,药味儿特别重。

程恩妮一着呢才知道,是三叔奶奶这两天身体有些不好,他们来县城给三叔奶奶抓药来的。

“你三叔奶奶没事,老毛病了,吃两副药就好,你在这里做什么,周末怎么不回家?”堂叔板着个脸看程恩妮,十分凶的样子。

程恩妮才不怕他,堂叔是三叔奶的小儿子,看着凶其实对小孩子特别好,程恩妮还不懂事的时候,做梦都希望这个堂叔是她爸。

要做生意的事,程恩妮没打算说,怕他们担心,但抱着孩子的二柱媳妇去而复返,见他们像程恩妮的家长,就全给程恩妮抖落出来了。

程恩妮阻止都没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