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六十章 某人

程恩妮本来跟谢令君说着话的时候,还在翻看案头的工作资料,听到他说这话,程恩妮才放下手头的资料,正眼看向谢令君。

就在谢令君以为,程恩妮对此很有兴趣,准备好好跟程恩妮说说的时候,程恩妮又低下了头。

“我如果要了解自己有男朋友,会更希望听男朋友亲口对我说,谢谢你这么热心了,不过我不需要。”程恩妮道。

谢令君脸色瞬时沉了下来,握住程嘉宝的手紧了紧,程嘉宝立马就轻声抽泣起来,小声地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因为会挨骂,甚至于挨打。

程恩妮听在耳里,轻叹了口气,“我跟家里关系,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才是,就算你把程家搅得天翻地覆,甚至碾进泥里,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影响。”

谢令君何尝不知道,但他在赌,赌程恩妮嘴硬心软,如果不是因为心软,程恩妮早应该把程嘉宝是林秀禾私生子的事情说出去了。

但现在看来,他赌错了。

程恩妮跟谢茂衍一样,都是没有心的怪物。

“至于程嘉宝,他要是我弟弟我说不定还能为他做些什么,但他的存在令程家蒙羞,生母更是害我父母离散的主因,我不是观世间菩萨,没有她的慈悲心肠。”程恩妮是挺可怜程嘉宝的,但也仅止是同情而已。

谢令君看着程恩妮,目光难看,但说完这些后,程恩妮已经不打算再跟谢令君再说下去,她摁了内线电话,让保安进来送客。

就一个规模不大的小服装厂,居然还配备了保安,不过想,肯定是谢茂衍的手笔,谢令君是个要脸面的人,程恩妮电话还没有打完,他就已经领着程嘉宝先走了。

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程恩妮想了想,打了个报警电话,举报谢令君拐卖儿童,顺便打了几个电话,辗转联系上了林秀禾,把程嘉宝的电话告诉了她。

“你为什么要帮我?”林秀禾万万没有想到,她一直苦找不到程嘉宝的消息,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到了她的手上。

而这消息,居然是程恩妮来告诉她的。

“我并不是在帮你,只是在替自己扫平部分麻烦而已。”程恩妮听着林秀禾的声音,格外地憔悴。

刚重生的时候,程恩妮以为,要是能有一天,亲眼看到林秀禾走上绝路,她会很高兴,但真到了这一天,程恩妮才发现,自己的内心毫无波澜。

对程恩妮而言,这辈子的林秀禾已经成了比陌生人还要陌生的人。

“对了,管好你自己的女儿,让程欢不要骚扰我堂婶了。”想到什么,在挂断电话前,程恩妮又多说了一句。

也不知道程欢是发了什么疯,最近疯狂在打电话给胡水英,各种威逼利诱想要从胡水英嘴里知道程恩妮的联系方式。

程恩妮知道这事,还是前天跟胡水英打电话的时候,胡水英无意间说起的,程恩妮的联系方式胡水英肯定不会给程欢,但程欢实在是太烦人了,锲而不舍地打着电话。

因为要做生意,总要联系人,胡水英也不能说把电话掐了,但程欢打得密集的时候,胡水英根本就接不到别人的电话。

“我知道了。”在程嘉宝这件事上,林秀禾是承程恩妮的情的,“如果可以,能不能帮我劝劝你爸爸,让他跟我离婚。”

林秀禾真的是受够了程志强,但程志强死活不同情离婚,甚至林秀禾一提这事,程志强就扬言要去法院告她婚内出轨,告她重婚,让她去坐牢。

但现在,林秀禾也跟在坐牢没有区别,因为程志强又跟恶犬一样找上门来,天天在小区贴传单,把她的事打印出来到处贴,还在小区里拉着人讲,把她指给别人看。

林秀禾报过警,但这属于家属纠纷,公安根本就不管,调解的时候程志强认错态度极好,立马就被放了出来。

听到这里,程恩妮笑了笑,“当初你费尽心机算计得来的婚姻,还需好好珍惜维护才是,要懂得惜福。”

说完,程恩妮就把电话挂了。

林秀禾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整个人都有些烦燥,这是明摆着不会帮她,甚至会阻拦她跟程志强离婚的意思么?

她后悔了,后悔了还不行吗!

结果林秀禾才把电话挂上,程恩妮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林秀禾还以为是程恩妮改变主意,准备好好劝劝程志强了,结果程恩妮的话仿佛一道雷直霹她的头顶,让她混身发冷。

“我听说你新生的女儿是程家的,希望你能对我这位妹妹好一些,早日做出选择,不要让她重复程嘉宝的命运。”程恩妮挂断电话后才想起还有这事忘记说。

这件事是谢茂衍告诉她的,虽然不知道谢茂衍是怎么确定的,上辈子也没有这个孩子,但程恩妮相信谢茂衍的话。

所以说,命运有时候真的很奇怪,程志强一辈子心心念念就是想要个儿子,结果好不容易有一个,种是别人的,等林秀禾怀上他的,再生下来,还是个女儿。

但现在这个女儿,却被认到了林秀禾的情夫头上,以林秀禾的尿性,想必一定是选择瞒着事实真相,瞒着那位情夫了。

只不过事情没有如林秀禾想像的那般发展,程志强没老老实实地在老家呆着,反而南下找到她,当初她脚踏两条船,还生了别人的孩子的事被发现。

现在哪怕林秀禾去跟程志强说,刚出生的女儿是他的,怕是程志强也不敢信,更不愿意信。

实在是,再没有比这更有戏剧性的事情了。

这一次不再是程恩妮挂电话,而是林秀禾慌慌张张地把电话给挂掉了。

林秀禾缓神缓了很久,才平定心绪跟吴梅打电话,虽然这一年来她早跟吴梅撕破了脸面,但她现在唯一能找的,也只有吴梅了。

她需要一个人能帮她找回儿子,她自己没法出面,只能找人,信得过的人没有,但好在许诺的利益足够的话,吴梅和她男人,还是很容易可以驱动的。

程恩妮笑了笑,刚把电筒放下,谢茂衍就大步进了她的办公室。

谢茂衍脸色有些苍白,鬓角微湿,看来赶过来很急,还出了不少汗。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赶得这么急?”程恩妮给谢茂衍倒了杯热水,刚走过去,就被谢茂衍猛地抱进了怀里。

水立马泼了出来,谢茂衍抱得很用力,程恩妮愣了愣,轻叹一口气,放松了自己,由着他抱着,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

抱程恩妮抱进了怀里,谢茂衍才感觉到了踏实,知道谢令君单独来找程恩妮时,谢茂衍只觉得自己心脏都停了,整个了好像死了过去。

但现在,他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停止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一泵一泵地往外输送着血液,冰冷而麻木的指尖渐渐回暖,重新有了温度。

“谢谢你还在这里。”谢茂衍的声音哑得厉害,微微放开了一些些程恩妮,但还是把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他不过是把注意放到了程志强那边,就给谢令君钻到了空子,给谢令君有了出现在程恩妮面前的机会。

程恩妮先是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才轻轻地拍了拍谢茂衍的背,“对我有信心一点,也对自己有信心一点。”

谢茂衍点头,反应过来程恩妮看不见到,他轻轻地“嗯”了一声。

两人抱了一会儿,谢茂衍才松开程恩妮,他这才注意到程恩妮给他倒的水全泼到了手上,“烫伤了吗?我看看!”

水有些热,但不是烫水,泼到手上只当时那一下感觉有些烫,连烫红都没有,此时那里泛着红,是因为谢茂衍太过心急,大手搓了两下,给搓红的。

明明没什么事,但谢茂衍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他拿起程恩妮的手往自己脸上甩。

“谢茂衍!”程恩妮用力绷住自己的手,没打上去,“你冷静一点!”

谢茂衍一愣,握着程恩妮的手颓然放下,良久,“对不起。”

说句实在话,谢茂衍此时的状态非常不对,程恩妮心里担心急了,尤其是他此时颓然的样子,完全不像平时的他。

“你看,我没有被烫着,我也没有怪你,你不必跟我说对不起。”程恩妮把水杯放到一边,拉住谢茂衍的手,带着他在沙发上坐下。

程恩妮坐得离谢茂衍很近,手也一直没有松开,她知道,此时的谢茂衍需要她的亲近,“是因为谢令君来找我,你才这么担心吗?”

谢茂衍猛地抬起头来,脸色骤然变白,然后变黑,目光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可怕起来,但他不是冲着程恩妮来的,所以程恩妮并不觉得害怕。

程恩妮只是觉得谢茂衍的情绪起伏太大,明显有些不太正常。

谢茂衍腾地站起来,看样子是要立马去找谢令君算账。

“先冷静一点听我说!”程恩妮拉住他,谢茂衍停住,目光没有什么感情地转向她,那一刻,他眼里的黑暗无光的狠戾刺痛了程恩妮,“我什么也没有让他说。”

谢茂衍眼睛动了动,眼神微微有些回神聚焦。

“就算他说了什么我也不会信他。”程恩妮拉着谢茂衍重新坐下,这时候谢茂衍大概意识到了自己状态不对,扭开了头没有跟程恩妮对视。

程恩妮抬手把谢茂衍的手拨过来,“我在说话,看着我。”

“会吓到你。”谢茂衍不肯,执着地想把头扭开。

程恩妮干脆用双手捧住他的脸,掰回来,“看着我,我不害怕,谢茂衍,无论别人说你什么,我都不信,我只信你说的,你相信我,好吗?”

这话并不是对待感情无限冒目,而是程恩妮能从谢茂衍身上感受到,他全身心地对她好,哪怕偶尔不得其法,好错了方向,但总归是好的。

谢茂衍的目光一点点柔和下来,带着些不自信,带着些迟疑,还有些许惊喜,仿佛在问,真的吗?

程恩妮抱住他,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你有多相信我,我就有多相信你,你有多爱我,我也有多爱你,谢茂衍,别总想着挡在我前面,试着让我站在你身边,好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谢茂衍才声音沙哑地应了一声,“好。”

谢令君到程恩妮这里来的事,就此揭过,程恩妮没有去问谢茂衍,他那样害怕,是在害怕什么,谢令君手里握着他怎样的秘密。

关于谢茂衍的过去,程恩妮不想探究,她了解他的为人处事,见过他能说得上话的朋友,了解他的家庭关系,知道他童年一定过得不容易,有些隐秘,便没了过多探究的欲望。

好奇心这种东西,一点在适可而止,尤其是在你想保护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的时候。

如果谢茂衍有一天想说,她一定会是最真诚的听众。

解决完了谢令君的事,程恩妮这才问起谢茂衍在忙什么,谢茂衍告诉她,程奶奶来了江省,不过才下火车,就被他的人重新送回火车,准备送回老家去了。

“就她一个人?”程恩妮瞪大了眼睛问谢茂衍。

别看程奶奶在家挺横的,骂天骂地骂祖宗,就没有她不敢骂的人,但其实程奶奶是个窝里横,外头稍微有点本事的人,她都不敢惹。

而且程奶奶是个睁眼瞎,自己往县城走走还行,过路的客车都是程志强的同事,都认得她这个老太太,下车不远就是家属院,丢不了。

但让程奶奶去别的地方,不行,老人家会慌会迷路。

“一个人。”谢茂衍点头,知道谢茂衍鼓动程志强来找程恩妮,谢茂衍也有所动作,他直接把林秀禾现在的住处让人透露给了程志强。

原以为程志强有了林秀禾的消息,就不会来烦程恩妮,结果程志强居然让程奶奶过来了。

对谢令君来说,谁来都一样,只要能拖住谢茂衍就行。

“养儿不如养狗,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程恩妮冷笑着摇了摇头,程奶奶这辈子最得意的,就是儿子生得多。

可是有什么用呢,大儿子妻管严,在家说不上话,二儿子自私抠门,孝心有限,让程奶奶一个人坐火车去陌生城市找人的事都做得了来,小儿子自我颓废后,也是有心无力。

倒是远嫁的姑姑们,据说在程奶奶死前接她去累流照顾了一两年,但这更没用,老太太到死想法都没变过,生女儿没用得生儿子。

谢茂衍闷声道,“那我们以后生闺女。”

“……”程恩妮,话题跳得太快,她有些跟不上,某些人刚刚不还一脸天塌下来的抑郁模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