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六十一章 背叛

谢茂衍其实从没有想过孩子的事,事实上在遇到程恩妮之前,谢茂衍是彻头彻尾的不婚主义者,孩子更是不想要。

遇到程恩妮以后,谢茂衍渴望能获得法律的承认,永远名正言顺地守护在程恩妮身边,不婚自然是不可能的。

现在他竟然也能自然而然地说出想要生闺女的话,别说程恩妮意外,就连谢茂衍自己,都是震惊的。

但几乎是立刻,谢茂衍就接受了自己的改变,他不喜欢孩子,各种爱吵爱闹爱哭的,都不喜欢。

可只要一想到,这世界上会有一个孩子,是他和程恩妮的,谢茂衍就觉得十分的美华,甚至在心里开始描摹起孩子的模样来。

最好是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会撒娇爱笑就连哭起来,都是可爱的。

“想得美!”程恩妮白了谢茂衍一眼,“我还在上学,你脑子里别瞎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要是谢茂衍说结婚,程恩妮说不定就应了,反正也没规定大学生不允许结婚,到了法定年龄就行。

但生孩子就别想了,哪怕结婚,短时间内程恩妮也不想要孩子,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虽然心里非常清楚且笃定,自己一定不会成为像程志强和姚美华那样的父母,但程恩妮还是害怕,孩子这是责任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教不好怎么办?

只要一想到要去负担起一个人的人生,程恩妮就觉得恐惧。

而且说句实在话,程志强和姚美华不算合格的父母,她自己其实也不是多合格的女儿。

有因必有果是必然,但大部分的孩子,即便被父母虐待,心里也还是爱着父母,盼着他们对自己好的,那是一种天生的自然的羁绊。

但程恩妮不是,她冷情冷肺,别说这辈子了,就是上辈子,她对程志强和姚美华早就没有半分感情。

如果养出来个孩子像她自己这样,程恩妮觉得最好还是别生了。

话题被岔开,又说了很久,才把话题拉回到程奶奶身上。

“老太太现在人呢?”程恩妮问谢茂衍。

谢茂衍抬手看了眼手表,“这个时间,她应该已经被人带上了送她回老家的火车。”

“……”程恩妮。

原以为谢茂衍把人接过来,多少让程恩妮见上一面,没想到他这么直接,干脆把人给带了出去。

想要唬住个老太太,还是个没文化内心慌乱的老太太,还是很容易的事的,程奶奶虽然不情愿,但比起自己黑天瞎地的去找程恩妮,能够顺畅地回家去,其实是好事。

要知道从南边一路往江省来的路上,哪怕程志强给买的坐票,程奶奶连眼都不敢闭一下,厕所都不敢去一次,差点没把自己给憋死。

程恩妮听到老太太知道谢茂衍不会害她,只是把她送回老家去,提的第一个要求是带她去上厕所,都有些哭笑不得。

这么大年纪了,好好在家养老不大吗?何苦跟着程志强折腾。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事折腾的原因,上辈子这时候,程奶奶的身体其实就已经不好了,但这辈子,还是生龙活虎的样子。

程恩妮虽然不喜欢程家人,但也绝不到希望自己的爷爷奶奶早死的程度,程奶奶身体好好的,是好事。

说完程奶奶事,程恩妮见谢茂衍脸色完全恢复过来,也不打算再忙工作了,拉着谢茂衍就回家去,打算晚上好好做顿饭。

自打程恩妮的服装厂开起来,程恩妮就很少回家做饭了,经常是谢茂衍来找她,两人在食堂或者去饭店随便对付一顿算完事。

创业阶段,事情多如牛毛,谢茂衍一直很理解,也很配合程恩妮的工作,从一开始支持程恩妮做自己想做的事,谢茂衍就做好了被冷落的准备。

“真的?”所以听到程恩妮说回家做饭,谢茂衍是真实惊喜的。

程恩妮白了他一眼,“假的!”

谢茂衍笑起来,拉着程恩妮的手出门去,不过在出办公室时,谢茂衍就把手松开了。

虽然一秒也舍不得放开手,但工作场合,又是程恩妮自己的服装厂,当着职工的面谈情说爱,不利于程恩妮建立威信。

程恩妮倒是不怎么介意,不过谢茂衍这样体贴,她自然也不会拒绝。

交待了下属工作后,程恩妮就跟谢茂衍一起离开了开发区。

两人去了菜市场,挑挑捡捡买了够两人吃的一顿的菜肉,又准备了些明早早餐的材料,才慢慢地往菜市场外走。

菜市场是谢茂衍跟程恩妮在一起后才第一次到过的地方,但到过一次后,谢茂衍就爱上了这样的地方。

他尤其爱自己拎着买好的菜,看着程恩妮跟老板讨价还价时的样子,鲜活又生活的生活气息包裹着他,是一种让人格外眷念的温暖。

“小程小谢买鱼啊,今天新送来的活鱼,新鲜的,看看!”因为之前经常来,好多摊贩都已经熟了,卖鱼的是位大爷,每次看到他们都十分热情。

应该说,大爷看到任何一位客人,都很热情。

“吃鱼吗?”程恩妮自然地回头问谢茂衍,他们菜已经买得差不多了,可买可不买。

谢茂衍想了想,点头,“想吃你做的鱼头。”

鱼头是蒸的,费不了多少功夫,程恩妮走到大爷的摊位上,开始挑起鱼来,“要一斤半大小的胖鱼头,大爷您给我挑精神点的。”

“行,我捞两条上来你自己挑。”大爷乐呵呵地捞鱼。

卖了一辈子的鱼,大爷随手捞的两条都符合程恩妮的要求,程恩妮随手指了一条,大爷就伸手从网里抓了出来。

鱼被丢在地上,等着被剥。

大概是感受到自己的命运,鱼一落地,立马又自己蹦起来弹高了几下,水都飞溅起来,程恩妮往躲的同时,谢茂衍也伸手来捞她了。

“小心。”谢茂衍把程恩妮护在怀里。

大爷笑呵呵的,已经把蹦达不停的鱼给摁住了,“看这劲,够新鲜吧!”

鱼杀好按程恩妮的要求剁好,谢茂衍付了钱拎过鱼,两人就手牵着手打道回府了。

最开始陪程恩妮来菜市场的时候,谢茂衍是不让程恩妮提一点东西的,但自从程恩妮说他两手提满东西,她都没法牵后,谢茂衍才会把轻的菜给程恩妮提。

程恩妮和谢茂衍一样,只爱吃胖鱼头的头,鱼身都是送给隔壁的爷爷奶奶,用盐渍好送过去,煎一块管一顿,正好能吃个两三天。

开始隔壁爷爷奶奶不肯收,发现程恩妮和谢茂衍是真不爱吃后,才乐呵呵地收了。

老两口虽然有三个孩子,但每个孩子各自的负担都大,两老其实挺省的,尤其在吃的方面,总想着替儿女多省一点。

程恩妮住过来后经常会送点吃的,老两口的伙食就改善了不少,等谢茂衍来后,就更好了,不过两老也总会回不少自己种的东西给他们。

如果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奶奶就会去她的宝贝铁皮饼干桶里,掏一把糖出来给程恩妮。

那都是老太太平时攒了留给孙子孙女们吃的,自己儿子闺女都舍不得给的那种。

程恩妮从小没有得到过亲生爷爷奶奶的关爱,只从三叔奶那里得到过,现在又从邻居爷爷奶奶这里得到了。

所以哪怕有时候糖放久了,都有些融了,程恩妮还是能吃的很香,因为这糖的甜,能甜到人心里去。

送完鱼,程恩妮回家做饭,她做饭快还好吃,谢茂衍照旧帮忙打下手,哪怕只是站在程恩妮边上看着她都好。

“开学后我会更忙,你要记得按时吃饭。”不像上学期,大二开学后,程恩妮三边的事情要一起忙,到时候肯定会有顾不上谢茂衍的时候。

谢茂衍点头,想了想又道,“我派个人去帮你。”

“别!”程恩妮忙摆手,之前谢茂衍就想把他的助理给她用,但偶尔借用一下还好,常期霸着算是怎么一回事。

人家辛苦应聘到谢茂衍的公司,是为了实现抱负和理想的,跑到她一个不足百人的小服装厂,能做什么?

程恩妮道,“你要是真想帮我,可以帮我招揽一下合适的人才,有经验的需要,刚毕业有冲劲的也要,适合就行。”

重点是适合,像谢茂衍公司里的人才,太厉害了,放到程恩妮那里大材小用,完全就是资源浪费。

再说了,程恩妮对谢茂衍确实有很高的容忍度,但也没法接受身边的人是谢茂衍从前的下属,总觉得身边像多了个谢茂衍的眼线。

底线程恩妮划在了这里,谢茂衍立马就明白了程恩妮的意思,默默地打消了心里的打算。

程恩妮不知道,谢茂衍最想塞到她身边去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程奶奶被送回老家的第二周,程恩妮开了学,大二的生活开启,不同于大一时程恩妮跟同学还有交流,到了大二,程恩妮的时间大多花在了自己的事业上。

至于班干部的职位,程恩妮也主动辞了。

徐向东不知道程恩妮是主动找辅导员辞的,发现程恩妮班的职位换成了别人后,他着急高兴了一阵子,以为程恩妮跟他一样,被掳了职去。

结果他偷着乐了还没几天,学校外头最红火的两间服装店一间精品店是程恩妮的消息就爆了出来。

在新的学期开始一周的时候,何欢离职了,没有辞职,也没有跟程恩妮结上个月的工资,她连声招呼也没有打。

白天还在正常上班,晚上就收拾了行李离开,去了别的地方上班。

因为新服装店里也有住的地方,自从那边开起来后,何欢就搬到了那边去,程燕子也不知道她突然离开的事。

第二天开店,等有人来问,为什么那边的服装店没开门的时候,程燕子才发现,她拿钥匙去开了门才发现,何欢已经搬走了。

程燕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就跑去学校找了程恩妮,这事就这样被大家知道了。

何欢的去处,程恩妮也很快知道,何欢去了同一条街上另一家服装店,这学期新开的,店面开得很大,除了女装还有男装。

女装的风格,跟程恩妮两家店里的几乎一模一样,明显进货渠道是一样的,就算不一样也差不离。

“恩妮姐,我没想到何欢居然这样坏,她有时候问我去哪里拿货,我也没多想,就告诉她了。”程燕子又生气又后悔。

因为程恩妮对这种事从来没有藏着掖着过,她问就告诉她了,所以何欢问的时候,程燕子也没觉得不正常。

毕竟何欢要是问程恩妮的话,程恩妮应该也一样会告诉她,结果没想到,何欢转头就背叛了她们。

实在是太让人生气了。

“她看着老老实实的,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人!”店里另个的员工很是同仇敌忾。

因为程燕子有些跳脱,有时候说话嘴比脑子快,看上去是比较不靠谱的那一个,反倒是何欢,为人老实诚恳,做事也十分用心,结果却让大家大跌眼镜。

对方不光衣服跟她们店的差不多,价格也比她们的低,程恩妮是知道进货价格的,知道以他们那样的价格,也还是有赚,只不过赚得比较少而已。

“她们还学了咱们的开业活动,太可耻了!”程燕子气得要死,这也是何欢为什么开学一周后才走的原因。

以往程恩妮都是早早将活动安排好,但暑假她一直在忙服装厂的事,没顾得上几家店,活动都是开学一两天才策划好的。

“没关系,走了就走了吧。”程恩妮并不在意,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底线。

没有底线的人,可能一时混得好,能走上高位,但往往站不了多久,就会跌下来,只有那些有底线有道德的人,才能走得稳,走得远。

程恩妮没有因为何欢的离开有太大的波动,她飞快地安排人手,准备起新的活动来,手里的这批货先洗掉,她才能做别的安排。

至于何欢那里,程恩妮也告知了胡水英一声,让她跟何欢的父母知会一声,人已经走了,她这里不会再为何欢这个人负责,让她的父母心里有个数。

免得万一有个什么不好,别人把责任怪在她头上,怪她没有照顾好人。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