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丧家之犬

程恩妮确实是不在意何欢的去留,但被背叛终归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尤其是何欢不止是背叛,还在背后捅了她一刀,不管是货源还是活动,都没有问过她的意见,便直接拿去贡献给别的老板。

不管何欢当时是怎么想的,程恩妮不希望再在大学城附近看到何欢这个人。

新活动进行得很快,程恩妮的店铺开了一年多,本来就因为物美价廉在学生中有很大的名气,现在她突然搞促销,部分被低价吸引走的学生们的视线,很快便被重新吸引回来。

再加上程恩妮的学生身份曝光,更是吸引了一大波学生过来,看热闹的不少,热闹看着买衣服回去的更多。

程恩妮的店铺重新进入一个火爆的状态,程恩妮还搞了抽奖,运气好的,可以得到店里的清仓大礼包,学生们的积极性就更高了。

何欢新工作的店铺,在蒙了两天后,也赶紧跟着降价,没料到程恩妮立马也降了。

要是公平竞争的商家,程恩妮绝不会愚蠢到去打价格战,这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做法,但谁家对方先无耻的呢,程恩妮就当是让利给学生了。

“店铺准备转型,另外还有一些内部原因,见笑了啊。”程燕子也赌着一口气,有同学问起,她都这样说。

何欢在程恩妮这里做了那么久,常客都眼熟她,甚至认识她,现在她突然出现在竞争对方那边,大家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只要价格够便宜,衣服她们照旧两边买,但这并不影响她们看不起何欢这个人,销售是靠卖出去东西拿提成的,大家一下子都不到何欢手里买东西了。

何欢不光带过来程恩妮的货源、活动方案、还带来了薪资提成方案,几乎是一夜之间,她没有了客人,哪怕她再会说,哪怕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知情的顾客,也很快会有人来搅局。

这些学生,真是吃饱了没事干,要真都那么有正义感,就去程恩妮店里买呗,跑到新店来占便宜,还看不起她,简直可笑!

“这款程同学的店里卖完了,她推荐我们过来这边看看,你们这里什么价啊,贵了我们可不要,反正程同学说了,她店里很快会上新款。”

有新客人进店,何欢才迎上去,笑脸还没端起来,“你就是那个谁吧,店里还有没有别人啊,能不能换个人给我们推荐?”

话音才落,立马就有销售小姑娘站出来,顶着何欢难看的脸色,把客人接了过去。

何欢因为有功,在店里是店长,底薪比在程恩妮那里时高五十块,提成还是照旧,但之前在程恩妮那里,旺季的时候她一个月工资能拿到八九百快上千。

现在一算,开学这个月,她只能拿到一百七十几块钱。

不光如此,钱少了不说,她还受到了店里其她员工的排挤,明明开店前,是她天天抽空培训她们的,她是她们的师傅!

还有口口声声对她委以重任的老板,看她的目光也没有之前那么热切了,甚至各方面都在防着她。

一切都跟何欢想像的不一样。

没过多久,程恩妮就把店里的货清得差不多,就开始上自己厂里做的货了,这是江省市面上完全没有的货,紧跟着现代的流行,融和了程恩妮后世的审美做出来的货。

一上架,立马就吸引了大批了学生,何欢的老板让何欢想办法去买通程恩妮店里的职工,把进货渠道打听出来。

“要是办不到,你就给我卷铺盖走人!”不同时当初诱哄她时的和善,老板娘瞬间换了张面孔。

何欢心彻底凉了,这是打着能打听得到最好,她还有点用处,打听不到了话,也能趁机赶走她的打算了。

为了能保住这份工作,哪怕明知道老板娘打的什么主意,何欢还是试着接触了程恩妮店里的员工,可惜无一例外被骂了回来。

程燕子听说何欢又在背后搞小动作后,第一时间找到了何欢,两人毕竟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一起到了程恩妮这里,一起学着卖货,一起同住了那么久。

“如果她当时公平一点,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何欢不认为自己有错,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程恩妮的进货渠道也不是多秘密的事情,她能带程燕子去,可以教给程燕子的姐姐,那自然也可以告诉别人。

至于活动方案,何欢不承认自己在中间做了什么,这种东西,你把方案摆出来,别人一看就会了,关她什么事。

“公平?”程燕子都傻眼了,原来何欢一直觉得不公平吗?可是到底哪里不公平了!

程燕子百思不得其解,“你想要什么公平,吃的喝的用的,咱们不都是一样吗?你工资还比我高呢!”

两人同吃同住,程恩妮从来没有偏心过谁的,工资因为何欢比较会抢客人,也一直比程燕子多一些,程燕子从来没有说过什么。

甚至有时候明明是程燕子自己卖出去的衣服,何欢不过在旁边说了两句,何欢都要记一半,程燕子也都随她。

“我不是说这些!”何欢怒瞪着程燕子,“这种时候,你就不要装傻了,恩妮姐为什么不带我去进货,为什么不让我管账,为什么……”

何欢说了很多,程燕子听得都目瞪口呆了,这些都是些寻常小事,怎么就扯上偏心不偏心。

再说了,管账本来就是因为何欢算不清账,才让她管的,何欢负责收钱,她们钱账是分开的啊!

“进货的事,你自己从来没有问过恩妮姐啊,是我主动要求的,难不成你还要恩妮姐主动问你,你想要什么?何欢,你也太贪心了一点吧!”程燕子特别想把何欢骂醒。

何欢不说话了,倔强地咬着唇,她就是觉得不公平,觉得程恩妮差别对待。

“而且,恩妮姐凭什么给你公平,你又不是她的谁!”程燕子觉得何欢想法太奇怪了,程恩妮可从来不欠她们的,又何来公不公平的说法。

何欢轻哼一声,“你被偏心,你自然这样说。”

“明明就没有!”程燕子气死了,跟何欢说话她有种扯不清道理的感觉,何欢开口就让人生气。

“她认定了,你说不通的。”程恩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们身边,看到程恩妮,程燕子立马就有了靠山的感觉,她气哼哼地看了何欢一眼。

就是这样,何欢看了眼程燕子,轻嗤出声,都说程燕子没心眼,在她看来,程燕子才是最有心眼的人。

程恩妮却没有如程燕子所想的那样,好好教训何欢,而是直接招呼她回店里去,说要开会。

“你现在连话都不屑跟我说了吗?”如果是以前,何欢会忍着,但现在她不想忍了,一点都不想忍。

程恩妮停住脚步,扭头看向何欢,“你觉得我还能跟你说什么?”

何欢突然觉得无地自容起来,因为程恩妮那平平淡淡地一眼。

可是明明她做事那么用心,什么都比程燕子强,为什么程恩妮就是不喜欢她,不重视她,也从不管着她。

她不过是想证明自己比程燕子强,就算不在程恩妮那里,也一定能出人头地,闯出一片天来。

“你想要我跟你说什么,说你无论做什么,永远都不会是被人偏爱的那一个?”程恩妮问何欢。

这样的话还有很多,程恩妮张口就能来,以何欢的性格,怕是会把这话记上一辈子,遇到任何人任何事,都会被这样的话给捆绑住。

何欢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且难堪起来,“你,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这话何欢说得没什么底气,因为从小就是这样的,她永远是被忽视的那一个,就因为她太懂事,太听话吗?

“我不过随口说说,你却当了真。”程恩妮看着何欢,轻叹一口气,性格决定命运,不是没有道理的。

“毕竟你跟我学了不少,最后送你一句话,不要把别人看得比自己还重,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说完,程恩妮就招呼着程燕子走了。

留在何欢站在那里,久久没有抬起头来。

没有打听到新的进货渠道,何欢回去店里立马就被刁难了,老板说家里有亲戚要来安排不下,让何欢自己去找新的住处,还说因为她的业绩最低,要给她降工资。

何欢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回去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独自去买了车票,踏上了回家的路。

想到之前过年回家,票都是程恩妮提前给她们买好的,走的时候也把她们安全送上火车才放心,何欢突然有些想哭。

“走了?”谢茂衍头也不抬,冷声问道。

助理点头,“走了,看着她走的。”

谢茂衍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助理便轻手轻脚地出了办公室,默默地带上了门。

那个叫何欢的小姑娘大概还不知道,她走得是真及时,要是再晚一点,她怕是安生离开的机会都没有,至少吃进肚里的那些利益,都得吐干净了才行。

他们老板娘到底还是太心软了。

“别的老板也不是傻子,还能真给她多少钱呀,再说了,就算拿到一点又怎么样,她失去的永远比她得到的多。”程恩妮微微摇头。

除非你是真的大奸大恶,没有善恶是非的人,否则不要轻易行差踏错,你走错的每一步路,都会成为阴影,在你心里跟随你一辈子。

哪怕别人都不知道,但你自己知道,即便是再小再微不足道的坏事,也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跳出来,折磨你。

“我还是觉得太便宜她了。”谢茂衍把脸埋在程恩妮的肩膀上,闷声道。

程恩妮觉得何欢内心受谴责是代价,被陌生人鄙视嫌弃辱骂是惩罚,想得到的全部落空是报应,谢茂衍通通不这样认为,这些都太轻太轻了。

程恩妮抬手轻轻拨了拨谢茂衍耳边的头上,“那把她再抓回来,打一顿骂一场?”

“……”谢茂衍,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我是认真的。”

程恩妮笑起来,看到一根白头发,毫不犹豫地挑出来,拔掉,“谢茂衍,你是不是挺多仇家的?”

就他这有仇必报,百倍还之的性格,要没有仇家才怪。

“……嗯,你怕不怕?”谢茂衍。

谢茂衍等了很久,程恩妮都没有回答,他抬起头来,程恩妮正看着他,似在考虑这个问题。

谢茂衍下意识地心里一紧,他不希望程恩妮怕他,大概是刚刚的环境让他丧失了警惕,他不自觉地就在程恩妮面前过多地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我又不会背叛你,不怕。”程恩妮把一脸呆愣的谢茂衍的头摁回去,继续给他找白头发,“你平时少费点脑子,你看看这都拔了多少了!”

谢茂衍头埋在程恩妮的肩膀上,不知道为什么鼻头微微有些酸,可明明那么酸,他还是想笑,嘴角不受控制地翘高。

……

谢令君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有被当成人贩子被抓的一天,要不是他有死忠还在谢茂衍手底下做事,能及时赶到证明他的身份,将他保出来,说不定他真要栽到程恩妮的手上。

至于程嘉宝,自然离开了谢令君身边,被林秀禾安排的人接走了。

“小谢总,您说你这是为了什么?您听我一句劝,跟谢总主动认个错,回公司咱们慢慢筹谋。”死忠忍不住苦口婆心地劝。

谢令君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行为完全受情绪控制,他根本没有理智可言,现在让他收手也是不可能的了,哪怕是硬拆,他也要把谢茂衍和程恩妮拆散。

都是在黑暗里挣扎求生的人,凭什么谢茂衍可以得到救赎,却要留他一个人。

“我自有打算,你别管。”谢令君眼神有些阴测测的,死忠缩了缩脖子,没敢再劝。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但愿两位谢总早点解决问题,回到以前的状态,他们这些底下人,才不必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谢令君独自回了住处,还是谢茂衍最初安排给他的那套屋子,房间跟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谢令君住了一晚,第二天不过是出门吃个早餐,再回来就发现锁被换了。

此时的谢令君,胡子没刮,衣服没换,脚上趿着双拖鞋,兜里只剩下吃早餐找的零钱,孤零零地看着不匹配的锁孔,只觉得自己犹如丧家之犬。

“……艹!”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