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七十章 谢衍

谢令君既然做出那些事来,谢茂衍也没有替他瞒着的意思,蓝思恬听得一惊一乍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不至于吧!……他为什么啊!……他能得到什么好处吗?……他是不会脑子进水了?……”

谢茂衍耸房,“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应该去问他。”

蓝思恬听到最激动的地方,人已经撑到谢茂衍的办公桌那里去了,此时谢茂衍讲完,他也放松下来,垮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歪着脑袋,眉头都快要打结了。

无论从哪方面想,蓝思恬都觉得谢令君的行为不合逻辑,但是怎么说呢,好像又有一种理所当然,谢令君肯定会这样做的感觉。

“以前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小谢其实不太喜欢我跟你走得太近,你发现没?”蓝思恬半是自言自语地道,脸上写满回忆和沉思。

本身蓝思恬就是先跟谢令君一起玩的,三人按年龄排序,谢令君最大,蓝思恬行二,谢茂衍最小,但蓝思恬和谢茂衍辈份大。

蓝思恬是后来才认识谢茂衍,跟谢茂衍玩到一块儿去的,别看蓝思恬长得好,但脑子同样不差,聪明的人总是会自成一个圈子。

尤其那时候谢茂衍没有去学校上学,一直在家里学习,谢茂衍学习上接受能力特别强,进度比他们都要快很多。

蓝思恬因为聪明,也是从小跳级,年级一直比谢令君的高,比较起来,蓝思恬跟谢茂衍更有话说。

但两个人能在一起的机会很少,要一起,也多是三个人都在一起的时候,谢令君哪怕什么也不说,也要在旁边跟着。

他一直在中间隔着,阻拦着蓝思恬跟谢茂衍变亲近。

“以前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三人行,必然有一个人是有些多余的,但现在想,真的是哪哪都透着古怪。”蓝思恬缩了缩脖子,怀疑地看了看谢茂衍。

然后壮着胆子道,“我觉得小嫂子说得很对啊,小谢是不是对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

想到这里,蓝思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神经质地搓了搓手臂,紧接着甩了甩头,想要把脑子里荒诞的想法甩掉。

太可怕了,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大可能,如果谢令君真的对我有不可告人的心思,我不可能察觉不到。”谢茂衍也不喜欢去想那个可能,但客观地来讲,这么多年,他真的没有任何感觉。

蓝思恬,“……”

谢茂衍能有感觉才怪,要他说啊,如果真有,那也是谢令君一厢情愿,谢茂衍从小就因为自己的身世,对所有人都十分疏离,他的世界只有他自己而已。

也不对,现在多了个程恩妮,看到过谢茂衍跟程恩妮在一起的样子,蓝思恬真的特别替谢茂衍高兴。

真的是变得有人气儿了,像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具空有思想的行尸走肉。

“可能是他的部署还没有完成,我却着急退出。”谢茂衍扫了眼表情古怪的蓝思恬,懒得阻止他乱想,“我觉得这个理由,最贴近真相。”

蓝思恬一言难尽地看了谢茂衍一眼,他一点也不这样觉得。

如果谢令君真要掌权,难道不应该是乖乖听话,毕竟他是谢茂衍身边第一得用的人,谢茂衍功成身退,难道不会提拔他?

“或许,他容不得身边有敏君在。”谢茂衍道。

蓝思恬捂住嘴,一脸惊恐地看向谢茂衍,这是什么魔鬼,居然连他在想什么都知道。

谢茂衍无奈地歪头,指了指蓝思恬的嘴巴,“你自言自语的声音,其实可以小一点的。”

“……”蓝思恬。

在谢茂衍这里,蓝思恬觉得自己没法好好思考,所以他又重新跑回到程恩妮那里去了。

程恩妮非常忙,要处理的事情非常多,也没有功夫招呼蓝思恬,就他自便,蓝自恬就窝在程恩妮办公室里,满脸若有所思,不时扭头看一眼程恩妮。

他这样子,随便换个人都要受不了,会要忍不住问他到底在想什么,有什么问题直接问。

不过程恩妮随便他看,自己忙进忙出,完全当他不存在。

最后还是蓝思恬耐不住了,跟在程恩妮后面,跟她讨论谢茂衍和谢令君这对叔侄的问题。

“你自己也说了,成年以后就对他们两个人相处的状态不清楚,你怎么就能断定呢?说话要有证据的……这批面料是什么时候入库的,好,你继续工作。”

程恩妮一边检查面料,一边接蓝思恬的话,还不时跟工作人员确定一些细节,并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蓝思恬觉得自己现在就不应该打扰程恩妮,但他心里不把这些事理清楚,他不舒服,便也帮着程恩妮一起工作,一边讨论问题,“直觉,你也不是直觉吗?”

“光直觉有用?”程恩妮停下手里的工作,回头看了眼蓝思恬。

虽然不过停了几秒,程恩妮又继续忙起来,但蓝思恬知道,他想从程恩妮这里套出点东西来有点难,还是先说他自己知道的吧。

蓝思恬记事很早,谢茂衍被接到谢家时,他也才三岁多点,但他就是记得,谢茂衍被接回谢家时,谢家格外沉重阴郁的气氛。

他没有见到谢茂衍,因为谢茂衍被接回来后,并没有以谢家小少爷的身份公之于众,他就像个不存在的人,除了相近的邻居朋友知道谢家多了个孩子,外界对此一无所知。

谢茂衍在谢家的日子不好过,同样不好过的人还有谢令君,因为私生子的身份。

然而在谢茂衍这一辈,谢家除了谢茂衍的大哥,以及谢敏君的母亲,是原配的孩子,其余都是老爷子外头生的儿女。

老爷子生性风流,老太太又是传统守旧的女子,再生气,也都接纳了这些孩子,只不过积郁成疾,最后生行六的,谢敏君的母亲的时候,大出血离世。

只不过,等到谢令君和谢茂衍进到谢家门时,谢家这些个私生子们都已经长大成人,老爷子也换了几个伴了,上头的兄弟并不和睦,但谢茂衍一出现,便成了他们共同的敌人。

两个同时被针对排挤的人,自然会抱团取暖,谢令君人小势微,护肯定是没法护着谢茂衍的,能做的,也只有事后安慰。

蓝思恬是十岁左右的时候,才跟谢茂衍认识的,那时候谢茂衍才七八岁的样子,很沉默的一个小孩,不管什么情况下,脸上从来没有过笑容。

准确地来讲,是所有表达情绪的表情,谢茂衍都少有。

按理来说,蓝思恬从小跟谢令君认识,又是在一块儿上学,应该早早认识谢茂衍才对,但谢令君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提过谢茂衍的名字。

谢茂衍被谢令君藏得死死的,他们一条胡同的孩子,对谢茂衍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对了,为什么谢衍从来没有去学校上过学?”程恩妮听到这里,转身问了蓝思恬一个问题。

说实话,蓝思恬真的不太会讲故事,说得又乱又重复。

见蓝思恬大有短话长说的架式,程恩妮忙提醒,“说原因就好,长话短说。”

“这个没法短说。”蓝思恬一肚子话,被程恩妮这么一堵,差点没把他给噎死,“最开始不上学,好像是因为老谢开口说话太晚,特别吝啬说话,所以老爷子请了老师在家里教他。”

后来谢茂衍其实去过两次学校,只不过每次时间都不长,而且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最终才一直在家学习的。

第一次大概就是在他们认识的时候,谢令君带谢茂衍到学校。

说实在话,谢茂衍的那个脾气是真的不讨喜,不讨同学的喜欢,也不讨老师的喜欢,被孤立被欺负是很自然的事情。

蓝思恬倒是护过谢茂衍几回,但他又不可能时时盯着谢茂衍,总有护不住的时候。

孩子的残忍是大人没有办法想像的,无知的残忍最为可怕,最严重的一次,谢茂衍差点被人弄死。

有人发现,谢茂衍吃到香蕉后,会全身肌肤发痒,嘴巴肿起来,这事在学生里传开,有人恶作剧,放学时堵住谢茂衍,强逼他吃了许多香蕉。

那一次,谢茂衍直接进了抢救室,因为呼吸道急速收缩,差点致死。

后来欺负人的学生被带去问话,问就是不知道这样做会害死人,他们就是觉得有意思,怎么可能有人会对香蕉过敏,他们都很喜欢吃香蕉。

“十几年前,香蕉应该并不是常见水果吧,你们学校难道还管给学生分配水果?”程恩妮奇怪地问蓝思恬。

蓝思恬思绪被打断,脑子还没反尖过来,人已经在下意识地回答程恩妮的问题,“对我们来说,挺常见的,不过学校只安排午餐,不管水果的。”

“所以,这样的事情,普通交集的同学怎么会知道?只有十分亲近的人才知道吧!谢衍家里知道吗,他的几个哥哥这样欺负过他吗?”程恩妮停下手头的工作,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蓝思恬摇了摇头,他记得当时他也在医院,谢家人对谢茂衍香蕉过敏的事明显十分意外,应该是不知道的。

所以……

“你是在怀疑小谢?不可能,不可能的!”蓝思恬连说了两个不可能,十分肯定是否认了程恩妮。

程恩妮不说话,就看着蓝思恬。

蓝思恬继续摇头,“你不知道,谢令群那时候有多护着老谢,他差点就把害老谢的那个学生给捅死了,捅了两刀,真的捅了,谁也没拦住他。”

这也是蓝思恬想不明白的一个地方,谢令君当年可是护着谢茂衍,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人,现在怎么会跟谢茂衍站到对立面上去呢?

蓝思恬一度十分嫉妒谢茂衍跟谢令君之间的关系,也因此,他一直努力地想到融入到他们两个人中间去,他觉得这辈子能有他们这样的兄弟,此生无憾。

“是吗?”程恩妮并没有半点打消自己的怀疑,“换个角度想想,谢令君不喜欢谢衍跟你接触,应该也不会喜欢谢衍跟别人接触,放任谢衍在学校学习交朋友,他心里应该很不好过吧!”

蓝思恬点头,莫名觉得程恩妮说得有些道理。

不过,“你为什么管他叫谢衍。”

“因为我讨厌那个茂字排行,如果不是我的姓同样不好,我都想让他改姓程。”程恩妮是真心恶心谢家人,怎么可以对一个无辜的孩子那么残忍。

实在不想养,送到福利院去,让谢茂衍自生自灭,也好过这样来自亲人的百般凌辱。

谢茂衍没长成个大魔头,都是他运气好,内心一直强大。

“……”蓝思恬听完,无语片刻,又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其实也挺恶心谢家人的,但,“谢家还是有好人的,谢六姐对茂衍就很好。”

这一点程恩妮不否认,也没什么好辩驳的,但除开谢六姐,谢家人依旧让人恶心。

“所以,我觉得消息是谢令君透露出去的可能性非常大,你也说了,他们两个相依为命,谢令君知道这事不足为奇。”程恩妮把话题拉了回来,并且坚持自己的观点。

蓝思恬想劝说程恩妮改变这个想法,但他的思路跟着程恩妮走了一遍,竟然觉得很有道理,总不能是谢茂衍自己告诉别人,他对香蕉过敏,食过量可能会死吧。

而且在知道自己香蕉过敏的情况下,谢茂衍不会傻到去吃,如果真在某一时刻,有人分享给了谢茂衍,他肯定会拒绝,让给别人吃才对。

香蕉对他们那样的家庭不算稀奇,但对学校里大部分的普通孩子来说,算是稀罕的东西。

“还有香蕉是从哪里来的,这个也应该搞清楚。”程恩妮继续道,十几年前的时候,谁家孩子会那么奢侈,舍得拿香蕉去恶作剧。

蓝思恬明显有些难以接受程恩妮的这些假设,但事情说到这里,不去追查清楚,他心里过不去这个坎。

“我依然相信小谢,但我一定会把事情查清楚,给你答案。”蓝思恬没法再跟程恩妮说下去,他打算立刻回京。

程恩妮没有拦他,她比任何人都更希望,能把当年的真相挖出来。

谢茂衍对蓝思恬的离开半点不在意,来了他接待,走了他也不惦记,他更操心的,是晚上程恩妮做的什么好吃的。

“今晚给你包饺子。”回到家,程恩妮已经在厨房忙活了。

这不年不节的,突然包饺子,谢茂衍脸上难掩意外,他洗了手去给程恩妮打下手,“怎么突然想到包饺子?”

“就是心疼你,想做给你吃,不喜欢?”

“喜欢!”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