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七十一章 有病就要治

日渐相处,程恩妮越来越觉得,谢茂衍是一个很容易相处且讨好的人,他并不需要你为他做什么,但一旦做了什么,他都会深深地记在心里。

并且想十倍百倍地回报给你。

“今天跟蓝思恬聊起一些事情我才知道,你不能吃香蕉。”程恩妮如同拉家常一样,提起了白天知道的事。

谢茂衍愣了愣,立马就明白蓝思恬跟程恩妮说了什么,倒也不算意外,蓝思恬这个性子,就是藏不住事的性子。

“有些过敏。”谢茂衍接话,放任蓝思恬往程恩妮那里跑的时候,谢茂衍就做好了蓝思恬漏他底的准备,“其实也没什么,不吃就行了。”

程恩妮点了点头,她也知道只要不接触过敏原就行,而且现在谢茂衍是大人了,没人能逼他干他不想干的事儿。

但就是心疼,别看她那么冷静地跟蓝思恬分析是谁干的,什么动机,其实她心里心疼得厉害。

“还有什么不能吃的吗?我听说有人对桃子也过敏来着,花粉呢,会对花粉过敏吗?”面对蓝思恬时,程恩妮只想找到害谢茂衍的人,但面对谢茂衍,程恩妮就觉得难过,眼窝发酸。

这会程恩妮已经在思考,要不要把院子里的蔷薇拔了,改种爬山虎了。

关心则乱,其实谢茂衍已经在这里住过了一个完整的春夏秋冬,有没有花粉过敏,是显而易见的事儿,但程恩妮就是一点都没有想起来。

就算是想起来,她也担心,会不会谢茂衍一直为了她,在吃药或者接受治疗,强忍着不舒服。

她知道,这样的事,谢茂衍干得出来。

谢茂衍上前抱住在擀饺子皮的程恩妮,把下巴搁在程恩妮的肩膀上,柔声道,“出事的那回就在医院查过了,只有香蕉,别的都没有问题,不是什么大事,别担心。”

程恩妮停下手边的活,感受谢茂衍压在肩膀上的重量,良久才道,“万幸当时没有事。”

两人这样静静地抱了一会儿,程恩妮才轻轻晃开谢茂衍,她还得赶紧包饺子,两人的晚饭呢。

蓝思恬去得快,回来得也快。

回来江省后,他变得很沉默,甚至都不敢先去见程恩妮,而是坐在谢茂衍的办公室里久久不语。

十几年前的事,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很难追查的,时间会使记忆褪色,甚至会张冠李戴。

但当年谢茂衍的事实在是闹得严重,那些孩子也都被吓到,再被问起来,记忆都十分深刻,没有一个人忘记当年的事。

甚至记得比蓝思恬更清楚。

但他们都记不清,是怎么知道谢茂衍不能吃香蕉的,明明他们谁也没有见过谢茂衍吃香蕉的样子,好像就是突然知道一样。

最后是蓝思恬花大功夫找到为首欺负谢茂衍的同学,才弄明白真相。

当年调皮不知深浅的同学,如今已经是沪市顶顶有名的大律师,再回忆起当年的事,对方十分明确地告诉蓝思恬,他是从谢令君嘴里知道的。

当然,谢令君不是直接告诉他,说谢茂衍不能吃香蕉,并让他拿香蕉去害谢茂衍的。

“我父母每周六会带我去水果店买水果探望爷爷奶奶,很巧,一个周六,我遇到了独自去水果店买水果的谢令君。”

“谢令君正在挑水果,巧合的是,我母亲给挑香蕉时,谢令君也在挑。”

“而最巧的是,我跟谢茂衍不对付,同谢令君应该是知道却互相不认识的情况,当时谢令君边挑边念叨,说谢茂衍不能吃香蕉,会过敏,全身发痒。”

都说无巧不成书,但那是书,不是生活,生活里巧合太多,就会显得很刻意。

“当时我母亲觉得很稀奇,因为没听说过这样的事,还跟谢令君聊了几句。”同学条理清晰,甚至能记得当时的天气。

很多事情,当时不清楚,等之后,甚至是很久很久之后,再回想起来,才会发觉到不对。

“等我知道自己被人拿枪耍了后,已经是上大学时候的事了。”同学耸了耸肩,事情过去太久,他上大学的时候,谢茂衍已经开始接管谢氏,强大如他,已经不需要他的道歉了。

至于谢令君在这里头扮演的角色,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呢?要知道,谢令君是为了谢茂衍,是捅了他这个罪魁祸首两刀,宁愿背上人命去坐牢的人。

当时谢令君的疯狂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没有人会相信谢令君会害谢茂衍。

“原以为这些秘密会一直留在我心里,没想到居然还有解封的一天,如果你是为了替谢茂衍寻求真相而来,我恳请你,代我向谢茂衍道歉。”同学当年捡回一命后,就全家移居到了沪市,几年后爷爷奶奶过世,便彻底切断了同京市的联系。

知道真相后,蓝思恬如遭雷击。

甚至他还从这位同学那里,听说了许多他从来不曾了解过的真相。

谢茂衍刚转到他们班上时,其实是很受欢迎的,聪明的,长得漂亮的男孩子,虽然话不多,但天生自带气场,非常吸引小朋友们想要跟谢茂衍做朋友。

开始的时候,这位同学跟谢茂衍的关系其实是不错的,是前后桌的关系,但大概是从大家知道,谢茂衍是私生子的身份起,便渐渐不同起来。

谢茂衍在学校呆了统共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关于他不好的传言满天飞,什么都有,像是学生们最讨厌的爱打小报告,还有偷东西之类的。

几乎是班上出了任何一点事,大家都会联想到谢茂衍身上去。

而谢茂衍是私生子的事,应该也是从谢令君那里传出来的,毕竟谢茂衍开始上学的时候,他的哥哥姐姐们早不是上小学的年纪。

而且做为谢家的私生子,谢令君和谢茂衍上学的学校,都是很普通的学校,跟谢茂衍哥哥姐姐们上的学校截然不同。

“人的占有欲是很可怕的,谢令君对谢茂衍的掌控欲,几乎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方。”同学十分客观地道。

现在蓝思恬把这些事告诉了谢茂衍,代为表达了歉意后,把这句话重新复述给了谢茂衍听。

“茂衍,小谢他……”蓝思恬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求情的话,他更是一句也说不出口,他自己都恨不得冲到谢令君跟前,痛揍他一顿。

谢茂衍揉了揉额头,他自己已经察觉到,他幼年乃至于少年时期的一些行为,都有谢令君各种言语和行为的刺激诱导在里面,但他没有想到,谢令君所做的远远不止那一些。

“是真的?”谢茂衍表情严肃,根本就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蓝思恬沉默了很久,点下了头,“是真的。”

一个人的说辞可能证明不了什么,但走访了好些人后,把她们那些零碎的回忆拼凑在一起,已经足够蓝思恬拼凑到事实真相的模样。

“帮我个忙,把谢令君骗出来。”谢茂衍沉思了许久,抬头对蓝思恬说。

蓝思恬看着谢茂衍,“你想做什么。”

虽然没有立场替谢令君求情,但蓝思恬也是真的怕谢茂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毕竟没有人可以忍受,有人暗中操纵自己的生活。

尤其是像谢茂衍,像他这样的人,更是没有办法接受。

“他有病,送他去他该去的地方。”谢茂衍回答得很直接,谢令君病了这么多年,怕是已经病入膏肓。

蓝思恬,“……”

程恩妮对谢茂衍的这个决定很赞同,谢令君从小到大各种病态的行为,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有病就尽早治,治得好是好事,治不好也不要在外头害人。

也不知道谢令君现在病到什么程度,让蓝思恬把谢令君骗出来,是最稳妥的,毕竟蓝思恬是谢令君喊回来的,他约谢令君,也顺理成章。

如果换成是谢茂衍或者是程恩妮,双方撕破脸到现在这个程度,谢令君未必会出现。

“谢令君找你来,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总不至于是揭他自己的短。”不过在此之前,程恩妮还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

谢令君这是做什么,找了个砸自己脚的?他是吃太饱了,撑着了吗?

“蓝思恬!你个混蛋,离我小舅妈远一点!”谢敏君一回来,才走到大门口,就见程恩妮和蓝思恬站在院子里,站得还挺近的样子。

当即,谢敏君连行李也不要了,手一松人就冲进了院子里,一把把蓝思恬推开,把程恩妮护在了身后。

“恩妮,你可不要相信这混蛋的花言巧语,他最会骗女人了,他到你们这里来,就是不安好心的!”

蓝思恬脸色立马变得有些微妙,“……谢敏君,你疯了,你乱说什么,别血口喷人。”

程恩妮,“……”

“血口喷人!好笑,蓝思恬,你有没有本事指天发誓,说你从来没有勾搭过好兄弟的媳妇,越是好的兄弟,你墙角可是挖得越欢!”谢敏君立马回怼了回去,说到气愤处,双手都叉到了腰上。

进屋倒茶出来的谢茂衍,一脸深思的目光落到蓝思恬身上。

“……”蓝思恬表情就跟便秘了似的,半天一个解释的字也没有蹦出来。

这下谢敏君得意了,她轻哼了一声,“说不出话来了吧!我真是没想到,你祸害那些狐朋狗友就算了,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我小舅妈身上,狗胆包天!”

居然敢骂他是狗!蓝思恬气得差点要跳起来,“谢敏君,你也太没有良心了一点,我也是你舅舅,你这么编排我,你良心不疼吗?”

居然还敢跟她谈良心,谢敏君上前,戳了戳蓝思恬的胸口,“良心,你先摸摸你自己的良心在不在吧,一双玉臂万人枕,说的就是你!”

“……”蓝思恬要被谢敏君气得吐血了。

程恩妮赶紧出来打圆场,她才拉了谢敏君一下,谢敏君说立马拉着她退开,离蓝思恬远远的。

“恩妮,我跟你说,蓝思恬真不是什么好人,别看他嘴跟抹了蜜似的,但他说什么都是骗人的,他在华人圈都出名了,仗着一张水性杨花的脸,就爱挖墙角,我要是知道他回国找我小舅来了,我早就飞回来了。”谢敏君是真担心程恩妮被蓝思恬这个花蝴蝶骗走。

水性杨花?!蓝思恬瞪大了眼睛,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谢敏君,气得连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一脸冤枉,求助地看向谢茂衍。

谢茂衍这会对他回国的目的存疑,并不理会他,而是站到了程恩妮身边。

谢令君的事被放在了一边,现在主要讨论的是,蓝思恬回国的目的,还有谢敏君所言的真实性。

“真冤枉,我挖什么墙角,都是她们自己勾搭我的!”好不容易能坐下来,有替自己申辩的机会,蓝思恬立马解释。

谢敏君冷哼一声,“她们勾搭,你就来者不拒。”

说完,顺便甩了一个,你不要脸你无耻的不屑表情给蓝思恬。

“我是个男人。”蓝思恬今天已经被谢敏君气得快要心梗了,这会只当看不见她的表情。

谢敏君啧啧两声,“我小舅也是男人,他可不像你这样。”

“……”蓝思恬不可思议,“你拿我跟你小舅比,你小舅根本就不是人好吧,他知道女人吗?要不是遇着恩妮,怕是连雌蚊子都不敢接近他。”

“等等等等,恩什么妮,恩妮是你叫的,改口!”谢敏君不耐烦听他这些,直接摆手。

蓝思恬气呼呼地叉腰,“我怎么就不能叫了,我是你舅!”

这是蓝思恬第二次强调了,可惜谢敏君压根不认,虽然小时候,她总骗蓝思恬哄着喊他舅,按辈分,她这一声舅舅也喊得。

但蓝思恬回国勾引她舅妈的嫌疑一日不洗清,她就不能认这门亲。

两人争了半天,也没争出个结果来。

蓝思恬私生活混乱是事实,没什么好解释的,谢敏君较真,认定了江山难改本性难移,狗改不了吃屎,死活不相信他是回来看朋友。

等他们下意识寻求公正的说法时,程恩妮和谢茂衍早不在了,到了饭点,看这两人吵得起劲,程恩妮和谢茂衍干脆出去散步,顺便吃点小吃,直接晚饭问题去了。

“……”谢敏君、蓝思恬。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