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七十三章 电话

程恩妮接到了程欢的电话,略有些得意,耀武扬威的电话。

也是巧了,程欢回去时在门口捡到了程志强的电话簿,上面写了程恩妮的电话,她试着打了一下,没想到居然打通了。

“程恩妮,你别得意得太久,我已经知道你的来历了。”确定了对方是程恩妮,程欢张口就道,“你以为你抢了我的读书记机,把我和于杨拆散,你就可以笑到最后吗?”

“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程恩妮眉头挑了挑,电话里的声音是程欢没错,说的这些话,程恩妮大概也理解是什么意思,但她不会承认。

程欢冷哼一声,“演吧,你就继续演吧,我告诉你,我程宝珠回来了,你并不是最特别的那个,上辈子我能一路压着你,这辈子也一样。”

原本以为程欢跟自己一样,拥有完整的记,但现在看来,程欢的记忆并不完整,这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如果脑子有病,记得去精神病院看看。”说完,程恩妮就挂了电话。

程欢再打,就发现电话打不通了,一直是忙音。

对此,程欢认为是程恩妮心虚了,她有些得意,挂了电话后,她顶着鼻青脸肿的脸带着程嘉宝去找林秀禾,现在这个住处被程志强知道了,肯定不能再往下去了。

虽然这一天经历了不少,身上被打伤的地方还隐隐作痛,但程欢心情极好,有了脑子里的这些记忆,这辈子她一定会过得比程恩妮还要好。

等一等。

程欢愣了一下,上辈子程恩妮不是一直在工厂打工吗?赚的钱也都邮回了家里,为什么要比程恩妮还好,她难道不是一直比程恩妮好吗?

这辈子不过是程恩妮提前回来,篡改了人生而已。

想不通,程欢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抛到一边去,开始计划着她要走出的第一步,学历这事她不打算强求了,她没程恩妮那么大的毅力,再去考一遍。

尤其是脑子里对书本上的知识一片空空,现在又是失学状态的情况下,程欢打算买个学历,反正这个年代,买个假学历别人根本也查不出来。

房子她要多买两套,不管是以后征收,还是现在收租,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除了买房子,程欢还打算干一番大事业,这可是遍地是黄金,经济腾飞的年代,谁能嫌钱多得烧手呢。

程欢满心欢喜地打算着,等自己出人头地,再给程恩妮打电话嘲讽她,却不知道,她今天这个电话,哪怕只是晚上一天,都打不通了。

家里的电话程恩妮一早就打算换了,程志强最近总打电话来,程恩妮虽然接得不多,但面对歇斯底里的程志强也是烦不胜烦,不如直接换掉省事。

“谁的电话?”谢茂衍洗完澡出来,正好看到程恩妮挂电话,并且把电话撂到一边,“你爸?”

“不是,程欢。”程恩妮把身边的位置让了让,谢茂衍挨着她坐下,“你想让敏君直接接手谢氏,会不会让谢令君他们几个狗急跳墙?”

不光是谢令君,还是君字辈的其他人,尤其谢敏君虽然姓谢,也占了个君字,但她到底只是谢家的外孙女而已。

程恩妮见谢茂衍随便擦了两下头发就不擦,顺手就把毛巾接过来,继续替他擦,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久了,虽然一直没有走最后一步,但很多时候,已经亲密无间。

“而且,这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我看敏君的意思,也不太想接手谢氏。”程恩妮莫名有点同情已经被谢茂衍赶回国外继续学业的谢敏君。

谢茂衍乖顺地由着程恩妮摆弄,“谢家小辈里,敏君最有能力,她愿意接手最好,不愿意爱谁谁。”

反正他是不愿意再接手了,养了谢家人十年,他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

“……”程恩妮。

谢茂衍抬手握住程恩妮的手,笑着道,“就算没有谢氏,我也能养你。”

她是担心这个吗?

“而且谢氏一定不会落到谢令君手里。”谢茂衍自然知道,程恩妮担心什么,谢令君现在手里几乎是什么都没有,就能折腾出这好些事来,如果他手里有了谢氏呢?

以谢令君的疯劲,谁知道他会做出些什么来。

程恩妮重重地撸了谢茂衍一把,“谢氏谁爱要谁要,说得好像我养不起你一样,行了,擦好了,好好坐直,别像没有骨头一样。”

本来谢茂衍只是轻轻地靠着她,结果程恩妮这么一说,谢茂衍干脆真没了骨头,直接靠了上来,程恩妮推都推不动。

“……”程恩妮怀疑,谢令君那么快地把谢敏君赶走,就是为了能肆无忌惮地跟她撒娇。

至于蓝思恬,则完全是受了谢敏君的牵连,不然他在酒店住得好好的,也不能一起被赶走。

不过有蓝思恬在谢敏君身边,多少能防着谢令君从谢敏君那边下手做些什么。

新电话到位后,程恩妮先跟胡水英和陈虹打了电话,告诉了她们新的号码后,又给于杨打了个电话。

程欢昨天的电话给程恩妮提了个醒,虽然于杨现在有主见有能力,也曾经被程欢坑过一回,但是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程恩妮是真怕程欢哭诉哭诉,扮扮可怜,于杨又傻乎乎地被哄住,继续被坑。

“你就这么对你哥没信心?”程恩妮特意打个电话来提醒,于杨都震惊了,除了震惊他还特别生气,觉得程恩妮这是不相信他。

程恩妮跟于杨说话已经尽量客气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何况程欢现在是真的惨,你向来同情弱小不是。”

“……”于杨,于杨憋了好一会儿,才道,“我这毛病早就改了!”

程恩妮无所谓地回话,“改了就好,那没什么事我就挂了啊。”

电话说挂就挂,于杨气得不行,忍不住跟陈虹拨了个电话诉委屈,结果换来陈虹一顿念叨,还直说程恩妮做得好。

“你看恩妮多有做妹妹的样子,你再看看你!该有多不首调,才让恩妮操心你的事。”陈虹对于杨骄傲是骄傲,但也是真的恨铁不成钢。

“……!”于杨,这还是他亲妈吗?他更委屈了。

虽然委屈,但于杨心里还是很在意程恩妮这个妹妹的,正好学校里要筹备运动会,于杨脑子一转,拉了半个学校的班服和运动服单子给程恩妮。

因为有业务往来,于杨和程恩妮的联系不知不觉就多了起来,有时候谈完工作还要拉会家常。

谢茂衍最近盯电话机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程恩妮跟于杨打电话时,谢茂衍自以为控制得很好,其实不高兴都写在了脸上。

程恩妮虽然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继续打电话,甚至时长有越来越长的趋势。

“每天有那么多话要聊吗?”一直持续了十来天,谢茂衍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天程恩妮打完电话,谢茂衍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程恩妮余光扫了他一眼,心里憋着笑,“也还好吧,聊聊工作上的事,再聊聊各自的生活。”

谢茂衍心里百爪挠肝,想跟程恩妮说,工作可以跟他聊,生活也不必跟于杨谈,至于于杨的生活,又有什么可聊的。

但从程恩妮在一起起,谢茂衍就时刻告诉自己,要控制住心里的野兽,不能让程恩妮对他感到恐惧。

前些日子,谢敏君和蓝思恬天天在这里讨论,谢令君的掌控欲和占有欲有多么的变态。

事实上只有谢茂衍心里清楚,论起变态程度,他比起谢令君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句实打实的话,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谢令君在谢茂衍幼年时期的那些诱导,放纵和掌控,对谢茂衍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

这两天,光是听到电话铃响,谢茂衍就要爆炸,但还是拼命克制住了自己。

“不喜欢我跟于杨打电话?”程恩妮见谢茂衍这样,到底还是心疼了,主动问谢茂衍。

谢茂衍立马摇头,“没有,这是你的自由。”

“你可以诚实一点,我并不会不高兴。”程恩妮看着这样的谢茂衍,只觉得满满的心疼,到底谢茂衍以前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谢茂衍看向程恩妮,原来她都知道,或许他可以试着说一些,“我不喜欢,非常的不喜欢,任何男性出现在你身边,我都不喜欢,哪怕只是电话,都不可以。”

说着话,谢茂衍突然激动起来,猛地捶了下桌子,桌上的东西跟着蹦了两下,可见力道之大。

程恩妮抱住谢茂衍,“以后有任何让你不高兴的事,你都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寻找平衡点,好吗?”

“所以,哪怕我说不喜欢,你也会继续这样做。”谢茂衍突然之间,心情差到了极点,还不如不说,他克制着,就不会面临这样对他来说,格外残酷的结果。

程恩妮被谢茂衍逗笑了,“正常的联络需要我肯定会,但像这段时间这样,不必要的,我会减少或避免,你要正视你心里的问题,而不是逃避。”

长期的压抑并不是好的选择,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总有谢茂衍忍不住的一天,而且程恩妮也不会坐视他的忍耐,她会心疼。

程恩妮其实也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她的感情很内敛,但面对谢茂衍不行,谢茂衍太容易没有安全感,如果安全感不够,他可能会做出他自己都不可控的行为,来满足他缺失的安全感。

“你要相信,我爱你,我只爱你。”程恩妮捧住谢茂衍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说得非常认真。

谢茂衍原本灰败的眼神,一点点又重新亮起光亮来。

……

程恩妮想见谢令君,但蓝思恬那里回来的消息,他还是联系不上谢令君,谢令君这个人好像突然就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半点踪迹。

包括隔壁已经被迫重新改了个名字的服装厂那边,程恩妮也去找了。

厂里主事的人换了,但对方咬死了,他虽然以前是谢氏旗下员工,但不过是个普通的小中层罢了,跟谢令君这样的二把手根本就说不上话。

对方咬死了不承认,程恩妮也懒得逼对方,谢令君如果非要躲着不见,她就是逼死对方也没用,谢令君明显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留下她想见谢令君一面的话,程恩妮就离开了这家服装厂。

谢令君突然消失的原因,程恩妮和谢茂衍都觉得应该是跟蓝思恬先前去调查他的事情有关,大概是事情摊到了谢茂衍面前,谢令君或是怕了,或是不能接受,总逃不出这两种可能。

程恩妮找谢令君这事,是瞒着谢茂衍的,现在找不到人,程恩妮也没有大张旗鼓地找,反正谢令君总会出现的。

厂里的业务量一直保持得很稳定,不时会进来新的单子,因为紧跟潮流的服装设计,还有不错的质量,程恩妮厂里的老客户都维持得十分稳定。

定单多的时候,程恩妮甚至需要去找别的服装厂,请他们进行代加工。

“姐夫,咱们名都改了,要不要跟程老板去争取一下。”刘洪看着程恩妮的厂蒸蒸日上,还有旁边新开的,跟他们体量差不多的服装厂,因为傍上程恩妮,厂里每天热闹非凡而眼红不已。

刘洪姐夫为了盘活服装厂,费了不少工夫,当然也眼红隔壁,但能怎么办呢,程恩妮可是他老板的对头,他要是敢去找程恩妮,下一秒这服装厂就不会需要他。

以他跟在谢令君身边多年,对谢令君的了解,这可是个自损一万,也要灭你八千的主。

“你要想这服装厂长久的干下去,就少琢磨这些有的没的,多去外头拉客户。”刘洪姐夫白了妻弟一眼,继续给谢令君打电话。

他说跟谢令君不熟是假的,但现在跟谢令君联系不上,确实是真的。

谢令君离开的那天,接到个陌生电话后,就在家里晕倒过一回,虽然只晕了一会儿,就很快自己醒了过来,但刘洪姐夫现在十分担心。

可惜,谢令君先前留下的电话号码打通一直没有人接。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