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十九章 速战速决

胡水英也是气狠了,但毕竟不是自己家的孩子,就是再生气,也没打得太重,拿扫帚轻轻扑了两下,就把扫帚放下了。

“恩妮,你别担心上学学费的事,只要你能考上,婶供你。”胡水英心里大骂程志强和姚美华这对夫妻,要不是他们不负责,程恩妮何苦这样。

程恩妮哭笑不得,她真不是担心没钱上学才这样的,“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好好听我说成不成?”

好说歹说,程恩妮才让胡水英相信,她只是看到机会想要抓住,没有钻到钱眼里,更没打算放弃学业。

听完程恩妮的话,胡水英眉头紧皱,看一眼中途从地里回来坐在一边的程建波,心情复杂。

程恩妮说得头头是道,胡水英也确实很心动,种地靠天吃饭,零工也不是时时有打。

但程恩妮再会说,也改变不了她只是个中学生的事实,这事到底能不能行,胡水英心里没底,还得程建波拿主意。

“恩妮,你堂婶要不跟你干,你打算怎么办?”程建波看着程恩妮,目光变得慎重了些。

为了让他们放心,肯定得说:当然是放下这事,努力学习。

终于不再拿她当小孩子看了,程恩妮正准备开口,程建波又补了一句,“你跟堂叔说实话。”

“……”程恩妮。

顿了顿,“实话是,我还会继续找人,但不管找谁,肯定不如堂叔堂婶让人放心,说不定还会被人骗。”

所以,叔婶快答应吧!

程建波和胡水英可没么容易就上程恩妮的当,两人没理她,自己坐在那里商量起来。

种地不赚钱是事实,不然程建波也不用一到农闲就到处找工打,就是这些天他能在家,也是因为家里水稻要打农药,才从省城请假回来的。

要程建波放弃省城的零工回来是不可能的,只能胡水英去县城帮程恩妮,好在三叔奶身体康健,家里孩子也已经五岁多,可以照看得来。

“去,都去,好好照顾恩妮。”三叔奶奶搂着小孙子,听完了才说这么一句。

不过答应归答应,约法三章还是要的。

胡水英帮着程恩妮做生意,各出一半的成本,因为程恩妮并不是全然撒手不管,所以最后所得四六分,胡水英占四,程恩妮占六。

“但首先你得好好学习,不然赚钱我也不能再帮你干下去,你也别想着找别人,学习不好,我就跟你爸妈爷奶说。”胡水英唬着脸,心里还是不大放心。

程恩妮认真点头,保证一定会学习为重。

既然事情谈妥了,胡水英夫妻当天就跟程恩妮去县城租房子。

房子很好租,校门口正对面就有一户人家,一家子都搬去了省城,房子要整租出去的,比租单间贵不少,但方便。

“十五块钱一个月,这也太贵了。”这还什么都没开始呢,就得先付半年房租,胡水英心肝肉痛。

要知道,程建波在工地上忙活一天,也才七块钱工钱。

“不贵,独门独院的方便,三叔奶带铜锁来也有地方住。”程恩妮里里外外看过,觉得挺满意的,学校对面这一排房子都接了水龙头,用水很方便。

心疼也没办法,钱已经给房东了,拿到大门钥匙后,程恩妮就让胡水英跟她去学校找老师,她要搬出来住。

至于程建波,他得赶回去收拾东西,胡水英心疼钱,最好今天晚上就把明天摆摊的东西整出来,不然她晚上都要睡不着的。

……

开始胡水英还不同意程恩妮跟着一起住出来,可跟着程恩妮去学校宿舍看了眼后,再听说学校食堂的饭菜情况,胡水英就不反对了。

程恩妮也没在学校住多久,突然要搬出去,还是家里婶子来办手续,班主任肯定要仔细过问。

得知程恩妮租在了校门口,晚自习不会缺课后,班主任就爽快地同意了。

住宿费班主任也退给了程恩妮,顺带跟胡水英夸了几句程恩妮现在了学习情况。

听了班主任的话,知道程恩妮确实在学习上很用心,胡水英心里的忐忑终于少了些,别看她是长辈,但心里其实挺虚的。

主要是她这长辈没什么用处,程恩妮行动力太强,说干马上就行动,这才两个钟头不到,房子租好了,学校住宿也退了。

连个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帮着程恩妮拎着她那少得可怜的行里到新租的屋子里,胡水英心里才升起后怕来。

她们夫妻怎么一时糊涂,就跟着程恩妮到了县城呢,这事要是程恩妮父母知道了,她大伯一家知道了,找她们家闹怎么办?

可想想租房掏出去的半年房租和押金,足足一百零五块钱呢!胡水英心里就不怕了。

现在什么也别想了,努力挣钱才是正经。

“婶,晚点你回去收拾东西,我去街上买锁。”三间屋,胡水英让程恩妮住明亮的大间,说方便她学习。

这屋子以前是房东自住的,爱护得很好,清空了后,房东又搞了卫生,简单收拾一下就行,另外两间屋也不小,光线也都不错。

“行,你早点回,别在外头溜达。”胡水英点头,家里虽然大部分家具都全,但厨房的东西缺,现买太费钱,能回家拿,就从家里带过来吧。

跟胡水英分开后,程恩妮就出门置办东西了,新锁头是必须的,程恩妮还在杂货门市部买了八个搪瓷大脸盆,配齐了八个木锅盖和八个大勺。

买得多好讲价,价钱讲下去,程恩妮还让老板送了她一把筷子。

那边胡水英回到家里,程建波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

家里的旧板车上堆满了东西,除开被褥和胡水英的换洗衣物,其余全是菜园里新摘的菜。

“回来了。”程建波看着匆匆进门的胡水英,夫妻俩瞬时有些相顾无言。

这半下午的,夫妻俩个脑子好像都离家出走了似的,晕头晕脑地跟着程恩妮,云里雾里事情一桩桩就都给办了下来。

胡水英叹了口气,上前翻了翻,三个大麻袋,都是菜,其中莴笋最多,包菜也有十来颗,还有黄瓜、豆角、茄子、辣椒……

“你这是把地里的菜,都给薅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