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七十四章 背一辈子也乐意

日子在学习和工作中过得格外地快,谢令君突然之间销声匿迹,但程恩妮和谢茂衍都不确定,谢令君有没有再在暗中继续做些什么。

而他之前的一些作为的影响还在,像程志强,在和林秀禾斗法的同时,依旧想方设法地在找程恩妮。

程恩妮换电话号码的举动,直接触怒了程志强,如果不是林秀禾的事拖着,程志强早就找上程恩妮这里来了。

程志强自己虽然没有做什么,但却让程奶奶去找了胡水英打听,老太太一哭二闹三上吊,在胡水英和陈虹那里使了个遍,到最后也没要到程恩妮的联系方式。

胡水英和陈虹是真心疼程恩妮,想不通她怎么就摊上了这样一双父母。

说到父母,姚美华又怀孕了,她年纪本就不是大到不能生的地步,今年才刚满四十,姚美华跟程志强结婚那么多年,还真没委屈过自己,身体一直不错,再有孩子,虽然有些意料之外,但又是情理之中。

怀孩子的事,旁人不好多说什么,胡水英是觉得姚美华没必要折腾自己,一大把年纪了,生了再带是非常辛苦的事情,朱家人除了朱桂先,别人是不可能搭把手帮她的。

而朱桂先已经是当爷爷的人了,又能帮上多少忙。

最重要的是,朱家人,除了朱桂先满心欢喜,全是要当爸的喜悦,其余人都非常反对姚美华再生。

说句不好听的,朱桂先五十好几了,还能活多少年,凭什么再多个孩子来抢他们的家产。

这要是个女儿还好,要是儿子的话,老来得子朱桂先能不疼?怕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原本应该他们几个兄弟一部分的钱财,怕是都会偷偷替这个小的攒着。

本来这事胡水英她们不知道的,是姚美华跑到她们这里来跟她说的。

以前程恩妮在的时候,姚美华几乎没上过门,即使上门也是不情不愿,自从程恩妮走后,姚美华走动倒是多了起来,胡水英她们忙的时候,姚美华就跟三叔奶讲话。

胡水英知道这事,自然会跟程恩妮讲。

程恩妮听到,深觉自己这辈子怕不是给程志强和姚美华送子的,上辈子她们虽然都再组家庭,但自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个孩子,这辈子倒好,虽然程嘉宝的身世曝光了,但林秀禾双替程志强生下了个女儿。

至于姚美华,虽然程恩妮上辈子跟姚美华没有联系,但也知道她再组家庭后,日子过得并不如意,孩子自然也是没有的,没想到这辈子,姚美华嫁了另外的人,生活条件好了,孩子也有了。

“所以说,世事无常。”有些改变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阻止的,程恩妮多少有些感慨。

胡水英倒是不觉得世事无常,这都是理所应当的,胡水英没跟程恩妮讨论姚美华怀孕的事,只是告诉了程恩妮一声,但私下里,免不了要议论几声,尤其是跟陈虹一起闲聊的时候。

“姚美华能再有个孩子也好,不然以后谁管她,她那几个继子可都不怎么样。”毕竟以前也是一家人,胡水英还是希望姚美华能好好的。

陈虹并不看好,“姚美华四十出头了吧,男人都五十好几了,孩子上小学,当爸的就六十了,哪有精力带孩子,再说了,姚美华可不管管孩子,她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

两人想到程恩妮,都摇了摇头,确实,当姚美华的孩子,可不是什么幸运的事。

但也有另一种可能,这个孩子是被双方所期待的,或者姚美华对待她的态度,会跟对程恩妮完全不一样。

那这样的话,未免显得程恩妮太过可怜。

姚美华怀孕的事,程恩妮知道了就知道了,半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别说她早就不在意了,就算还在意,她现在有谢茂衍,谢茂衍给她的宠爱,已经足以治愈她缺失的那一部分。

……

店里的生意在寒假前再创新高,程恩妮搞了两个寒假大酬宾的活动,冬款打折,两件八五折,三件七折,有些旧款直接五折出售,学生可以自行凑单,只要是满三件都能打折,一时间店里人头攒动,店里的存货肉眼可见地减少。

等到寒假到来,程恩妮店里的货已经清得差不多了,剩下的货程恩妮都不必清,程燕子的姐姐全部包下来,还从程恩妮的服装厂里拿了一批货,让程燕子回家的时候带回去。

寒假一放,程恩妮就一心扑在了服装厂里,刘洪和他姐夫正卯足了劲同周边的小厂抢那些从程恩妮那里流出来的零散小单,他们是偷偷抢的,不敢叫程恩妮厂里的人发现。

多亏了这些小单子,他们的服装厂慢慢地维持了下,因为做得很用心,有个下小量单的客户突然要加大定单。

其实刘洪他们的服装厂是可以吃下的,不过先前刘洪被人骗过,特别害怕这次再被骗,再加上他姐夫出差不在厂,刘洪一开口,就让客户交六成定金,并且让客户自己备料才接单,磨磨唧唧地,直接把小客户又逼回了程恩妮的厂里。

“……”程恩妮知道这事,都不知道说刘洪他们什么才好。

说实在话,上次的事,其实漏洞是很多的,稍微有些经验,或者哪怕没有经验,稍微理智一点的人,都不会上当受骗。

甚至接到定单后,程恩妮可以肯定,厂里的工人跟刘洪提过意见,说手里的单子有问题,不过程恩妮更能肯定,刘洪肯定没当回事,并且在问责时,丝毫不会提起这一茬。

做生意要是不能吃一堑长一智,在教训中汲取经验,反而一朝被蛇咬后,就开始畏首畏尾,裹足不前,那这生意也实在是不必做下去了。

这次确实是个大单,客户大概是在刘洪那里被磨光了脾气,到了程恩妮这边非常好说话,定金也付得非常地爽快。

“刘老板,感谢您的慷慨。”程恩妮的助理送客户走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在厂外头游荡,捡散客的刘洪。

刘洪看了眼昨天还在跟自己谈单,今天就出现在程恩妮厂里的专门做外贸业务的黄姓业务员,“黄经理,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呢,咱们不是都谈好了吗?”

黄经理是专门在外头跑业务的,最擅长的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见到刘洪,他是一点应付打交道的想法都没有,一开始他就不应该贪便宜选择刘洪的服装厂。

他也懒得跟刘洪扯,上了车就直接走了,刘洪追了两步后,明白了什么,气冲冲地返过神来,想要质问程恩妮的助理。

可惜助理已经在他追人的时候,进厂了,隔着大铁门,刘洪再生气,也没法冲进去。

等从外面好不容易跟面料商打好交道回来的刘洪姐夫知道这事,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连降价挽回的可能都没有。

“你怎么这么蠢,这么蠢,我不是说了有事给我打电话的,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刘洪姐夫要气疯了,那里谢令君一直联系不上,这里妻弟一直扯他的后腿。

刘洪被骂得头都抬不起来,隔了好一会儿才默默地顶了句嘴,“这个黄经理最开始还是我拉回来的呢。”

“……是你拉回来的,你拉回来的,倒是给我维护好了啊!八万块的定单,八万!”刘洪姐夫觉得自己心脏病,高血压都要给气出来了,再这样下去,肯定是要短寿的。

八万的订单对程恩妮的厂子来说不算多,但也不算小,有了这笔款项的进入,程恩妮的厂子还能继续扩上一扩。

“程总,有一批床单被罩的订单,咱们接不接。”助理拿了文件来问。

程恩妮看过文件,确认合同没问题,直接签字批准。

“程总,有人来应聘设计部经理,现在在门外等着。”

“程总,这是生产开发部那边交上来的报告,您过目。”

“程总……”

虽然忙碌,但程恩妮很享受这样充实忙碌的生活,遇到的各种机遇和挑战,都能让她热血沸腾。

程恩妮最近还有订货会需要忙,每天吃饭时间,几乎都是谢茂衍带着请的阿姨做好的饭菜来程恩妮的办公室来找她,吃完后,谢茂衍回去忙自己的事,晚上十点的时候,谢茂衍再来接程恩妮一块儿回家。

不忙的时候,谢茂衍会先回家收拾一下,再去接程恩妮,等程恩妮到家,家里有热水有吃的,灯光也是亮堂着的。

只要两个人呆在一起,哪怕一句话也不说,空气都是安宁温馨的。

“下午一直在外面?”今天谢茂衍来厂里的时候,程恩妮并没有在厂里,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程恩妮才从外头回来。

午饭两人是一起吃的,不过晚饭谢茂衍有个推不掉的应酬,是各自解决的,所以谢茂衍并不确定程恩妮是什么时候离开厂里的。

程恩妮把文件资料放回办公室,才跟谢茂衍一块儿出来,“下午三点去省城跑了一些手续,晚上应酬了一下。”

听到应酬两个字,谢茂衍不自觉得皱了皱眉头,“喝酒了?”

“没有。”在厂里程恩妮昂首挺胸,出了厂子上了车,程恩妮立马抬袖子给谢茂衍闻,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谢茂衍和别的普通的男人一样,不喜欢自己的女朋友出去应酬,也不喜欢程恩妮喝酒。

同样,谢茂衍对自己也是同样的要求,因为身体的原因,程恩妮同样是不允许他沾酒的,所以同程恩妮确定关系起,谢茂衍就滴酒不沾了。

一般情况下程恩妮都尽量不喝,当然也有推不掉的时候。

不过自从程恩妮招到业务能力强,能喝酒的助理后,推不掉的酒,也有人帮着挡酒了。

谢茂衍闻了闻,确定程恩妮身上没有酒味才放下心来,然后强调,“你胃不好,不能喝酒,我不是在管你。”

口是心非,程恩妮笑,“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回家吧。”

在外头跑了大半天,还要应付那些官员,程恩妮累得不轻,车一发动,就躺在了椅背上,高跟鞋也脱下放到了一边。

说着说着,程恩妮就迷糊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谢茂衍正准备把她扛到背上去,程恩妮迷迷糊糊的,人还没有全醒,视线先往下找了一圈,没找到自己的鞋子,“我鞋呢?”

谢茂衍背对着她,扬了扬自己的手,高跟鞋就在谢茂衍的手里,谢茂衍人没动,示意程恩妮趴上来。

程恩妮抿嘴笑起来,趴了上去。

谢茂衍的背很宽,走得很稳,闻着他身上的洗衣粉香味儿,程恩妮心安地放任困意,明明只有几步路的上坡路,程恩妮差点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我要趁你现在还年轻,让你多背背我,等你老了,可能就背不动了,说不定不用等你老,可能你就嫌弃我重,不肯背我了。”程恩妮整个人搭在谢茂衍的肩膀上,眼睛都没有睁开。

谢茂衍道,“不会,背一辈子我都乐意。”

“那我要是胖到一百六呢?”程恩妮迷迷糊糊的,说话一点也没过脑子,接近于胡言乱语。

她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话时的热气扑到谢茂衍的耳朵上,脖颈上,是多么地折磨。

谢茂衍克制忍耐着自己,“我努力锻炼,争取两百六的时候还能背得动。”

“我又不是猪。”程恩妮嘟了嘟嘴,不乐意地道,嘴唇微微触到耳朵,谢茂衍差点原地爆炸。

虽然快要爆炸,但谢茂衍还是稳稳地背着程恩妮。

好不容易谢茂衍把这一波忍下去,准备再开口时,耳边已经传来程恩妮均匀的呼吸声。

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随着工作越来越繁忙,压力越来越大的同时,程恩妮也越发有了明确的目标。

刚重生的时候,程恩妮想着,这辈子不能比上辈子差,要尽量弥补上辈子的遗憾,现在她考上了大学,提前几年开了服装店,又开了服装厂,几年时间,就走了上辈子十年走过的路。

等服装厂开大,积累的资产越来越多的时候,程恩妮其实也茫然过。

但现在程恩妮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她不仅仅是想开家服装厂,她想做服装公司,集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服装公司,光有这家以代加工为主的服装厂还不够。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