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七十六章 订婚

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里,谢茂衍并不认为自己有任何问题,他除了精神比较亢奋一点,思绪转得特别快以外,只有失眠的情况比较严重。

至于脾气,自从他很早接管谢氏起,就没有人敢触怒他,即便是他爆发,也当所有人看做是理所当然的事。

当然,在工作上,谢茂衍一直理智且杀伐果断,唯独面对谢家人时,能轻易挑起他的怒气,所以他自有能力独立起,就远离了谢家,哪怕是过年,都显少回去。

真正察觉到不对,是意识到程恩妮在他心里的不同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对程恩妮有超乎寻常的占有和掌控的欲望,没有办法接受她同异性,甚至同性,有任何亲密的行为。

意识到自己病态的心理,谢茂衍第一时间出国寻找治疗,直到情况可控,才回国。

这也是为什么他缺席了程恩妮考上大学之前的时间的原因,不然以谢茂衍的性子,一旦认定,程恩妮绝没有逃开的可能。

这段求医的经历,也一直被谢茂衍藏得死死的,他非常非常害怕,程恩妮一旦知道,会对他避之不及。

不是对程恩妮没有信用,而是如果换他站在程恩妮的立场上,大概也是没有办法接受对象,是个随时可能失控的精神病。

可是怎么办呢,哪怕明知道自己有病,他还是想把程恩妮永远地留在身边。

“我们结婚吧。”程恩妮从谢茂衍的怀里抬起头来,目光静静地看着谢茂衍。

感谢她上学上得晚,现在程恩妮已经满了法定结婚年龄,可以去领结婚证了。

这个决定,并不是程恩妮一时心血来潮,或者是圣母心想要舍身取义,挽救谢茂衍,觉得自己对谢茂衍来说是最特别的一个,结婚就能治好谢茂衍的病。

其实结婚的想法一直就在程恩妮的心里,她不过是想着,等毕业以后,等谢茂衍先开口而已。

谢茂衍愣愣地看着程恩妮,程恩妮又重复了一遍,“我们结婚,但是我们不生孩子。”

虽然谢茂衍曾说过,想要生一个女儿,但谢茂衍这个情况,不生孩子,才是最负责的做法。

程恩妮都说结婚了,谢茂衍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只不过他都没有求婚,没来得及准备鲜花。

看着谢茂衍从口袋里掏出戒指,程恩妮都愣住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她开口提结婚,是因为情之所致,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一时冲动,但谢茂衍是怎么回事,怎么口袋里还随身带着戒指呢。

“这是我托人定制的,刚从国外寄回来,本来准备过两天跟你求婚,想先订婚的。”谢茂衍把戒指缓缓地套到程恩妮的手上。

过两天就是春节,正好是他们一周年的时候,谢茂衍已经在暗暗地给程恩妮准备惊喜了,哪里料到会突生变故。

程恩妮才止住没一会的眼泪,立马又涌了出来,她明明不是个爱哭的人,但今天居然哭了这么多。

“你就笃定我一定会答应,你有没有想过,你求婚成功,我再发现你生病的事,我会不会生气,会不会觉得被欺骗。”程恩妮嘟囔着,忍不住看手上的戒指。

戒指很合适,戴在手指上刚刚好,谢茂衍肯定偷偷量过尺寸,戒指上面的钻石很大,大到根本就不适合戴在手上,只适合收藏。

程恩妮是从艰苦的日子里熬过来的,向来认为珠宝是华而不实的东西,上辈子除了购置了几款重要场合必须的珠宝,程恩妮再没多购置过。

但女人终究是女人,遇到真正华美可心的珠宝,就没有几个不会动心的,嘴上说着不喜欢,不过是因为条件不允许而已。

程恩妮转了转手指,钻石特别闪,是合她心意的,“而且这么夸张,叫我怎么戴得出去。”

“还有一款日常戴的,放在了你准备新年穿的大衣里。”谢茂衍把程恩妮裹进怀里,抱得紧紧的,不敢让程恩妮看到他脸上现在的表情。

想哭又想笑,肯定难看得厉害。

因为是在一起的一周年,程恩妮也是花了点心思的,提前亲手裁了件正红色的昵大衣,准备过年的时候穿,还给谢茂衍做了身黑色的同款。

衣服现在就挂在程恩妮的衣柜里。

不过程恩妮没打算去找,打算把这份惊喜留到过年,现在唯一可惜的是,过年没法去领结婚证,不然她肯定就拉着谢茂衍去把证给领了。

晚上两个人坐在一起,详细聊了谢茂衍在国外治疗时的情况,还有谢茂衍现在的身体情况。

“医生说要复诊,你没有去?”程恩妮目光危险地盯着谢茂衍。

谢茂衍不说话了,他连必要的应酬都不想去,何况是出国,一旦出国,医生告诉他病情加重怎么办,让他留下来治疗怎么办?

“等过完年,抽个时间,我陪你去。”现在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谢茂衍的健康更重要,不管是身体健康还是生理健康。

谢茂衍现在只有听程恩妮摆布的份,程恩妮怎么安排,他就怎么照着做就对了。

今天是情绪起伏非常大的一天,两个人说开后,也没出门,就呆在一起烤火看电影录相带。

想到谢茂衍失眠严重的事,电影看到一半,程恩妮突然扭头看他,“晚上你跟我一起睡吧。”

都要结婚了,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程恩妮其实并不保守,只不过她觉得在没有确定完全在一起时,两个人保持适当的距离是最好的。

“……”谢茂衍脸悄然一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晚上谢茂衍自然没去程恩妮屋里睡,程恩妮到底是个女同志,提了一句,谢茂衍不接茬,她肯定不会再问。

结果第二天,谢茂衍又感冒了,这次感冒的情况比之前的情况要严重得多,根本就不是吃药能好的。

二十九这天程恩妮本来还有很多事的,但因为谢茂衍病倒,程恩妮不得不把事情交给助理,自己陪着谢茂衍在医院挂水。

到了医院,程恩妮和谢茂衍不免想起之前的事儿,尤其是护士来打针问名字时,谢茂衍顺口而出的陈二狗,更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三十那天谢茂衍上午还去吊两瓶水,快中午两人才从医院回家,院门口放着隔壁送来的一箱苹果和一些特产,应该是看他们不在家,直接放在门口的。

隔壁爷爷奶奶的年礼程恩妮早就送到了,这时也不必再回礼,把东西搬进院子,院门一锁,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过年了。

虽然一早出门时,程恩妮就换上了那身过年新衣,但她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去掏衣服口袋。

现在两个人回到家了,程恩妮才去掏口袋。

谢茂衍变魔术似地,变出一束鲜艳的玫瑰花来,为了这一刻,早上出门前,程恩妮还特意化了妆的。

玫瑰戒指以及单膝下跪是从国外电影里传来的,最流行的求婚方式,时下的年轻人,认为这就是浪漫。

虽然求婚是用的时下最浪漫又最普遍的方式,但谢茂衍的花更大更艳,戒指更闪更亮,人也更帅更有诚意。

程恩妮收下鲜花,示意谢茂衍把那个相较起来简单一点,实际却一点也不简单的戒指给她戴上,这样,她们就算是订婚了。

两个人,说是都有父母,但实际都是孤家寡人,完全能替自己做主的那一种,根本就没有必要跟任何人商量。

求婚既订婚,等到民政局上班,程恩妮就打算把结婚证领了,光明正大地正式成为了家人。

“谢谢你给我一个家。”这样重要的日子,虽然有点酒才更有气氛,但考虑到谢茂衍的身体,程恩妮就拿团年饭的鸡汤来碰杯了。

谢茂衍看着程恩妮,目光深情,“应该是我谢谢你,愿意给我一个家。”

家这个字,对程恩妮和谢茂衍来说,都很重。

两个人,虽然童年的遭遇大不相同,但都是对家没有归属感的人,程恩妮还好一些,谢茂衍小时候真的是一点温暖都没有感受到过。

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两个人都要哭了,程恩妮赶紧给谢茂衍挟了一筷子菜,“赶紧吃,再不吃就凉了。”

明明火锅和干锅下头都有炉子,除非火灭了,吃一天都不会凉。

下午程恩妮要跟胡水英和陈虹打电话,因为谢茂衍在旁边总捣乱,程恩妮去了书房说。

这是程恩妮不回去过年的第二年,不管是胡水英,还是陈虹,还是三叔奶,都很担心她,有很多的话要跟她说,要叮嘱她,电话一时半会说不完。

程花今年也回县城过年了,跟胡水英一家一起过,等等跟程恩妮说话的时候,程花也拿过话筒说了几句,跟程恩妮拜了年,让她在外头照顾好自己。

程恩妮打电话的时候,谢茂衍在门外进进出出,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恩妮,以前的事是姐糊涂,姐真的谢谢你。”程花以前就是缩着,不敢面对现实。

在外头工作的这两年,虽然厂里也是相对封闭的环境,但人多见识到的世多,程花自己也算是经历了不少,再愚钝,多少也开了一点窍。

现在程花自己每每回想到之前的事,想到自己甚至动过,听父母的话二嫁给那个禽兽,替对方生孩子,以还养育之恩的想法,就想抽自己。

还好当时程恩妮阻止了她,不然她和等等,怕是已经成了两具白骨。

能听到程花这样说话,程恩妮多少有些欣慰,“以前的事都过去那么久,就不要再提了,你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程花连连点头,要不是旁边胡水英提醒她,大过年的不兴掉眼泪,她差点就忍不住情绪哭了。

见她这样,胡水英赶紧接过了电话,跟程恩妮说了两句后,忍不住跟程恩妮报喜,“花有对象了,人是你建波叔介绍的,年纪比花大七岁,条件一般,但是人很踏实肯干。”

其实刚刚在电话里,等等已经悄悄跟程恩妮说了,说她很快会要有新爸爸了。

现在再听到胡水英这样说,这事应该就是八九不离十了。

“小伙子人不错,就是家里以前太穷,父母重病给拖耽误的,话不多,肯做事,最主要是人品好,对花和等等好。”胡水英对程花的新对象很肯定。

程恩妮见不着人,也不好说什么,不过胡水英和程建波都看好的人,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而且听等等的语气,那个男同志应该对等等也很好,不然等等不会这么容易接受这事。

这个小家伙,虽然依然乖巧听话,但有什么事,从来不会瞒着程恩妮,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人好就行,告诉程花,别让自己和等等受委屈,对了,婶,我订婚了。”程恩妮想了想,决定把自己的事,也跟胡水英说一下。

胡水英说程花的事说得正高兴呢,听到程恩妮的花,还以为程恩妮是说程花什么时候跟人订婚,“什么订婚不订婚的,我们这里不时兴这个,差不多了就直接结婚,我给男主提了条件了,不管怎么样,结婚该有的聘礼得准备好才行……等等,你说你订婚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几乎是瞬间,电话那头的声音此起彼伏,问什么的都有。

“今天订的婚,是敏君的小舅……不不不,他没有很老……二十几……对,就是辈份大……比谢令君小好几岁呢……我心里有数……他对我很好的……有空我一定带他回去给你们看看……”

好不容易挂完胡水英那边的电话,程恩妮歇了歇,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准备再拨于家的电话时,那边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也就是程恩妮揉额头的这一小会儿功夫,胡水英已经跟陈虹通了消息了。

“程恩妮,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哥了!”于杨要气死了,他就知道这个谢茂衍不安好心。

看看!看看!

这才多久,就把他乖巧听话的干妹妹给叨走了,居然还订婚了,都不带跟家里商量的!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