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七十七章 见家长

一般情况下,于杨在程恩妮面前是没有什么威信可言的,程恩妮都不管他叫哥,只是他自己一直端着哥哥的身份,自娱自乐而已。

现在有人打起了程恩妮的主意,于杨一下子就警觉起来,当哥哥的威严立马冒了出来,训得程恩妮连声儿都不敢吭。

“你行了,会不会说话,边去。”陈虹在旁边听着,越听越不对味,怎么程恩妮就不能处对象了,遇到了好的对象是好事儿!

亲妈出马,于杨立马就没话了,被撵到一边坐着,老老实实地听她妈跟程恩妮讲电话。

越听于杨就越不高兴。

你听听!这说的都是些什么!

“叫谢衍是吧……这个名字好听……年纪跟你也配得上,是要大这么多才行,年纪大点能照顾人……”

“男人都不成熟,你看看于杨,我真是操碎了心……有自己的公司啊,那还挺有能力的……行,你给干妈邮相片来……”

“结婚是不是太早了?学校也不允许吧……允许啊,那就结吧,不过得趁着寒假先回家一趟,我跟你堂婶见见人才行……”

怎么就可以结婚了,程恩妮还是个学生,学生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谈什么恋爱结什么婚呀!

“妈,人都没见呢,你就在电话里应得好好的,也不怕恩妮被人骗!”于杨不乐意极了,可惜他没法从他妈手里抢到电话。

陈虹讲电话的间隙白了于杨一眼,“恩妮心里可比你有数,她可不像你那样傻,我不担心恩妮,我只担心你被骗,你要是敢领个像程欢那样的儿媳妇回,看我怎么收拾你。”

要说放心,再没有比程恩妮更让人放心的孩子了,别看小时候程恩妮挺可怜的,爹不疼娘不爱,但这样的环境下,小姑娘打小就会照料自己。

除开父母吵架被赶出门外无家可归的时候,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都不用大人操半点心,自己做饭,自己洗衣,还能给家里收拾。

倒是于杨,怕是自小被他们给惯坏了,虽然智商是没问题,但光长个子不长心眼,上大学前饭也不会做,衣服也不会洗,还容易被人骗,没少让他们操心。

“……”于杨。

程欢那茬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能不能就别提了?

说完,陈虹就不理于杨了,继续同程恩妮聊,电话一直讲了一个小时才挂,程恩妮挂完电话,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

家里那边,胡水英比较担心她,觉得现在就结婚为时过早,劝她再考虑考虑,陈虹倒是对她现在结婚没什么意见,反正女孩子都是要结婚的,重要的是,得先带人回去让她们见见。

程恩妮说结婚的时候,是挺冲动的,想着她的事情完全可以自己做主,但现在胡水英和陈虹都让她先把人领回去,心里好像突然就多了种神圣的仪式感。

原来她结婚前,也是要先带对象回家见家长的。

程恩妮出门,准备跟谢茂衍分享这件事,结果出去就发现,谢茂衍忙里忙外的,是暗戳戳地把他屋里的东西都挪到了她的房间里去。

“都订婚了,先挪一部分,剩下的领完证再搬。”谢茂衍厚着脸皮道。

程恩妮看了眼他空荡荡的,仅剩下床上铺着被褥屋子,“……”

对于要跟程恩妮回去见家长的事,谢茂衍没有任何意见,程恩妮认定的亲人,也同样是他的亲人,他会像程恩妮一样,尊敬爱护他们。

“那,我让助理去定初二的机票。”谢茂衍看着程恩妮,心里莫名忐忑,就怕程恩妮让他把东西再搬回来。

程恩妮无奈地看了眼谢茂衍,又看了眼空荡房间里,孤零零的床,东西都搬完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还留着个床干什么?

“床上的枕头呢?”多看了两眼,程恩妮发现不对。

谢茂衍瞅了瞅她,“放到你床上去了,我平时也不怎么枕,不太习惯……”

“……”所以其实不是等领了证再搬,而是她出来得来早,没有来得及搬?

搬就搬吧,就像谢茂衍所说,反正都订婚了,其实对她而言,订婚和结婚就是个形式而已,她这辈子认定了谢茂衍,只要不是他先放手,她是不会放手的。

程恩妮看着谢茂衍满眼忐忑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再看了眼手里端着的茶,伸手“一不小心”就把茶水全泼到了被子上。

谢茂衍都看傻了,愣了愣后,才反应过来程恩妮的意思。

“把被套拆了洗了,被子等天气好了再晒吧。”程恩妮好笑地看着谢茂衍,“赶紧拆,拆完去打电话定机票。”

“你可真是我的宝。”谢茂衍一把抱住程恩妮,在她嘴上啄了一下,才欢快地去拆被套。

程恩妮就看着他笑,脸上的笑就没有下去过。

要回去,礼品肯定要备齐,两家长辈,都是对程恩妮好的亲人,谢茂衍既紧张又慎重。

这会过年还在开的店铺几乎没有,大型商场里歇业的是大部分,想要买礼品,还得去京市、沪市这样的大城市。

谢茂衍不光让助理订回老家的机票,还让定初一大早去沪市的机票。

因为情绪激动,谢茂衍没有详细交待,还好助理脑子清醒,先定了初一到沪市的机票,接着订了晚上要住的酒店,再订的从初二从沪市回省城的机票。

助理才办好这些事情,谢茂衍的电话又追了过来,“提前了解一下婚礼相关的资料,年后交给我。”

大过年的,让订机票酒店就算了,反正是谢茂衍自己去,不需要他陪同,但让收集婚礼的相关资料,他是不是还得大过年的去看场地酒店?

电话挂断后,助理表情还是茫然且抗拒的,就在他准备跟父母抱怨老板惨无人道,大年三十还不放假让他干活时,助理突然灵光一闪。

然后立马重新拨回酒店的电话,将两间豪华套房改成了一间,顺便提醒酒店,提前在房间布置好,怎么浪漫怎么来,花销不设上限。

把事情安排好,助理才拍了拍胸口,今天也是保住了前程似锦的一天。

“衣服不用带多少,带身换衣的就行,我们去顶多住一晚,初三就回来。”初五厂里就得恢复生产,谢茂衍公司初三就开始上班,他们不好再在外头多留。

再说了,回去也不过是带谢茂衍见见胡水英和陈虹两家人而已,其余人程恩妮没有打算理会。

两个人的行李加起来也不多,很快便收拾好了。

收拾完后,两人之间莫名有些尴尬又暖昧的气氛,这种时候,喝杯酒是最好的,可以让人依从本心,顺其自然。

确认谢茂衍最近没在吃药,程恩妮到底是开了瓶酒,两人你一杯我一杯,什么时候回屋的都给忘了。

一切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初一中午十二点的飞机,还好程恩妮记着这事,没让谢茂衍胡闹过头,两人才及时赶上飞机。

大年初一的沪市也算不得多热闹,但中心繁华地区的商铺多是开着的,程恩妮和谢茂衍从下飞机起便开始买,一直买到晚上八点,才去酒店。

推开酒店房门的瞬间,程恩妮就惊呆了,上下两辈子,她酒店没少住,但这样奢华的从没住过。

她的钱都是自己的血汗钱,赚得不容易,可不敢像谢茂衍这样花。

套房本身的装修就富丽堂皇极尽奢华,打开门便是玫瑰花瓣铺的路,一路延伸到主卧的睡床,主卧室是海景房,风景极好,除了鲜花,还有红酒……

突然觉得,昨天就应该让谢茂衍老老实实睡自己房里才对呢。

助理工作到位,谢茂衍非常满意,两个人都累得不轻,尤其是程恩妮,只想去按摩一下,然后直接休息。

第二天早上醒来,还没来得及习惯身边多出一个人,就要适应突然换了个环境,程恩妮睁开眼睛,看着床上的纱蔓,发了好久的呆,才想起现在人在沪市。

谢茂衍早就醒了,但因为程恩妮枕在他的胳膊上,他一直没敢动,一直静静地看着程恩妮。

再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候了,只要想到以后的每一天,都能两个人一起迎接日出,谢茂衍就满心欢喜。

“早上好。”程恩妮醒过神来,伸了个大大懒腰后,在被窝里抱住谢茂衍。

年三十过后,程恩妮内心就一个想法,不应该太过矜持的,既然早认定了谢茂衍,就应该早点睡了他才对,放他独守空房,真是暴敛天物。

虽然早知道谢茂衍身材好,但只有抱在怀里,才知道,到底有多好。

如今,这完美的身体,是她的。

谢茂衍看着程恩妮的眼睛,嗓音微微沙哑,“早上好。”

……

去机场的路上,程恩妮靠在谢茂衍的肩膀上犯困,上了飞机后,更是一路睡到了终点。

回来前,程恩妮提前跟胡水英打了电话,一早胡水英一家就在等着了,饭菜准备了一大桌,毕竟是程恩妮带对象回来,一家人慎重得很。

程花这个年是跟胡水英一家一起过的,回去只去娘家坐了坐,意思意思拿了点过年费,还因为钱给得少,被骂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毕竟是生你的爹妈,意思到了就好。”胡水英这样安慰程花。

程花点头,她是羡慕程恩妮的,但她没有办法像程恩妮那样,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带等等回去,不让她看到那样的画面,“我知道,不管她们怎么骂,我不会多给的。”

她要攒钱给等等上学,以后结婚了,她还有自己的小家要顾着,经历了这么多,面对随时能卖了她的家人,她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傻了。

“这就对了,恩妮她们怎么还不到呀。”胡水英十分欣慰,程花虽然还是软弱的性子,但到底比以前强了不少。

程花笑,“婶,现在才三点呢,他们应该还在天上飞。”

听着她们闲聊,等等和铜锁扑过来,铜锁是男孩子,天生就对飞机汽车这些感兴趣,直嚷嚷着问什么时候带他们坐飞机。

“等你恩妮姐结婚,妈妈就带你坐飞机去参加婚礼。”胡水英笑着对铜锁道,她现在还不知道程恩妮根本没有打算办婚礼。

等等靠着程花,软软地问,“妈妈,二姨结婚,我们也去吗?”

“肯定要去的。”程花搂着等等,不过到时候她们坐火车去,飞机太贵了,她们不浪费那个钱。

等等并不介意坐什么去,能去就行,她乖巧地点头,得到了答案就不再多纠缠。

程恩妮和谢茂衍出现在街道上的时候,等等和铜锁冲得最快,一个喊姐一个喊姨,还抢着要替程恩妮提东西。

“行了,你们两个别捣乱了。”胡水英赶紧迎上去,硬是接过了程恩妮手里的行李,顺便把两个小家伙赶开一些,“路上冷不冷啊,怎么这个点才回来,这位就是谢衍了?”

“堂婶。”谢茂衍跟在程恩妮身侧,乖巧地喊人。

在谢令君面前,胡水英都不大敢说话,但面对比谢令君厉害得多的谢茂衍,胡水英的目光里却满是挑剔。

不过看来看去,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外在条件看来,谢茂衍没有哪里配不上程恩妮,身高长相都是极好的。

其实长辈看人,长得好看是其次,重要的是这个人得精神,看上去有正气,谢茂衍完全符合标准。

不过心里再满意,胡水英也没表露出来,她点了点头,继续问起程恩妮在江省那边的生活学习来,虽然平时电话里没少聊,但电话是电话,见面是见面。

程恩妮一手牵一个小朋友,老老实实地回答着胡水英的各种问题,谢茂衍没有任何怨言地在旁边跟着。

直到进了家门,谢茂衍才有人理,程建波负责招待这位新鲜出炉的侄女婿,出乎意料地,三叔奶也很喜欢谢茂衍,拉着谢茂衍的手,没少问他的个人情况。

谢茂衍难得好性子,有问必答,态度恭敬。

家里并没有人为难谢茂衍,只不过程恩妮头一次带他回来,问的问题有些多而已。

“先喝碗甜酒蛋垫垫肚子,你这次回来,要不要去你妈那儿看看?”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