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八十一章 惊吓

“谢夫人大概不知道吧,我也有精神病史,很多年了。”程恩妮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这位,脸色冷得吓人,“我这臆想症尤其严重,您说我要是跟老爷子说,有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惦记自己的继子,老爷子会怎么想。”

小后妈脸色一白,愤愤地瞪了程恩妮一眼,低声骂了一句听不清的话,蹬着高跟鞋气冲冲地走了。

程恩妮摇了摇头,出了学校先往店里去,也不知道她和谢茂衍是什么倒霉体质,怎么身边总招这些乱七八糟的人,要说病,这些人才是真的一个个病得不轻。

“恩妮姐,好消息要不要听。”程恩妮一进店里,程燕子就笑嘻嘻地冲上来,满脸写满了高兴。

程恩妮挑了挑眉,逗她,“要是跟我没有关系,不听也行。”

“……”程燕子跺了跺脚,追上程恩妮,“是何欢,她的店子开不下去,南下打工去了。”

提起何欢,程恩妮还愣了愣,她都快忘了这个人了,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是之前店里的员工。

倒是没想到何欢撑了这么多,这都有一年多了吧,也挺不容易的。

“听说她做生意欠了不少债,要还很多年呢!她家里人还拖她的后腿,想逼她嫁人来着,结果何欢跑掉了。”程燕子虽然也没读多少书,家里条件也一般,但她是读不进去书才不读的,不然家里砸锅卖铁也会让她念。

她家里也干不出为了娶媳妇卖女儿的事,所以说起这个时,程燕子幸灾乐祸的语气收了收,有些同情何欢,“要是她当时不那样干就好了。”

听着程燕子说话,程恩妮也想起来不少何欢的事情,这个小姑娘还是很有韧性的,如果经过了上回的事,能够改掉那些不太好的毛病,凭她的心气,以后混得应该不会太差。

“你管得还挺宽,我听建设说,你考试又没过?你再不努力,什么时候能去我厂里工作?”程恩妮现在已经不怎么管店里的事了,大部分事情都是陈建设和程燕子在管,她们俩也一直做得很好,程恩妮很放心。

提到考证的事,程燕子就不说话了,兴奋劲也没了,眼珠子乱看,盼着店里来个客人,她好脱身。

程恩妮看着她这个样子就想笑,知道程燕子确实有努力,不过运气不太好,离合格就差了一点点分数,也没太为难她,没再提考证的事。

在店里呆了没多一会儿,谢茂衍就过来接她了,程恩妮把手塞到他手里,问他,“老爷子他们现在住在哪里?”

虽然不待见谢家这些人,但到底他们的身份在那里,该过问的还是要过问一下的。

“住在开发区附近的酒店里,放心,过两天他们就走了。”谢茂衍牵着程恩妮的手回家。

店子离家也不远,走一走就到了。

酒店那边,谢老爷子一行确实准备离开了,因为瘦成人干的谢令君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令君!是不是谢茂衍干的。”谢老大一下子就吓住了,他对这个儿子不上心,但这也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一辈子没结婚,之后再也没在外头留过种。

以前不在意谢令君,但现在年纪上来,不可能不在意。

看到谢令君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谢老大差点就冲出去找谢茂衍去了,他是没本事,但再没本事也是他谢茂衍的亲大哥!

“不是他。”谢令君对自己的样子倒是没有什么所谓,眼睛在屋里四下打量了一下,问,“有水吗?”

小后妈有些怕谢令君这个样子,忙把茶壶拿了过来,里头有已经晾好的白开水。

原本她还想把水往杯子里倒,结果谢令君说了声不用,拿过水壶对着嘴就直接喝起来,大概是渴极了,那水入口便直接进到胃里,连吞咽都没有。

“人回来就好,老大,订票回去吧。”谢老爷子看着,最终什么也没有多问,直接让谢老大订票回京城去。

有些事自己这个大儿子糊里糊涂,但他人老了,还是看得明白的,谢茂衍再冷情冷性,那也是谢家人,以前他上头几个哥哥,欺负他欺负得那么狠,谢茂衍后来不也是没有动他们。

等谢老大出去了,谢老爷子才看向谢令君,“令君,爷爷老了,有些事,想管也管不了了。”

谢令君做是做了什么糊涂事,触到了谢茂衍的底线,他人老了,在谢茂衍那里没脸没皮地闹了一场,好不容易把人弄出来,以后他是不打算再管了。

“这次的事谢谢爷爷,我心里有数。”谢令君冲谢老爷子咧嘴一笑,目光望着地板上的一处,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谢老爷子摇了摇头,浑浊的目光看向身边,小后妈立马上前把人扶住。

一切都发生得悄无声息,谢令君什么时候从谢茂衍手里剩下一条命出来,什么时候离开江省的,程恩妮一概不知。

因为暑假要去国外,程恩妮暑期的工作都压到了放假前的几个月,很多事情需要提前安排好。

等到好不容易快到暑假,程恩妮收拾衣服的时候,突然想起当初小后妈找上门来对她说的话。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谢茂衍去看病是她高三的时候,虽然已经过去三年多近四年了,但应该不至于是对方说的很早。

而且据她所知,谢茂衍从把谢氏扶起来后,就没有再在谢家住过。

“她是什么时候当老爷子的护士的?”这天等谢茂衍回家,程恩妮忍不住就问起了这事。

谢茂衍带了条鱼回来,准备一展身手给程恩妮做鱼吃,一边挽袖子,一边好奇地问,“怎么突然问起她来了。”

“就是好奇。”程恩妮说。

谢茂衍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十年前的事了。”

程恩妮心底一沉,她多希望谢茂衍回答是三四年前的事,哪怕明知道不可能。

同时她也很懊悔,当时光顾着怼对方,压根就没去深思对方的话,居然到现在才想起来。

是谁在很早以前,就偷偷给谢茂衍吃治精神病的药。

凡事治疗精神类的药物,副作用都非常大,有的还会致幻,正常人把自己吃出精神病的也不是没有。

不出意外,这幕后的黑手,怕还是谢令君。

谢茂衍正说着话呢,身后突然就没有了声,转过身一看,程恩妮面色苍白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谢茂衍吓了一大跳,也顾不得案板上还要跳的鱼,忙走到程恩妮跟前。

“怎么了?”谢茂衍握着程恩妮的手,心里担心得不行。

程恩妮苍白着脸把事情说了,抬头看向谢茂衍,“我应该早点反应过来的,不应该放谢令君走的,他就是死一万回也不为过。”

想到这里,程恩妮甚至有些后悔,不应该总是劝着谢茂衍,什么犯法不犯法的,她只恨不得将谢令群千刀万剐。

“没事。”谢茂衍哭笑不得,把程恩妮摁进怀里。

程恩妮说的事他还有印象,似乎是有一阵子他一直头疼,谢令君拿了瓶药给他,但他因为工作事忙,吃过一回没什么用后,就一直没吃,后来也忘记随手丢在哪里,就不记得了。

没想到被那个女人捡了去,这么多年后,还来吓程恩妮一场。

听到谢茂衍没吃,程恩妮一直憋着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她是个很能忍的人,别说是一般的事,就是很难忍受的事,她也不会哭,但就在刚刚,她突然就忍不住了。

谢茂衍捧起她的脸,细细地亲干眼泪,心尖一揪一揪地疼着,“别哭,我好好的,保证不会有任何事。”

有了这一茬,越发坚定了程恩妮要带谢茂衍去复查的心,不听到医生准确的说法,她永远也没有办法放下心来。

程恩妮大概很少哭,这一哭就有些停不下来,谢茂衍哄不住她,只好把她抱进房间哄,鱼自然是吃不成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程恩妮红着脸跟谢茂衍出门找夜宵吃。

江省市中心跟大学城隔了条护城河,靠近市中心的一条街道上,全是吃夜宵的大排档。

“程恩妮?”没想到会在大排档碰到班上的同学,大家都很意外。

程恩妮出门的时候热,不肯穿外套,但夜里起了风,又有些凉意,这会身上批的是谢茂衍的西装。

见程恩妮身后还跟了个人,同学们站起来,热情地邀请程恩妮跟她们一起吃。

这些好些都是以前班委的成员,程恩妮以前也是其中一员,是以大学同学都认不全的程恩妮,倒是认得出在座的人。

不过他们好些是带着男女朋友的,这些人对程恩妮就比较陌生了,程恩妮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们定了位置要去里面吃。”

街道边是大排档,穿过大排档往里是饭店,这间店又是江省比较贵的一家店,不是学生能消费得起的,大家惋惜了一下,目送他们走过后才坐下。

“那个女的是谁啊,长得那么漂亮,她身后的男人……”问话的是一位同学的女朋友,问得有些意味深长。

刚刚她可是看着了,她男朋友看那个女人都快看直眼了,明明她就在他身边。

虽然身后的男人长得也一表人才,十分年轻,但女朋友还是觉得十分嫉妒。

她男朋友瞪了她一眼,“你可别乱说,那是我们班程恩妮,跟她一起的是她丈夫。”

“她才多大,就结婚了?”旁边人惊呼起来。

旁边有人给普及了一下,大家才知道,程恩妮年轻小小,自己就已经是老板了,她丈夫虽然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但不管是长相还是气度,都非常人能比。

女同学们听着不时惊呼一下,若是同一层次的,突然腾达,大家多少会嫉妒不平,想着为什么不是自己,但程恩妮这样的,她们真嫉妒不起来,最多的就是羡慕。

长得好看又能力强的女孩子不多见,这么优秀的女孩子结这么早的婚,也不多见。

大家闲谈着,很快就聊起别的事,等吃饭买单时才发现,账已经被人结过了。

得知是后面店里的人出来结的,大家对视了一眼,心情都还挺好,省下了不少钱呢,就是怪不好意思的。

“这还不好,反正人家钱多。”又是最开始说话的那位女朋友,语气非常难听。

这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刺,她男朋友有些听不下去了,“你嘴怎么这么臭!”

女孩子吓了一跳,瞪了他一眼就开始哭起来,眼看着要闹起来,大家赶紧把人拉开了,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结果闹成这样,气氛一时有些不好。

但怎么着也是要谢谢程恩妮请客的,第二天大家才跟程恩妮道了谢,转眼程恩妮插足他人感情,害人家好好的对象分手的事就传得沸沸扬扬。

等程恩妮知道这事的时候,原本只是闹别扭的情侣,倒是真正地分了手,她的罪名算是坐实了。

“对不起。”男同学非常抱歉,他想再说些什么,替自己辩白一下,才发现他根本没什么可解释的。

遇到这种事,程恩妮很冤枉,但人受害者之一都找上门来道歉了,程恩妮也不好抓着不放,“不关你的事,以后再找对象,眼睛擦亮点。”

女孩子不作就不是女孩子,但要是作过头,就惹人烦了。

本以为这事就是生活里的一件小糟心事,过了就过了,但她没想到,那女孩子居然闹到要自杀的地步,别说那个男同学了,就是程恩妮都有些吓到了。

简直可笑,为了这一点子小事就自杀,那上辈子程恩妮都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

“恩妮,你去劝劝她吧。”辅导员也是没办法了,虽然知道程恩妮是无辜的,但那毕竟是一条人命,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坐视不理。

程恩妮没办法,跟了过去,那女生坐在教学楼的楼顶,泪眼婆娑地看着来劝她的人,“我不分手……我不想分手……我就是太爱他了,我嫉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