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八十二章 傻眼

结果程恩妮一出现,那女生就摁头就让程恩妮跟她道歉,承认勾引她男朋友,程恩妮扫了对方一眼,一声不吭,扭头就走。

“……!”女生。

“……”所有人。

那女主大概是太过惊讶,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以死相逼,程恩妮居然这么不给面子,也忘记哭了,怔愣在那里,莫名有些下不来台。

程恩妮班的辅导员和那女生班上的辅导员忙去追程恩妮,追的路上,女生的老师一个劲地向程恩妮的辅导员抱怨。

他们班同学是有点一言难尽,但也是鲜活的生命一条啊,程恩妮怎么就不会圆滑一点呢,道个歉而已,权宜之计谁会当真。

“我看不光是你们班学生一言难尽,就是你这个老师,也是一言难尽!”程恩妮就在五楼的楼梯口站着呢,闻言怼了一句。

那老师以为程恩妮早走了,没料到她居然还在那里,听了个全,顿时僵在那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男朋友来了没有?”程恩妮不再理会对方,转而看向自己的辅导员。

辅导员叹了口气,知道这事怪天怪地也怪不到程恩妮头上,“不知道人在哪呢,他们宿舍几个要找到,应该快到了。”

程恩妮想了想,不来也挺好了,然后又噔噔噔往楼上去,女生的辅导员看了眼身侧,“她她她,她干什么去?”

这是被程恩妮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程恩妮去而复返,那女生神情又激动起来,以为程恩妮知道错了,立马就要发作。

结果就听到程恩妮道,“刚刚得到的新消息,你男朋友虽然是主动跟你提分手的,但也伤心过头,昨天买醉了一晚上,同学劝他还跟同学打了一架,现在在医院呢。”

女同学听到男友买醉,心里立马就有些得意,她就知道他离不开她的,又听到他打架住院,立马担心得不行,手脚并用就往上边爬,想立马赶去医院。

围观的同学老师们都松了一口气,女同学呆的地方其实并不算危险,正是在顶楼最边的两条围栏间的间隙,当然,她想跳楼也是翻一下就掉下去的事。

“你别啊,你不是他不来就要跳下去么,你等着,他们估计会给他拔了针抬过来。”程恩妮又是一嗓子,围观的人瞬间心又提了起来。

那女生愤恨地看了程恩妮一眼,“我就知道你是个坏女人,你就盼着我跟他闹矛盾是吧,我偏不如你的意。”

说罢,那女生直接翻过围墙,就往他们这边跑,程恩妮看着已经跟上来的女生的辅导员,“还愣着干什么,抓着她看紧点,别浪费别人的时间。”

“……”辅导员,这还是学生吗?懂不懂尊师重道!

事情的后续程恩妮是不知道了,反正也没有传出那女生再想不开想跳楼的消息。

至于她有没有如愿和自己的男朋友和好,程恩妮觉得,就算和好,也不会长久。

学校里的事,程恩妮没有跟谢茂衍讲,就是小事而已。

他们两个现在都很忙,现在就连吃饭也常常碰不到一起来,难得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时间,程恩妮不想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但谢茂衍怕不是在她身上装了监控,居然对她在学校的事一清二楚。

“你们辅导员打电话给我的。”谢茂衍倒是想随时追踪程恩妮,但他哪有这个胆子。

程恩妮笑起来,趴在谢茂衍的肩膀上,伸着脖子看他书桌上的招标文件。

最近谢茂衍一直就是在忙招标的事,市中心圈外有座几旧楼要拆了重建,谢茂衍打算拿下。

不出意外的话,以谢茂衍公司的实力,拿下这个工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就是这段时间谢茂衍都比较忙。

好在程恩妮并不是黏人的性子,对他的工作十分的支持,反倒是谢茂衍,希望程恩妮黏人一点,却总是不如愿。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谢茂衍见程恩妮一直在看文件,转脸看向她。

程恩妮摇了摇头,就是心里有些惊奇,她是因为有上辈子重生的经历,才有超越这个时代人的前瞻性,但谢茂衍不一样,他不像她。

但谢茂衍选中的地方,确实是上辈子江省最火最繁华的地段,只要拿下这里,谢茂衍的公司便能连跨几级,成为江省行业内的龙头。

事实上,市里要拆的旧楼不止这里,还有无论是交通还是周边都比这里要优越的地方待拆中,但谢茂衍却独独看中了这个地方。

“觉得你眼光好,这里以后应该会有很大的发展。”程恩妮真心说道。

谢茂衍微微一笑,“看中我,你的眼光更好。”

程恩妮瞪了他一眼,又笑起来,得意地道,“一直很不错。”

说完听到厨房水开的声音,程恩妮去了厨房,谢茂衍继续看文件和资料。

周末晚上谢茂衍回来,脸色非常难看,程恩妮发现他衬衣都是湿的,上面不光有红酒污渍,还有一个鲜明的口红印子。

这就稀奇了,谢茂衍参加的晚宴会议多,但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次。

进门谢茂衍就脱衣服,一头钻进浴室,让程恩妮给他拿换洗的衣物。

“有个女的,不知道是哪个材料商的女儿,冒冒失失地跑过来,倒了我一身酒,还扑到我怀里来。”说起这事,谢茂衍脸上就满是嫌恶。

是真的嫌恶,如果不是场合不对,谢茂衍差点就吐了出来。

现在宴会还在继续,但他一刻也呆不下去,反正已经拿到工程,他把后续的应酬交给助理,自己直接就赶了回来。

程恩妮把换洗的衣服递给他,谢茂衍接过去,脸上有些沮丧,“那件衬衣是你送我的第一件。”

所以他才没舍得扔,可是回来的路上他越想越气,以后肯定不能再穿了。

他今天是拿到工程心情好,才特意穿程恩妮送的去的,结果……

程恩妮看到口红印子的时候确实生气,但现在一点也不气了,看着谢茂衍委屈的样子,有些好笑。

人家怕是看中他这位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的大老板,想制造偶遇上位呢,泼红酒投怀送抱还是轻的,再严重一点,怕不是要下药煮饭了。

“没事,我明天再去给你买一件。”程恩妮推他进去洗澡,“一件衣服而已,本来就不能留一辈子。”

谢茂衍虽然知道是这样,但还是不舒服,最好别让他知道对方家里跟他的公司有什么业务来往。

程恩妮出来看到那件衫衣,摇了摇头,揉巴了揉巴把它丢进了垃圾桶里。

喝了点酒,又碰到了这样的糟心事,谢茂衍晚上有点疯,翻来覆去地把程恩妮摆弄了好几回。

“你有完没完了!”程恩妮气死啦,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她进浴室洗澡,谢茂衍居然还跟了进来,她又不是什么洗衣粉,可以洗掉他厌恶的气息。

谢茂衍先是亲她,把她亲到双眼迷离,才一把将她抱起举高,程恩妮立马尖叫起来,“阿衍,快放我下来,我要掉下去了,谢衍,混蛋!……”

“老婆,我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我只喜欢你……”

“……”

第二天程恩妮没有课,原本是准备要去公司的,结果她连床都没有起得来,还是谢茂衍去给程恩妮的助理打了电话,说今天先不过去。

至于谢茂衍,连续忙了两个多月,现在工程拿下,团队拿奖金放假,他自然也不用急着去公司。

“我不想看见你。”程恩妮有些生气,虽然她也爽到了,但谢茂衍不治一治不行。

见程恩妮背过身不理他,谢茂衍上床躺下,从她身后抱住,将她嵌合在怀里,程恩妮正在气头上呢,肯定不会老实给他抱,但谢茂衍力气太大了,她根本挣不脱。

“别生气了,你要是不高兴,随你打骂都可以,但是别生我的气,好不好?”谢茂衍现在才知道慌,借醉乱来的时候怎么不知道。

程恩妮气不过,转过身来看着谢茂衍,伸手戳他的胸膛,“打你骂你,怎么打怎么骂,你教教我。”

见程恩妮这样,谢茂衍就知道他是舍不得了,就看着程恩妮笑,直笑得程恩妮气不打一处来,还心塞。

“谢衍,你给我正经一点!”程恩妮气啊,但气也舍不得啊,“你以后再这样,一个月别想上床,回你以前那屋睡去,反正床什么的都在。”

谢茂衍老实点头,这种时候,自然是程恩妮说什么就是什么,昨天折腾了一晚上,谢茂衍想抱着程恩妮再睡会,却被程恩妮一脚踹下了床。

“我肚子饿了,想吃米粉。”

谢茂衍从地上站起来,双眼盯着程恩妮看,昨天他也是这样盯着程恩妮的,程恩妮本来手搭在薄被外面的,见状默默地把胳膊收了进去,然后默默地拉被子,想自己自己的脸盖住。

结果谢茂衍扑上去,压住被子,让程恩妮只露出个脑袋来,谢茂衍看着她,“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饿了,阿衍,衍哥哥,我想吃早餐。”程恩妮见势不好,立马放软语调,声音也嗲起来。

谢茂衍最吃程恩妮这一套,实在是程恩妮这样的时候太少太少了,他深深地看着程恩妮,就在程恩妮琢磨着要不要真赶他晚上不许回屋睡的时候,谢茂衍低下头来。

“我还没刷牙!”

“我不嫌弃!”

“……”

“再叫声哥哥来听听,叫完我就去做早餐。”谢茂衍松开程恩妮,诱哄道。

犹豫片刻,“衍哥哥……你说了去做早餐的!”

“马上……”

等吃到早饭,已经是中午十点多,谢茂衍想让程恩妮再休息一下,但程恩妮死活不肯,明显就是不相信谢茂衍的人品。

闲来无事在家里转了一圈,程恩妮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她看着院子里,隔壁奶奶爷爷正在装的一担柴,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觉得像谢茂衍房间里的那张床。

“恩妮啊,你要好好说说阿衍,这多好的木料啊,说劈就劈了,床坏了,找块板子钉一钉就好了。”隔壁爷爷一边装,一边十分可惜地冲程恩妮说。

这个小心眼的幼稚鬼!

“……”程恩妮能说什么,只能老实应下,保证一定要好好教育谢茂衍,太铺张太浪费了。

谢茂衍其实就在房间里,正在换床单,屋外的声音都听着呢,闻言就笑,昨天抑郁的心情一扫而空。

难得两人都不用去公司,中午简单地吃过一点后,谢茂衍就开车带程恩妮去市里。

过不了多久两人就要出国复诊,很多东西需要新买,他也很久没有陪程恩妮逛街买东西了,再就是谢茂衍还惦记着她的衬衣呢。

购物确实是使人愉快的一件事情,本来不太愿意出门的程恩妮,一样样地买起来时,渐渐就忘了身体的疲累。

倒是原本精力十足的谢茂衍,在出国要用的东西还没有买齐全的时候,就已经有点迷失在花样繁多的各色店铺中,恨不得时间倒回到上午,听程恩妮的,去家附近的山上走走。

两人在一起腻歪了一天,周一程恩妮有一天的课,中午谢茂衍有会议,晚上七点多两人才在校门口碰上面,一起去吃饭。

一顿饭下来,谢茂衍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但程恩妮莫名就是觉得有些奇怪,总觉得谢茂衍发生了什么,并且在瞒着她。

趁着谢茂衍去结账的时候,程恩妮问今天送谢茂衍回来的郑助理。

“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没有啊,今天跟往常没什么两样,签了个大工程算不算?”郑助理仔细回想,愣是想不出今天有什么特别的。

程恩妮挑了挑眉,谢茂衍已经走了过来,他让助理直接回去,自己则跟程恩妮一起上车,“刚刚你们在说什么?”

“问你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程恩妮偏头看向谢茂衍,别人察觉不出谢茂衍的情绪,但做为身边人,程恩妮分外敏感,今天谢茂衍表情比平时绷得紧多了。

谢茂衍看了程恩妮一眼,伸手握住程恩妮的手,失笑,“真是一点也瞒不过你。”

不过是又有人不知死活往上扑而已,这位段位高一点,是公司新进的实习生,趁着秘书室没人的空档,送了份不重要的资料到谢茂衍的办公室。

接下来自然就是常见的勾引流程了,可惜谢茂衍跟她想的不一样,计划才刚开始,裙子才撩起个角,腿还没露出来,人就已经被丢了出去,顺便即时辞退。

虽然这事没造成任何影响,但着实糟心得很,秘书室的一干人等都吃了挂落,郑助理倒也没有说谎,等他去跟谢茂衍汇报工作的时候,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

接连几天,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这种事情,谢茂衍心情能好起来才怪。

说起来,谢茂衍外形是很招人,但谢茂衍也不是突然长这样的,以前怎么从没见过有女人往外扑,所以谢茂衍怀疑是谢令君搞的鬼。

但是这一查,却又和谢令君没有半点关系,谢茂衍心情这才不大好起来。

谢茂衍也不是短根筋的人,那天他穿了那衬衣回去,程恩妮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肯定是不高兴了,两人闹着闹着闹出火来,一整晚才灭掉。

今天的事,谢茂衍就不准备跟程恩妮说的,对方连他边都没挨着,人还在他办公桌对面就被弄了出去。

两人讨论着这件事回到家里,程恩妮脸上平平淡淡和平时一样,顾茂衍洗漱完回房,就发现了不对劲,主卧室的上了栓。

倒是可以挑开,但他要敢挑,程恩妮还不知道有多生气,谢茂衍去他原先的房间一看,墙边放着个没打开的行军床,被褥铺盖都堆在了椅子上。

这是气他瞒着她呢,谢茂衍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地把床展开睡觉。

程恩妮晚上睡得倒是挺香,结果早上打开房间一看,谢茂衍倒是睡了行军床,不过他把床弄到了她房门口堵着,想过去得从他上头过。

“干嘛呢,起开。”程恩妮瞪眼看谢茂衍。

谢茂衍早就醒了,身体侧躺着,手支起来撑着脑袋看程恩妮,“老婆,消气了没有?”

“没有。”程恩妮没好气。

谢茂衍就看着程恩妮,程恩妮懒得理他,见他不走,弯腰撑着床准备跨过去,行军床不宽,才九十公分左右。

结果她才弯腰,谢茂衍搂住了她,程恩妮被迫趴在他胸口,“不早了,我上午还有课。”

“还生不生气?”谢茂衍不放,抱着人先亲了两口。

程恩妮看着他这样就来气,以前对她还小心翼翼,生怕她不高兴呢,她不高兴他比谁都惶恐,现在倒好了,嘻皮笑脸的是笃定了她会心疼拿他没办法。

人都是恃宠而娇,谢茂衍就是现实的例子。

其实他原本是不会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但是在程恩妮这里,他终于知道,他也是可以表达不高兴,可以委屈,可以要糖吃的。

见程恩妮还是不说话,谢茂衍开始挠她的咯吱窝,程恩妮怕痒,立马大笑尖叫起来,“……不气……不气了,你快放开我!小黑,三宝……”

屋外三只狗听到程恩妮的叫唤,立马就要往屋里冲,结果发现可供它们自由出入的小门在里头被栓上了,于是只能焦急地在屋外边狂叫边打转转。

这是早有预谋啊!程恩妮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好不容易止住笑,谢茂衍也停住了手,互相看向对方。

闹了一通,两人气息都有些不稳,程恩妮头发凌乱,脸颊微红,一双眼睛因为笑出眼泪,此时波光潋滟,看得谢茂衍气息又粗了几分。

程恩妮扫了谢茂衍一眼,一口咬上他的喉结,就在谢茂衍混身僵起来的时候,程恩妮正准备借机翻过去,一声巨响,床塌了。

“……”程恩妮,谢茂衍。

隔了没几天,隔壁爷爷奶奶又上了次门,这次不光搬走床板当柴烧,还有损坏的铁架子让他们卖废铁。

“你们小年轻,买东西还是要多注意,这床新买的吧,质量可不怎么好。”隔壁爷爷冲着程恩妮和谢茂衍道,跟着奶奶一起把东西分两趟拖走了。

程恩妮瞪了眼谢茂衍,“都怪你!”

“就是,这买东西啊,还得当家的女人去,男人不会挑东西,你爷爷以前就是,净买些又贵又不经用的东西回家。”老奶奶听着了,补了一句。

“……”谢茂衍,隔壁爷爷。

虽然床是两个人一起压坏的,但这时候万万不能跟程恩妮讲道理,谢茂衍沉默不语,默默地背了锅。

谢茂衍杀鸡儆猴,干脆利索地解释了想献身的实习生后,原以为能消停下来,没想到居然还是有人不知死活地往上扑。

对方也不是谢茂衍公司的员工,大概不知道谢茂衍的手段,在程恩妮和谢茂衍约会的时候,凑上了前来。

为了赔罪,谢茂衍约了程恩妮在市里新开的一家西餐厅吃饭,正吃得渐入佳境的时候,一个化着妆,穿着漂亮小礼服短裙的年轻姑娘端着酒杯上了前来。

是来请谢茂衍去跳舞的,西餐厅里有钢琴也有舞池,遇到心仪的男士或女士主动伸手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明明看到男士对面坐了女士。

并在男士直接拒绝,表示对面就是自己的妻子后,还不依不挠,就有些难看了。

“不过是跳支舞而已,想必这位漂亮大度的夫人应该不会介意的吧。”听声音年纪不算大,但妆化得有点儿浓,程恩妮实在分辨不出她的年纪。

这是笃定了公众场合,大家都要面子,跳舞算是礼仪的一种,程恩妮不会拒绝她了?

程恩妮笑了笑,“抱歉,男人和牙刷一样,恕不外借。”

没料到程恩妮会这样说,那女孩子眼神变了变,脸色都是看不大出来,妆厚,看上去始终是粉面桃腮的模样。

倒是谢茂衍听到程恩妮的话后,心情极好,双眼亮晶晶地看着程恩妮。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夫妻感情极好。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