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八十四章 时光再也回不去

重生到现在,车慎恪是程恩妮遇到的第一个故交,遇到他之后,好像突然出现了某种效应,程恩妮隔两天后,又遇到了另一个熟人。

服装厂里一直在持续招人,人才的短缺是没有办法的事,刚开始招人的时候,程恩妮还得时时盯着,但现在,已经全部交给底下的人去处理了。

这里厂里面试的时候,程恩妮正好在会议室外头路过,这一路过,就遇到了坐在办公室里的郑兰。

程恩妮一高兴,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办公室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负责招人的经验站起来,“程总。”

面试本来还一脸莫名,听到称呼也都跟着站起来,齐齐满怀期待地看向程恩妮。

触到郑兰陌生又激动的目光时,程恩妮愣了愣,这才想起,这辈子对郑兰而言,她们俩是完全陌生的人。

甚至此时的身份,也跟上辈子截然不同起来。

上辈子,她从厂里逃出来,没钱没学力也没技能,挣扎在社会的底层,而郑兰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明是大学毕业生,却被个没有干系的堂妹害得被赶出家门且无业。

有些人真的是天生恶毒,郑兰那个没有干系的堂妹就是,半点也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

“没事,我进来看一看,你们继续。”程恩妮心里紧了紧,又松了松。

转换身份后,也不知道这辈子她们还能不能像上辈子一样成为好朋友,但程恩妮猜着,现在郑兰正是最艰难的时候,她想帮她。

郑兰长得漂亮,不光有学历,能力也很强,程恩妮不需要做什么,她肯定能被选上。

所以程恩妮并没有在办公室里多留,问了下进度,就推门先出去了。

原以为郑兰被招进来是十拿九稳的事,新人来报到时,程恩妮才发现,没有郑兰的身影。

“您说的是这位郑小姐吗?”办公室把郑兰的简历翻出来交给程恩妮,“程总,她之前是在因心科技实习,实习期马上要过却离职了,我们问原因时她吱吱唔唔说不出来,后来联系因心科技那边才知道她是被辞退。”

因心科技程恩妮自然知道是哪里,程恩妮底下的员工也都知道,所以要问情况非常方便。

说到这里,下属表情变得有些难以启齿起来,这位郑小姐是因为勾引谢总才被辞退的。

听到原因后,程恩妮摇了摇头,郑兰却勾引谢茂衍,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儿,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郑兰,郑兰的人品绝对是能信得用的。

能逼她做出这种事的,只有她那个堂妹。

想到之前谢茂衍跟她说职工还没靠近他,人在办公桌对面就被拎了出去,就能想到郑兰是故意的。

“通知她明天过来,我亲自面试。”程恩妮把简历拿走,交待下属。

第二天郑兰来得很早,程恩妮到厂里时,她已经在办公室外等了有一个多小时了,看来她是非常需要这份工作。

“恩心科技的谢总,是我的丈夫。”程恩妮直接开门见山。

郑兰脸色一白,原本雀跃的心情瞬间又跌回到谷底,她站起来,准备向程恩妮鞠躬道歉,但腰还没有弯得下去,就被程恩妮给拦住了。

“我不是找你来算账,也不是逼你道歉来的,我只是有些疑问,想要在你这里得到解答,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做吗?”程恩妮语气十分温和。

她有想过,不提这茬直接让郑兰留下,但谢茂衍时常会来这里,如果让郑兰看到,以她敏感的心性,肯定会直接离开。

所以,一开始还是说清楚为好。

郑兰开不了口,说是屈从于自己的堂妹?这个理由未免太过可笑,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谁能相信这话。

但看着程恩妮温和的眉眼,郑兰咬了咬牙,决定赌最后一把。

“你这个堂妹,是不是叫车筱筱?”程恩妮试探着问。

上辈子程恩妮虽然跟郑兰熟识,并且同租一间屋子,车慎恪后来也住到了隔壁,但郑兰和车慎恪从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和陌生人没有区别。

程恩妮也从来没有联想过这两人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但这辈子,事情实在是凑巧了一些,她不得不这样联想。

郑兰眼里难掩震惊,“是。”

“可是,即便是她要你做,你可以找各种借口拖着,或者告诉她,你试过但失败了,为什么要亲自上阵呢?”程恩妮又问。

郑兰苦笑一声,“因心科技实习期结束后的考核非常难,竞争很大,车筱筱找到了另外的实习生,让对方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没得选择。”

因为表现出色,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郑兰几乎是已经定下要留下的,为了挤掉她,自然有人愿意替车筱筱盯着郑兰的一举一动。

郑兰想过辞职,但实在是舍不得因心科技的工作,她想着干脆赌一把,反正最坏的结局也是被逼走人。

到时候她随便意思一下,也不真勾引,让老板骂自己一顿,说不定事情就过去了,风评不好就不好,反正她不靠名声吃饭。

但没有想到,谢茂衍不光自己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还彻底断了她其余求职之路。

她这段时间找工作,哪怕已经通知她去上班了,但转天又会被告知,她并不适合,让她另谋高就。

“对不起,不管是什么原因,做错事的人始终是我。”郑兰是真的很后悔,但世上哪有后悔药。

程恩妮弄明白来龙去脉,“去市场部报道吧。”

郑重道完歉,已经心如死灰的郑兰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程恩妮的意思,愣愣地就准备离开。

走了两步后,她回头震惊地看向程恩妮,“您不怪我?”

如果是别人,程恩妮肯定会怪,但如果是郑兰,程恩妮愿意相信她,“去吧,厂里有宿舍,你可以搬到宿舍住。”

“谢谢,谢谢!”郑兰忙转过身来,深深地向程恩妮鞠了两躬,才出了办公室,赶紧去市场部报到。

郑兰离开后,程恩妮打了个电话给谢茂衍,把这事说了。

“为什么要留她,缺人的话我可以安排。”谢茂衍对试图勾引他的人非常反感,哪怕他并不记得她的名字和长相。

程恩妮想了想,还真没有太多理由好找,这辈子她跟郑兰素不相识,她到江省的时候,谢茂衍也是在江省的。

虽然他们当时并没有在一起,谢茂衍人还在暗处,但程恩妮肯定,谢茂衍对她的生意了如指掌才对。

这个谎不好撒,所以程恩妮干脆道,“她挺对我的眼缘的。”

“……”谢茂衍还能说什么,程恩妮既然喜欢,那再给一次机会也不是不可以。

至于车筱筱那边,他打算好好查查,这么喜欢仗势欺人,他要看看,没有了势,她还有什么依仗。

郑兰跟着领导在市场部转了一圈,分到了自己的工位后,又去办公室填了入职表,宿舍申请表后,很快就拿到了宿舍钥匙。

居然跟因心科技的宿舍是一起的,而且分给她的是一居室的钥匙,虽然面积比较小,但一个人住绝对是够了的。

“谢谢。”这个词是郑兰这一天说过最多的词。

回家的路上,郑兰都舍不得把钥匙放在包里,而是紧紧地攥在手心,不时拿起来看一眼,看到了,她才不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找到工作啦!”郑妈妈就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没有赚钱的能力,主要任务就是照顾好一家老小。

这几天郑妈妈一直在替郑兰操心,进入到因心科技的时候郑兰有多高兴,她是知道的,郑兰也很努力,白天上班晚上学习,就是想要做到最好留下来。

结果却被刷了下来,之后找工作也是接连碰壁,现在终于能找到工作,郑妈妈开心得不得了。

“是的,妈我还分了宿舍,你看,这是钥匙。”郑兰献宝一样地把钥匙拿给郑妈妈看。

虽然服装厂的待遇没有因心科技的好,但比郑兰一降再降的心理预期却是高了许多,只要她努力工作,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回报的。

郑妈妈接过来看,其实就是一把普通的钥匙,但也看得眼泛泪光,“你要好好工作,好好回报你们老板。”

“嗯!”郑兰点头,“妈,我吃过晚饭就搬去宿舍,周末有空再回来。”

郑兰实在不想再留在家里,遇到不时来串门的车筱筱一家子了,她真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对着车筱筱大打出手。

“这么快就搬走啊。”郑妈妈心里还是舍不得女儿的,怪自己没有能力,要不是家里条件不好,郑兰也不必想方设法要找包住的工作,并急匆匆地搬走。

郑兰点点头,开始收拾起行李来,好在她的行里也不多,简单的收拾一下就好,“晚上就让小弟搬进来睡,沙发都快睡不下他了。”

郑妈妈点头,帮着郑兰收拾行李。

原以为今天的晚上就是普通的一家四口吃顿饭,没想到车筱筱一家子都过来了,要一起吃饭。

听到郑兰找到了新的工作,车筱筱不是很高兴,但听说只是个小服装厂后,车筱筱心情就恢复了,也没多大本事嘛,还不是去当流水线工人。

“当工人很辛苦的呀,兰兰姐不如去我爸的厂里工作,也不用干什么,在办公室坐坐就好了,就跟大伯一样。”车筱筱道。

她自来看不上她大伯一家,说话非常难听,哪怕是亲大伯,也一样编排,只不过不会当着车大伯的面说而已。

对于车筱筱的冷嘲热讽,郑兰和她母亲早就习惯了,说两句又不会怎么样,只要她不作妖就好。

“筱筱,你的礼貌呢!”车慎恪以前只是觉得车筱筱娇气了一点,说话不会看场合,但跳出来看,他才发现车筱筱是这么地没有家教。

车筱筱没想到自家大哥不去看电影,会跑到厨房门口来,顿时撅嘴,“我又没说错,我也是为兰兰姐好的嘛。”

要不是自己亲眼听见,轩慎恪还真不知道自己妹妹还有这个张嘴说瞎话的本事。

说出去的话如风飘散,半点责任也不用负。

车慎恪闭了闭眼,心里气得不行,“你赶紧跟大伯娘道歉!”

道歉是做梦!车筱筱冲车慎恪做了个鬼脸,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

她扭头看了眼厨房里忙碌的母女,甜甜地道,“大伯娘,还有多久吃饭呀,我很饿了呢。”

“马上马上。”郑兰妈妈忙应声,手里的动作更快了些,还一边张罗车慎恪去客厅看电视,厨房门口油烟大。

车慎恪没有办法,只能先离开,走时顺便拉走了车筱筱。

到了吃饭的时候,车筱筱又不消停了。

一会说这个菜太咸了,想要喝水,让大伯娘倒,一会说那个菜太淡了,让大伯娘回下锅再加点盐,还说桌上没有她最爱的蒸鸡蛋,她今天特别想吃来着,郑兰妈妈为此忙着满头是汗。

“大伯娘,你别管她。”车慎恪看不下去,出言阻拦。

郑兰妈妈冲他笑笑,“没事没事,又不费事,你吃你的,我再去给筱筱蒸个鸡蛋。”

车大伯只笑眯眯的,让郑兰妈妈赶紧去厨房弄,半点不说车筱筱的不是。

一顿饭郑兰没吃几口,她不忍心看她妈妈被指使得团团转,干脆放下筷子给她妈妈帮忙。

“希望你以后不要替我妈出头了。”饭后,郑兰送车筱筱一家出门,跟走在最后的车慎恪道。

车慎恪张了张嘴,话被郑兰打断了,“你不是帮我妈,你是害她。”

把人送到楼下,目送车家人远走,郑兰才上楼拿自己的行李。

总有一天,她会赚够钱买自己的房子,把妈妈和弟弟接出去住,再也不仰人鼻息。

新工作得之不易,郑兰花了十二分的心力,一周时间就全部工作上手,半个月后因为工作表现出色,直接进行新的项目组,跟着领导做新项目。

看到郑兰这么拼命,程恩妮仿佛看到了上辈子的自己,那个时候,她和郑兰,都是城中村里出了名的拼命三娘。

现在她们依旧朝着各自的目标努力,但有些时光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