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八十七章 永恒的爱

重生这种事,太过于匪夷所思,即便程恩妮觉得谢茂衍完全可以托付,但一时间,程恩妮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怎么说出口。

所以,不能说,程恩妮只能用另一种方法让谢茂衍安心了。

要说享受的话,程恩妮这样穷苦出身,哪怕上辈子混到身价不菲,跟谢茂衍这种从小就生活在消金窟里的公子哥,也完全不在一个世界。

游轮就不说了,极尽奢华,如果不是谢茂衍喜静,讨厌过于热闹的场合会吸引走程恩妮的注意,他说不定会弄个管弦乐团,搞个小弄宴会出来。

下了游轮后,两人下榻的酒店是特区最高档的一家酒店。

高层大落地玻璃窗,是特区夜景最佳观赏点,酒店里的布置比起当初她们在沪市时,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更加浪漫富有情调。

站在窗前,程恩妮甚至都有一种,回到上辈子繁华新时代的错觉。

这样的情境下,程恩妮理所当然地让谢茂衍感受了一次新时代夫妻间开放的小情趣。

不过程恩妮很快就后悔了,看着窗外渐亮的天空,她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力气上飞机了。

虽然这一晚上过火了点,但谢茂衍到底没有丧心病狂到不让程恩妮休息,等到天微亮时,程恩妮累得几乎是立刻就闭眼睡去,谢茂衍却睡不着。

他看着天光微明的窗外,心里既酸且涩,车慎恪对程恩妮而言,到底有多重要!

重要到她为了不让他追问,可以牺牲那么多?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谢茂衍真的是酸了,心脏仿佛被只无形的大手攥紧,既酸且疼。

可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程恩妮都只能是他的,低头看了眼怀里沉睡的人,谢茂衍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颊,才继续思考要怎么处理车慎恪的事。

离开江省前的那一套方案肯定不行,但谢茂衍也不希望车慎恪再呆在江省,所以车慎恪最好安安稳稳地生活在这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不能出半点意外。

车慎恪现在不是急需要一分工作么?谢茂衍思索着,上飞机前给江省那边打了个电话。

程恩妮可半点不知道自己弄巧成拙,引得谢茂衍胡思乱想,思路不知道跑偏到哪里去了,她只知道自己好像无意间给谢茂衍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为了满足他的求知欲,让自己吃苦颇多。

男人在哄女人上床这一方面,技能点天生满点,尤其他们还是心里深爱着对方的夫妻,自然是更没有顾忌的探索。

看着身边红光满面,满脸春风的男人,程恩妮默然无语,他这样子,哪里有什么病,反倒是休息不够,精神有些萎靡,还硬撑着陪他来复诊的自己,更像是一个病人。

检查结果出来,谢茂衍的病并没有痊愈,但各方面都很稳定,稳定到谢茂衍的医生都直呼不可思议。

“这是一种需要终生呵护与治疗的疾病,程女士,你对谢先生来讲,很不一样!”医生惊叹地对程恩妮道。

国外的医生非常热情开放,有些情话谢茂衍都不曾经常开口对程恩妮说,但医生挂在口上的一直是,“谢先生很爱你……他真的非常非常爱你……你就是他的良药……上帝,谢谢你也那么爱他……”

说实话,开始程恩妮还脸红不好意思,但时间一长,她已经自动拥有了屏蔽功能,不过每次听说起,她和谢茂衍对视时,两人眼里都满是无奈和爱意。

医生的话让程恩妮放心了许多,她了解过这种疾病,这是一种最初由生物学引起,最终却体验在心理上的疾病,与谢茂衍童年的经历,甚至关系都不大。

这种病有两种病症叠加,威力无穷,患者容易产生扭曲情绪和思维,从而引发可怕行为,到后期,甚至无法掌控自己的意愿,对生活没有欲望。

简单地来说,就是这种病,很容易让病患厌世,有自戕行为。

“喜欢吗?”谢茂衍给程恩妮买了一小束鲜花,因为路过花摊时,程恩妮多看了两眼。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鲜花,甚至并不如何好看,白色的六芒星型小花中间簇着一个绿色的花剑,有点像只开了几朵的,放大版的韭菜花。

“这是伯利恒之星,花语是永恒,永恒的爱。”程恩妮拿着鲜花,笑着看向谢茂衍。

她已经忘了上辈子是在哪里知道这花的名字,但一直记着,看见便自然想了起来。

谢茂衍右手同程恩尼十指紧扣,空着的左手轻轻替程恩妮理了理碎花,“正好适合我们。”

“……”程恩妮看着谢茂衍,莫名觉得谢茂衍脸皮越来越厚了。

是从特区那一夜开始呢?还是从皮特医生夸张的谈爱的时候开始的?

确定谢茂衍病情稳定后,程恩妮和谢茂衍并没有急着回去,两人在外头呆了好几天。

天公做美,据说向来多雨的小城,在他们呆的那些天里,天天都是大晴天。

也不必特意去坐些什么,就在海边的小城里,手拉着手慢悠悠地走着,在带喷泉的小广场上,晒一下午的太阳,路边遇到一个花摊,谢茂衍会顺手买一束花,藏起来再突然送到程恩妮面前。

上辈子程恩妮从来没有收到过鲜花,倒是自己买过一些,自己买和爱人送的感觉,到底还是不一样的,程恩妮心情一直都非常好。

如果不是两人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底下有一帮子人需要他们负责,有时候程恩妮真的想,他们两个随便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也是极好的。

回到江省,好像一下子从梦境抽回到现实里,积攒了许多的工作需要两个人立马去处理,他们甚至连带回家的行李都没来得及拆开。

车家的事已经告一段落,程恩妮并没有再去关心这些事,所以等她得知车慎恪离开江省,已经是开学以后的事情了。

上辈子,因为放心不下悲痛丧女的车父车母,车慎恪一直没有离开过江省的,这辈子车筱筱没事,车慎恪倒是走了出去。

命运已经开始走向截然不同的地方,是好是坏,端靠个人。

遇到车慎恪和郑兰后,程恩妮放弃了心底寻找上辈子的老朋友再续前缘的想法,虽然她重新回到了江省,但一切同上辈子都已经不同了。

物非人也非,大家都已经处在了不同的人生轨迹上。

上辈子大家能成为可以交心的朋友,是每个人身上都发生过诸多故事,或苦或痛,但程恩妮并不打算去插手改变,她固然有能力让他们避开那些艰险。

但若没有那些艰险,他们又怎么能淬炼成以后更好的自己。

像车慎恪这样涉及到人命的遗憾,程恩妮能做的,也只能提醒一声,同天争命,她不怕报应到自己身上,但怕应到自己在乎的人身上。

“恩妮,十月份你有没有时间回来一趟啊,程花准备结婚了,咱们两家简单地吃个饭。”开学后不久,胡水英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听到程花鼓起勇气,准备再走进一段婚姻,程恩妮也挺替她高兴的,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吧。

程恩妮现在的课程已经很少了,为了就她的时间,结婚的日子还特意选在了周六,请假很方便。

做为丈夫,这种时候谢茂衍自然是要随行的,因为只是回去吃趟饭,并没有多的要交待的,两人轻装简行,准备周五晚上回去,周日便回来。

虽然不是住在家里,但谢茂衍还是决定尊重程恩妮老家的习俗,特意订了两间酒店,正好程花要准备婚礼的事,程恩妮主动请缨照顾等等。

“等等告诉二姨,喜不喜欢这个新爸爸?”程花能够得到幸福,程恩妮替她高兴,但比起程花,等等才是程恩妮放在心尖上的人。

当年的瘦弱的小丫头,如今已经长成的漂亮伶俐的小姑娘,穿着程恩妮寄回来的新衣,扎着利落的马尾,俏生生地挨着程恩妮站着,从程恩妮下飞机起,手就一直拉着程恩妮。

虽然程恩妮离开了好几年,长大了的等等对她的依赖却一如往昔,“喜欢,小姨,爸爸对我很好,弟弟妹妹也很乖巧。”

是的,因为程花“没有”生育能力,小两口已经从福利院抱养了一对被遗弃的龙凤胎。

这事程恩妮不知道,知道的时候,手续都办妥了,她也就没说什么了,反正这夫妻俩都不是端铁饭碗的人,之后超生的罚款也交得起,她也就懒得说了。

等见到程花的新丈夫,程恩妮和谢茂衍都点了点头,一个人的长相可以骗人,但眼神骗不了人,对方眼神清正,一看就知道是个人品正直的人。

之前带谢茂衍回来时,程恩妮已经听说了一些,知道是家里穷困,父母重病才耽误到现在的,上次没有细说,这次程恩妮再找胡水英仔细问了男方的情况。

知道男方除了照顾父母外,还照顾了以前战友留下的几个遗孤,为人和善,重情重义。

对方也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老好人,帮人也都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

而且在知道有人假借战友的名义从他这里骗钱后,立马就断了来源,并且把之前的付出都追讨回来,用在了真正需要的人身上。

这样重情重义的男子汉,以后就是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决不会苛待继女和养子女的。

“就是人太好了,光想着别人,没想自己,开始也没打算结婚,手里没留下什么钱,刚结婚这阵,日子可能不好过。”胡水英感叹到。

程恩妮笑起来,这些都是小问题,“只要他们一家人一条心,日子总会过好的。”

胡水英点头,是这个理儿,两人脾气都好,她也不必担心程花被欺负,男人立得起来,小家也不会被外人欺负。

本来为这次结婚会顺顺利利,没想到还是出了点小问题,程恩妮她们到酒店没多久,就有人找上门来。

当初男方父亲重病前,有个要结婚的初恋对象,快结婚时,查出父亲得了重病,因为男方坚持要拿钱替医院说没治的父亲治病,两人便散了。

这么多年过去,初恋居然又找了回来,手里还带着个孩子,好在孩子不是男方的,而是跟前头丈夫生下的。

初恋是来求复合的。

程恩妮没想到,这样狗血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她的身边,还让程花赶上了。

初恋说她也没有想到,当初说离了她一辈子不找的男人,如今也要背弃诺言结婚了。

初恋又是哭当年自己是多么的不得已,父母是怎么逼她放弃,她是实在没有办法。

又是哭自己这些年日子过得有多不好,心里始终放不下他,有多后悔当初的选择。

还说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就在男方不远处,默默地陪伴着他。

最后等等的新爸爸提出要单独跟那位谈一谈。

初恋情深,胡水英她们都紧张起来了,但程花竟然是半点也不紧张,只等着第二天办洒席。

等等也不紧张,“我想信我爸,他心里有数的。”

“那你现在是信你爸,还是信叔奶奶?”胡水英忍不住打趣她,等等想了半天,最后居然选了新爸爸。

好在他也确实没有让等等失望,谈过一场后,带着孩子回来的初恋哭得一塌糊涂,最终还是给出了祝福。

“对不起,让你们见笑了。”初恋抹着眼泪,看向温温柔柔站在那里的程花,“希望你们幸福。”

错过的,终究是错过了。

晚上程恩妮一直没睡,等等倒是睡得很香,程恩妮忍不住拿起内线电话给谢茂衍拨了个电话。

“睡不着?”都已经是凌晨了,谢茂衍居然也没有睡,声音非常清醒。

程恩妮怕吵醒等等,轻声道,“睡不着,有点想你。”

电话线那头突然传来谢茂衍的低笑声,勾得程恩妮耳朵直痒,但莫名地,听到谢茂衍的声音,程恩妮就安下心来。

今天来的那个初恋,她其实上辈子也见过,只不过她是在新闻上见到对方的。

当时的新闻报道程恩妮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好像是有人救人死了,女人上新闻则是因为这次意外,疯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