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九十章 失踪

谢茂衍笑起来,在中间做和事佬,“算了,于杨下车就跟着跑过来,饭都还吃,先吃饭。”

“还是老谢有人情味,恩妮,学着点!”躲在谢茂衍身后,于杨得意洋洋地道。

结果谢茂衍继续道,“正好你也吃点东西,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打,到时候我帮你。”

“……”于杨。

是他太天真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居然以为谢茂衍会是良善的!

程恩妮这才笑起来,“对,先吃饭。”

三人一起出发去吃饭,饭间聊得还挺好,吃到一半的时候,程恩妮不过是上了个厕所,于杨就偷偷结了账开溜了,说是学习完开完会再过来。

“算他跑得快!”程恩妮哭笑不得,刚刚光聊天去了,她还没吃好呢,干脆坐下继续同谢茂衍吃。

……

出了饭店,于杨脸上瞬间褪去欢笑,变得成熟稳重起来,他回头看一眼包间方向,很快又收回的目光。

看到程恩妮过得很好,谢茂衍对她珍重爱护,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想到程欢,于杨眉头微皱,脸色凝重。

程欢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匪夷所思,脸色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地厚,经历中高三时的事情后,他还以为他们会老死不相往来。

结果大学时候,程欢还给他写过信,打过电话,他信都没拆过,电话知道对面是程欢立马给挂了。

以为这下程欢该死心了,结果不久前程欢居然联系他,让他去南边发展,她给他钱让他创业,简直不知所谓。

还跟他说程恩妮对他好是不安好心,是为了跟她作对,于杨听到这些话都要气笑了。

要不是程欢借着程恩妮的名义拖着,他才没有耐心听她这些话。

但说实在话,虽然很恶心程欢这个人,但那通电话也确实勾起了于杨的好奇心,程欢到底是有怎么样的底气,才说出那番话的?

还有她凭什么说,程恩妮是嫉妒她,才会对他,对他家里人好,于杨想着,要不这次学习结束后,抽时间南下一趟。

因为程欢在电话里很随意地说,程恩妮蹦达不了多久,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下场肯定会很惨,让他赶紧跟程恩刀妮划清干系。

这事于杨一个字都没有跟程恩妮透露,不过刚刚饭桌上,趁着程恩妮离开的时间,他跟谢茂衍通了声气,谢茂衍应该会放在心上。

但让于杨把所有希望都放在谢茂衍身上,自己说出去就当卸下重担,他做不到。

程欢那里既然是他惹出来的事,如果可以,还是由他亲片去解决吧。

程恩妮是一点也不知道于杨会有这样危险的想法,如果她知道的话,她一定会阻止于杨,程欢再怎么蹦达,人远在南边,随她去就是。

何苦亲自送货上门,落到程欢手里。

她正在跟谢茂衍聊于杨想要买别墅的事情。

“西郊这边还有二期计划,到时候给于杨留一套,要不给堂叔堂婶也安排一下。”谢茂衍听到于杨手头不方便,笑着道。

也是正好了,现在别墅都已经售罄,于杨可以等二期。

程恩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给于杨留就好了,我干妈他们来的几率比较大,堂叔堂婶他们不可能会来。”

到了江省这边,就等于一切要重新开始,胡水英和程建波不会舍得家里的那几摊子的。

现在胡水英在学校已经不光是那一间小仓库改的窗口了,听说前年就已经挪进了新食堂,有了三个窗口。

搬进食堂后,程建波就把档口那摊子转给了小舅子一家,专心和胡水英做食堂。

厂区那边也租了店面做起来,就是没有厂区,光是学校食堂,他们也能奋斗一辈子了。

有之前谢家捐楼的人情在,只要胡水英她们按她定下的要求来,不会有人动到她们头上。

“行。”谢茂衍点头,表示把这事放在了心上。

房子装修的时间不短,等到装修好家具家电进场,都快要过年了,谢茂衍计划中的婚礼,也因此生生推到了下一年。

本来谢茂衍是打算十月底办的,那一阵子天气好正是不冷不热的时候,但程恩妮没同意,想从小院出嫁,直接借此搬到新房去。

“晚点办没关系的,到时候定下日子给家里来信就行,今年过年不回来了?”胡水英跟程恩妮通电话问。

程恩妮给了准信,今年就不回去了。

回去除了看看胡水英和陈虹他们,也没什么可干的,万一遇上姚美华,还要影响过年的心情,倒不如不回去了。

问候了叔奶的身体,和铜锁的学习后,程恩妮就挂电话了。

不知不觉,两个人就在一起两年,结婚一周年了。

周年这个日子是程恩妮定的,领证的时间是在节后,但两人确定要结婚却是在新年这天。

这时候,程恩妮才觉得出谢茂衍的心机,两个特殊意义周年跟过年在一起,简直就是省事。

大清早上接收到来自程恩妮的灵魂拷问,谢茂衍,“……”

他没有,他不是,他真的没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在解释,好像说什么都是狡辩了。

“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日期你还记得吗?”谢茂衍沉默良久后,悠悠问道。

程恩妮愣住,默默地看了谢茂衍一眼,“今年天气真好,居然没下雪,我先起床了。”

想跑?没门!

谢茂衍翻身把程恩妮抱住,“不记得?”

程恩妮撇开脸,不跟谢茂衍对视,坚强地道,“第一次见面我可没见着你,只有你见着了我,我只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是高三清明节那天。”

万幸还能圆过去。

谢茂衍看着程恩妮,低笑起来,实在是不忍心为难她,那些日子她不记得就不记得吧,他一直记得就好。

两人在床上腻歪了大半天才起来,今年隔壁爷爷奶奶被接去外地过年了,所以上午也没人来敲门。

起床后,吃了些东西,趁着天气好,夫妻俩出门去了趟市里,参加庙会。

难得的一个暖冬,阳光灿烂,太阳照在人身上都有些暖,江省的庙会不是程恩妮第一次来,但却是这辈子,以及和谢茂衍第一次来。

不过庙会就那些玩得逛的,讲究的还是一个气氛和人,程恩妮拉着谢茂衍的手,几乎是从这一头吃到了那一头,那种没什么意义的小玩意儿,也没少买。

几乎是她多看两眼,谢茂衍就会掏钱买下。

尤其是那些成双成对的小配饰,谢茂衍比程恩妮还要热衷,要不是实在没有地方可挂,谢茂衍还得继续买下去。

庙会上孩子多,好多都是被父亲或者爷爷们扛在肩膀上坐着的,小胖脸在阳光下泛着红晕,可爱极了。

程恩妮注意到,谢茂衍的目光几次从孩子身上掠过。

“年后我们去福利院看看?”程恩妮早做了决定,不打算要她和谢茂衍的孩子,这也是对孩子负责。

原以为谢茂衍会同意,因为谢茂衍从来没有反驳过她的任何意见,但这次谢茂衍摇头了,“如果不是你生的,我不要。”

自己的孩子,谢茂衍都没有把握可以付出足够的爱,何况是领养来的孩子。

听到谢茂衍这样讲,程恩妮也就不提这事了,她本身对孩子其实也没有太多的爱。

逛完庙会已经是四点多,还没到家,远远地就听到了电话铃声,响了几声断了后,没隔几秒,电话铃又重新响了起来,一声更比一声急。

“恩妮,于杨在不在你那里?”电话接通的瞬间,就是陈虹带着哭腔焦急的询问。

程恩妮愣了愣,下意识地看了眼谢茂衍,“干妈,你别着急,慢慢说,于杨怎么了?”

一听程恩妮这话,陈虹就知道,于杨肯定不会在程恩妮那里,她怎么可能不急,好不容易稳住的情绪瞬间失控,“恩妮……怎么办,怎么办啊!杨杨不见了……”

痛哭失声的陈虹根本没办法把话说全,还是于父把电话接过,程恩妮她们才明白具体经过。

于杨因为工作繁忙,跟家里的电话联系不算多,但只要于杨没有出差每周都会固定有两次联系,但自从于杨到程恩妮这边出差后,联系就少了。

断断续续的,偶到打电话回来,可也根本说不上几句话。

当时陈虹和于父也没太放在心上,于杨那个工作性质,随时可能有家长需要招待,夜里可能也有学生家长打电话来问情况,他忙是正常的。

这不眼看着要过年了,于杨也没有打电话回来说在哪里过年,于父和陈虹一推算,他们几个合伙人轮班,今年该轮到于杨了,就决定去找于杨过年。

本来早就应该去的,但应该老家一点事耽误了,他们夫妻也没在自己家里,所以中间一段时间是跟于杨完全没有联系的。

好不容易到了于杨的城市,还是联系不上人,陈虹和于父本来挺生气的,自己打车到了于杨住的地方,才知道于杨已经离开半个来月了。

他们找到了于杨的合伙人,才知道于杨自从出程恩妮那里出差后,中间就回了他们学校一次,又匆匆离开了,他们也不知道于杨去了哪里。

陈虹没办法了,才赶紧打电话给程恩妮,谁知道程恩妮也一直没接上电话。

“干爸,对不起,我跟谢衍出门了,你们先别急,我和谢衍想想办法。”程恩妮心里也吓了一跳,上辈子没出现过这样的问题啊。

一时间程恩妮也有些神思不属。

谢茂衍拍了拍程恩妮的肩膀,接过电话同于父说了几声才挂掉电话,“我现在去安排,咱们分头行动,你去接干妈他们过来,我去趟南边。”

南边?程恩妮抓住谢茂衍的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于杨之前跟我说过程欢联系了他,他打算去找程欢谈一谈,对不起,我以为于杨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就没有告诉你。”谢茂衍不希望程恩妮为于杨的事情费心,才没有跟程恩妮讲。

程恩妮生不起气来,而且就算要生气,也应该是生于杨的气,他在程欢身上吃的亏还不算多吗?怎么还往程欢那里扑呢?

而且于杨已经成年了,大学都毕业了,有自己面对问题和处理风险的能力,怪不上任何人。

“不关你的事,是于杨太蠢了,咱们先解决问题吧。”程恩妮揉了揉太阳穴,打起精神准备跟谢茂衍一起出门。

大过年的,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实在是遭心得很。

好在过年航空公司也不放假,程恩妮和谢茂衍赶到机场后,都顺利地买到了机票。

“我到时候带着干妈和干妈去找你汇合。”让她带着人在家里等消息,有点难熬,程恩妮打算直接带人去找谢茂衍。

谢茂衍其实也不放心程恩妮,闻言点了点头。

上机前程恩妮打了个电话,让陈虹和于父赶往她抵达的机场,他们坐车得三个多小时,她过去也只要两个小时的时间。

正好中间的时间程恩妮可以提前买票准备。

中转了再中转后,程恩妮领着陈虹夫妻落地温暖的南方城市,因为不知道谢茂衍人在哪里,落地后程恩妮直接带着他们到了市中心,入住跟谢茂衍约定好的酒店。

不管找没找到人,谢茂衍会到酒店里跟好汇合。

“恩妮,杨杨不会出什么事吧!”陈虹担心极了,整个人看起来憔悴得不行,如果不是心里念着于杨,不见到人松不了那根弦,程恩妮真怕她倒下。

程恩妮回握着陈虹的手,“没事,干妈,你和干爸先休息,我去外头买点东西,你们得好好的,得留着精神教训于杨。”

“让你干爸去买,你在这里呆着,哪也别去。”陈虹现在已经有些阴谋论了,对这块地方的印象都不好起来,担心程恩妮也会跟于杨一样一去不复返,死活不让她出去。

就是于父,陈虹也一再叮嘱,让他就在旁边买些吃的用的上来就行。

本来想去联系谢茂衍的程恩妮只能就此作罢,先留下来安抚陈虹的情绪。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