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小心谢令君

另一边,谢令君看着枯坐在椅子上的于杨,微微勾唇一笑。

“你说你,坚持不肯联系程恩妮,她还不是来找你了。”谢令君只看了于杨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你说你们只有兄妹之情,这是不信的。”

于杨现在的状态并不好,整个人瘦脱了相,胡子拉茬,头发油腻邋遢,谢令君把他关起来,能给他吃喝,保证活命就不错了,卫生根本没法讲。

甚至连吃喝,也仅在维持生命的基础上。

然而同样是瘦脱相,比之谢令君萎靡的状态,于杨精神看上去要好许多,自打知道眼前人精神有问题后,他基本上就不理会对方。

随便谢令君说什么,他都是沉默以对。

程恩妮一行和父母抵达的消息,于杨一早就知道了,说实话,他心里其实是很矛盾的,一方面知道他们来找他非常高兴,另一方面又不希望他们为了他涉险。

现在听到谢令君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于杨惯例是不理的。

“知道你失踪,程恩妮可是第一时间赶到,也不知道谢茂衍出事,她会不会这么着急。”谢令君依然自顾自地说话。

于杨摇了摇头,谢令君这人大概是极度缺爱的,好像完全不能理解,这世界上除了情侣之爱,还有父母、兄妹、朋友种种感情。

他和程恩妮自小一起长大,又是干亲,程恩妮紧张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和程恩妮与谢茂衍间的感情是完全不一样的,根本不能用来对比。

“我觉得你特别可怜。”于杨突然开口。

大概是他开口得太过突然,谢令君好久没有反应过来,他又扭头看向于杨,神色阴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上去有些可怖。

看了很久后,谢令君收回目光,“我想,现在是受制于人的人,更可怜一些,你觉得他们能救你出去吗?”

于杨沉默了一会,突然笑起来,“救不出去又怎么样,至少这世上,有人愿意为我涉险,有人在意着我这一条小命,愿意为它努力。”

空旷的室内突然安静下来。

于杨又道,“如果换做是你,大概盼着你死的人有,全心全意想救你性命的人没有吧。”

这句话后,是死一般的寂静,藏在暗处的人,下意识地连呼吸都放轻了。

谢令君沉默了很久,才笑起来,“你说得很对。”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在意他,他也不在意任何人,不!他还是有在意的人的,谢茂衍。

想到这里,谢令君又摇了摇头,先背叛的人有什么可在意的,他应该去死!

原以为有人能和他一起,永远地呆在黑暗里,结果谢茂衍却选择了的救赎,留下他一个人面对黑暗。

他是被抛弃的人。

谢令君突然站起来,“看好他,别让他死了。”

说完,谢令君转身离开,然而人才走到大门口,就被刺目的灯光逼退,十来辆汽车陆续停到别墅前,车灯直直地照向他。

“谢茂衍?”谢令君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人。

然而并不是,下车的人是林秀禾,她疾步冲上前来,“我女儿呢!我女儿呢!”

谢令君只是站在那里,林秀禾刚冲到进前,就被谢令君雇佣的打手一脚踹开。

“你的女儿,是谁?”谢令君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真诚发问。

林秀禾腹痛难忍,又着急程欢的情况,急道,“我的女儿是程欢,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你这个魔鬼!”

几个孩子里,林秀禾跟程欢的感情无疑最深,程嘉宝虽然是个儿子,是以后的依靠,但现在毕竟年龄太小,只是个拖累,所以林秀禾把他送了人养。

现在程欢失踪,林秀禾自然是急得不行,因为程欢有远见会投资,林秀禾现在的金主也很看重程欢,得知程欢不见,立马派人帮林秀禾找人。

这一找直接就找到谢令君住的地方来,且十分笃定人就被关在了这里。

也不是他们有多厉害,谢令君的住处谢茂衍一行早就确定了,只是他们灯下黑,没有预料到谢令君会直接把人关在自己的住处,又被谢令君故意放出的消息误导了而已。

“我是魔鬼?”谢令君反问,混然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确实挺像魔鬼的,甚至比魔鬼更加地可怕。

他也就是这么一问而忆,听到林秀禾喊程欢的名字,他就想了起来,只悠悠地道,“你那个白痴女儿已经不在这里了。”

林秀禾哪里肯信,挥手就让人往里头冲。

“拦住她们。”谢令君道。

然而谢令君手里的人手大多用在牵制谢茂衍那边,留在别墅的人并不多,除了两个保护他安全的,别墅里只有一个看管于杨的人。

三个人的武力值倒是都挺强,但双拳难敌四手,林秀禾带过来的人多,居然被他们闯了进去。

“于杨!”林秀禾捂着肚子,冲进别墅就看到了被绑在椅子上的于杨,然后立马惊喜地冲过去,“欢欢呢,你知不知道欢欢在哪里!”

提起程欢,于杨脸上闪过愤恨的表情,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谢令君先开了口,“你女儿把他绑了交给我,你觉得他会告诉你,你女儿在哪里吗?”

林秀禾愣了愣,看了看被人保护住的谢令君,又看了看于杨,摇了摇头,“不可能,欢欢一直喜欢于杨,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要是程恩妮在这里,肯定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上辈子程欢能在于家有难之时,卷了于家的钱抛弃于杨,这辈子程欢因爱生恨,为了钱绑了于杨,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杨杨,阿姨求求你,告诉阿姨,欢欢在哪里,她是不是跟你一样,被这个魔鬼关了起来!”林秀禾哀求地看向于杨。

于杨摇了摇头,“我被程欢送到这里来后,就再没见过她。”

这是实话,不过于杨也有疑惑,程欢似乎很得谢令君的重用,怎么现在林秀禾这样情绪激动地跑来找人?

程欢失踪了吗?

“你不要骗阿姨,杨杨,你不能说谎,你告诉阿姨,阿姨也救你出去。”话是这样说,林秀禾却一点也没有替于杨松绑的意思。

林秀禾不肯相信,但很快她带来的人回报,别墅里里外外都找过了,没有程欢的人影。

“我说过,你那个白痴女儿已经不在这里了。”谢令君又强调了一遍。

这时候,林秀禾不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了,在谢令君嘴逼问不出什么,她只能再想别的办法找人。

至于于杨,林秀禾看也没看一眼,直接扬长而去。

“谢先生?”被林秀禾带着人大肆闹了一场,谢令君身边人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但他们没有办法拦着,谢令君的身体不好,不能有任何万一,保护谢令君为重。

现在谢令君的安全没有问题,那他们能做的就很多了。

谢令君看了眼刚刚上车的林秀禾,笑了笑“我们要多做善事积阴德,不用太多,让她失去现在拥有的,就可以了。”

看着他用最慈悲语气,说着最残忍的话,于杨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论起可怜来,你也不遑多让,把他转移吧。”谢令君看了于杨一眼,转身出门。

于杨苦笑一声,打从林秀禾进来起,他就没有指望过林秀禾能救他,现在林秀禾扬长而去,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身后的人动作粗暴,直接劈晕了于杨后,随便拿刀割断绳索,也不管是否会割伤于杨,然后把人扔进别墅后的面包车里。

……

“事情有变化,我们留在谢令君住处的人,发现今天嫂子的那个继母过去那里闹了,应该是发现程欢不见了。”在行动之前,蒋猛很快带来了新的消息。

而且最重要的是,“手下的人听到他们上车前的对话,似乎于先生就在那处别墅里。”

谢茂衍看着谢令君狡兔三窟的几个坐标,在别墅那块点了点,“跟我们预料的没错,谢令君一开始放出来的就是假消息。”

“那现在怎么办?”蓝思恬抬头看向谢茂衍。

蓝思恬以前跟谢令君的关系是还不错,但知道谢令君做的那引起事后,蓝思恬就对谢令君这个人再没有好感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心机深重的人。

想到什么,蓝思恬问,“阿衍,谢家那边,不会给你什么阻力吧。”

上次就是谢老爷子和谢老大上门相逼,谢茂衍才把谢令君放走的,那这一次,没道理他们继续坐视不理。

谢茂衍为了程恩妮,会遵纪守法,但谢令君可不一定。

“他们不会来的。”谢茂衍并不把谢家人放在心上,上次他本来就打算放了谢令君的,只不过谢家那两位刚好赶上而已。

这次他把谢老大多年不育的消息传回去,谢老爷子和谢老大怕是再也不会管谢令君。

自从知道谢令君的一些作为后,谢茂衍将他起疑心的事情重新都查了一遍,其中就包括了谢老大一直没有再生孩子这事。

所有人都以为谢老大是为了谢令君才不生别的孩子,可只有谢茂衍知道,谢家人的尿性,孩子从来只有越多越好的份,尤其是谢老大失去谢氏的掌握之后。

孩子多生一个,就意味着分到手里的股份能再多一点。

单看谢老大那么频繁地换女伴就知道了,调查结果出来后,一切都在预料当中,谢老大不能生,果然是谢令君搞的鬼。

谢令君早早就买通谢老大常去医院的医生,这个医生还是谢老大曾经的同学好友。

他们找机会给谢老大做了结扎手术,以谢老大的自负,生不出孩子从来都是女人的事,他从来没有想着去医院检查过生育方面的问题。

知道这事后,谢家那边还能再管谢令君才是奇了怪了。

谢家人的薄凉,就是这样直接,哪怕谢令君是谢老大这辈子唯一的后代。

“他这也太狠了吧。”蓝思恬满眼的不可思议。

大家明明一起长大,一起学习,怎么谢令君会变成那个样子?

“这些不全是谢令君的错。”程恩妮坐在一边,难得地替谢令君说了一句话。

谢令君的悲剧,是谢家造成的,谢家现在的悲剧,则是自己造成的,由上至下,上梁不正下梁歪。

歹竹当然也有出好笋的时候,像谢敏君的生母,像谢敏君。

“哎!”蓝思恬叹了口气,他算是知道,小时候,为什么家里人总不让他跟谢家人玩,虽然那时候谢令君,外表看上去,是个懂礼貌学习好的孩子,后来是家里人看实在拦不住,才没有再拦。

“于杨应该已经被转移了。”谢茂衍点了点图纸,心里思考着可能的转移方向。

谢令君这个人,已经不是个正常人,他的想法,实在是太难以推测,照以往的他做事的行迹来看,他把于杨带在身边可能性最大。

“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于先生会很危险。”蒋猛的人还有一半再找程欢,“我先把人手全部调回来,程欢那里先不管。”

反正有林秀禾的人在找,他们可以先放松一下,按照他们先前调查的来看,刀程欢那里应该没什么威胁了才是。

“不行。”谢茂衍摆手,“要在林秀禾之前找到程欢。”

万一程欢还有一丝理智呢?哪怕她不能把自己的经历诉诸于口,但要是想害一个人,有一万种办法,程欢肯定会想方设法来害程恩妮。

谢茂衍不允许有任何危险元素出现在程恩妮的身边。

说他自私也好,说他残忍也罢,在谢茂衍的心里,谁的安全都比不上程恩妮的,哪怕是他自己的都是。

蒋猛看着谢茂衍,见谢茂衍目光坚定,他点了点头,“好!”

行动要迅速,蒋猛他们已经布置了几天,等他们这里谈完,研究好行动方面,下面就飞快地行动起来,谢茂衍这时候也要出门了。

“在家里等着我,我会带着于杨回来的。”谢茂衍轻轻拍了拍程恩妮的肩膀。

程恩妮点头,“你要小心谢令君,我始终都觉得,他的目标只是你一个人。”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