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争产

大少为谢总做了那么多,为了让谢总完全掌握谢氏铺了那么多的路,但谢总呢!他就为了这样一个女人,不顾多年情谊,无情无义是谢总才对!”

“都是这个女人的错,如果不是她,大家都能好好的,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这个女人就是害人精,扫把星!”

“打吧,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谢总的下落。”

说完,谢宏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死活不再开口,无论蒋宏怎么打,都没有用。

被打的时候,谢宏一双眼睛紧盯着程恩妮,眼里的凶狠半点也没收。

然而程恩妮并不惧怕,只是静静地回视着。

蓝思恬开始还忍着,现下是一点也忍不住,恨不得掐死谢宏才好,“你敢说谢令君对谢茂衍做的那些事你不知道?你还敢说谢令君是对谢茂衍好!谢令君他就是个疯子!他想把谢茂衍也变成疯子!”

谢宏不说话了,被打得口吐血沫也不说话。

上头的事,他没资格说什么,反正他只知道,自从程恩妮出现起,事情就往不可控的地方发展了,本来好好的两个人,都变了。

因为程恩妮,谢令君变得更加疯狂。

也因为程恩妮,谢茂衍一点也不念旧情,对他们赶尽杀绝。

“算了,把人打死也没用,把人交给他们吧。”蒋猛拦住蓝思恬,但他说这话的时候,自己还给谢宏补了两脚。

法治社会,打死人是要坐牢的,没必要为了这么个小人,赔上自己。

何况自有人会收拾谢宏。

阿玲哥哥这才上前来,笑嘻嘻地让手下人把谢宏带走,“我们会照顾好‘宏哥’的,你们放心就是。”

昨天的事,多亏了阿玲哥哥带人帮忙,如果不是他们,于杨不可能那么快找到,蒋猛乐意做这个顺手人情。

“兄弟,这事盯着的人多,拿到你们要的,人别弄死直接送公安局就行,你们最近,也低调一点。”蒋猛低声说了一句就退开了。

阿玲哥哥深深地看了蒋猛一眼,突然笑了,爽快地道,“行,兄弟承你的情。”

这话里暗示颇多,阿玲哥哥很上道,立马就懂了,谢宏怎么处理,他心里也有了数,只要有命在,送公安,这个容易得很。

……

再回去,路上平安了不少。

回到蒋猛家里,程恩妮只坐了一小会儿,就起身去了医院,看到陈虹她们都挺好的,于杨恢复得也不错后,程恩妮打算回江省。

“我要回家去等他。”程恩妮坚持道。

谢茂衍绝对不会出事的,他们的婚礼还在筹备中,他们的新房还没有完全装修完,他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他不可能会丢下她一个人的。

程恩妮要走,但有件事还需要她做,作为谢茂衍的妻子,谢家的儿媳妇,她需要去认领谢令君的尸体。

“让我看看他。”蒋猛的意思,是让程恩妮过去走一趟程序就好,但程恩妮坚持要看看尸体。

这本也是流程之一,工作人员带着程恩妮进去。

停尸间里特别阴冷,程恩妮看着谢令君被拉出来,然后工作人员当着她们的面把拉链拉开,里头的人确实是谢令君无疑。

“尸检结果出来的吗?”程恩妮仔细看了两眼,然后才让工作人员把袋子封上。

结果自然是已经出来的,不然不会让家属来认领,谢令君是自杀,已经确认,

“谢令君以前有没有跟你聊起过身后事。”程恩妮看完报告,没有什么特殊的,转过头问蓝思恬。

蓝思恬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程恩妮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我们怎么会聊这个话题……”

都是正当年的人,聊什么也不会聊这个啊。

程恩妮默了默,时人多半都是喜欢入土为安的,谢令君会不会这样想,程恩妮不知道,但她不想。

不过活人实在不必拿死人撒气,程恩妮想了想,让蓝思恬先联系谢家。

如果有人来安排谢令君的后事,她就不去当那个坏人。

可惜蓝思恬联系谢家那边,谢家对此的态度居然是置之不理,倒是谢老爷子有想法来处理这事,但谢老大不同意,他老人家也来不了。

“那就把他火化了,随便找个能扔的地方扔了,扔了吧。”程恩妮平淡地道。

“……”蓝思恬。

蒋猛点头,“我去安排。”

程恩妮最后看了眼那个黑色的袋子,然后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蓝思恬愣了一会,忙跑去追。

虽然谢令君作恶多端,但蓝思恬还是觉得,人死了就算了,还是让他入土为安才好。

“你把他葬哪里?”程恩妮问。

蓝思恬一愣,然后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谢家祖坟啊!”

“那你去安排。”程恩妮没有什么所谓,直接道,这下换蓝思恬茫然了,他去办?他要怎么办?谢家能同意?

看在以前兄弟一场的份上,蓝思恬赶紧又联系了谢家,但谢老大根本就不同意,直言自己就当没有谢令君这个儿子,竟然是压根就不打算认他,更别说把人葬进祖坟。

甚至谢老大还扬言,早已经把谢令君从族谱上移了出去。

蓝思恬没有办法,准备自己掏钱,给谢令君安葬到公墓里去,他想去找蒋猛商量,结果蒋猛干脆直接抛下不管了。

蒋猛只是谢茂衍的朋友,跟谢令君认识,但也仅只是认识而已,蓝思恬要管就让他管,他还得继续找谢茂衍。

“这边要麻烦你继续帮我找,我回江省等他,顺便打理他手头的产业。”程恩妮沉静得仿佛不是一个人。

蒋猛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他同样也不相信谢茂衍会出事,闻言点头,“放心,没有确切消息前,我是不会放弃的。”

这个确切消息是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

程恩妮苦涩地笑笑,拿出一张银行卡,压根不容蒋猛拒绝,“找人需要费时间还要费精力,你是谢衍的兄弟,但你手下不是,拿着吧。”

蒋猛犹豫再三后,还是收下了。

程恩妮很快买了机票回到江省,彻底将南边的事情抛下。

在回去前,程恩妮给人在国外的谢敏君打了电话,让谢敏君回国,在谢敏君回国之前,程恩妮已经开始准备谢氏股权移交过户的诸多事情。

比谢敏君来得更快的,是谢家闻风而动的其他人。

“程小姐,我们谈一谈。”程恩妮回到江省的第三天,堵她的人从谢茂衍的侄儿侄女,换成了谢茂衍的哥哥嫂嫂。

程恩妮漠然地看了他们一眼,“公司的事,谢衍一早就交给了律师处理,你们有任何问题,可以去找律师。”

谢三和谢三嫂拦住程恩妮的去路,谢三嫂端着笑脸,“弟妹,我们是有一万分的诚心的,希望你能跟我们好好谈谈,放心,我们不会让你吃亏。”

这两位直接堵在家门口,衣着打扮都优于常人,神情和言辞都十分恳切,旁边路过的人总是会忍不住多看这边几眼。

“恩妮,需要帮忙吗?”陈建设过完年就回学校这边来了,正好从家里带了不少土特产过来,分了大半给程恩妮这里,一过来就赶上这样的情况,当即拦到了程恩妮的面前。

程恩妮笑着摇头,“不用。”

然后她走出来,目光直视着谢三和谢三嫂,“不必喊得这样亲热,我不需要你们的任何好处,任何问题,请找律师。”

说完,程恩妮拉着陈建设进了门,不等谢三夫妻跟进来,就直接把大门给关上了。

被关在大门外的谢三夫妻,“……”

陈建设把东西放到桌上,目光四下一转,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甚至都顾不得问门外的人是谁,“你们过年没有家吗?”

程恩妮闻言看了眼客厅落了灰的家具,默了默,“过年有些事出门了。”

看出程恩妮兴致不高,陈建设也没好细问,把东西放下后,便先离开了,门外谢三夫妻还在,陈建设出门的时候,他们原想挤进去,却被程恩妮身边的大狗给吓退了。

谢敏君回来得很快,她应该已经知道谢令君身死,以及谢茂衍失踪的消息,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憔悴,看到程恩妮的瞬间,眼睛立马就红了。

“别哭,你小舅会平安回来的。”至于谢令君,程恩妮懒得安慰。

谢敏君点头,拼命忍住眼泪,她一回来,谢茂衍很早前就安排好的事,立马有律师负责操作起来,资产庞大的谢氏,将完整地交到谢敏君的手里。

而谢家其他人,除了原本的股份,什么也得不到。

有意见的谢家人很多,每天上窜下跳各种闹腾,尤其是谢令君那一辈的男丁跳得最厉害。

他们认为他们才是谢家正经的继承人,谢敏君虽然姓谢,实际却是魏家人,能分她一些谢氏的股份,已经算是谢家仁至义尽了。

为此,他们请律师打官司,在谢家的工厂里找事……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除了找程恩妮的麻烦,也没少去骚扰谢敏君,还搬出谢老爷子去压谢敏君。

但谢敏君是谢茂衍一手教养长大的,以前她乖巧听话,是因为她并不需要做个独当一面的大人,现在谢茂衍不在,谢敏君仿佛变了一个人。

谢家人挑的那些事,都被她挡在了外头,她怎么做的,程恩妮没管,谢氏交到了谢敏君的手里,她接下来,只需要负责自己的事业,还有独属于谢茂衍的事业。

谢茂衍公司的事,她不懂,可以先请专业的信托机构经理人来主持工作,她可以慢慢学,国内没有专业的,那就去国外请。

“茂衍的公司,你不能一个人把着,茂衍是没了,咱们爸还在呢!”这段时间谢家人总是出现,程恩妮心情好的时候就见一见,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把人关在了门外。

今天谢老大带着谢老爷子过来,程恩妮还以为他们是来问谢令君的事情,没料到主意居然打到了谢茂衍留下的公司上头。

程恩妮听了都气笑了,生在谢家,长在谢家,真的是再悲哀不过的一件事情。

“谢衍好好地活着,什么叫他没了。”程恩妮冷冷地看着说话的谢老大,目带嘲讽。

谢老大看程恩妮的目光满是同情,“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更不要为了独占老小留下的公司,就假装他还在,遗产不是你一个人的!”

谢氏那边谢茂衍做了万全的准备,谢敏君也不是好惹的性子,再者谢敏君多少也算半个谢家人,她继承谢氏也不算亏,但谢茂衍的公司程恩妮拿着算怎么回事。

再是夫妻,那也是外姓人,以后程恩妮肯定还会再结婚的。

所以这只金鸡,还是留在谢家吧。

要知道,谢茂衍的公司特别能赚钱,别看谢氏庞大,但产业繁多,赚钱的有,不赚钱的更多。

“不知道您想怎么分?”程恩妮懒得跟他辩解,直接问道。

谢老大还以为程恩妮是怕了,他来之前已经询问过了,遗产这东西,他们做为兄弟的,在谢茂衍有妻子的情况下,分不到什么,但谢老爷子还在呢。

“自然是我爸占一部分,再分一点给你。”谢老大理所当然地道。

反正到了他爸手里的,最后也会落到他的手里,谢家其他人不是都笑他没后吗?他手里握着钱,难道还怕侄儿们不孝顺,再说他这个年纪,积极诊治,说不定还有当父亲的机会。

程恩妮听了笑了笑,这话说得,谢老爷子占一部分,她分一点。

“想从我手上拿走谢衍的东西,没门。”程恩妮不愿意跟他们多说,直接按内线请保安送客。

谢老大气了个半死,扬言要去告程恩妮。

但没等他请好律师去告程恩妮,谢家其他人就把他给拦住了,开玩笑,程恩妮那是能惹的吗?谢敏君护着呢,他要是敢去告,谢敏君就敢让他们的孩子在集团呆不下去,更能让他们一分钱拿不到。

谢老大没有后辈无所谓,他们不能无所谓啊!

关键是程恩妮也不能惹啊,谢茂衍手底下那批得用的人,现在可都只听程恩妮的,要是程恩妮真调转枪头来搞他们,他们都得玩完。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