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二十四章 亲兄弟明算账

学校食堂一餐饭也就两毛,实在想吃肉,去教职工窗口打菜,一荤一素也就四五毛的样子,八毛吃一顿饭,实在是太贵了。

但八毛钱对张娇娇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她是家里的独生女,虽然爷爷奶奶那边有点重男轻女吧,但也并不过分,而且她父母很疼爱她,外公家也对她极好。

“行,我先定一个月的,我明天拿钱给你。”看着程恩妮脸上明朗的笑容,张娇娇眼里的同情褪去大半。

程恩妮点头,“行,你要订饭的话,今天先尝尝饭和菜吧,我给你拨点,这一大盆我吃不完。”

学校食堂的米饭是真难吃,张娇娇每次都只吃得下一点点,闻言立马把饭盒盖上的饭倒回讲台上要送回食堂的蒸饭盆里。

程恩妮把米饭分了大半给张娇娇,顺便给她介绍,“你要喜欢吃这种泡着菜汤的,我堂婶那里有搪瓷饭盒,贴上你的名字就行,你要是喜欢吃饭菜分开的,你得自己准备个饭盒。”

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小,好多同学竖起耳朵听着呢,八毛钱是很贵,但也不是所有同学都吃不起,好几个家就在县城的男同学对程恩妮的饭盒十分感兴趣。

三两饭女同学吃不下,男同学吃不饱,一般铲饭的时候女同学都会只要一半或者三分之二,多余的分给男同学。

要是食堂的饭好吃,那是正好,可饭是真难吃,男同学们往往是下课前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牛,饭打到饭盆里后,只能勉强吃下一半,剩下的倒掉,然后下午两节课没上完,就饿了。

几个男同学你推我我推你,最终推出了个代表出来,“程恩妮,我们能不能先定一天试试看。”

人家刚刚都明说了,一订就是一周,男同学有些不太好意思,怕程恩妮多想,立马补充道,“如果好吃我们肯定会继续订。”

要是不好吃,他们也不好意思往家里开口要那么多钱不是。

“嗯……”程恩妮状似为难地皱眉,就是男同学提着心,觉得这个要求会不会太过分的时候,程恩妮点了点头,“行,那你们是在我这里登记交钱,还是放学跟我回去看看再订。”

已经提了那么过分的要求的,那就直接交钱吧,男同学立马掏出自己的那份钱来,“不用不用,我相信你。”

程恩妮把钱接过来,拿出一本新本子,头也不抬,“什么名字。”

“杨新宇。”男同学下意识回答,脑子里突然抽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后头的人给推开了。

本来问的人只有六个,听说可以先只订一天,立马就有几个有点意动的同学来报了名,他们就订一天,打个牙祭也行。

登记了十个名字,收了八块钱,至于饭盒,他们都用程恩妮这种就行,程恩妮才放下笔开始吃饭。

“这些人真是,也不知道等你吃完饭了再来。”张娇娇一直没吃,等着程恩妮呢。

程恩妮冲她笑笑,两人埋头大快朵颐起来。

“真好吃!”张娇娇吃第一口,眼睛就亮了起来。

因为张娇娇的妈妈在铁路上工作,她爸工作又忙,张娇娇从小到大经常吃食堂,上学自己做菜,也就能把菜做熟而已。

客运站食堂大锅菜口味也就那样,她妈偶尔露一手的手艺还没食堂好吃呢,猛地吃到胡水英经过程恩妮指点的菜,差别真是天上地下。

最出差对比最明显的居然是米饭。

学校的饭吃起来得小心翼翼,冷不防就被石头子给崩了牙,但程恩妮分给她的米饭不用。

完全可以放心大口地吃,米饭颗粒饱满,微微弹牙,不干也不硬,还浸泡的肉汤,不用就菜都能吃光。

女孩子的友谊经常来得莫名其妙,发展得也十分快,一顿饭的工夫,张娇娇就把程恩妮当做了好朋友,还郑重地送了程恩妮一个带花朵的发圈。

“……”程恩妮,不是很懂你们这些少女的友谊,但程恩妮还是把头发上的发圈给换了下来。

果然她一换,张娇娇就更高兴了,只要下课就跑到程恩妮这里来,不是喊她一起去上厕所,就是跟程恩妮分享她私藏的明星画报。

放学程恩妮回到家里,面对的就是胡水英和程建波有些忐忑的脸,胡水英最为紧张。

“怎么样?”胡水英紧张地看向程恩妮。

程恩妮也没让她紧张忐忑太久,放下书包就把登记好名字的本子和钱都交给了胡水英,“明天加我的,一共十二个盒饭,这里是十个盒饭的钱,还有一个包月,明天给钱。”

“诶,成!”胡水英高兴地点头,立马把东西接过来。

看着本子上程恩妮写下的名字,胡水英眉眼弯弯,明天十个,说不定后天就有二十个啦,她不怕累,就怕没活干。

高兴完,胡水英把早上的钱拿出来,要交给程恩妮。

把钱账全交给胡水英肯定不行,信任这种事情,说句实在话,程恩妮有时候连自己都不信。

何况她们这是做生意,亲兄弟明算账,最好搞清楚,大家心里都能痛快。

程恩妮回屋拿了她买锅碗瓢盆记账的本子,把收入记上,“昨天建波叔从家里拉过来的菜……”

“这个不用记,都是自家菜园子里的,不用。”胡水英立马道。

可惜程恩妮很坚持,胡水英只能看着程恩妮把东西拉来的东西都记在了账上,包括今天程建波回来想法子弄来的菜,程恩妮也都记着了。

别看今天收了总共有五十多块钱,但账面上还是负债状态呢,而且做吃的都是小本生意,赚大钱需要时间,不过怎么也比种地强。

“咱们账每天一记,一个月结一次,成不成?”程恩妮记完,抬头看向胡水英。

见胡水英点头,程恩妮继续道,“堂婶,你要是花了钱添置什么,或者是小零头什么的,别不好意思记,咱们账目清明,才能把生意做得长久。”

“生意归生意,亲戚归亲戚,不混做一谈。”

胡水英看向程建波,程建波点了点头,看程恩妮的目光惊讶中带了些佩服,换做是他,可做不到程恩妮这一步。

“恩妮说得对,做生意就应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