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二十七章 不欢而散

大概记忆都是会骗人的,在程恩妮的印象里,于杨一直都是那个温润的少年,哪怕后来再遇见时,于杨已经满身沧桑,但他在程恩妮眼里,一直没有变过。

但回到青春期才发现,现在的于杨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少年,少年人的思维,非黑即白,不认同的便都是错的,他有自己的思想,但条条框框过分规矩。

“我没有这样想你,你能变坚强勇敢我很高兴。”于杨愣了愣,见程恩妮脸上表情不好,立马解释,“可你现在是个学生,应该以学习为主,你做现在这些,终归是不好的。”

头一回,于杨觉得自己特别不会说话,“我也没怪你的意思,我就是担心你,你小打小闹没什么,但学校一旦知道,你很可能被开除你知道吗?”

所以,“你趁早别干了,你堂叔堂婶也是,明知道你是学生,还拉你下水,你现在跟我去找老师承认错误,还有得挽回,相信我。”

说完,于杨伸手去拉程恩妮,却被程恩妮避开了。

“我没有错,于杨。”程恩妮站在那里没动,“我没偷没抢,问心无愧,不需要跟任何人承认错误,但你说得也没错,我会想办法找学校解决这件事,还是谢谢你的关心。”

于杨皱着眉头,沉默地看着程恩妮,似乎十分想不明白,为什么程恩妮如此油盐不进。

见他再没有别的话,程恩妮也没留下来同他多说,直接回了教室,两人不欢而散。

……

下午放学回到家,程恩妮就把程建波喊到了一边商量。

这事跟胡水英说没用,胡水英在妇女里头是挺厉害的,也有点做生意的小天分,但让她去跟学校领导交涉,恐怕不行。

说起来,程建波好几个初中同学都是当老师的,不过他们大多是在老家镇上的中学当老师,在县城的,混得最好的,就只有兼职守大门的那个老师。

县高中别的老师,程建波一概不认识,这就很有些为难了。

“咱们去找隋副校长。”程恩妮提了个人。

这个隋副校长是学校党支部纪检委员,也是副校长,主管教学、教研工作和党支部纪检工作。

当然,这些细节都是程恩妮最近了解到的,她只记得这位隋副校长跟另外一位主管总务、政教工作的校长极其不和。

而学校食堂就是那个主管总管、政教的副校长的亲戚。

上辈子这两个校长就因为食堂的事狠争过一回,不过最后却是河蚌相争,渔翁得利,最后食堂这块肥肉落到了一位主任手里。

程建波苦着脸,“这没头没脑地上门,也不好拉关系啊。”

说到底,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怵,这要是为了孩子的学习,硬着头皮也就去了,可这走后门跑关系的事儿,程建波心里怎么着都落不着底。

“这位隋副校长脾气很直,直接上门说事情就成。”程恩妮现在还在上学,还是学校的学生,她的身份不适合去,只能程建波去。

而且程恩妮也希望能把程建波培养出来,她现在年纪小,不像上辈子,正式开始事业时都二十好几,因为吃了太多苦,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大几岁。

上门去找人办事,肯定不会这样简单,但程建波毕竟是个大人,程恩妮也不好手把手地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被程恩妮用极信任的目光看着,程建波觉得压力特别大,头皮发麻,最后在程恩妮的目光里败下阵来,硬着头皮点下了头。

要上门去托关系,程建波也仔细做了番功课,隋副校长是外地人,当年分配到这里后,这在这里扎下了根,娶了本地的姑娘,今年刚接了丈母娘一起同住。

程建波再一打听,这丈母娘正好跟他外婆家是一个地方的,他仔细琢磨了琢磨,去市场买了好些水果,提着一颗心在周末上了隋校长的门。

隋副校长其实早就关注到了校门口多出来的卤凉菜摊子,还有程恩妮她们中间偷偷卖盒饭的事,也都知道。

事实上,程恩妮在学校卖饭的事,已经引起了食堂的注意,隋副校长估摸着,下周一老陈就得在例会上说这件事。

其实不管是校门口的卤凉菜摊子,还是程恩妮卖盒饭,对食堂真没那么大的影响,学校有初高中两部,学生基数可不小。

在程恩妮这里订饭的只是少数,大部分学生都是在食堂吃的。

而且食堂油水多,也不是在这一块,光是每天开学,食堂倒粮就能赚个盆满钵满。

隋副校长跟陈副校长不和是一回事,两人在工作方向上的理念向来不一致,但食堂方面,隋副校长真不是针对陈副校长,他就是单纯地对食堂的某些做为,十分地有意见。

但因为食堂给学校老师的供餐还算不错,很多老师都劝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什么就算换个人承包,未必能做得比现在好。

学校里的那摊子事,不提也罢。

隋副校长回家的时候,程建波跟他丈母娘聊得正投机,不过见到隋副校长本人,程建波脸上还有几分窘迫。

“这个事情我是要批评你们的,做生意,在学校外头做,学校不管,但你们让走通学校老师,让学生给你们卖饭,这个行为就很不对了。”隋副校长皱着眉头,并不像是很好说话的样子。

程建波摸了摸后脑勺,“盒饭这事,原本是不准备卖的,我侄女儿在贵校上高二,胃不好,在食堂一直吃不习惯,这不都住过来了,她婶就想给她做点饭吃,就没想到会有同学想买。”

这话肯定是托词了,不过这样说也合情理,程建波自己在脑子里构思设问了无数遍,仔细想了又想的答案。

说起食堂的饭菜,隋副校长叹了口气,不过,“你们这个还是不行,私人搞的小厨房,卫生标准都不好讲,学生要是吃出问题了怎么办?你们负得起责任吗?”

程建波立马拍着胸脯跟隋副校长保证,不管他什么时候去看,他们食堂保证都是干干净净的。

要知道程恩妮最看重的就是这个,每次都是格外叮嘱胡水英,一定要注意厨房卫生。

当然,胡水英也是个极好收拾爱卫生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