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三十五章 哪来的堂侄女

隔壁快餐店的动静,食堂也一直盯着呢,最近食堂黄老板脸色特别不好,天天沉着个脸,尤其是今天早上从仓库那排过来的时候,脸色更加难看。

要食堂的师傅们说啊,旁边开个小快餐店有什么,食堂什么时候缺过学生吃饭?也不知道老板愁个什么劲。

“昨天不是让你们买点新菜吗?怎么还是这些东西!”眼看着第四节课要下课了,看到隔壁老板推着板车从食堂过去,黄老板立马假意去路过了一下。

结果就在看到摆在窗边上,整整齐齐全冒尖的六盆菜,说句打心眼里的实话,不说其他,单看卖相,黄老板自己也更中意这小破快餐店的菜。

好在他也不是全无准备,事先就交待了食堂里的员工,多搞点花样出来,争取直接打压得对方没有生存的余地。

听到老板问话,厨子师傅立马把人往灶边领,“买了买了,都在锅里,炒土豆丝儿,放了红辣椒,您要不要尝尝味儿。”

黄老板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没打算试味,“怎么不炒点肉在里头。”

“……”负责采买的厨子师傅略有些惊奇地看了黄老板一眼,特别想问问他,脸呢!

食堂每天采买的钱都是有数的,就那么点儿钱,能买够要用的菜就够艰难的了,那么多学生吃饭呢。

现在老板让添菜,他们没办法,找送菜的挤了又挤挪了又挪,才弄来这几蛇皮袋土豆,还放肉?从他身上割也不够啊!

“这……您当时也没说,那明天我让大刘再送点肉来?就是到时候账上怕是不太好看。”厨子师傅为难地道。

黄老板脸色又难看了些,想了想,“你让大刘每天多送十块钱肉来。”

现在肉价一块二左右,十块钱的肉连十斤都不到,要知道学生每天买菜就餐的有好几百人,加这十斤肉能有什么用。

厨子师傅满脸愁苦,却又不能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他们这个黄老板可不是好说话的主,你要是老反驳他,他直接就能把你给开了。

人家说得好听是只看结果不问过程,其实就是把难题丢给底下的人去发愁去解决。

黄老板交待下去,看了眼厨房的情况,转身就要走了,他也该回家吃午饭了,走到一半扭过头看向厨子师傅,“加了肉的菜,每份涨一毛钱。”

“……”厨子师傅。

不提食堂的师傅们有多么犯愁,四节课下课铃一下,程恩妮就跟张娇娇往快餐店那边去了。

窗口边上,胡水英和二柱媳妇都穿着整个的蓝布大罩衫工作装,拿着大勺准备给学生们打菜呢。

定的盒饭也都拿出来摆好了,程恩妮和张娇娇就是来分发盒饭的。

盒饭有饭有菜,还有一个荷包蛋,快餐则是分开算钱,而且快餐不包米饭,得去食堂打饭。

学生们开学的时候都是交了粮和钱的,在食堂吃饭理所当然,你不吃学校也不会给你退。

“排队啊排队,想吃什么菜先看黑板想好,素菜一毛五,荤菜三毛八,荷包蛋一毛二一个,注意排队。”二柱媳妇嗓门比胡水英的亮,穿透力也强,这吆喝的活就归她喊了。

好些去食堂,没准备来这边的同学听到吆喝声,再看到已经排起来的队伍,忍不住脚下一转,排了过去。

也有不少跑过来后,发现价格比食堂贵的,掉头又去了食堂那边。

快餐店的菜比食堂都要贵一些,一个是程恩妮她们收拾得干净,损耗多,二个是他们用的油盐都是好的,油也用得足,不像食堂的,水水的看不到几滴油。

价格虽然不占优势,但卖相的口味却远胜食堂,再加上卤凉菜和早餐粉打下的好口碑,排队的人可不少。

胡水英她们在窗口打菜,来领盒饭的同学也都下课往程恩妮这里过来了。

昨天程恩妮就已经提前跟他们讲好了,下课直接过来就行,先来的懒得跑的可以直接坐在店里吃,有位置。

来晚的,就只能去操场或者回自个班上吃了。

杨新宇跑得最快,第一个领到自己的盒饭,找了个离程恩妮近的位置坐下,顺带替程恩妮和张娇娇占了两位置。

“老板,给我两个素的,他们怎么吃得不一样啊?”窗口大,里头的景象一览无余。

胡水英利落地给同学打了菜,笑着道,“他们吃的是盒饭,一个月起订的,八毛钱一份。”

打菜的同学飞快在心里算了笔账,然后摇了摇头,太贵了,他还是吃快餐吧。

也有不差钱的同学,问了情况后,直接就跟胡水英说要定接下来的盒饭,胡水英让他们吃完饭再来。

分完盒饭,程恩妮见胡水英两个忙得过来,赶紧过下来吃饭,吃完了,才去接过胡水英的位置,让她赶紧去吃饭。

“用不着你,也没几个人排队了,忙完了我再吃,你歇着就是。”胡水英没让程恩妮伸手。

其实胡水英一开始的意思是,干脆就让程恩妮以学生的身份来吃饭就行,担心程恩妮帮着干活,会让同学在背地里说她的小话。

为什么他们县城里个体户那么少,经济落后和以前私营经济被打击固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在大家眼里,小商小贩每天风里来雨里去,既不挣钱又没社会地位,未来还没个保障。

就跟旧时候下九流的行当一样,是被人看不起的。

这要不是胡水英自己来做,她也不知道这里头赚头这么大,当然就是个辛苦钱,但只要有钱赚,再辛苦她也乐意啊。

他们大人无所谓,但程恩妮还是个孩子呢,她在学校是要交朋友的,不好让她背上不好的名声。

程恩妮半点不在意名声这玩意,不过胡水英不让她帮忙,她也没上手抢,这会排队的已经没那么多了,干脆坐在那里收饭盆子。

“堂婶,我打菜。”程欢瞅着人少,又有几个人的时候,走到窗口这边来。

堂婶?胡水英一下就听愣了,他们家在城里的亲戚就程志强一家,县城里也就程恩妮这么一个堂侄女,眼前这姑娘是从哪里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