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二章 姐夫

休学的时候,程恩妮高二期末,暑假过后,马上就要进高三了。

最后一个学期,只要补足学费就能找学校通融拿到高中毕业证。

但林秀禾舍不得钱,死活不肯拿,把只有初中文凭的程恩妮打包交给亲戚,南下进厂。

不要指望一个从小因为父母关系恶劣,爷爷奶奶重男轻女,对她极尽忽视的女孩子能有多坚强勇敢,能为自己争取权益。

那时候的程恩妮胆小怯弱,自卑内向,处处只想着讨好人,只有任人摆布的份。

辍学本就让程恩妮万念俱灰,当然她也有努力争取过,她跟程志强哭求过,也去找过姚美华,但程志强不理会她,姚美华将她拒之门外。

两头无望,再看看家里和乐融融的一家三口,程恩妮只想逃离这个所谓的家,想着自己赚钱,自己供自己。

稀里糊涂跟林秀禾的亲戚上了南下的列车后,程恩妮的命运很长一段时间都握在了别人手里。

好在林秀禾只打着让她赚钱养家的主意,没想着把她卖到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去,林秀禾的娘家亲戚扣了程恩妮的身份证,把她送进了工厂上班。

三班倒,一天工作近二十个小时,厂里管吃住,不给生活费,工资由亲戚领,抽了自己那部分成以后,统统汇给了林秀禾。

程恩妮胆子小,又没有身份证,亲戚盯得紧,根本不知道往哪里去,只能一忍再忍。

和程恩妮命运截然相反的,是林秀禾带来的何大丫,后来改了姓名叫程宝珠,她是程恩妮的继姐。

程志强对程宝珠,可比对程恩妮这个亲女儿要亲,要重视得多。

供程宝珠上高中,上完高中没考上大学,又想方设法跑关系把程宝珠弄进一所录取分数低的中专,毕业包分配,捧上了铁饭碗。

……

程恩妮也不是没跑过,但每次抓回来都会被亲戚打,她被打怕了,老实留了下来,干了足足三年。

没有生活费,食堂伙食非常差,也就比潲水要好一点,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本来还能再发育的年纪,完全停止了发育。

个子矮小,头发发黄,整个人干瘪干瘪的,因为长时间站立工作,腰和肩颈都劳损得厉害,年纪轻轻落得一身病痛。

三年时间,足够教会程恩妮人心险恶,也学会在了夹缝里求生存,为自己打算以后。

她太老实了,林秀禾那亲戚自认她翻不出天来,放松了警惕后,程恩妮让那亲戚陪自己去医院看病。

去了两次那亲戚就烦了,给了身份证让程恩妮自己去,当然她也没完全放心,让人盯着程恩妮呢。

头回,程恩妮老实极了,自己看完病,老老实实回厂,交还了身份证,第二次,那亲戚就随她去了。

然后程恩妮就跑了,再也没有回去过。

跑了以后程恩妮也没有过上什么好日子,她没有学历,也不会什么生存技能,只会工厂流水线上不用脑子的工作。

就连去搞卫生,人家单位也更看重三十岁以上的劳动妇女,程恩妮只能先去做服务员,好在她别的各方面不达标,一张脸还是能看的。

狠吃了几年苦后,程恩妮才一点点在陌生的城市立足。

程恩妮摇了摇头,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这些往事了,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她一般不愿意去回想,所幸命运重启,一切还没有开始。

收拾了行李,把上个月才办的身份证收好,程恩妮砸了自己的存钱罐,数了数里头竟然有近两百块。

程恩妮有个在南边做小包工头的小叔,前几个赚了不少钱,每年过年都二十、五十地给他们这些小孩子零花钱。

虽然这些钱大多被姚美华收走,但程恩妮还是见缝插针地攒了一些。

把钱收好,程恩妮背起书包,拿上行李,就准备出门了。

不管老天爷怎么想的,既然让她重来一遭,她就绝不会再让自己走上辈子的老路。

林秀禾要再想像上辈子一样,通过程志强来操控她,程恩妮会让她后悔生而为人。

重生回来第一步,程恩妮打算先把高中文凭拿到再说其他。

大学程恩妮这辈子就不奢望了,她本来就是因为中专没考上才念的高中。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现在离大学扩招还远着呢,大专都难考,何况正经本科。

站在门口回望了眼她生活多年的所谓的家,程恩妮发现自己没有半点怀念和不舍的地方。

程志强是客运站的司机,姚美华是售票员,两口子工作都忙,她一出生就被送到外婆家养着,六岁时外婆重病,才被接回了家。

但那个时候,程志强和姚美华的感情就岌岌可危,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了。

“恩妮去哪里啊。”程恩妮一下楼,就有邻居问。

姚美华和程志强从昨天夜里开始吵,早上吵得更是厉害,邻居们明里暗里都在看热闹呢,背地里没少讲究这两人。

不过大家还是同情程恩妮的,看到她大包小包地出来,立马就有人来问。

程恩妮看向坐在一起摘菜的邻居,“我爸妈离婚了,我去学校住。”

说完,也不等邻居阿姨们再发问,程恩妮就拎着行李先走了。

这时候离婚其实是挺羞耻的一件事,不过姚美华和程志强都不在意,程恩妮也懒得替他们遮掩。

见程恩妮小小的一个姑娘,大包小包地艰难往外走,邻居们唏嘘不已,闹了这么些年,终于是离了,就是可怜了这孩子。

“恩妮,上车,我送你。”程恩妮才走在家属院门口,于杨骑着自行车拦到她面前。

没想到重生回来的第一天,程恩妮就遇到了自己的青梅竹马,程宝珠未来的丈夫。

家属楼一层两户,于杨家就在程恩妮家对面,程恩妮六岁时搬回家属院,一开始院里没有孩子带她玩,都是于杨被家长逼着领着她玩。

两人一起长大,感情慢慢变好,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

程恩妮在工厂上班时,其实求同事帮她给于杨寄过求救信,但那信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回音。

程恩妮没有想到,等她小有身家回到小县城时,于杨已经娶了程宝珠,成了她的名义上的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