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三十六章 嫉妒

程恩妮就站在屋里呢,见胡水英一头雾水,茫然向她求助的,而程欢站在窗外莫名可怜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上辈子程恩妮跟程欢打的交道不多,毕竟她那时候早跟程志强撕破脸了,跟林秀禾跟仇人也差不多,跟程欢也不可能姐妹情深。

程恩妮对程欢唯一的了解,就是上辈子程欢还是程宝珠的时候,跟于杨结婚,然后在于家危难之际,分割于家大半财产离了婚。

后来程欢似乎是走了她妈的老路,不过结果没有林秀禾好而已。

程恩妮是真不知道,程欢如今小小年纪,已经很得林秀禾的真传,这可怜小白花的模样,还真是怪惹人怜爱的。

“婶,这位是林秀禾的女儿,程欢。”程恩妮冲胡水英笑起来,给她介绍了一下程欢的身份。

嘿,她当是谁!胡水英翻了个大白眼儿,再看程欢时,心里莫名就有些不喜,这姑娘倒是挺自来熟的,亲戚也认得快,也不瞅瞅别人想不想认她。

“是你啊,要吃点什么,素菜一毛五,荤菜三毛八,荷包蛋一毛二一个。”胡水英也没应程欢,拿着大勺直接问程欢。

这反应有些出乎程欢的意料之外,她以为胡水英会很客气地接过她的饭盆,给她打满满的菜,然后非不让她掏钱呢。

亲戚不都是这样的么,她可是听程奶奶说了,这个三叔奶奶家的人都是穷大方的人来着。

程欢心里活动丰富,面上倒是没有表现出来,她赶紧掏出钱来,把钱递过去,“要两个素的。”

胡水英让程欢把钱丢到摆在旁边的饼干桶里,接过饭盆就给程欢打了菜,也没多打,给别人多少就给程欢多少。

程欢接过饭盆,脸上难掩失望的神色,不过她后面排队的已经在催了,她只能欲言又止地转身离开。

“她这是干嘛呀?”张娇娇一言难尽地收回目光,扭头问程恩妮。

整个客运站的人都知道,程欢她妈妈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狐狸精,程欢自己也应该心知肚明才是,稍微有些廉耻心的,在学校里就应该低调行事,老实做人。

可程欢呢,居然跑到程家亲戚这边来,亲亲热热地喊程恩妮的婶婶做婶婶。

她难道没有自己的婶婶?

程恩妮耸了耸肩,她也没法理解程欢脑子里的想法,挺让人费解的。

正说着话,班上刚吃完的男同学凑过来,“程恩妮,商量个事呗,你这店都开上了,人也雇了,咱这饭盆不用自己洗了吧。”

男同学嘻嘻哈哈的,犯懒,想把洗饭盒的活给躲过去。

胡水英觉得多洗几个饭盆也没什么,这不是有二柱媳妇帮工了么,她们俩也忙得过来。

何况平时这些学生洗的也就那么干净,消毒前她都要是洗一遍的,正要接话,程恩妮开口了。

程恩妮扫了说话的男同学一眼,“想得美!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洗明天没饭吃,当然,你要有钱一天买个新的送来,我没意见。”

“……”男同学。

杨新宇正好也刚吃完,看到同学被程恩妮噎着,不厚道地笑起来,笑完才勾住同学的脖子,“想什么美事呢,走,一起洗饭盆去。”

说完,杨新宇看到桌上程恩妮的饭盆,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顺手就是一捞,“你这里忙吧,我顺便。”

杨新宇看了看窗外的天,突然感觉天气有些热呢。

程恩妮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张娇娇眼睛一亮,眼疾手快地把自己的饭盆往杨新宇手里一塞,“班长,发扬发扬精神,再顺个便。”

“……”杨新宇。

杨新宇求救地看向身边的同学,同学撇嘴扫了眼他怀里的饭盆,想了想,默默地把自己的也放上去。

然后一溜烟跑了,边跑还边喊,“班长,重男轻女要不得。”

“混蛋,你站住!”杨新宇抱着四个饭盒追出去。

张娇娇站在程恩妮身边笑得前俯后仰,程恩妮也跟着笑,上辈子程志强和林秀禾结婚后,林秀禾生孩子前,她还是在学校上课的。

但因为家庭的原因,她特别自卑,在学校里都没有抬起头来走过路,别说跟同学们嘻嘻哈哈打闹了,就连多说两句话她都会紧张,自然也没有体会过同学间这样单纯的情谊。

一切从新来过,她虽然失去了积累的财富,但比起失去的,她好像拥有了更多。

把饭盒都收上来后,程恩妮才跟张娇娇去操场走了一圈,然后就回教室,准备上午自习。

张娇娇以前对学习都不怎么上心,反正她目标就是拿个高中毕业证,毕业后直接进客运站工作就行,他爸都给她找好教她算账的师傅了。

但跟程恩妮在一起后,被程恩妮感染,张娇娇对学习上心了许多,她成绩本来是中游,稍一努力,单元考很快就冲到了中上游,还别说,挺有成就感的。

两人讨论着数学课上的题目走到教室,还没来得及进去程恩妮就被程欢给喊住了。

程欢说有话要跟程恩妮聊。

不知道怎么的,张娇娇总觉得这个程欢有些不安好心,她眼睛一瞪,就要替程恩妮出头,被程恩妮给拉住了。

“你回去把题再算一下,如果咱们答案还是对不上,再一起去找老师问。”程恩妮知道张娇娇的性格,她把你当朋友,那就是掏心掏肺地你好。

这一个多星期以来,程恩妮冷眼看程欢行事,还真看出几分林秀禾的影子来,不管做什么事,目的性都很明确,也会用不同的手段,心性远没有普通同学那样单纯。

张娇娇是个炮仗性子,程恩妮怕她替自己出头,程欢记仇,暗地里使小手段还回来。

怕是不怕,但防不胜防,也挺恶习人的。

程恩妮又不是白眼狼,张娇娇对她好,她肯定也会护着张娇娇,何况她一个活了两辈子的人,还不至于让个小姑娘替她出头。

张娇娇鼓着眼睛,还想再说什么,程恩妮揉了揉她的脑袋,推她进教室,“乖,听话。”

张娇娇,“……”

程欢眼睁睁地看着,眼里闪过羡慕和一丝丝……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