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五十章 是你

好在今天天气好,又是大中午的,衣服干得很快,但等换上干透的衣服,也已经是近一个小时后了。

程恩妮领着人回来的时候,程欢没在,但她现在已经回来了,站在杨新宇他们那边,低垂着头没敢看程恩妮这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程恩妮他们换好衣物,杨新宇一行才跟打人的几人一起过来,来找人的那几位走得尤其着急。

“敏君,你没事吧,我怎么听说你落水了?”走在最前头的少年长相十分俊郎,但跟谢敏君的精致还是没法比。

他们兄妹说着话,程恩妮的目光落在程欢身上,程恩妮可没忘,刚刚程欢慌张跑过的身影。

这会程欢正缩在杨新宇和于杨的身后,半点不敢探出头来。

来找谢敏君的人是她堂兄,叫魏贤,跟在魏贤身边的是他的几个发小同学,他们来山里是来秋游的。

找好地方安营扎寨后,谢敏君想进山转转,魏贤他们想着就在附近转悠也出不了事,就同意了。

结果谢敏君这一走,就不见回来,等他们着急忙慌再找来时,人已经被程恩妮扛回来了。

“谢谢谢谢,太感谢你了!”魏贤是真打心眼里感谢程恩妮,谢敏君虽然是他堂妹,但一直养在京城谢家,是谢家的小公主。

这次谢敏君回来,也是跟着谢家长辈过来的,就呆个两三天,出门前他拍着胸脯说一定会照顾好妹妹,结果就照顾成这样。

要是没有程恩妮,谢敏君在山里出了事,谢家的怒火谁也承受不住,整个魏家就完了。

大恩大德一定要回报,魏紧嘴上道完谢,就掏皮夹准备拿钱,程恩妮看着他那被厚厚一沓大团结撑开的皮夹,莫名觉得有些辣眼睛。

“可别,就是举手之劳而已。”明明看着挺俊朗精神的小伙子,怎么脑回路这么异于常人呢,这种事要感谢,不应该事先提着礼上门,再塞钱的吗?

当然,程恩妮不是要对方上门送礼送钱的意思,就是觉得这小伙子看着精明,其实是个憨憨。

而且财不露白,这里也不止他们这点学生,来玩的成年人也是有几个的,这憨憨不怕招来坏人打劫吗?

谢敏君也瞪大了眼睛看自家堂哥,怎么就掏上钱了呢,她比程恩妮还快,飞快夺过魏贤手里的皮夹,“哥!你拿钱干什么,要谢咱们也应该是上门感谢才对。”

虽然程恩妮凶凶的,比她还小了几外月,但谢敏君可喜欢程恩妮了,想跟程恩妮做好朋友,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发自内心地想喊程恩妮“姐”来着。

魏贤把钱一掏,不就两清了,她还怎么接触程恩妮?

魏贤是真慌乱,他现在还没从谢敏君落水,差点被溺死的冲击中缓过来,闻言连连点点,“是是是,应该上门感谢,这才是对的。”

“魏子,你缓缓神,你妹没事了。”他的好友也看出他不对劲来,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你得问问,你妹妹怎么落水的。”

说完,怀疑的目光落到程恩妮身上。

怎么谢敏君一落水,正好就让这人给救了呢?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一些。

总算还有个清醒人,程恩妮也不怕他们心里有所怀疑,就怕在心里怀疑不说出来,正巧,她也想知道谢敏君到底是怎么落的水。

山里的小道虽然狭窄,但天没下雨,路又不滑,失足落水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你什么意思!”程恩妮没什么,张娇娇一点就炸了。

现在本来就是秋天了,水温本来就凉,这山里的溪水就更凉了,都能把骨头给冻透了,程恩妮辛苦救人,还救不出个好来了是吧!

谢敏君也赶紧站了出来,“这落水不关恩妮的事,恩妮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被别人推下去了。”

程恩妮眼尖地看到,于杨身后,程欢往里又缩了缩。

魏贤一听就怒了,谢敏君是谢魏两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居然有人不长眼想要害谢敏君。

谢敏君把当时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本来她随便逛逛就要回去的,但走到一半发现从小戴着的玉佩不见了,那是谢敏君过世母亲留给她的遗物,谢敏君立马回头去找。

所幸,玉佩确实是她闲逛的时候掉的,她回头找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捡到玉佩的女孩子。

对方当时还沉浸在捡到贵重物品的惊喜中,正捧在手心欣赏着,冷不防遇到了失主,第一反应当然就是不承认,还反问质问谢敏君凭什么说玉佩是她的。

然后两人就发生了争执,谢敏君就被推到水潭里去了,倒是玉佩被谢敏君抢过来死死拽着,先前换衣服的时候,已经挂回到了脖子上。

“怎么会有这么恬不知耻的人!敏君你还记得对方长什么样子吗?”魏贤气坏了,挥着拳头扬言一定要把那人找出来,狠狠给个教训。

魏家在本地不是一般人家,有钱有势,大海里捞条长脚的鱼是很难,但要在这小县城里找个人,对魏家来说还是容易的。

人群后,程欢再次缩了缩脖子,现在她后悔死了,她就不应该过分害怕担心后续的发展,躲在这里一直没有离开。

万一这个什么谢敏君看到她认出她了怎么办?

“记得,回去我就画出来!”谢敏君自己也气得厉害,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她可是把对方的长相记得死死的。

程恩妮现在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捡了谢敏君玉佩又拒绝还给谢敏君,还把谢敏君推落入水的人是程欢了。

明明挺有心机的一个人,没想到遇着事了居然这么蠢。

程恩妮再次看向程欢所在的方向……其实已经看不到人了,程欢缩着脖子,一点也不敢冒出头来,被于杨遮了个严实。

“找人的事晚点再说吧,咱们要不要先做饭,快饿死了都。”杨新宇看了眼手表,事情耽误到现在,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大家还什么东西都没吃呢。

魏贤他们找人也没吃东西,不打不相识,知道谢敏君落水的事跟程恩妮她们没关系后,大家商量着,干脆就一起野个炊得了。

大家散开准备做饭,结果于杨一脚踩到躲在他身后的程欢脚上,程欢痛得要命,却咬着牙不敢吱声。

但于杨意识到自己踩着人,已经飞快抬脚跳开,“对不起……”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