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五十六章 城府

程恩妮才问了谢敏君一句,就被程志强大力扯开,程志强一边拉着程恩妮,还一边腆着脸跟谢敏君赔礼。

“谢小姐啊,我有几句话要跟恩妮讲,劳烦你先等一等啊。”

再怎么说,程志强这么大的岁数,也是能当谢敏君长辈的人,这样低声下气,看得实在有些伤眼睛。

谢敏君心里万分看不上程志强,但看在程恩妮的面上,很好地克制住了心中所想,没有在脸上浮现,只是心里到底可惜。

再看向另一边和林秀禾和程欢,谢敏君撇开脸,眉头微皱,她恩妮姐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和家人。

“捐楼这件事,你一定要跟谢小姐好好聊一聊,这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说捐就捐!”程志强板着脸,同程恩妮交待。

如果不是了解程志强的品性,程恩妮真要以为程志强同她一样,觉得谢敏君和家人把这事太过小题大作。

但正因为程恩妮过分了解程志强,所以压根就没把他这话往心上去,只等着程志强接下来的话。

果然。

“她们如果真要谢你,也应该是谢爸爸把你养这么大,教育得这么好才对,好恩妮,你劝劝谢小姐啊,要真谢,家里的房子正好小了,你弟弟眼看着要出生了。”程志强飞快地换了副嘴脸。

真不知道程志强怎么有脸说出这样的话,程恩妮平静地看着程志强,要说教育,程恩妮能想得到的也只有,“教育我从小怎么打架吵架吗?”

程志强和姚美华对她这个女儿可是从来没有上心过,不然以她们这边同龄人入学的年纪,程恩妮现在早该高中毕业了才对。

上学不上心,日常教育更不可能有,要不是程恩妮由外婆带到六岁,为以后基本的做人礼仪打了个基础,程恩妮都不敢想像,自己由程志强夫妻带大,会长成什么样子。

当然,上辈子六岁后,程恩妮日常处于父母的贬低和辱骂中,人格和尊严几乎被摧毁,现在的性格,是外婆打下的底子,和后来程恩妮自己同自己抗争的结果。

“……”程志强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个不孝女!你怎么一点都不懂事,你……”

程恩妮看着程志强,“我要是不懂事,你这会大概已经成了杀人犯的继父了。”

程志强被程恩妮这话狠狠一憋,脸色都青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提起程欢,程志强是一肚子的火气,眉头皱紧了几分。

见他多了几分理智,程恩妮才开口,“你也别做什么挟恩图报的梦了,别忘了,程欢这会也是你写在户口本上的闺女,谢家只让程欢记过已经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了,真要逼人来真格的,你才高兴?”

见程志强还不以为然,程恩妮提醒他,“谢敏君是魏家人。”

他们本地没有特别显赫的谢姓人家,但魏姓却不得了,往上数三代,魏家可是在旧朝当过大官的人家。

就是现在,那也不得了,早些年人家是落魄过一阵,但现在子女孙辈都有出息,属于有权有势,轻易不能得罪的那种。

魏家是省城人,不过魏老教授当年下放,就是被放到程家老家所在的公社。

这里头故事很多,说起来不是一两句话能完。

总之,魏老教授后来被领导亲自请回去,魏家很快声名鹊起,商政两界人才备出,江省就没有不知道魏家的。

但程家跟魏老教授肯定是没有交集的,不然以程家人的性子,肯定要时常把老教授挂在嘴边,好彰显眼光是如何独到英明。

程志强也没问谢敏君是魏家人怎么姓谢,只懊恼推人入水的怎么是程欢,这要不是程欢,他就是魏家的座上宾了,也不至于现在提点小要求,都没法提。

见程志强脸色变得不好,尤其是看向林秀禾和程欢那边的时候,程恩妮松了口气。

还好,程志强有个致命的优点,就是还算要脸,不难缠。

就怕程志强抠门不说,还赖皮不要脸。

“爸,你等会记得带林秀禾去医院看看,她今天这一天,又是哭又是跪的,别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看着林秀禾母女情深,程欢不时看过来阴郁的眼神,程恩妮克制不住自己想使坏。

还是给这两人找点事做为好,省得事情一过,就想办法来给她添堵。

要是别的事情,程恩妮暗示得再浅显,程志强也未必听得进去,但事关自己的宝贝儿子,程志强秒懂程恩妮的意思:林秀禾看重程欢,重过他儿子。

这程志强怎么能忍。

看着程志强压抑着怒气去了林秀禾和程欢那边,程恩妮才松了口气,一转头,程恩妮就对上谢敏君微微有些复杂的目光。

“我不是故意要听的。”本来程志强把程恩妮拉远,就是不想谢敏君听到他们的谈话,但谢敏君好奇啊,挪啊挪就挪到近前来了。

看到程恩妮明显不信的目光,谢敏君垂下头,“好吧,我就是好奇。”

不过程恩妮真的跟她想像的不一样。

怎么说呢,就是她原以为,程恩妮是直爽大方又善良的性格,灿烂地活在阳光下,没有半点阴暗面的那种。

可看到程恩妮跟程志强的对话,谢敏君才知道,并不完全是这样,程恩妮心里有是有城府的,并不是任人欺负的主。

最让谢敏君惊讶的是,程恩妮并不为现实亲情的枷锁所捆绑,对程志强的态度并不像女儿对父亲的态度。

不过即便是这样,她也还是喜欢程恩妮,甚至更喜欢这样接地气的程恩妮一些。

“我还总怕你被那个程欢欺负呢。”谢敏君挽上程恩妮的手臂,粘粘糊糊的,好在张娇娇这会还在上课,不然一准把谢敏君扒拉下来。

程恩妮好笑,“现在不担心了?”

谢敏君摇头,一点也不担心了,程欢只会耍阴的,弄些捻酸呷醋的小心机,本就落了下乘,就程欢那点段位,程恩妮只是懒得跟她计较而已,不然哪有她蹦跶的份。

至于给学校捐楼的事,谢敏君让程恩妮放心,她小舅本来就有意向做些事,不是捐给程恩妮学校,也会捐到别的地方去。

知道不是特意为自己,程恩妮才放下心来,但也有些为谢家的大手笔咋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