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五十七章 家人的关心

虽然谢敏君跟程恩妮说,给学校捐楼这事,程恩妮只是个契机,但谢令君在跟学校谈细节的时候,则是直接跟校领导说,谢氏这次捐楼给学校,完全是因为程恩妮救了谢敏君。

虽然有上面的拨款,但学校的财政一直紧张,义务教育普及越来越广,学生越来越多,校舍根本就不够用,校领导一直在申请相关款项,可上面一次没给准信。

谢氏这次捐楼,算是解了学校的燃眉之急。

对于程恩妮,校领导自然也很重视,学校还特意开会研究了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全校通报表彰,以及开展全校学习这此事中,程恩妮已经没有了少年时期的虚荣心,只觉得格外尴尬,都委婉地拒绝了。

好名声是把双刃剑,一件普通的好人好事,倾注了过多的目光和掌声后,很容易会让人和事都变了味道。

程恩妮觉得自己并不需要一个见义勇为的身份,或者说枷锁背在自己身上。

这要是普通的学生,普通的好人好事,学校安排也就安排了,牵扯到谢家,校领导决定还是尊重程恩妮的意见,只能从别的地主想办法。

表彰的事情先放到一边,程欢的检讨却不能拖延,到了课间操时间,程欢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上台,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深刻的检讨。

本来程欢的检讨书写得很简单,避重就轻,只简单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没有把当时的事情写得很详细,但程欢没有想到,她的检讨书根本就没有念出来的机会。

上台前一刻,谢敏君收了她的检讨书,重新拿了一份给她。

新的检讨书详细地写了野炊当天发生的事情,从捡了玉佩起,把程欢每一步的行为进行了深刻的心理剖析,然后再反省检讨。

在念到“我深以自己的贪婪和恶毒感到羞耻”时,程欢赤红的眼睛里流出大颗的眼泪,砸在手里的检讨书上。

“这不是程欢自己写的吧。”张娇娇跟程恩妮站在班级列队里,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程恩妮点头,这肯定不能是程欢自己写的,对程欢来说,这跟把自己剥光了站在人前没什么两样。

再看前头跟校领导站在一起的谢敏君,程恩妮失笑摇头,不用想,这检讨书肯定跟谢敏君有关系。

因为事情描述得过份详细,哪怕台上程欢哭成了泪人儿,同学们也没有几个同情她的。

大家只觉得程欢刷新了大家的底线,起了贪心就不说了,把人推下水后,不想着救人,居然偷偷逃跑,想到这样的人是她们的同学,大家都替程欢觉得羞耻。

等程欢检讨完,校领导上台总结这次事情,指名道姓地批评了程欢,并让大家引以为戒。

这等于又是一个重击,重重的击溃了程欢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她站在班级前列,承受着老师和同学各色目光,脸色苍白得摇摇欲坠。

最后,程欢还是晕了过去,虽然她的行为再令人不耻,但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晕倒,学校也不可能不管她,班主任立马喊了别的老师同学一起,把程欢送到了县人民医院。

“真是便宜她了!”谢敏君不相信程欢真的晕倒,就程欢那样的心理素质,把人推落水潭,跑了后还能溜回去在旁边听动静,那就不是一般人。

这样的人,能两句批评就晕?肯定是装的。

不过人都已经去医院了,谢敏君对今天的结果还算满意,就没有再去追究,她现在关注的是程恩妮,“恩妮,你不接受我表哥提出的赠礼就算了,为什么不接受学校的表彰?”

给学校捐楼是顺势而为,程恩妮这个恩人肯定要单独感谢,谢令君了解了程恩妮的情况后,有提出替她买下现在租的房子。

结果程恩妮当时就拒绝了。

说实话,心动是肯定有心动的,现在这时候商品房少,买房不容易,房价看似便宜,但参考现在的工资水平,其实贵得厉害。

再心动,这房子程恩妮也不会收,她还是习惯手上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得来的,而不是以这样极没有安全感的方式。

“学校现在在替我争取高考加分,这个比较实在。”程恩妮冲谢敏君挤了挤眼睛,悄声道。

以谢家的大手笔,程恩妮觉得争取到的机会很大,就是不知道具体加多少分,但哪怕只有五分,有时候也是很关键的。

说不定因为这个加分,她就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呢。

听到程恩妮说起高考加分,谢敏君兴致勃勃地邀请程恩妮报考京市的学校,最好是考到她所在的大学,当她的师妹。

“你在哪个学校?”张娇娇侧身问。

谢敏君随意地道,“京大呀。”

“……”程恩妮,张娇娇。

打扰了,再见。

虽然程恩妮救人这事没有张扬,但那天同去野炊的同学有好几个,渐渐学校里还是有了程恩妮英勇救人的传说,胡水英也从打菜的学生那里知道了这事。

“你胆子怎么就这么大呢!那么深的水潭也敢跳!”正好跟胡水英说这事的同学,对程恩妮她们野炊的那块挺熟的,还跟胡水英仔细描绘了那水潭的高度和深度。

胡水英当时就惊出了一身毛汗,只是在学校里忍着没说,一回家就训起程恩妮来。

“这是没事还好,这要是有个万一,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怎么办!”胡水英想想都觉得后怕,恨不得打几下程恩妮,让她长长记忆才好。

落了水的人哪有什么理智可言,不管不顾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把下水救人的人一起拉下去的事情可只多不少。

“以后遇着这种事,你要找人,别傻傻往前冲,你一个小姑娘,不用那么能干,要学会自己爱自己。”胡水英看着程恩妮,又是骄傲又是心疼。

尤其是知道这事是程志强的后来女闹出来的,就更心疼程恩妮了,凭什么别人闯的祸,要程恩妮来收拾呢?

事情发生到现在,也没见林秀禾领着那程欢上门来道个谢,维护维护感情,真是不知道做人。

“我以后一定以自己为重。”程恩妮心里暖暖的,她就爱听这样的训,“当时情况紧急,不允许我返回去找人,我会游泳,也没多想,就直接跳下去了。”

人命关天,当时哪还有心思想别的。

“我不是怪你不该救人,救人是好事,但下次遇到事,你还是得学会先顾着自己,知道不?”胡水英看着程恩妮,真是恨不得这姑娘是自己家的才好。

说句亏心的话,谢敏君要真有个万一,胡水英也会心疼唏嘘小姑娘小小年纪丢了性命,但不会悲伤难过,但要是程恩妮出个万一,那就是失去亲人的剐心之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