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五十九章 打坏主意

程欢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她不明白,她不过是做错的一件事而已,为什么所有人都这样针对她,连改过的机会都不给她。

如果不是程恩妮多管闲事……

程欢猛地甩了甩头,忍着腹中的饥饿,抹着眼泪大步出了家属院,大概是感觉到楼上有目光看着自己,程欢一边走,还一边仰头往楼上看。

“还看什么看,赶紧回来吃饭。”陈虹对自己这个儿子也是无耐,耳提面命让他离程家这个拖油瓶远一点,他就是不听,总觉得人家可怜。

先前陈虹也觉得程欢可怜,程志强可不是什么好继父,对亲生女儿也就那样,还能对程欢好。

不过可怜归可怜,陈虹却不喜欢程欢。

程欢看上去是文文静静的一个小姑娘,见人有些怯,可嘴巴还算甜,但眼珠子过于灵活,话里有话,虽然在长辈面前掩饰着,但流露出来的算计,还是让人心生不喜。

而且林秀禾一过门,就把程恩妮逼去了学校,陈虹对她们母女就更没有好感了。

于杨觉得他妈的态度不对,“妈,你是不是对程欢有意见,她其实挺可怜的。”

“我能对她有什么意见,我一个大人,犯得着跟她一个孩子见识。”陈虹白了他一眼,给他挟了筷子菜。

陈虹跟于父对视一眼,才又道,“杨杨,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程欢这姑娘品性不好,她做了什么事,你当时可就在现场,你难道不知道性质有多恶劣?这可不是一般的小偷小摸。”

于杨没有办法反驳他妈的话,张了张嘴,完全不知道从哪里替程欢解释起。

“杨杨,恩妮好长一阵没回家属院,最近怎么也没听你念叨恩妮了?”于父不希望家里因为无端的人闹不快乐,把话题转了开来。

说起程恩妮来,于杨脸上带了笑,“她现在挺好的,人比以前开朗了许多,结交了新的朋友,听说学习也一直在进步。”

就是,好像不怎么需要他这个哥哥在身边开导了。

以前的小哭包好像一夜间就长大了,变得陌生了起来,当然,于杨还是为程恩妮的改变感到高兴的,这些都是好的变化。

说起程恩妮,陈虹脸上也多了笑容,她一直就很喜欢程恩妮,虽然以前程恩妮内向,但真的是个简单又惹人疼的小姑娘。

饭桌上的气氛好了起来,于杨也把程欢抛到了脑后,同情是有点同情,但也不可能一直在心里惦记着,毕竟程欢就是个普通邻居而已。

……

程欢独自一人回了学校,她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进校门前,还拐到胡水英那里听了下壁角。

不过她也听不到什么,周末三叔奶带着铜锁到了县城,还有二柱媳妇的孩子,再加上慢慢反应多了起来的等娣,院子里还是很热闹的。

程欢站了一会,听不到什么,才低头转身,悄摸着回学校去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程恩妮和谢敏君就在前头街对面看着她。

“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你这个继姐,你看她现在,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谢敏君直摇头,说起来,她也挺佩服程欢的,这人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这种时候了,不见了她们躲得远远的,居然还有胆子跑去听程恩妮的壁角。

“随她吧,不过是瞎折腾而已。”程恩妮挑了挑眉,上辈子这个时候,程欢还在乡镇上的中学念书呢,两人也没有交集。

不过程欢都这个年纪了,品性是早就定了的,只不过上辈子两人没怎么碰上而已。

“要不要再给她一点教训?”谢敏君兴致勃勃地看着程恩妮。

心里已经琢磨起来,要怎么让程欢好好长长记性。

程恩妮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你最近很闲,什么人都值得你花心思?”

“……”谢敏君,她是很闲没错,但莫名觉得这时候不能点头,而且程恩妮这样说话的时候,真的好像她小舅和外公,搞得她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两人没再聊程欢的事,在程恩妮这里吃过午饭后,谢敏君就被谢令君接走了。

这一走,人就不见了,约好了周二再来也没来,直到半个月后,程恩妮收到从京城的来信,才知道谢敏君外公身体不好,她提前回京了。

“回去了挺好的。”张娇娇是最高兴的,这样就没人跟她抢程恩妮啦。

虽然谢敏君在的时候,程恩妮也没有冷落过她,但谢敏君只要一来就霸着程恩妮,她心里就酸酸的。

不过当时是酸,但现在谢敏君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心里莫名还有点舍不得。

随信来的,还有一个包裹,是谢敏君从京城给程恩妮和张娇娇寄过来的礼物。

“诶,她怎么还惦记着我啊,我对她态度也不好……”张娇娇拿着漂亮的头花和笔记本,心里怪不好意思的,她一心盼着谢敏君走,结果人家走了还惦记着她。

程恩妮笑着拍拍她低下去的脑袋,“你们俩半斤八两,在一起的时候态度都不怎么样,但我看你们闹得还挺开心的,”

张娇娇撅起嘴不说话了,嗔了程恩妮一眼,隔了好一会才道,“那我给她写封信,谢谢她,顺便骂骂她,走也不说一声。”

“好。”程恩妮也是要给谢敏君回信的,她没什么可送给谢敏君的,估计谢敏君也不需要,程恩妮准备弄点吃的给谢敏君邮过去,现在天冷了,东西做了也能放。

江省这边水多,有江有大湖,隔壁县城更是以渔为生,许多人家都有一到两口池塘。

经常会有老人去河里网了鱼,挑着箩筐在街上卖鱼,有新鲜的河鱼,也有捞了回家摘干净用柴火焙香的小鱼仔。

程恩妮才有做吃的的想法,放学回家就遇到胡水英在家门口,跟着旁边的街坊邻居在挑鱼。

她们挑的都是新鲜的鲫鱼,都是刚从河里捞上来的,炖鲫鱼汤又香又补。

卖鱼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他旁边符筐里还有一大布兜的火焙小鱼仔,不过没什么人问津,大家都觉得这东西费油又没几两鱼,不爱买。

“都摘干净的,一点都不苦,拿红辣椒炒炒就特别香,下饭。”老爷爷家境看上去并不十分好,赔着笑脸,正积极地向大家推销着他的火焙小鱼仔。

程恩妮弯腰拿起一把闻了闻,是香的,又抠开腹部看了看,确实掐得很干净,试了试咸淡,微微咸,不过正合程恩妮的需要。

就像老爷爷说的,这鱼下饭,程恩妮打算除了给谢敏君寄,还准备给快餐店添个菜,用量多,直接把老爷爷这鱼给包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