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六十一章 爸,我能回家吗

程花自己冥顽不灵,程恩妮她们就是再着急操心也没有办法,干脆把程花的事先放到一边,程恩妮先忙活起来。

看到程恩妮开始炒腌制了几天的剁辣椒,还有灶台上备着的豆豉,萝卜干和小鱼仔这些,胡水英就知道程恩妮是打算炒下饭酱菜了。

“正好前两天你叔奶送了酱豆和猫鱼过来,要不也灌个两瓶?”说起来,这些东西都是乡下常见的,没有哪家人家不会做的,区别就是这家好吃些,那家味道差一点而已,根本没人稀罕。

胡水英一直觉得,有钱人才不吃这些东西呢,穷人才想方设法给饭桌上添菜,没想到谢敏君在家里吃了两顿饭,最喜欢的就是家里的那些坛子菜和酱菜。

林蚕蚕抹了把鼻尖上的汗水,“行,猫鱼我等会热些油淋上去,能保存得久一些,酱豆炒了再装瓶。”

别看现在天气冷了,但在灶边忙活,还是这样持续性地站在灶边,温度还是很高的。

胡水英帮着程恩妮忙活,程花就在外头和吃完饭过来的二柱媳妇一起收拾明天要用的菜。

先前胡水英已经找二柱媳妇问过情况了,知道二柱媳妇把程花赶走的事也没生气。

站在二柱媳妇的立场来讲,真没什么可生气的,程花明明看见了她,也没敢进门,更不表明自己的身份,那被赶走,不是理所应当的么。

跟老板谈过,放下心结后,二柱媳妇也想好好跟程花交流,但实在是太难了,程花从来不主动跟她说话,就算她问,程花也只吱唔着应两声。

到现在,二柱媳妇已经放弃了打好关系的打算,默默干好自己的事就成,反正她冷眼瞅着,程花也不咋招小程老板的喜欢。

等程花和二柱媳妇把晚上要做的准备工作做好,程恩妮那里也炒得差不多了,胡水英端了一盆剁辣椒小鱼仔过来给她们尝味儿。

白净的菜碗里,红通通的剁辣椒和小鱼仔浸在澄清泛红的豆油里,只瞅了一眼,口水紧跟着就控制不住在口腔肆虐。

二柱媳妇嗜辣,在程恩妮做了也有这么久,已经试菜试成习惯了,立马挟了一筷子,入鼻就是夹着辣味的豆油香,入口即是剁辣椒的辣,紧跟着是豆豉的鲜香,最后才是微有嚼劲的小鱼仔,各味口味在口腔里爆开,没有任何一样喧宾夺主,只有恰到好处的融合。

辣,是真辣!程恩妮不光用了剁辣椒,还加了新鲜的朝天椒进去,但越是辣越是停不下来,二柱媳妇飞快地又夹了一筷子,以辣止辣。

尝完小鱼仔后,还有剁辣椒萝卜干和腊八豆,这两样都没有小鱼仔那么辣,相比较而言,更适合下粥下饭夹馒头,不像小鱼仔,既能当零食,又能下饭。

看到跟着程建波遛弯回来的等娣辣得直哈气,还忍不住要缠着胡水英给她喂小鱼,程恩妮就知道是成功了。

凉好装瓶密封好后,把几个瓶子里三层外三层,裹了卫生纸裹棉花后,程恩妮直接就寄出去了。

剩下的拿到快餐店里,给早上吃粉面的老师和同学当小菜吃。

快餐店的小菜向来好吃,基本粉还没卖完,小菜盆先光了,但程恩妮也没想到腊八豆和小鱼干会那样受欢迎,甚至有老师跟胡水英提出要单独买回家去。

就这点东西,哪好意思卖钱呀,胡水英没卖,大方地拿碗送了小半碗给那老师,压根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程恩妮现在很少去快餐店帮忙了,马上要期末了,她把心思更多地放在了学习上。

程志强那边不知道谢敏君已经回京城去了,又来学校找了趟程恩妮,知道谢敏君走了后,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准备一些东西给小谢带回去!”程志强一脸的懊悔,程恩妮才多大,他怎么完全把这事抛下不管了呢,他应该自己多盯着一些的。

听到程志强自来熟的称呼,程恩妮没有力气跟他瞎扯,“你找我还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程志强被程恩妮问得一愣,脸上划过些许不自在,“恩妮,爸问你点事。”

上下两辈子,这大概是程恩妮头一次听到程志强语气放低且柔和。

“你问。”程志强愿意好好说话,程恩妮也不想跟他吵架。

没想到程志强脸还是一如即往地大,他居然打听胡水英现在一天能挣多少钱,胡水英会做的那些东西,程恩妮会不会做。

如果平时没有注意得到,程志强要求程恩妮注意胡水英一天的流水,每天的进货量,顺便记得偷师胡水英的手艺。

“你问这些干什么?”其实不用问程恩妮也猜得到,多半是林秀禾怂恿程志强来问的。

程志强虽然要面子,但他抠啊,要是林秀禾打着程恩妮搞明白这些,自己出来做生意给家里挣钱的主意,程志强肯定会心动。

可惜程志强并不想告诉程恩妮理由,“叫你盯着就盯着,别问那么多为什么。”

说完,为了让程恩妮老实办事,程志强头一回主动地从兜里掏了十块钱塞给了程恩妮。

“我会看着些的。”盯着就盯着呗,程恩妮收下钱,反正她资质愚钝,盯也盯不明白。

程恩妮和程志强就在操场上说着话,程欢座位现在调到了窗户边,扭头就能看到,看到程志强同程恩妮说完话要走,程欢立马往楼下跑。

她已经两个星期没能回家了,倒是回了外婆家一趟。

但小县城就这么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回去不光没被当成客人对待,反而被舅妈一顿冷嘲热讽,甚至都不让表兄弟妹跟她一起玩,跟她拽什么近墨者黑。

她想回家。

“爸。”程欢追上程志强,轻轻地又委屈地喊了一声,见程志强停下来,程欢心里微喜,“爸,我,我周末能回家吗?我想我妈了,还有弟弟。”

程欢这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小县城里传得飞快,当然,程志强也没指望这事能瞒住,毕竟家属院那么多孩子在这里上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