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六十七章 病倒

姚美华又来闹过两回,但一个男人若是铁了心要离开,女人无论怎么挽留都是没有用的,多少哀求,也不过是把尊严放在地上任人踩踏而已。

听到姚美华去厂区那边闹,林秀禾觉得这是她这阵子听到了最好的消息,心里长久压着的那口郁气,总算是吐出来了一些。

不过她倒也没敢太过得意,程家两个老的还在家里住着呢,为了能让程欢回家住着,林秀禾这阵子在公婆面前没少做低伏小。

好在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她再忍这两个老不死的一段时间,很快就能把他们都赶到乡下去了。

因为挽回不得,连续在外头冻了许多天,姚美华直接病倒了,人光是受冻感冒,精神状态好,病也好得快,但姚美华这次病得格外厉害,都住到医院去了。

姚娜也不知道听了谁的指使,来找程恩妮,让程恩妮去医院里照顾姚美华。

程恩妮自然是直接拒绝的,让她去照顾姚美华,也不知道到时候是姚美华刁难她,还是她气死姚美华。

“照顾就免了,你可以去告诉姚美华,她那个情郎跟林秀禾是小学同学。”程恩妮目光直视着姚娜。

不知道为什么,自打林秀禾和程志强离婚起,姚娜就觉得程恩妮变了很多。

每次站在程恩妮面前跟她讲话,姚娜都觉得自己有些气短,那些炫耀变得幼稚且毫无用处,每回说话,她只能用高声来压制那些气短。

现在程恩妮就是定定地看着她,她就有些说不出话来,明明当女儿的去照顾亲妈是应该的,但她就是讲不出来,最后最愤愤地回了医院。

到了医院自然要跟姚美华狠狠地告程恩妮一状,姚美华开始听着也生气,听等到姚娜转告程恩妮的话后,姚美华的眼神就变了。

“姑姑,你要赶紧好起来好好管教管教恩妮,她眼里是越来越没有姑姑你了。”姚娜语带撒娇,万分怀念当年程恩妮见着她就唯唯诺诺,一心讨好的模样。

姚美华只听进去了前一句,她肯定会要好起来的,不好起来,她怎么去修理林秀禾跟何建辉这一对狗男女。

至于程恩妮,姚美华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儿,但要她承认自己的失败是不可能的。

反省的念头刚在心里升起来,就被姚美华压了下去,然后把造成眼前这一切的原因,怪到了程家和程志强头上。

如果不是因为程志强一家重男轻女,她跟程恩妮的母女关系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对于程恩妮同父母的关系,胡水英已经不再多劝了,她算是看明白了,程志强和胡水英就不像是当爹做妈的,也怪不得程恩妮对他们那个态度。

“马上要过年了,你要不跟婶子回去过年吧。”胡水英看着程恩妮,都觉得她辛苦。

别看程恩妮不需要跟着她们洗菜穿串,但每天程恩妮要负责炖汤底,早上天不亮就起床背书跑步,白天要顾着厂区那边的生意,晚上回来要看书写学习到深夜。

家长不都是这样,孩子不上进心急,孩子太上进担心。

胡水英经常劝程恩妮松松弦,都放寒假了,没必要把自己逼得那样紧,还有一年半才高考呢,不着急的。

但程恩妮太自律了,哪怕只放松了一会儿,也会默默地把时间补起来。

本来程恩妮是没有想法考大学的,只不过是想着努力一把,不让自己遗憾而已,但感觉到学习的乐趣,成绩进步带来的成就感后,程恩妮心里有了新的想法。

再加上期末老师对她成绩的肯定,程恩妮觉得,可以试着拼一拼。

如果能够考上大学,晚几年再开始生意也不迟,学习虽然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但如果能顺利地升学,不是更好。

至于过年,程恩妮不打算给胡水英添麻烦,她打算回程家,给林秀禾添堵。

农历二十八那天,张娇娇终于从沪市疯玩了一圈回来,到家都没好好歇着,就往程恩妮这里跑。

“恩妮,我们一定要读书出去,外面的世界真的太大太不一样了。”张娇娇夸张地跟程恩妮讲着自己的见闻。

高耸入云的大厦,金色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明明是同样年纪的同龄人,别人一口英语说得特别溜,可她连开口都不敢。

当时张娇娇觉得很羞耻,但现在说起来,却是满满的动力。

程恩妮笑着听张娇娇说,虽然她上辈子早就见识过,但适时还是会给出一些惊叹的反应,让张娇娇高兴,“那我再盯你写作业背英语课文的时候,不许叫苦了。”

“好吧。”张娇娇泄了气,不过还是点下了头。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没出去看过世界的人,是永远不知道自己所处的一方天地有多小的。

程恩妮让张娇娇带的东西,张娇娇都带回来了,胡水英收到程恩妮送的口红的时候,都惊呆了。

她这一辈子,也就结婚的时候,拿红纸染过一回唇,那个味道就别提了,不过嘴唇红艳艳的是好看。

口红这东西,她以前只见姚美华拿出来用过,到县城来倒是见了不少,尤其是在厂区这边摆摊后。

年轻的女职工们吃完,掏出那根小管子,在嘴上抹一层,抿一抿,就漂漂亮亮地去上班或约会了。

“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哪里好意思用这个。”胡水英不好意思极了,但还是别别扭扭地收下了。

白天不好当着小辈的面涂,晚上洗完澡后,没忍住涂给了程建波看,然后第二天悄悄地抿上一点点出门。

“叔外婆好看。”等娣起床没一会,就被胡水英抱到了厨房灶膛口烤火,小家伙左右看了看胡水英,没头没脑地夸了这么一句。

程恩妮在洗脸,闻言探头过来一看,就见胡水英脸颊飞红,唇色也红润润的,当然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胡水英眼里的神采动人。

“可能是涂了点口红,气色看起来好。”胡水英不好意思地道。

程恩妮本来想打趣的,转眼才想起来,如今她还小呢,不是上辈子那个年纪,有些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她笑着道,“难怪,我也觉得婶你今天特别好看。”

“……”胡水英,这一个个地,感觉都在笑她,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二十九,程恩妮收了摊子,胡水英夫妻带着程花回乡下过年,程恩妮还住在家里,只准备年三十回客运站家属院吃个午饭。

没想到年三十这天,林秀禾干了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