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六十八章 算计

年三十,到处都是一片热闹和乐的气氛,客运站里除了少少的几趟班线还在跑,大部分职工都休假在家过年。

程志强本来年三十要出车的,不过林秀禾撒了个娇,他跟同事换了上午的班上,准备陪林秀禾过她嫁过来的头一个年。

交接班回来,程志强在家属院门口碰到了回来过年的程恩妮,父女俩见面,也没打什么招呼,就默默地走到一起,回家去。

看到程恩妮,程志强就想到程恩妮不听他的话,没有好好跟谢家人打交道,想到错失的房子车子,程志强还是隐隐感觉到心痛。

不过程恩妮的期末成绩还是很给程志强长脸的,所以程志强对程恩妮的态度还算不错,甚至提出让她晚上直接睡在家里,在客厅支张床,跟程欢挤一挤。

“毕竟是过年,你不在家住也不像个样子。”程志强道。

程恩妮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不习惯跟别人睡。”

这其实算不是什么理由,一般长辈肯定会觉得,难得过年,忍一晚上就是了,但程志强这个人,在某些方面缺根劲,他并没有觉得程恩妮说得有什么不对。

想到程恩妮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睡,程志强没有强求。

家里还是太小了,现在老老小小住着,确实有些挤不开,想到这里,程志强又忍不住怨念起来,“你要是把握住机会,咱们家现在说不定都换上大房子了。”

程恩妮瞅了程志强一眼,只当没听见他说话。

本来程志强还要再说些什么,结果走到楼下就听到林秀禾在尖叫,他赶紧三步并做两步冲上楼,程恩妮脚步顿了顿,缓步跟上去。

等程恩妮走到楼上时,程志强已经抱着林秀禾往楼下走了,旁边还有几个邻居护着,虽然程恩妮往旁边让了让,但还是被着急下楼的人撞到了枪上。

现在程志强满心满眼只有林秀禾和他儿子,压根没注意到程恩妮就在旁边。

程欢紧跟在他们后面,程恩妮驻足看了一眼,继续往楼上走,程家大门洞开着,屋里屋外一个温度,程恩妮进去,就看到程爷爷和程奶奶站在厅里愣神。

见到程恩妮进来,程奶奶第一时间奔过来,拉住程恩妮的手,“我没有要害她,恩妮,我没有要害她。”

虽然程奶奶说得没头没脑,但程恩妮还是听明白了,她看了眼厨房门口的狼藉,拉着程奶奶到沙发坐下,“不着急,你慢慢说。”

听完程奶奶的哭诉,程恩妮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那调性别的药是真的管用,我认识的好几个老姐妹都买了,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药,居然就这样被她给打翻了!”过了最初的心慌,程奶奶现在更多的是生气。

她更生气的是,林秀禾摔倒在地后,程欢冲她喊什么谋杀坐牢,现在想想,程奶奶心里还有些怕呢。

不过就是想要个孙子,怎么就成了谋杀呢?

“这药是谁卖给你的?”程恩妮问程奶奶。

程奶奶都不用想,说得十分笃定,“就街对面的一个老寡妇,她家孙子就是这么来的,都是医院检查了,说是女娃娃的。”

县城的生活,对于程爷爷和程奶奶这样的老头老太太来说,其实不是那么容易融得进去的。

程爷爷还好,会下象棋,能跟客运客的老头们下下棋,但程奶奶就不行了,她是文盲,不会写字更不识字,不能像家属院的老太太一样,去工人俱乐部练练书法,画会画,就是老太太们跳交谊舞,程奶奶也觉得有伤风化,死活不去。

家属院里没文化的老太太其实也挺多的,但是吧,老太太圈子也是分阶级的,大家不是很看得起程奶奶。

尤其是有一回程奶奶帮别人看孩子,把吃的在自己嘴里嚼过再去喂孩子后,大家就更埋汰她了。

倒是街对面的爱说家长里短的那帮老太太,没两天程奶奶就跟她们混成了好姐妹,成日里坐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日子美滋滋。

街对面?程恩妮扭头看了眼窗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林秀禾在街对面住的有两年了吧。

程奶奶听到有这种好药,立马就心动了,几乎是把棺材本掏了出来,才又是进庙,又是上香,把这药给求过来。

结果倒好,药林秀禾是一滴没喝,婆媳争执间,程奶奶错手把林秀禾推倒,程欢在旁边喊着谋杀,要是一尸两命,一定要程奶奶偿命。

说实话,不说上辈子的自己,就是程恩妮刚重生回来那阵,想事情都不会这样阴谋论,但经历过姚美华和对象闹掰的事情后,程恩妮怀疑今天的事是林秀禾一手设计的。

其实林秀禾设计得也并不如何高明,毕竟她的人脉就这么点,能借的势也只有那么多。

至于目的,更是简单,一是从程奶奶这里弄一笔钱,再就是借由此事,把程奶奶赶走,让程家人内疚,顺便巩固自己在家里的地位。

一举多得。

上辈子是没有这么多事的,程爷爷和程奶奶住在乡下,等林秀禾生了儿子,都不用林秀禾伸手的,上赶着就把钱和东西送来了,一切只为了他们的大孙子。

如果这一切都是林秀禾设计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林秀禾不会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的。

想到这里,程恩妮拍了拍程奶奶的手,“奶奶,您别害怕,那药她既然没吃,就不会有什么事,何况您还是为了她好,程欢那是太担心她妈妈了,才这样说的。”

程奶奶觉得程恩妮说得很有道理,她本来就是为了林秀禾好,要知道,这阵子她看着林秀禾那肚子,心里就担心,怎么看怎么像怀的姑娘,不吃药怎么行。

“可惜了我那药啊,我花了两千多块钱买的,就这一副!”程奶奶急得不行,想了想,一拍大腿,“我要把药渣捡一捡再煮一次,说不定能有效果呢,毕竟这么大的肚子,马上就要生了。”

两千多块呢,程奶奶攒了这么多年的棺材本了,要不是为了大孙子,她哪里舍得拿出来。

程恩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