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七十四章 算我倒霉

可惜她才端起笑容,往前走了一步,就被杨新宇关心道,“程欢同学,没什么事的话早点回去吧,你刚出院不久,接下来的活动你不必参加。”

说完,杨新宇就招呼着几个班干部往园里去,程欢站在原地,心里愤然,可最终没有追上去。

她虽然一直厚脸皮地装做听不到看不见那些不想知道的东西,但这样被人明确拒绝后,也实在没脸再往前凑上去。

慢慢来,程欢看着杨新宇一行离开的背影,默默告诉自己,然后才转身去等车。

来陵园进行扫墓活动的人很多,要等人走完还需要不少时间,程恩妮几个也没等,而是各自拿了塑料袋子,分开拾取地上留下了垃圾。

陵园很大,程恩妮一路光顾着捡垃圾,渐渐走进园区林子里,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走得太远了。

因为下雨,林子里几乎没有人,不过大概是有学生队伍从这里穿过,地上依旧有零散的垃圾,程恩妮也没急着出去,打算捡得差不多再离开。

听到湖边长凳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程恩妮微微吓了一跳,左右四顾,并没有学生和游人,她壮着胆子过去,才发现长凳上蜷缩着个颤抖得厉害的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

袖子上别着白花,应该也是来扫墓的。

不过对方的状态并不好,看不去像是旧疾发作,痛得十分厉害的样子。

在没有人的地方,一个陌生男人,程恩妮的理智告诉她,不要多管闲事,万一是别有心机的坏人,那这多余的善良害的就是自己。

但……程恩妮走了几步,还是没有办法直接就这样走掉。

从地上捡了根粗一点的棍子,程恩妮又走了回去,伸手在俯身蜷缩在凳子上的人戳了戳,“你是谁呀,你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里,生病了吗?”

“……”没有动静。

程恩妮皱了皱眉头,发现对方连细微的颤抖都没那么明显了,赶紧伸手推了推他,结果这一推,人直接被程恩妮推得滚落石凳。

好在石凳虽然是面向烟雨濛濛的湖边,但离水边还有一段距离,也没有缓坡。

程恩妮赶紧丢开棍子绕过去,确实是个年轻的男人,脸上苍白如纸,大颗的水珠,也不知道是汗还是雨水凝成的,看样子已经痛晕了过去。

“你撑着点。”程恩妮伸手在口袋处摸了摸,没有发现什么急救药,赶紧使劲把人拖起来,先拉到长凳上坐着。

所幸程恩妮拉对方的时候,对方迷迷糊糊还能给出一点回应,不是真的彻底晕过去,不然程恩妮还真不一定能拉动对方。

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脸,程恩妮语速极快地道,“你努力清醒一点,在这里等一会,我马上去喊我的同学。”

杨新宇他们几个男班干部,都是十八二十的成年男性,帮忙抬动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实在不行,找公园的管理人员来也行。

说完,程恩妮准备要走,想了想,又把身上的雨衣脱下来,艰难地往男人身上套,眼看着雨越下越大了,看他病得这样重,再淋上一场雨,程恩妮都怕他撑不到她找人来。

好不容易把人安置好,程恩妮要走时,手却被人给攥住了,“别走!”

程恩妮还没来得及惊喜,就见男人根本没睁眼,倒是攥住她手腕的力气不小,她竟然都挣不脱。

“你病得都要死了,赶紧松开我,我好去喊人!”程恩妮真是,知道对方还有一些意识,赶紧跟他讲。

可惜对方不知道是听不进去,只凭本能,还是听进去装听不到,手反正是攥着程恩妮没松开。

好在对方很快给了程恩妮反应,握着她手腕的大手紧了紧,依然皱着眉头忍痛没有说话。

还不如晕了呢!程恩妮气死了,只能认命地试图把人扛到自己肩膀上,“沉死了,你自己使点劲,别全指望我,要是我也摔在这里动不了,我还能等到同学来找我,你这样子,可未必等得到人来救你。”

“聒噪。”头顶传来男人虚弱的声音。

嘿!程恩妮都要气笑了,差点就把人给甩了出去,准备撂挑子不干才好。

但看在对方是病号的份上,程恩妮继续扛着,“你刚刚都是装的?装得还挺像的,我跟你讲,今天碰到你算我倒霉,但谁叫我自己多管闲事呢,我认了!”

不认还能把人扔下是怎样,程恩妮扛着人,路过被自己放在小道上的垃圾袋子,没忘用脚把袋子勾起来,塞男人垂在一边的手里。

看对方疼成这个样子,还事这么多,想必也没那么容易事,拖延一点时间也没事。

“拎好!”程恩妮语气很凶,生气!

从离小树林近的后门出来,马上就有热心的路人看到上前来帮忙了,可惜程恩妮还是没有走得脱,来帮忙的人不让她走,非把她一起拉上了公交车。

程恩妮,“……”

到了医院,帮忙的两个热心路人走了,她也没能走,这次热心路人倒是不拦她了,结果痛得迷糊的男人拽着她的袖子,换医生不让她走了。

“家属,去挂号缴费!”今天医院里特别忙,好像是哪里出事送了不少伤患来,护士是边跑边跟程恩妮说话的,当然态度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这都可以理解,程恩妮没法理解的是病房里的男人,怎么就论上她了呢?

好在对方兜里有皮夹,有钱,不至于让程恩妮还得往里贴钱。

“患者姓名?年龄,性别。”开票的医生收了钱,头也不抬地问,结果等了一会没见人回答,这才抬头看着程恩妮,然后敲了敲桌子。

程恩妮这才意识到是问自己,问那男人的基本情况,“陈二狗,二十八岁,男。”

缴完费,程恩妮把找的钱和票据收好,塞回那男人的钱夹里,然后交给护士等他醒来还给他,连男人什么病,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想问,就立马找了个去买生活用品的借口就撤了。

人已经送到医院了,该办的事也办完了,她也该功成身退了,杨新宇那边找不到她人,还不知道多着急呢。

“陈二狗,这你钱夹,收好了,给你换药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