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八十一章 希望你平顺长大

工厂选址在省城近郊,谢令君大手笔,准备直接买地,程恩妮过来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谢令君挑的地方位置很好,离水源近,交通也很方便。

看好厂址后,谢令君请程恩妮去吃了顿饭,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居然请程恩妮去吃牛排。

牛排这玩意,程恩妮也没没吃过多高级的,但后世诸多洋不洋土不土的西餐厅,程恩妮也去过几回,刀叉能用,牛排几分熟也懂一点,不会闹太大的笑话。

谢令君从头至尾都是很平淡的表现,吃完饭后,程恩妮拒绝谢令君相陪,自己在省城闲逛。

其实也没什么可逛的,程恩妮最后去新华书店买了些教辅资料,就坐客车回了家。

也是巧了,回去的路上居然碰到了姚美华,也是,姚美华是售票员,碰到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程恩妮只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买了票,就挪开了目光。

姚美华说实话,后悔了,她以前总嫌弃程恩妮,但午夜梦回才发现,这世界上除了父母外,程恩妮才是跟她血缘羁绊最深的人。

这是她生的女儿啊,但却被她生生推开了。

可再后悔,姚美华也没法主动低头,天下无不是之父母,程恩妮这丫头怎么就这么死倔呢?她怎么不会学学她的表姐,在她面前哭一哭,她一定会心疼的。

现在程恩妮见了她爱搭不理,姚美华也有些生气地把头扭向了窗外。

但中间还是忍不住,悄悄地看向程恩妮。

一直到下车,程恩妮都没有再多看姚美华一眼,回到家里,看到舒适地躺在她床上看小说的姚娜,姚美华难得脸色不太好。

不过毕竟是从小疼到大的亲侄女,姚娜只委屈巴巴地问她一句怎么了,姚美华心就软和了下来。

程恩妮回到家里,亲了亲扑上来的等等和铜锁,就挽起袖子进厨房给胡水英帮起忙来。

“省城那边的事还顺利吗?”胡水英问程恩妮。

程恩妮点头,“挺顺利的,厂址已经定了下来,谢令君那里说两个月的时间就能把厂房建好,等到机器和人工到位,正好到暑假。”

虽然马上要进高三,但暑假的话,程恩妮还是能分出一些时间给谢令君的。

听到程恩妮都有安排,胡水英放下心来。

“恩妮,你知道吗?程欢之前见义勇为的事儿,是碰瓷!”第二天程恩妮一上学,就被张娇娇拉到一边去说悄悄话。

程恩妮挑了挑眉头,她并不觉得意外。

张娇娇兴致勃勃地说起来,她家有亲戚在某单位工作,昨天晚上亲戚到家里来吃饭,说起单位司机碰到的一件糟心事儿,当笑话说了出来。

大人说话,小孩子没有插嘴的余地,张娇娇就听着,可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劲了。

亲戚说那司机被个小姑娘碰瓷了,开了十多年车的老司机,前车有人老早就看到了,刹车都踩住了,结果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个人,把人推开,自己滚一圈,滚到了车轮下面。

其实车根本就没有挨到人身上去。

张娇娇仔细一听,得,时间地点人物发生的具体事件都对上了,可不就是程欢倍受嘉奖的见义勇为事件么。

据说那司机是公车私用,有些理亏,不想把事情闹大,才背上这个黑锅的。

程恩妮听了,拍了拍张娇娇的肩膀,“你知道就算了,别去外头说,你也没着急,纸是包不住火的。”

张娇娇这么长的时间,总是被程恩妮耳提面命,多少也长了些心眼,自然知道这种事她知道就好,不适合拿去外头说。

而且这事都传到她耳朵里了,难道不会传到别人耳朵里吗?

“我就是觉得她特别可笑,要真心实意想改过,做点什么不好。”张娇娇十分看不起程欢的人品,说实话,程欢也完全刷新了她的认知。

程恩妮摇了摇头,把昨天买的教辅资料掏出来摆在桌上,“我昨天买的试卷,你挑你喜欢的。”

“……!!”张娇娇。

所以她为什么早自习要拉着程恩妮说话,她不应该直接捧着课本背书的吗?

逃是逃不过了,张娇娇默默地选了套数学和英语试卷,不死心地往后翻了翻,没有答案。

程恩妮看着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张娇娇学习忽上忽下,就是因为性格太跳脱,容易被杂事分散注意力。

程欢擤着鼻涕,抬头看一眼认真背书的程恩妮,心里愤恨不已,但愤恨无用,她很快把注意力放到了课本上。

她不能一直被程恩妮压着,她必须得努力才行。

程恩妮发现于杨沉迷录像厅,是离高考只剩下不到六十天的时候,她早起跑步去市场买早餐,碰到了跟朋友勾肩搭背打着哈欠从录像厅里出来的于杨。

向来不管回家属院的程恩妮放学后回了趟家属院,到了于家才知道,于叔和陈姨都不在家,陈姨娘家有事,回娘家去了,于叔出差不在家。

难怪于杨会夜不归宿,熬夜在录像厅里看录像。

“恩妮,快进来看看弟弟。”对门程家的大门洞开着,程奶奶正抱着小孙子美滋滋地晃悠着。

都到了,程恩妮也没躲,她还准备等于杨回家跟他谈谈呢。

小婴儿这会已经长得有些白嫩了,眼珠子提溜转十分可爱,眉眼能看出林秀禾的影子,似乎也有点像程志强,但细看又不像。

程奶奶是真心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孙子,见程恩妮只是看着,伸手拉了把程恩妮的手,抬到小婴儿面前,让他握住程恩妮的手指,“你逗逗他,他劲儿可大了,耀祖宝啊,这是姐姐,你的亲姐姐。”

小婴儿的手劲确实很大,程恩妮被他握着,只笑了笑,“是劲挺大的。”

就再没有别的可说了,她对这个孩子没有感情,甚至看到他这样天真无邪的一瞬间,程恩妮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瞒着程志强,任这孩子出生在这世界的行为是不是错了。

如果林秀禾不把主意再打到她的身上,那这辈子,他应该还是能像上辈子一样,在父母的宠爱中长大。

程恩妮晃了晃手,脸上带了些笑容,希望你能平顺地长大。

这天傍晚,程恩妮没有等到于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