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零二章 又一个程家麻辣烫?

“那还是不用,我大哥那个人,该多少就得是多少。”张母横了张父一眼,脸上终于带上了笑。

然后张母一脸欣慰地看着张娇娇,“我们娇娇懂事了。”

张娇娇笑眯眯的,她这几天压力也很大的呀,她爸每天都在家里念叨恩妮多好多厉害,她虽然跟恩妮是好朋友,但她也是会吃醋的。

她有朋友自然是最好最厉害的,但她的爸妈,最最喜欢的必须是她才行!

现在听到她妈妈一夸她,心里的那些醋意瞬间就没了,笑嘻嘻地催张父张母快点去舅舅家,然后她再去找程恩妮问问细节。

程恩妮虽然没开面馆,但是快餐店早面是卖粉面的,程恩妮有经验。

“你们学校那个快餐店也是恩妮开的呀?”张母和张父对视一眼,张娇娇理所当然地点头。

张父失笑,“程志强怕是还不知道他放弃了个什么样的宝贝。”

“活该!”张母对程志强嗤之以鼻,本来张母跟姚美华关系还可以,但现在张母也不大喜欢跟姚美华来往了。

连亲生女儿都不要的人,能对朋友有多真心?

张二伯一家来得很快,夫妻俩先到胡水英这里来学习,胡水英知道这是程恩妮新找的合伙人,教得十分用心。

“咱们家做吃的,没什么特别的秘诀,干净卫生,材料新鲜,这是最重要的。”胡水英不光教他们怎么做,还教他们怎么维系顾客。

看到胡水英这样,二嫂觉得她有点傻,私下里劝胡水英,留一手。

“二嫂,你别担心,咱们家也占了四分之一呢。”胡水英知道二嫂是担心她,不像大嫂,是个白眼儿狼。

听到胡水英她们也是有分红的,程二堂嫂才算放下心来,安心去做自己的事去了。

胡水英看着自家二嫂,若有所思。

“我是想,二哥二嫂虽然没有做生意的天份,但二嫂家的程学程识两兄弟年轻,倒是可以往外头闯闯。”胡水英跟程恩妮商量,要不干脆也教程二堂嫂手艺。

说句实在话,都是一家人,程王氏要是想自己干,你摊开了说,大家商量一下合作方式,也不是不可以。

干了这么久,胡水英还真不怕同行抢生意,她们口味好,材料卫生,物美价廉,没看厂区多了那么多抢生意的,自家生意反而更好么。

县城这么大呢,再不济,去省城也行呀。

但程王氏恶心就恶心在,开学后不声不响地回来上了一阵子班,偷偷打听程恩妮炖汤底的秘方,然后自以为学会后,转头就去找了林秀禾合作。

别以为胡水英不知道,程王氏不光跟林秀禾撑和到一块去,还在老家败坏她们家的名声,说她们有钱了,就认钱不认人,不把亲戚当亲戚,斤斤计较云云。

胡水英是气得不轻,这纯粹是污蔑,她和程志强其实早有,如果程恩妮要再做什么,就推荐自家两个嫂子的,但程王氏没那个耐心等而已。

现在正好,胡水英决定把她二嫂一家带出来,也好好恶心恶心程王氏和林秀禾。

“我没有意见。”程恩妮点头,程家人除了程志强一家,其余的都还算不错,就是普通本份的亲戚。

程学程识是程恩妮的隔房堂兄,年纪比程恩妮大了七岁左右,但都没有成家,在家务农,农闲时去南边工地打工,日子不咸不淡,过得下去的那种。

不过现在只是胡水英有这个想法,别人愿不愿意还不知道呢,胡水英也没让程恩妮多管,让程恩妮好好学习,自己就去忙活去了。

胡水英不光得忙活拉自己二嫂入伙的事,还要赶着去做个横幅出来,告诉大家,客运站现在的程氏,跟她们不是一家,但她们马上会开新分号。

这主意胡水英想不出来,是程恩妮教她这样做的。

横幅做出来,张二伯一家也可以开摊了。

麻辣烫本来就没有什么学习难度,程建波已经把开摊要用的东西都弄好,以后张二伯每天一早过来拿骨头汤,然后只需要准备好下锅的菜,来客人时调好沾味的酱料就行。

不远处又开了家麻辣烫,还打了正宗程家麻辣烫的牌子,林秀禾跟程王氏自然看到了。

林秀禾本来还想找事的,像是跟客运站举报什么的,但等知道是张主任家亲戚弄的后,就再不敢吱声音。

“他们怎么也叫程家?”林秀禾想不通,忍不住问程王氏。

程王氏这几天可高兴了,在胡水英那里,她就是拿死工资,活多钱少,但自己做生意可不一样,那钱哗哗地跟流水一样地进来。

别看都是些便宜东西,但这中间利润可不小。

开始程王氏还是学胡水英那边的做法,毕竟做习惯了的,黄的坏的不好的叶片通通都不要,但等发现一片菜叶都是钱后,程王氏就开始心痛起来。

能留的都留着,老菜邦子怎么了,多煮煮还甜呢。

汤底也用不着每天都换,骨头不要钱啊,下汤的素料不要钱啊,多煮煮味道浓,还香。

“看着咱们家生意好呗,学人精!”程王氏气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正好看到张二伯娘端着擦桌椅的脏水出来,当着人面往旁边啐了一口。

张二伯娘也不在意,她可是听说了,这隔壁就是人胡老板的亲大嫂,但亲大嫂又怎么样呢,还不是吃里扒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等程建波运灶过来时,程王氏和林秀禾傻眼了。

“三弟,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程王氏连摊子都不顾了,立马找了过去。

程建波看到自己大嫂,眼里闪过厌恶,他和胡水英自认待两个嫂子不薄,工钱可从来没给少过,但他大嫂是怎么做的,转头就捅了他们一刀。

“大嫂。”程建波喊了声人,就不理对方了,请工人把东西摆好,又跟张二伯娘说了几句,就准备走。

“三弟,你别走,你给我说清楚。”程王氏这下是真有些慌了,上前扯住程建波。

程建波甩开程王氏的手,“大嫂,这是我家开的分店,以后大家公平竞争。”

什么公平竞争?程王氏没文化听不懂,但她知道,不能让程家再在这里开摊子。

程建波走了,程王氏也呆不住了,她也不像平常一样,担心林秀禾眜钱,时时守着摊子。

把手里的零钱给林秀禾后,自己就火急火燎地准备回家去,她得让当家男人找婆婆好好哭诉一番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