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零三章 化被动为主动

本来三叔奶就对程王氏去跟林秀禾合作的事情,对这个儿媳妇十分有意见,结果程王氏还找上门来挨骂。

“娘,你这也太偏心三弟一家了,海波难道就不是你儿子!”程王氏由来对自己婆婆有意见,偏心都偏到胳肢窝了。

三叔奶瞅了眼闷不作声的大儿子一眼,“我吃你三弟的住的三弟的,偏心他怎么了?”

程大堂伯低下头,没吱声。

他们兄弟几个自从分家后,老娘一直就是跟着老三程建波过日子,不管是平时吃用,还是生病吃药,这些年程建波也没跟他们伸过手。

平时要是程建波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他老娘还会给他们另外两兄弟送上一些,要说偏心,其实是他跟老二亏心才是。

程大堂伯不说话,程王氏意见却很大,“娘,您现在是身强体壮,能帮老三带孩子做点田里的事,等您老了,还不得靠咱们大房。”

言下之意,就是三叔奶现在身体健康能干活,程建波夫妻才对她好的。

三叔奶也不跟程王氏讲道理,直接道,“你说得有道理,那也不用等我老了,明天我就搬到你家里去,趁着还动弹得,也带带曾孙子。”

“……”程王氏,这跟她想的不一样。

在婆婆那里吃了一顿子气后,程王氏回了县城,然后就看到自家摊子上小猫三两只,隔壁才开的摊子倒是人气旺得很。

程王氏冲进小棚子里,盯着脸上同样难看的林秀禾问,“怎么回事!”

就算旁边新开的家正宗的,但她们已经开了有一阵子了,怎么也不可能被抢走这么多生意才对。

厂区那里程王氏是眼睁睁地看着旁边搞小吃的一家多过一家的,也没见胡水英的生意差到那里去。

“还不是程恩妮那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林秀禾说得咬牙切齿。

新店开张,又是摆明了要跟林秀禾打擂台的,程恩妮可没打算靠人口相传做口碑。

而且客运店主要是流动人员,不像厂区那边,人员比较固定,一个人觉得好吃,就能带来十个人,客运店得搞促销活动。

张父给安排的位置好,在客运站里最显眼的位置,程恩妮直接让拉了个横幅,就写“天下第一好吃程家麻辣烫”,还放了个小音响,循环播放后世常见的洗脑台词。

“程家祖传秘方麻辣烫,辣得够爽,辣得够劲,素菜一毛三串,荤菜一毛一串,吃五十串送五串……

“吃麻辣烫就吃天下第一好吃,程家麻辣烫。”

“正宗厂区程家麻辣烫分店,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就这声势,林秀禾她们直接就输了,再加上张主任的面子,客运站自己的职工,也去捧了下场,乘客们一瞅,自然就往隔壁去了。

厂区那边有吃多少送的传统,程王氏自然知道,但她舍不得,有熟客吃了来问,她才会勉为其难地送几昨晚上蔫了的青菜,小气得不了了。

张二伯一家送的跟厂区那边一样,由顾客自己选,是直接减五串的钱,还是自己再挑五串,不论荤素。

“要不咱们也送?”林秀禾觉得舍不孩子套不着狼,反正送了赚头也有,送了总比没人进来吃的好吧。

程王氏咬了咬牙,又狠了狠心,“送!”

两人没有音响,程王氏干脆就站在摊子外面喊,发现喊不来人后,干脆就去客车下客的地方揽客,别说,还真让她揽了些人来。

只不过人都有从众心理,过来一看,两边同样招牌的摊子,一个人多一个人少,大多都会选张家二伯那边,哪怕是程王氏亲自拉来的客人也一样。

只有极少数,不好意思,被程王氏强拉进了棚子里。

旁边的摊子是张主任家亲戚的,林秀禾不能去找对方的麻烦,只能鼓动程志强去。

结果程志强居然拒绝了她,甚至她搬出儿子来都不管用。

最后林秀禾准备亲自去找程恩妮,后妈也是妈,不说她这次是去求程恩妮高抬贵手,她的身份,就是管教管教程恩妮,也没人敢说什么。

“妈,你别去找她。”程欢拦住了林秀禾。

林秀禾没有理会程欢,径自穿衣准备出门,程欢拦到林秀禾跟前,“妈,程恩妮不好惹的,你要是去找她,她说不定真的会去跟爸爸说弟弟不是他的……”

“啪!”

程欢捂住自己的肉眼可见肿起来的脸,傻眼的看着林秀禾,话出口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她妈至于甩她一巴掌吗?

林秀禾有些慌,“你疯了吗,在这里乱说什么!”

说完,林秀禾看了眼客厅,程奶奶不在家,抱着孙子出去串门子去了,以防万一,林秀禾又去看了眼程奶奶的卧室,确认没人了,才把程欢拉进房间里去。

“你怎么知道弟弟不是你爸的儿子的?”林秀禾惊疑地看向程欢。

当妈的,再怎么样,也不愿意在孩子面前表现出不好的一面,不管她自己平时怎么处事,教孩子的时候,也总是往好的一面教的。

程欢最近心里压了不少委屈,被林秀禾这一打,眼泪扑簌扑簌往下落。

“我有几次去你那里都敲不开门,我就在外头等着……”程欢哭得抽抽噎噎的。

没跟程志强结婚前,程欢住校,放假时间住在外婆家,寄人篱下总有受委屈的时候,有时候程欢被舅妈挤兑了就会去找林秀禾。

然后,“我看到几回,离开的不是爸爸,是……别的叔叔。”

然后程恩妮明示暗示几回,程志强没听出来,不代表程欢听不出来,她仔细看过,弟弟一点也不像继父,反而更像那个叔叔。

林秀禾身上仿佛卸去全部力气,她跌坐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思绪。

“这事到你这里就打止,不能说给任何人听。”林秀禾突然抬起头来,凶狠地看向程欢。

程欢不敢看林秀禾,只讷讷地点了点头。

林秀禾心里十分焦躁,有自己的丑事被女儿撞破的窘迫,还有不明白程恩妮有什么底牌的暴躁。

要是以往,林秀禾直接就去打探消息了,但面对程恩妮,林秀禾竟然有些不敢。

有几次,林秀禾都觉得程恩妮要做些什么了,但程恩妮不知道为什么都停住了手,就好像有把刀子一直悬在头上似的。

林秀禾想,得化被动为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