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零九章 二更求月票

大堂哥还想拦摊车,但胡水英直接放话了,“赶紧让开,不然我们要报警找公安了啊。”

看到大堂哥迅速站到一边,神情惶惶,跟着出门去上学的程恩妮摇了摇头。

大堂哥看到程恩妮,还想上前来说说话,但看程恩妮一脸严肃,身上气场比胡水英和程建波还强,大堂哥就不敢上前了。

晚上程恩妮放学,大堂哥还在,三十出头的人,带着脸一脸老实巴交,明明应该是个可怜人,却让人忍不住心里发恨。

程恩妮忽略掉对方直接回家,胡水英正在厨房一边忙活一边骂程大伯一家。

听到内容程恩妮才知道,白天程大伯和大伯娘又来了一趟。

这次夫妻两个不再遮掩,直接说要找程花回去让她嫁人,嫁的就是当初欺凌程花的男老板。

满口程花总是要再嫁人的,以后还不知道能嫁个什么样的人,还不如嫁占了她身子的男老板,反正人早就已经是他的了。

真的不能再恶心人。

胡水英年纪轻轻地差点没被程大伯一家气得爆血管住院,程恩妮也气得不轻,“明天直接去报案吧。”

结果胡水英她们还没来得及去报案,公安先上门了。

也不知道是谁给程大伯和大伯娘支了招,他们直接去公安局报案说程花失踪了,怀疑被胡水英一家给卖了或者是别的怎么样了。

倒打一耙的功力倒是相当深厚,闹得程恩妮当天都没法去学校上课。

程花确实是从她们这里走的,甚至程大伯和大伯娘来的前一天,还有街坊见到了程花和等等在。

公安都出动了,哪怕胡水英私下说了为什么说了送走程花的缘由,但因为程大伯夫妻才是程花的父母,胡水英只能让程花回来了一趟。

回家以后,程花还没来得及高兴,劈头就被父母兄长一顿痛骂,亲哥打照面的第一件事,就是甩了她一巴掌。

虽然公安很快把人拉开,但程花还是被那巴掌给打傻了。

胡水英她快气死了,赶紧把吓傻的等等抱在怀里,“不是说让你别带等等回来吗?你怎么这么傻啊,他打你你难道不会躲?”

被抱进怀里了,等等才回过神来,缩在胡水英怀里细声细气地哭。

公安也被吓到了,立马凶了打人的大堂哥,公安一开口,大堂哥就怂了,蹲在地上一言不发。

得知道自己被送走以被接回来的原因后,程花整个人如遭雷击,摇摇欲坠。

“花,不是妈不替你考虑,你还年轻,不能这样过一辈子,是不是?”大伯娘拉着程花,一副全心替程花考虑的样子。

但说出来的话,却让旁人都三观震碎。

“他现在已经离了婚了,你嫁给他,再生个儿子,日子还是能过好的。”大伯娘拽着程花的手,拽得死紧。

这话是压低了声音说的,大伯娘自己心虚,也不敢当着公安的面公然说起这件事情,哪怕大伯娘心里其实也觉得,程花嫁给那个男人挺好的。

就像她先前说的,程花既然已经委生于对方,那还不如嫁给他,安心过日子。

程花觉得自己的血都冷透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亲妈,问,“妈,我是你生的吗?”

如果是亲生的,为什么一而再地要推她进火坑呢?

大伯娘怒瞪了程花一眼“你怎么不是我生的,生你的时候难产,差点要了我的命!”

“趁着公安在这里,把事情都说清了吧。”程恩妮不耐烦在这里看大伯娘演恶心人的母女情深。

实在是大伯娘的演技太过蹩脚,眼里的惶恐和算计,让人完全看不下去。

“是我们错怪了你们,但程花是我们家女儿,等娣也是我们家孙女,我们决定带她们母女回家。”程大伯道。

当程花自己还无所谓,她向来没有办法反抗自己的父母,但说到女儿,再看看坚定地护着女儿的堂婶一家,程花咬了咬牙,“我不回去。”

接下来就是双方撕扯的过程,因为有公安在,又有胡水英夫妻护着,程大伯一家也不敢动用武力,只能劝程花。

但程花咬死了不走,程大伯一家也没有办法。

最后程大伯一家谢过公安帮他们找到女儿,向胡水英夫妻道歉说错怪他们后,回了乡下。

公安告诉程花有事可以找公安,不要害怕屈从,也离开了。

现在都已经下午两点多,程恩妮也懒得回学校上课了,胡水英把等等交给程恩妮抱着,自己进厨房做起饭来。

今天这一天,生意被耽误了不说,一家人中午饭都没吃上,饿着肚子在跟程大伯一家人扯皮。

“你自己怎么打算的。”程恩妮抱着等等,轻轻拍着她的背,边问程花。

程花不说话,低着头,整个人有些木然。

等了好一会,程恩妮耐心尽失,“你不说话,是想听话回去嫁人?那我现在就能替你安排。”

“不,我不嫁!”程花惊恐地抬头,这里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庇护所,如果程恩妮都要放弃她的话,那她就实在没有地方可去了。

程恩妮冷眼看着程花,还知道说不嫁,看来也没有到完全不可救药的地步。

见程恩妮不再说话,等着她开口,程花犹豫了很久,“我不嫁人,我就想带着等等,母女俩相依为命过一辈子。”

这确实是程花的想法,她非但不敢嫁人,更不敢嫁那个对她施暴的人,想到那段回忆,程花就痛不欲生。

听了程花的话,程恩妮不由轻哼一声,她并不信程花,不是不信程花说的话,而是不信程花这样人。

软包子就是软包子,最好拿捏,程大伯一家为了自身的安宁,不可能会放过程花的。

“说得轻巧,你有什么本事,能带着等等相依为命为一辈子。”程恩妮抬手捂住怀里小丫头的耳朵。

其实并不想这些话让怀里的孩子听见,但现在孩子整个扒在她的怀里,死活不肯让程建波抱走。

程花愣在那时,傻傻地看着程恩妮。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