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四更

一出门,程恩妮就看到路边停了一辆吉普车,就是当时野炊时,谢茂衍去接谢敏君的那辆,只不过当时程恩妮没有看到对方而已。

走过去一看,坐在驾驶座上的,不是谢茂衍又是谁。

谢茂衍为什么能认出她,大概是当时就已经通过谢敏君知道她了。

“到县城办点事,听说你这里有点麻烦,过来看看。”只不过他来的时候,事情已经暂时告一段落,听到到程恩妮同程花后,他也没进去,又回到了车里。

至于为什么没走,谢茂衍目光扫过程恩妮,“需要帮忙吗?”

让胡水英和程大伯一家头大如斗的事,在谢茂衍这里根本就不是事。

其实在程恩妮这里也不是事,但程花不配合,程恩妮再多本事,也使不出来,她总不可能绑着程花去医院吧。

至于找人教训王大强,逼王大强打消主意,程恩妮觉得,程花还不值得她花费大代价那样做。

“不用了,人各有命。”程恩妮并不会因为程花不按她的意志走就觉得如何。

救人的人,哪怕失败,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自责的。

但往往因为救人的太过善良,害人的过人心狠,良心受到谴责的,反而是救人的一方。

程恩妮不担心程花,她只担心胡水英,胡水英不光是对她好,对程花也掏心掏花,程恩妮怕胡水英会因为程花伤心自责。

谢茂衍没再说话,沉默了一阵后,他开口问,“上车?”

程恩妮有些意外,但她现在心情实在糟糕,不想呆在家里,也不想去学校,想了想,上了谢茂衍的车。

虽说在烈士陵园时救了谢茂衍一次,之后又一起回了趟京城,但程恩妮跟谢茂衍的交道打得实在不多,内心其实还是陌生的。

吉普车一路往乡下开,去的正是最初他们野炊的那条路,然后往山道上一拐,上了山。

野炊去的是溪谷,还有公路是往山上的,路上没有别的车,谢茂衍开得很快,又稳又快。

车窗大开着,风灌进来,程恩妮沉郁的心情大大缓解,速度本来也是解放压力的一种。

看到程恩妮脸色好看了一些,谢茂衍心下微松。

第一次知道程恩妮时,是谢敏君趴在车窗上,叽叽喳喳地夸程恩妮好。

他当时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看到了神太快漠然,混身散发着距离感,却让人觉得可靠的程恩妮。

在烈士陵园遇到时,程恩妮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善良又可爱,明明她当时可以走的,但她留了下来。

还有从护士口中知道的她的样子,去京城的列车上,程恩妮无奈又没有办法照顾他的样子,在四合院里,程恩妮专心坐饭的样子。

还有许多程恩妮不知道的时候,他偶尔看到的,她工作时的样子。

每一面都不同,但他从来没在她脸上看到过今天这样压抑的表情,他看了心里非常难受。

他迫切地想说些什么,但他根本就没有安慰人的能力,只能带她出来兜兜风。

“谢谢你。”程恩妮没有想到谢茂衍居然还有体贴人的一面。

谢茂衍注意力都放在了山道上,但还是分神出来,“你不用对我说谢谢。”

程恩妮挑了挑眉,这是拿她当自己人了?

她也没多想,只以为是因为她救了谢敏君又救了谢茂衍本人的缘故,笑了笑,没再说话。

吉普车一路疾驰到了山顶,山顶平缓几乎没有树木,大片大片的草地,有牛和羊群在悠闲地吃草,应该是附近居民放养的。

山很高,天气也还算不错,可以看得很远。

站在山坡上,看着远方,心情一下子就开阔了不少,唯一不好的,是山顶上风比较大,这会早就已经入秋,秋风吹起来,还是有些凉的。

程恩妮出门的时候没穿外套,刚搓了下手臂,身上就被一阵暖意包裹。

扭头一看,谢茂衍穿着单薄的衬衣站在她身边,他的外套整个罩在了她的身上。

“你现在还小,可能觉得有些事情像山一样过不去,等你再成长几年,回头望望,会发现这些烦心事只不过是小小的绊脚石而已。”谢茂衍有些笨拙地开口。

程恩妮,“……”

意识到谢茂衍在安慰自己,程恩妮突然愣了愣,转过脸时突然低笑起来,反倒笑得谢茂衍有些莫名。

“我没事。”程恩妮笑起来。

说句实在话,重生后,她内心其实总还有另一种情绪再拉扯,人生走过一次,就会发现人生也不过如此。

如果是有珍视的人,或者是重大的遗憾,想要挽回弥补的,重来的人生是惊喜,会有更大的奔头和冲劲。

但她不是,好像努不努力,都是一个样,反正不会比上辈子更差。

程恩妮内心其实对重生这件事,并没有她自我麻痹时那样,有多么地高兴地感谢老天爷。

她只觉得操蛋,她恨不得时光飞速流过,早日看到程志强和姚美华老年孤苦无依的一天。

但重生回来的一年多时间,程恩妮慢慢发现,人如果有亲人有朋友有牵挂,有人关心,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对程恩妮来说,再难的事都不是事,所有事情都会有办法解决,谢茂衍说的话,她上辈子其实已经切实感受过了。

当然,理智和情感其实是不同的个体,互相独立且影响频深,遇到这些糟糕的事,她还是会不开心。

明明已经感受过了,但她现在还是会因为谢茂衍的话,内心感到愉悦和宽慰。

程恩妮想,大抵是谢茂衍的笨拙,让她心情变好起来的。

不管怎么说,看到程恩妮笑了起来,谢茂衍就觉得自己安慰到位了。

然后两人陷入沉默。

虽然两人生活中有一定的交集,但其实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如果要聊,要么扯到谢敏君,要么扯到工厂的事。

但现在这个时间,谢茂衍不想提谢敏君更不想跟程恩妮谈工作,他干脆只是默默地陪在程恩妮身边,看着远方。

而这,对程恩妮来说,已经珍贵且足够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