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这个害人精

程大伯娘是看不见吗?她是没有办法,她心里太多苦闷,如果不找个人说说,她怕把自己给憋死了。

村里人现在都看不上他们家,也不乐意听她翻来覆去讲家里的事,大伯娘只能来找自家婆婆和妯娌诉苦。

“秀禾,回来啦,累了大半天,辛苦了吧,饭已经做好了,就等你回来吃啦。”见到林秀禾进门,程大伯娘殷勤地迎上来。

林秀禾冷着一张脸,避开程大伯娘的手,径自进里屋,把自己装钱的皮包锁进了柜子里。

程奶奶见状撇了撇嘴,要不是林秀禾赚的钱都会花在她孙子身上,这事她肯定得好好说说林秀禾。

哪有赚的钱不交给婆婆管的!

锁好包,林秀禾冷着脸出来吃饭,见到桌上已经炒好的饭菜,脸色才缓了缓。

按理说,她在外头摆摊,家里应该大力支持,中午送饭给她才对,但程奶奶从不这样,还等着林秀禾回来做饭。

理由是带孙子太累,腾不开手来,就连多走几步路去客运站食堂打饭菜都不愿意。

程志强平时出车时间不稳定,一旦错过客运站食堂,也需要人送饭,林秀禾没有办法,只能到点收摊去食堂。

最近几天因为程大伯娘常来,林秀禾回家才能吃上热饭,因此有些事,林秀禾干脆捏着鼻子当没看见。

当然,想要她的好脸也是不可能的。

“大嫂明天还来?”林秀禾吃着饭,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

程大伯娘看了眼程奶奶,点头,“来。”

林秀禾冷笑一声,没再说话,闷头吃了饭,歇了会儿逗了逗儿子,又拿着包出门了。

别看自家婆婆当初跟这大儿媳妇闹得僵,还被赶了出来,但现在人家可以一心惦记着大儿子一家,想方设法,想让程大伯娘掺和进她的生意里来。

来家里免费做保姆,林秀禾没意见,但别的,想都别想。

眼睁睁看着林秀禾出了门,程大伯娘看向自家婆婆。

程奶奶黑着脸,“惯得她,等志强回来,我跟志强说!”

“还是娘心疼您大孙子。”程大伯娘忙搓着手道。

小儿子大孙子,程奶奶这辈子最疼的,就是程志强和她的大孙子。

现在大孙子没了媳妇孩子,整个人没了个人气,程奶奶哪里看得下去,早心疼死了。

程奶奶扫了程大伯娘一眼,要不是为了她大孙子,她至于一大把年纪受林秀禾的白眼么!

程大伯娘立马麻溜地干起活来,收拾了碗筷扫了地,出门丢垃圾的时候,正好碰上从对门出来的程恩妮。

“程恩妮,是你,你这个害人精!”程大伯娘现在恨程恩妮恨得咬牙现切齿,看到程恩妮就扑了上来。

要不是程恩妮和胡水英在程花面前胡说八道,程花怎么可能想不开去结扎。

女人结扎了,那还是个女人吗!

别说现在王大强不要程花了,以后还有哪个男人敢要程花,程花生不出儿子来,以后哪里来的依靠?

程恩妮一手抵开程大伯娘,别说,程大伯娘是常年下地的,手上劲大得很,程恩妮差点就没防住。

“干什么,还想动手打人了!”于父听到动静赶紧推门出来,见状一把推开程大伯娘,把程恩妮护在身后。

于父可没留手,一把就把程大伯娘推了个踉跄。

陈虹紧随其后出来,担心地拉着程恩妮,“她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程恩妮刚摇头,陈虹就怒眼看向程大伯娘,“你几十岁的人了,打小孩子威风是吧!恩妮怎么害人了,要我说要害人的是你自己,害了女儿不说,现在还害得儿子离婚!”

程大伯娘气得鼻孔都要冒烟了,她一拍大腿,往地上一坐,就干嚎叫起来,“要打死人啦,亲侄女要跟外人一起逼死她亲大伯娘啊!……”

她倒是想像村里打架一样扑上去,但这不是有于父在么,程大伯娘审时度势,哪敢上前,她一个可打不赢三个。

陈虹眼睛一瞪,就想上前怼程大伯娘

“干妈,不用跟她讲道理,讲不清的。”程恩妮忙把人拉住,然后转向于父,“干爸,直接把客运站的治安队叫来……”

听到治安队三个字,程大伯娘在地上打了滚站起了身来,“程恩妮,你好样的,认了门高亲就看不起亲大伯一家了,像你这样狼心狗肺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一定攃亮眼睛看着,等着!”

说完,程大伯娘垃圾也不丢了,往陈虹脚下一脸,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嗖地躲进了屋里。

“这什么人啊这!”陈虹被气得不轻,但更担心程恩妮,被自己的亲大伯娘这样讲,程恩妮心里肯定不会好受。

程恩妮倒是完全不放在心上,亲生女儿他们都能那样对待,坏了他们好事的侄女,只是说两句难听的,有什么可放在心上的。

倒是陈虹鞋子上被砸到脏东西,程恩妮赶紧推陈虹进去换鞋。

等他们娘俩收拾好,程恩妮准备出去解决大伯娘丢垃圾的事情时,发现于父已经默默地把垃圾清理好了。

“一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于父拍了拍程恩妮的肩膀,然后出门上班了。

程恩妮心下微微一动,她跟学到的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双倍还之。

若时她当时没有还回去,过后累积,就不止是双倍了。

但于父的处事哲学却并不是这样的,程恩妮低着头,退一步海阔天空么?

虽然于父的行为对程恩妮有所触动,但程恩妮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

既然于父说是小事不用放在心上,程恩妮便没再做多余的事,同陈虹道别后,就回了家。

家里因为少了程花,又在街上招了两个手脚麻利的年轻媳妇,这会正在院子里忙活着。

“二姨。”程恩妮一进院子,下午不用上学的等等就从院子角落里扑了过来,抱着程恩妮的腿,“二姨,我想妈妈了。”

程恩妮把等等抱起来,“下周,二姨带你去看妈妈。”

等等乖巧地点头,把头埋在程恩妮脖子里,埋了几秒钟,小家伙就挣扎着下来了,因为程花同她说过,她长大了,不要老让太叔奶奶和二姨抱。

小丫头太过乖巧,程恩妮都不知道强制让她跟妈妈分开是对是错。

但愿程花不要让她失望吧。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