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二十章 过年了~

现在销售得最好的,就是剁辣椒小鱼仔的罐头,鱼仔可以当零食吃,剁辣椒和罐头里的辣椒油可以炒菜,还有……”领着谢令君和程恩妮视察的是厂里刚出差回来的销售骨干。

厂里这会正是忙碌的时候,自从产品投入市场以来,厂里的生产线几乎就没停过,谢令君已经在洽谈新生产线引进的事情了。

他们厂也不是什么黑心小工坊,不管是环境卫生还是材料卫生,要求都非常高。

介绍完罐头,接下来就是各种零食生产线。

零食的销售也非常优秀,重口味,偏辣、偏甜的零食走得格外好,尤其是辣的那几款,都有些供不应求。

辣鱼、辣牛肉粒这些,程恩妮都教给了师傅们,但辣制品还有许多,许多程恩妮没有尝试做过,但暑假的时候,程恩妮给师傅们提供了不少思路。

现在谢令君带程恩妮来看的,就是厂里新研发出来的非发酵性豆制品和肉制品。

办公室的桌上,已经摆上了十来碟不同的新产品,程恩妮跟谢令君一个个尝试过去。

“这个香干很不错,有熏香味也够辣。”程恩妮跟着谢令君一个个尝试过去。

谢令君一个不吃辣的人,现在也开始吃起了辣,不过辣香干的味道还是太重了,他尝了一口,就赶紧灌水。

一一吃完,该夸的夸,口味不好的,程恩妮也说得很直接,可以改进的,程恩妮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等厂里的事情办完,程恩妮也不打算在省城留宿,准备回县城去。

谢令君送程恩妮回去。

“听说前阵子你有事找了我小叔?有事怎么不找我帮忙,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回程的路上,谢令君状似无意地问程恩妮。

先前亲子鉴定的事就是谢令君帮着程恩妮处理的,做女儿的查自己的父亲和弟弟,挺匪夷所思的,这种家丑,一般挺容易拉近人距离的。

虽然谢令君从程恩妮手上拿到了足够好处,但他以为,程恩妮再有什么事,应该还是会找他才对。

听到程恩妮出现在谢茂衍的办公室,谢令君其实是非常意外的。

当然,让他意外的不止是这一件事,还有之前谢茂衍没带助理跟程恩妮一起坐火车回京城的事。

谢茂衍很讨厌浪费时间,出行基本都是坐飞机,除非飞机停飞或延误,很少会坐火车。

即便是坐火车,助理也是随身带着的,指望谢茂衍自己照顾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程恩妮看了谢令君一眼,“那段时间你正好在忙。”

说句实在话,程恩妮并不觉得自己跟谢令君是朋友,充其量不过是还不错的合作伙伴。

这个理由谢令君无法反驳,程恩妮去找谢茂衍的当天,他确实不在厂里。

“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我。”谢令君冲程恩妮道。

程恩妮点头,目光从后视镜里扫了谢令君一眼,正好谢令君也在借着后视镜看她,两人目光相遇,微微一笑。

皮笑肉不笑,程恩妮收回目光低下头,没有把谢令君的话放在心上。

目送谢令君离开后,程恩妮跟一起出来送客的胡水英转身回家。

“小谢还是单身吧?”胡水英对谢令君挺好奇的,三十岁还不结婚的,这时候可不多见。

就算有,不是个人条件太差,就是家庭拖累太重,像谢令君这样,本身条件好,家庭条件更是好得吓人的,可真不多。

程恩妮点头,谢家挺奇怪的,长辈们桃花都旺得很,小辈们倒是单身的不少。

上次跟谢敏君通话,好像听说谢家大舅又换女朋友了,新女朋友跟谢敏君的后外婆关系处不好,听说家里天天爆发战争。

谢令君是谢家长孙,但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子,在谢家的地位并不高。

至少在京城的那些天,程恩妮完全没听到谢家有人主动提起过谢令君,包括谢家大舅这个做父亲的,一句关心儿子生活的话都没有。

“这人还是要结婚的,不成家怎么行呢?”胡水英念叨着,十分不赞同的样子。

要不是谢令君门弟太高,程恩妮怀疑胡水英想给谢令群做媒。

三十岁不结婚在这时候是异类,再过个十来二十年,就会变得常见起来。

程恩妮自己就是不婚主义的人,所以胡水英念叨她自己的,程恩妮在一边也不搭腔。

过年前一阵厂区的生意特别红火,不少工厂在这时候效益还不错,到了年底更是加班加点,天又冷,累了一天出来,就想吃点热乎的。

胡水英本来打算带着程恩妮去办年货的,也没法去,只能把办年货的重任交到了程恩妮手上。

等年货办完,已经到了年二十八,程建波停了档口,给妻弟夫妻放了假,自己拉着年货,先送老娘儿子回了老家。

程恩妮则和胡水英坚守在厂区摊子的岗位上,直到二十九下午,才正式歇业。

“一起回家去过年吧。”胡水英看着程恩妮,再三劝道。

程恩妮摇了摇头,“还是不去了,就在县城过就好。”

去胡水英家,她总不能一直呆在屋里不出来,就算是呆在家里,村里那些亲戚邻居难道不会上门?

他们闲话她没所谓,程恩刀不希望他们闲话三叔奶一家。

“那你记得去你爸家里,知道吗?”胡水英再三叮嘱程恩妮。

程恩妮也保证一定会去。

但到了年三十这天,程恩妮自己慢悠悠地开了火,要不是于杨过来,非拉着她去家里团圆,程恩妮就自己过年了。

家属院里热闹得很,家家户户都飘着肉香味儿,院子里玩炮的小孩子特别多。

唯独程家冷冷清清的,大门上连个福字都没有贴。

见程恩妮目光落到对门,于杨心里微叹了一口气,然后迅速扬起笑脸,一脸推程恩妮进门一边道,“好恩妮,今年哥哥的压岁钱就指望你说好话哄咱爸咱妈了。”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想要压岁钱,没有!”陈虹拿着锅铲,听到动静从厨房探出头来,见到于杨就训。

对着程恩妮却是笑眯眯的,“吃的都在桌上,杨杨去给恩妮冲奶粉喝。”

于杨一边去揭奶粉罐子,一边郁闷哀怨地问程恩妮,“你才是亲生的对吧?我就放假回来头三天,我妈对我亲热得不得了,三天一过,我是哪哪都碍她眼了。”

程恩妮噗哧笑起来,“别说胡话,小心干妈揍你。”

于杨立马心有戚戚地点头,还小心地瞅了厨房一眼,他才打眼看过去,陈虹的声音就从厨房传出来。

“杨杨,你别背着说你妈的坏话,我都听到了……”

于杨,“……”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