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二十六章 程恩妮是魔鬼

短短一瞬间,上辈子那些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黑暗回忆,瞬间席卷了程恩妮。

自从上辈子她逃离吴梅掌控到了江省后,程恩妮就再没见过吴梅。

当然,多行不义必自毙,吴梅下场并不好,她的消息程恩妮也一直关注着。

这辈子命运轨迹发生改变后,程恩妮以为大几率不会再遇到这个女人,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再看见她。

程恩妮抬眼看向程家的方向,吴梅来肯定是找林秀禾的,就是不知道她找林秀禾是要做什么。

抬脚往上走了一步,程恩妮突然想起程欢这段时间以来的反常,几乎立刻程恩妮有九成确定,程欢的反常同吴梅的突然出现有半。

还跟她有关。

想通关节后,程恩妮抬步上楼。

程家,林秀禾最近出摊都是有一天没一天的,反正生意也只有那么好,出一趟摊挺累的,不如在家歇着。

看着吴梅送过来的口红,林秀禾忍不住凑到镜子边,照着镜子给自己涂上。

是鲜艳的正红色,涂厚一点就非常惹眼,林秀禾平时都只是淡淡地抿一点,从来没有涂得这样厚过。

想到嫁到朱家的姚美华,林秀禾攥紧了拳头,没有人知道,林秀禾曾经打过朱桂先的主意。

县城就那么大,可供选择的男人也只有那么多,林秀禾能接触到的圈子就更小了,林秀禾有个堂哥跟朱桂先是同学。

那时候朱桂先家里还没有翻修新房子,但朱桂先的个人条件不错,家里也是有家底的,不过朱桂先看不中林秀禾,林秀禾挑了又挑,最后才挑中程志强。

谁能想到朱桂先最后会跟姚美华在一起呢?

就姚美华那个脑子,估计迷惑朱桂先的,也只有那张还算好看的脸。

林秀禾照了会镜子,然后掏出手帕一点点把口红擦掉,等会她还要抱儿子,不能擦成这样。

擦嘴巴的时候,林秀禾脑子里想着吴梅的提议。

“你要是实在烦你那继女,不如让她跟我去南边打工去。”吴梅说这话时,林秀禾的注意力都在吴梅红艳艳的指甲上。

在她没生儿子前,吴梅回来过一回,两人碰到的时候,林秀禾跟吴梅抱怨过程恩妮的事,说程恩妮不省心,她一结婚就搬去了学校住,不给她这个继母面子。

当时吴梅就劝她,要是不喜欢程恩妮这个继女就把她打发得远远的。

吴梅有提过,她可以把程恩妮带走,林秀禾心里是有点想法,但最终没有点头。

早知道当时就想办法,让吴梅把程恩妮带走了,现在程恩妮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一改以前懦弱的样子,变成了个极危险的分子。

联想到程恩妮再三在她跟前透露出来的讯息,林秀禾心口就闷得喘不过气来。

她觉得吴梅说得没错,程恩妮留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最好让程恩妮走得远远的,三五年,十来年回不来最好。

如果没了程恩妮……

林秀禾眉目一动,没了程恩妮,胡水英一家就没有就只能守着现有的一亩三分地,也没有人会再拿姚美华生的跟她生的来比较。

最最重要的是,她儿子不是程志强亲生的这个秘密,就能掩盖下去。

但现在麻烦的是,怎么让程恩妮心甘情愿地跟吴梅走,如果程恩妮不情愿,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吴梅悄无声息地带走她。

林秀禾脑子里想着事,面上却一如往常,擦干净嘴去了隔壁屋。

摇篮里程嘉宝已经醒了,含着自己的手指头咬得欢实,林秀禾笑着过去抱起他,程嘉宝立马高兴得手脚直蹬。

“好儿子,妈妈一定护着你平安长大。”林秀禾亲了亲自己儿子,目光挪到一边。

摇篮隔壁床上,程奶奶睡得鼾声四声,口水都流到了枕头上,实在是膈应人。

等孩子再大一点,她一定把这老太婆赶出去。

林秀禾抱着儿子出门晒太阳,开门就见到对门的大门同时打开,程恩妮和陈虹手挽着手走出门来。

“恩妮,回来了怎么不到家里坐坐?”林秀禾看了眼陈虹,把目光落到程恩妮身上。

现在的程恩妮,跟她刚嫁进来时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长高了变白的,五官更精致了一些,最不同的是整个人的气质,有了肯显的变化。

其实这不是林秀禾第一次感觉到程恩妮的变化,最明显的变化是她结婚前和结婚后。

明明性格懦弱的程恩妮,转身一变,变得有主意且冷漠,眼里甚至藏着些许多戾气。

而现在的程恩妮,看起来内敛平和了许多,但林秀禾却感觉不到平和,只要一想到程恩妮手里拽着她的命脉,她脸上的笑容就很难以维持。

“你用错词了,客人才用坐坐。”程恩妮看了眼林秀禾,轻飘飘地抛下这一句,挽着陈虹先一步下楼了。

因为有陈虹在,程恩妮不好直接问林秀禾,不过不着急,问程欢也是一样。

这个学期,其实陈虹已经很少叫程恩妮来家属院了,想见程恩妮,都是跟于父一起过去胡水英那边。

他们才经历过于杨的高三,自然知道时间对高三的学生来说有多么重要。

今天陈虹叫程恩妮来,吃饭是次要的,陈虹是想给程恩妮买两身衣服。

没想到一开门就撞到林秀禾母子,还被林秀禾膈应了一下,陈虹本来想怼回去的,结果程恩妮自己开了口。

“伶牙俐齿点好,不被欺负,你以前就是话太少了。”陈虹赞同地看着程恩妮,其实程恩妮现在话也挺少的,但跟以前那种话少,还是不一样。

“看你这样,我跟你干爸也放心让你考去江省了,也不知道你这孩子怎么想的,非要考到那里去。”

陈虹絮絮叨叨地,程恩妮就乖巧地听着,反正都是关心她,认真听着就好。

周一放学,程欢准备去食堂打饭,结果才走过操场,就被程恩妮给喊住了。

这是头一回,程恩妮主动喊住她。

“找我有事?”程欢态度矜持,心里转得飞快,仔细琢磨着程恩妮为什么要喊住她。

她最近很老实低调,什么也没有做,每天就宿舍教室,除了学习还是学习。

程恩妮示意程欢去快餐店那边说,理智告诉程欢,不要去,但好奇程恩妮为什么要找自己占了上风,程欢还是抬步跟了上去。

快餐店只做早中餐,晚餐是不做的,这会店的门窗都锁着。

程恩妮拿钥匙开了门,示意程欢进去。

“你要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在外面说?”程欢倒是十分警惕,不肯跟着程恩妮进去。

程恩妮也不强迫她,就站在门口,“说吧,你最近老盯着我,是为什么?”

程欢眸光一缩,下意识挪开目光,不敢跟程恩妮对视,嘴上立马反驳,“你别自作多情,我才没有老盯着你。”

放学时间,其实校园里这会人还挺多的,住校生们从食堂吃完饭出来,出来洗饭盆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到程恩妮她们这里。

被人来来往往打量着,程欢也不知道为什么,越发觉得心虚起来。

“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去吃饭了,我还得学习。”程欢抓紧了手里的饭盆子,抬脚就要走。

程恩妮看着她,没有伸手拉她,只道,“是不是你妈跟吴梅在打什么坏主意?你要是不说也行,到时候不管你妈对我做什么,我都会双倍偿还到你身上。”

“……你!”程欢脚步生生顿住,不敢置信地看向程恩妮。

程恩妮是怎么猜到了,她还知道梅舅妈的名字,说实话,程欢心里开始慌乱起来。

大概是紧急的时候,脑子迫于压力会转得比平时快,程欢很快反应过来,程恩妮所说的一切都是猜测,如果程恩妮真的什么都知道,就不会把她拦在这里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程欢不知道,她心里虽然想清楚了,也强迫自己镇定,但脸慌张的痕迹却没法掩饰。

“程恩妮,你别搞笑了,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啊,我看你是有被害妄想症,以为所有人都要害你!”

本来程恩妮就有九成的把握,见到程欢的表现,现在已经是十成十了。

她之前都把话说得那样直白,林秀禾还是不信邪来踩她的底线,她的容忍是有限度的,真以为她是面团,任由挑衅么?

不过虽然猜到林秀禾要做什么,程恩妮却没有急于亮出底牌。

狗急了还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她可不想在林秀禾目的不明之前,先把林秀禾逼急了,对她下死手。

程恩妮照常上下学,一点完全没有把周一谈话的事放在心上的样子。

程欢观察了程恩妮几天,见程恩妮还像往常一样,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第一次模拟考的成绩也发了下来,程欢看着卷面上的分数,整个人都傻眼了。

努力复习了这么久,她以为自己的成绩会有进步,但现实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成绩不进反退,总分又少了十来分。

就她这个成绩,什么都不要想了。

反倒是程恩妮,明明她刚转学过来的时候,程恩妮的成绩还不如她,考在班上后中游的位置,现在却已经稳定在班级的前三名里。

程欢心里又着急又酸涩,忍不住趴在桌上哭了起来。

寒暑假补了那么多课,为什么一点用都没有?她牺牲了那么多的时间背书做题,为什么一点回报都无?

程欢不愿意承认自己脑子笨,明明她在乡镇时,成绩明明还不错的。

她忍受着全班的无视和排挤,学得那么辛苦,回报的分数却完全是她无法接受的数字。

程欢非常崩溃,更让人崩溃的是,班主任要求这次考试的试卷要拿回去让家长签字。

到时候她妈肯定会拿程恩妮跟她的成绩比,肯定会骂她,说不定还会打她,程欢心里急得要命。

瞅见有同学自己偷偷签大人的名字,程欢咬了咬牙。

其实她妈也没那么关心她的成绩,家里有摊子还有弟弟要让她妈操心,她自己偷偷地签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关系。

心情忐忑地签好试卷后,周五程欢只背了两本书,就准备回家。

结果才出校门,她就被程恩妮拉回了家里。

“你干什么,放开我!”程欢吓了一大跳,她心里本来就担心家属院别的高三学生跟家长讲要签字,万一林秀禾或者程奶奶在外面听到了,她要怎么糊弄的。

就是因为想这些走神,程欢才会被程恩妮拉住。

一直把人扯进房间,把门关上,程恩妮松开对方的手腕。

“你干嘛?”程欢不是第一次来程恩妮的房间,但距离她上次来已经是一年以前的事了。

虽然心里慌张着急,但程欢还是下意识地打量程恩妮的屋子。

那时候程恩妮屋里空荡荡的,现在程恩妮屋子里却摆满了东西,书桌和书架上堆着的书和试卷不提,柜子上摆了好些零食水果,椅背上搭着的漂亮衣服,程欢还没见程恩妮穿过,床上甚至还摆了两只洋娃娃。

想到自己在程家要跟程奶奶挤一间狭小的房间,屋里还要塞个摇篮,连过身的地方都没有,程欢心里就不平衡。

而且那个屋子还是程恩妮不要的屋子。

“老实地把你妈和吴梅打算干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程恩妮双手环抱,坐在书桌沿上看着防备地盯着她的程欢。

程欢不敢置信地看着程恩妮,她怎么还盯着这事。

“不说?那我明天就去找程志强说,你妈生的儿子,你的宝贝弟弟,不是程家的种。”程恩妮悠悠道。

不等程欢开口,程恩妮又道,“或许我也可以帮你联系你的生父那边,已经十八岁,马上能拿到高中毕业证的大闺女,想必他应该很高兴可以认回你。”

前一句程欢还没那么怕,但程恩妮说到后一句时,程欢知道怕了。

想到自己的生父,程欢只觉得骨头都疼,那是被打过太多次后,身体下意识会出现的反应。

说吧,反正她说什么,程恩妮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不说全,半真半假就可以了。

见程欢准备开口,程恩妮微笑着道,“别说谎,我听得出来的。”

程欢身上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现在只觉得程恩妮是个魔鬼。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