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套路

在说与不说之间,半真半假还是实话实说中间,程欢选择了说,但只说一半。

“我真的不太清楚,我就是上次回去拿生活费的时候,看到梅舅妈到家里做客,听到她们谈到了你。”程欢看了眼程恩妮的脸色。

见程恩妮只是听着,脸上表情也很平淡,才继续道,“我听梅舅妈说,她工作的厂子要招工,工资特别高……”

“只要安心工作,用不了多久就能升职,她跟我妈说,如果我们考不上好的大学,可以去她那边的工厂上班。”

说完,见程恩妮还是没有什么表情,程欢迟疑地道,“我就听到这么多。”

程恩妮似笑非笑地看了程欢一眼,目光微凝,像是在沉思些什么。

过了良久,程恩妮才开口,“听起来就是很寻常的聊天,你梅舅妈似乎也是一门心思对你,跟我好。”

程欢忙不迭地点头。

“不过我成绩这么好,应该没有去工厂的需要,倒是你的成绩……”程恩妮弯眼笑起来,目光落到程欢身上。

程欢再次体会到了寒毛竖起,混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虽然吴梅说得好听,但程欢下意识地就知道,那个所谓的工厂,肯定不是什么好去处,如果真是那么好的地方,她妈绝不会让程恩妮去,而是会让她去。

“我想上学,恩妮,我跟你不一样,你有人疼有人爱,我只能靠自己。”程欢默默地打出苦情牌。

但话说出去的同进,程欢心情突然落到了谷底,这话其实就是她现在的现实情况。

连情绪都不需要酝酿,程欢脸上立马凄风苦雨起来,但没等她开口说自己有多艰难,程恩妮就已经开口截断了。

“具体说说你妈和吴梅的打算吧。”程恩妮喊程欢来,可不是要听她说这些没用的东西的。

“……诶?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就算真要去找我爸,我也不知道。”程欢原以为她一开始已经说得够多了,没想到程恩妮还是不放过她。

程欢咬着牙,她听到了一点点,但没听全,但那一点点,她也是绝不可能告诉程恩妮的。

见问不出什么来,程恩妮伸手把门打开,“走吧。”

这么轻松就放过她?

程欢有些不敢置信,脚步反而有些踟蹰,等反应过来程恩妮确实不打算对她做什么后,程欢立马就冲出了屋子。

听到动静的胡水英走出来,只看到程欢一溜烟跑远的的身影,她扭头问走出房间的程恩妮,“她怎么吓成这样。”

程恩妮耸了耸肩,天知道程欢怎么吓成这样,她一个手指头都没动程欢。

胡水英没有过多追问,招呼程恩妮马上可以吃晚饭,就进厨房忙碌起来。

这个时候,其实厂区那边还挺忙的,程恩妮一开始也跟胡水英说了她自己做饭就好,胡水英没必要来回跑,反正她都是做惯了的。

但胡水英坚决不同意,在胡水英看来,学习是天大的事,她也就是来回跑两趟累点,但看着程恩妮吃好能多一点时间学习和休息,她心里高兴。

何况程恩妮要是做饭的话,可不止做她一个人的饭,她还得把家里其余人的饭菜做出来,活可不算少。

饭后程恩妮回到房间,完成当天的学习任务后没有急着睡,而是拿本子,把她理出的线索整理了出来。

林秀禾跟吴梅想像上辈子一样,把她弄到厂子里去关起来。

这事程欢知情,大概也知道一些细节,但对怎么弄走她,什么时候实施估计不太清楚。

动手的时机,程恩妮推算应该会在高考前。

拐卖人口应该是大罪吧?程恩妮饶有兴趣地想,提前揭露阴谋固然没有风险,但林秀禾跟吴梅却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光是被赶出家门有什么用呢?程恩妮甚至不希望林秀禾跟程志强离婚,而是希望他们能互相折磨一辈子,这样总好过去祸害别的人。

程恩妮丢下笔,心里已经有了初步计划。

林秀禾最近跟吴梅走动非常频繁,经常把孩子丢在家里,自己出门就是一天,程奶奶对此很有意见,跟程志强说了好几回。

“你媳妇的那个亲戚,看着可不像是什么好人,成天打扮得妖里妖气的,不晓得要去哪里勾引男人,你媳妇跟着她厮混,能学着什么好。”程奶奶十分看不惯吴梅。

尤其是吴梅近几次来,都是空着手上门后,程奶奶就有点冲人甩脸色了。

程志强知道吴梅,前两天吴梅还在家里吃了饭呢,中间吴梅还冲他抛媚眼来着,那眼神,确实酥人得很。

他先前也听林秀禾讲起过这个前亲戚,知道吴梅在南边好像是傍了个开厂子的老大款,日子过得非常滋润。

打心眼里,程志强是有点看不上吴梅这样的女人,但他对林秀禾倒是挺有信心的,林秀禾都跟他生儿子了,还能有什么别的心思?

跟吴梅在一起,不过是尽地主之谊罢了,吴梅手里有钱,在南边也挺有人脉,说不定哪天就有用得上人家的地方呢。

不趁现在打好关系,难道等以后临时抱佛脚?那时候就晚了,人家可不会搭理你。

“妈,这事你就别管了,来来来,让我抱抱我儿子。”程志强在外头开了一天车,累得不轻,不想讨论这些。

程奶奶瞪了他一眼,把怀里的大孙子交给他,“你小心点抱,别摔着我们家宝贝蛋。”

“怎么会,儿子,想你爹了吗?你爹可想你啦!”程志强把怀里的胖小子举高高,小家伙高兴得手舞足蹈冲他直乐,程志强只觉得一天的疲惫都在这笑容里被洗干净了。

小家伙的胖脚丫子踩到程志强脸上,程志强一点也不嫌弃,还在肉脚上亲了一口,小家伙喜欢被举高,程志强就不停地举。

不光不觉得累,还觉得极有劲头,他得努力挣钱才行,得让他儿子过上好日子。

林秀禾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挰志强抱着儿子在晃悠,脸上立马带起笑容迎上去。

“我们爸爸回来啦,志强,儿子白天可想你了,一直冲我‘啊啊啊’,我看过不了多久儿子就能开口喊爸爸了。”

“真的?不愧是我儿子!”

……

夜里,林秀禾看着哄完儿子回屋,程志强已经睡了,林秀禾坐在结婚时置办的化妆台前,从镜子里细细地打量着程志强的睡脸。

心里考虑着吴梅给出的建议。

离开程志强,跟着吴梅去南边发展,反正儿子也不是程志强的,至于程欢,那个成绩反正也考不起大学,不如出去打几年工就嫁人。

没错,吴梅这次找上门来,是准备说动林秀禾跟着她一起南下的。

林秀禾一开始拒绝了,转而向吴梅抱怨了程恩妮的事,事实上,如果没有程恩妮的话,林秀禾对现在的生活是非常满意的。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没有人会愿意放弃平顺的生活,去外头漂泊,林秀禾已经这个年纪了,谈梦想已经不现实了。

但这两天,在吴梅的不停劝说下,林秀禾心里也有了动摇。

南边不好混,当初跟吴梅一起出去的,也不止吴梅一个,但只有吴梅一个人混出来了,因为吴梅豁得出去脸皮,别人要么没吴梅的条件,要么太要脸。

吴梅在南边做什么,林秀禾也很清楚,最开始几年,吴梅也是吃了大苦的,后来遇到了好人,日子才慢慢好起来。

虽然现在吴梅跟她保证了,有她做中间人,林秀禾过去后,可以直接过有钱人的日子。

“反正都是要被人睡,总比你现在给人白睡了,还当牛做马给人做老妈子要强吧?”吴梅特别看不上程志强,觉得程志强没本事。

“我跟你说,那边的老板都很大方的,你把人哄好了,钱是最容易得的东西,等有了钱,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秀禾姐,你长得正是那些老板们喜欢的那种,温柔娇弱,到时候收拾收拾,找个跟程志强年岁差不多的老板完全不是问题。”

“脸值几个钱,你看看我现在,谁敢到我面前来瞎说,我家里谁敢看不起我?想要钱,就得老实听话。”

是啊,这年头,有钱就是老大,谁敢看不起有钱的,林秀禾侧头把耳环取下来。

乳白色的珍珠耳环,一对就要一百多块,吴梅前天才买的,今天就因为不喜欢随手丢给了她。

拨弄着手心里的珍珠坠子,林秀禾心里拿不定主意。

到底,是送走程恩妮,还是她自己跟着吴梅走呢?

林秀禾心里摇摆不定,始终拿不定主意。

住在宾馆里的吴梅有些烦躁,她这趟回来,是带了任务回来的,厂里要招够人工,男朋友的朋友那里也要她一定要物色到好的人选。

招工的事情好说,回来她就直接回了趟乡下,早已经招了二十个人送上了火车,那边自有人把人接到厂里安排好。

现在她为难的是男朋友的朋友那边的事情。

要是对方喜欢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还好解决,年轻小姑娘多好哄啊,偏偏对方喜欢生过孩子的女人,最好是刚生了孩子没两年的女人,说有韵味。

除了这一点,还有一堆别的乱七八糟的要求,现在光是想想吴梅就一肚子火气。

去他娘的韵味,她这一时半会去哪里找符合条件的女人,小老头床品不好,要求倒是不少。

可对方家大业大,她男朋友好多业务还指着对方,她只能在这里赶紧想办法。

一开始吴梅也没想到林秀禾,林秀禾这个人是有点野心,也不是什么心善的人,但林秀禾这人思想其实还挺保守的,大概率不能同意这事。

但这不是没办法么,而且林秀禾太信任她,抱怨继女的时候,直接把儿子不是男人的种这事说了出来。

再等一等吧,林秀禾愿意心甘情愿跟她走还好,要是林秀禾不乐意,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

比起自己和男朋友的荣华富贵,林秀禾不过是个外人而已。

程恩妮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吴梅在套路林秀禾。

每天领着林秀禾四处花钱,做头发买衣服,出手阔绰,不时手里头露点看似值钱,其实不值当的小玩意给林秀禾。

“恩妮姐,还要我继续跟吗?”程三子瘦瘦小小的,搓着手问程恩妮。

他以前是跟着程振邦兄弟混的,现在程振邦他们当兵去了,他因为体能不达标被刷了下来,被程恩妮安排在厂区那里帮忙干活。

本来谢茂衍是要留下他的,但程三子自己不乐意,非要回县城来,跟着程恩妮。

程恩妮也没所谓,不过是多张嘴而已,开始她是要让他去上学的,结果一问才知道,这小子就读过两年书,现在十三岁了,要上学得从一年级学起。

程三子拉不下脸跟几岁的孩子一起上课,死活不愿意,只求程恩妮给他安排个活干。

他人机灵,嘴巴也甜,程建波不在的时候,还能帮忙干点体力活,留下倒也挺好的。

正好现在程恩妮缺人办事,也能直接安排他去干。

“跟着,你小心点,别惹了吴梅的注意,她可不是个省油的灯。”程恩妮点头,又再三叮嘱程三子。

程三子笑嘻嘻的,“她再厉害,不也是个女的,我才不怕她。”

程恩妮瞅了他一眼,程三子嘿笑了两声,忙改口,“我一定小心,不让恩妮姐担心。”

程恩妮这才让他走,程三子离开程恩妮这里,眼珠子一转,踏上了路边去省城的客车。

吴梅那里一天不跟她也跑不了,他得先去跟谢老板报个信才行,有人算计他们恩妮姐。

这也不算背叛恩妮姐,当初振邦哥他们走的时候,就叮嘱了他,有解决不了的事就去找谢老板,尤其是事关恩妮姐的事情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为上,汇报给谢老板。

吴梅和林秀禾可不知道自己被人给盯上了,两天每天都高高兴兴地出门逛街,当然主要是吴梅在逛,林秀禾帮着提东西。

看着吴梅花钱眼都不眨一下,林秀禾说不嫉妒肯定是假的。

她快要嫉妒疯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