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二十八章 决定

说实话,事情有些出乎程恩妮一开始的预料,吴梅居然打的是林秀禾的主意,这就很有意思了。

也不知道上辈子,林秀禾是不是也受到过这样的诱惑,如果有,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动摇。

要知道上辈子,林秀禾可是跟程志强相伴到老的,虽然人到老年后,程志强三天两头地进医院,林秀禾对他是不闻不问,但多少也做到了不离不弃。

不管怎么着,程志强饭还是有一口吃的,不至于饿死。

如果这辈子,林秀禾抛夫弃子,不不不,弃子的可能性比较小,毕竟那孩子是林秀禾的,却不是程志强的。

不过光是抛夫这一点,就足够了。

程恩妮觉得,她得想办法帮一帮吴梅,好叫她早点达偿所愿。

本就把生意抛到一边的林秀禾突然觉得生意更难做了起来,火车站门口突然多了好几个小吃摊子,一下就把她本就不多的生意,彻底抢走。

还有程志强那里,因为上班时间违反纪律,被扣了几次款,虽然不多,但程志强这个人,他到手的少了,给林秀禾的就更好。

而林秀禾最近因为天天跟着吴梅出去,看着吴梅花钱如流水,自己也没控制得住自己,给自己买了只金戒指,手里也没了多少钱。

儿子的奶粉钱不够,林秀禾就找程志强要。

程志强抠门到什么程度呢?给了林秀禾多少钱他心里有数,那些钱林秀禾会怎么花,要怎么花,程志强也摸得清七八成。

所以林秀禾管他要钱,程志强在心里一算,就觉得不对来了。

“怎么就没钱了?上两个月不给了你钱,你自己出摊子应该也赚了钱吧!”程志强质问林秀禾。

林秀禾自打跟程志强认识起,就端的是解语花的身份,不争不夺不算计,不要名分只要能跟程志强在一起。

结婚不是林秀禾争的,是为了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份,不能让他们的儿子成为黑户,私生子。

至于钱,林秀禾也显少直接跟程志强开口,至少在儿子落地前,林秀禾基本没跟程志强伸过手。

当然林秀禾并不是真的不要钱,她早就看透了程志强这个人,知道要是有了儿子,家里的经济大权自然而然会落到她身上,所以她一点也不着急。

但现在林秀禾非常烦燥且焦虑,内心觉得程志强没本事极了,跟吴梅的男人比,连个指甲盖都比不上。

“那点钱能做什么用,随便花花就没了,摊子根本就没赚钱,这怪谁,还不是要怪恩妮,要不是她胳膊肘往外拐,我也不至于现在连摊子都摆不下去。”林秀禾气道。

听到程恩妮的名字,程志强默了默,不想提程恩妮的事,“你现在手里还有多少钱?”

林秀禾不说话了,她哪里还能拿得出钱来,除了金戒指,她也买的些别的零散的东西,还给程志强买了件皮夹克,给儿子也买了东西。

见林秀禾这个样子,程志强就知道她是把钱花光了,想到这里,程志强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听到隔壁屋里程志强和林秀禾吵起来,程奶奶嘴巴一咧,乐颠颠地抱着孙子出门。

她是很乐于见到儿子儿媳关系不好,但也知道大从吵架太厉害,闹着孩子不好。

再就是程奶奶也怕孙子哭,吵得人心慌,“你爸妈吵他们的,乖孙子,奶奶抱你溜达去。”

等程奶奶遛弯回来,家里只剩下的程志强一下。

“人呢?”程奶奶探头探脑,往里屋瞅了一眼,没看着人。

程志强现在一肚子火气,林秀禾居然说他没本事,不能给她和孩子好的生活。

这让他瞬间涌起和姚美华在一起时不好的回忆,每次跟姚美华打架,姚美华就会把他往死里骂,没本事,窝囊废,什么难听骂什么。

程志强一直以为姚美华是不一样的,但金钱面前都一个样!

现在就嫌他没本事了,以后几十年怎么过!

程志强语气不好地道,“谁知道死哪去了,妈,你赶紧做饭,我晚上有班。”

本来还挺高兴的程奶奶立马不高兴了,但儿子要吃饭,她可舍不得饿着他,撇了撇嘴把孩子放到摇篮里,让程志强盯着,自己就进厨房去了。

去了免不了要摔摔打打,骂骂林秀禾出气,程志强听了心里就更烦躁了,也就只有看到摇篮里的儿子的时候,程志强的心情才好了点儿。

林秀禾一夜未归,程志强晚上十点下班到家,发现林秀禾还没回家后,赌气从屋里把门反锁住了。

想着一定要叫林秀禾吃吃教训,晚上等她叫门求他,他再开门。

但这一晚上,家里门压根就没有敲响,程志强一晚上没睡好,早上起来时眼睛下面都是黑的。

林秀禾回来的时候,正好遇上程奶奶抱着孙子准备出去晒太阳。

“妈,给你买了两件背心,你看看。”林秀禾随手从大包小包的袋子里翻出一个交给了程奶奶。

程奶奶立马把孩子放到椅子上,接过来,“哎呦,给我买的啊,我看看。”

因为高兴,程奶奶并没有立马观察到林秀禾身上的变化和神态上的改变。

林秀禾捏了捏儿子的脸,踩着高跟鞋进了屋。

“你昨天去哪了?”看到林秀禾,上午不用上班的程志强从床上翻坐起来,咄咄逼问。

林秀禾坐到梳妆台前,把珍珠耳环小心地取下来,放到盒子里,漫不经心地道,“去跟吴梅睡了一晚上,听她劝我了半夜。”

听到吴梅劝林秀禾,程志强心里升起的愠怒缓缓退去,想要再说些什么,一时间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见他憋了会没话,林秀禾脸上露出嘲讽的神色来,但嘴上却道,“我跟吴梅约了今天去退了金戒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再找你要钱了。”

听到林秀禾这样说,程志强心里突然又有点儿不得劲,他想了想,“算了算了,那戒指你留着吧,结婚到现在,也没给你买什么好东西。”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林秀禾转过脸来,程志强这才发现,林秀禾意外地化了个浓妆。

平时看林秀禾素着的样子看习惯了,猛不丁化成这样,程志强觉得还挺好看的,眼睛就有点拔不动了。

“真的吗?”林秀禾坐到床边,惊喜地看着程志强。

程志强点头,想到林秀禾说没钱用,“等会我再拿点钱给你,不过你可得省着些用,咱们要养儿子呢,不能大手大脚。”

林秀禾点头,心里对程志强的抠六嗤之以鼻,但行动却是直接扑到程志强身上,热情地招惹他。

听到屋里传来动静,程奶奶撇了撇嘴,不过看在林秀禾给她买的新背心的份上,她就不计较了。

程奶奶把衣服收好,把快要从椅子上掉下来的孙子抱,就出了门。

知道林秀禾跟吴梅越走越近,程恩妮一点也不意外。

客运站外多出来的摊贩,是程恩妮推荐厂区门口摆摊的人,介绍他们各自的亲戚过去的,客运站也算是个摆摊的好地方,稍微找人通通融一下,能摆在站口,生意就更好了。

至于程志强那里,是张父帮的忙,虽然不明白程恩妮为什么要这么干,但张父并没有多问,不过是找点茬扣点钱,正好站里在搞文明活动,拿程志强出来杀鸡儆猴也挺好。

多的就不用程恩妮做了,察觉到林秀禾的改变,吴梅那边自然会再加上一把劲。

林秀禾心里的天平已经有大半偏向了吴梅,但还有一小半理智在拉扯着她,让她没有办法立马做出决定。

再有就是程欢她不知道要怎么安排,还有程恩妮那里,她如果要南下的话,那自然是身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最好。

她不会像吴梅这样,把自己做情妇的事闹得人尽皆知,她希望自己能保留与程志强的婚姻关系,以去南边打工的借口,跟吴梅走。

儿子和女儿,她一个也不想带着身边。

“大妞不是要高考吗?考上学校就去上学去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吴梅不以为意。

要让她来讲,程欢这么大的年纪了,也该去外头赚钱替家里减轻负担了,但林秀禾这个人,顾虑太多,她要是提让程欢一起去,林秀禾肯定不能同意。

林秀禾叹了口气,“她学习不怎么好,我怕她考不上好学校。”

“那就复读喽。”吴梅完全不能理解林秀禾担心的这些问题,在她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

林秀禾摇头,哪有吴梅说的那么简单,如果她没有跟程志强结婚,那程欢要复读,只要她有钱,复读就是。

但现在跟程志强组成了家庭后,程欢复读程志强一家肯定会有意见。

现在她在家里,程欢还不时要受些委屈,如果她走了,没人护着,程欢肯定会更受委屈。

“至于你那个继女,你那么讨厌她,弄走呗,反正关在工厂里,她也出不来。”吴梅画好妆,当着林秀禾的面脱到浴袍,穿上了非常性感的法式内衣。

林秀禾当即不好意思地挪开了脸。

吴梅凑过去,强迫林秀禾看着她,“秀禾,你这样可不行,在我面前有什么放不开的,不过你这样,应该挺招男人喜欢的。”

说到这里,吴梅笑起来,“男人啊,都是贱骨,希望你放浪好勾搭,又希望你是良家妇女跟他演贞洁刚烈那一套,啧啧啧。”

林秀禾有些慌,吴梅也没强迫她,从箱子里翻出一身黑的内衣塞给林秀禾,“拿回去跟你男人试试,先练练。”

“……”林秀禾。

这天正好是周末,程欢放学就回了家,她去林秀禾屋里拿东西,看到有东西从包里露出来,好奇拉开了拉链。

“放下!”程欢才拉出来,还没仔细看清是什么东西,林秀禾就冲了进来,从程欢手里夺过内衣,然后手快过脑子,一巴掌甩到了程欢脸上。

这不是程欢第一次被打,但这算得上是她被她得最莫名其妙的一次。

一边慌乱地把内衣往包里塞,林秀禾一边张嘴骂程欢,“什么时候学的坏毛病,居然乱翻大人的东西,谁教你的!”

程欢已经捂着脸哭了出来,“妈,我没有,我是看它漏出来了一点,好奇看看。”“

林秀禾哪里听得进程欢的解释,劈头盖脸骂了程欢一顿后,就推程欢去了隔壁房间,“以后不许老往我和你爸的房间跑!”

程欢委屈地点头,眼泪啪嗒直落。

“对了,你上次成绩的试卷呢?我听张娇娇妈妈说要签字?”张娇娇的成绩越来越好,张母也爱在家属院里炫耀,上次正好说的时候林秀禾也在,张母顺嘴就问了句程欢的成绩。

程欢不敢哭了,吱唔着道,“不用签也没关系了,成绩特别不好的才要签。”

林秀禾点了点头,不用签的话,那程欢的成绩应该还算可以了,她正准备问试卷在哪里,她看一看,外头儿子哭了。

顾不上再管程欢,林秀禾匆匆出了屋,程欢悄悄地松了口气。

听到客厅里林秀禾语气温柔地哄着哭闹不休的弟弟,程欢心里的委屈如海浪一样,一阵阵扑来。

她要是个带把的就好了。

程欢的情绪没有人理会,林秀禾心里烦心的事多,哪有空顾及程欢,程志强则是本就对程欢不上心,又不是亲生的。

不过最近程志强对程欢脸色挺好,因为跟林秀禾夫妻生活和谐甜蜜,林秀禾最近变化很大,不管是哪方面,都大。

当然,程志强是非常乐在其中的。

离高考还有六十多天的时候,吴梅不打算再等下去了,林秀禾也已经跟她说了,决定南下。

“你赶紧跟程志强说,有什么不敢说的。”吴梅烦死了,她钱花得快差不多了。

而且老在这里呆着算怎么回事,万一这段时间有妖精勾了她男朋友的魂去了怎么办,那她的损失就大了。

林秀禾皱着眉头,“我心虚。”

“我说你心虚个什么劲,都决定去做了,有什么好心虚的,你就当是去打工赚钱得了。”吴梅烦躁不已。

见林秀禾还是做不了决断,干脆地道,“你不说就算了,我自己走,你以后有事不要求到我头上。”

林秀禾立马就有些急了,赶紧跟吴梅保证,回去就跟程志强说。

回到家里,林秀禾就跟程志强提了南下打工的事,程志强果然不同意。

“是去吴梅男人的厂里做主管,工资很高的。”林秀禾道,冲程志强比了个手指,“一千块的工资。”

程志强立马惊掉下巴,一千块的工资在这时候可不算少,抵他快三个月了。

“你问问她,我去怎么样?”铁饭碗再硬,但钱少啊,要是有更好的门路,程志强不介意去私人厂里打工去。

林秀禾摇头,“人厂里都是女工,就是女管事的,你去算什么回事,我可不放心你去,人家女工都又年轻又漂亮。”

见到林秀禾吃醋,程志强心里挺美的,立马揽过林秀禾哄,哄完之后,林秀禾让他做决定。

“其实我也不想去,钱再多,哪有你和儿子重要。”林秀禾表明自己的立场,“要不拒绝吧,我不好说,你去跟吴梅说。”

一千块钱啊,程志强还真拿不定主意,拒绝的话他实在是太心痛了。

“你让我想想……”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