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三十章 夜半惊魂

林秀禾寄回来的这些东西,让程欢的虚荣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尤其是对比着程恩妮的亲妈对她不闻不问的情况下。

程恩妮不是很招人疼嘛,但那又怎么样呢,她没有妈啊,被自己亲妈妈厌弃,程恩妮心里一定很难受的吧!

还好程欢只是在心里想想,不时盯着程恩妮看看,没敢去程恩妮跟前找存在感。

高考临近,程恩妮懒得理会程欢。

程嘉宝出事的时候是半夜,程恩妮刚复习完上床,胡水英她们还在厨房忙碌,就听到一阵急拍门的响声和杂乱的哭声。

等程恩妮起床披衣出门时,程奶奶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程嘉宝冲了进来。

程嘉宝被程奶奶横抱在怀里,孩子还在嚎哭着,满脸的汗和泪水,无力垂下来的左手通红,手背上一个巨大的燎泡,跑动间手掌翻过来,掌心的皮都烫掉一层,软塌塌地卷起来挂在边上。

“天啊,怎么弄成了这样子!”胡水英惊呼一声,想去碰孩子又不敢碰。

程奶奶却是一心想把孩子往胡水英怀里送,可孩子根本就不认得胡水英,从来都是跟着奶奶,再加上林秀禾去了南边后,孩子就更只认奶奶了。

本来就在哭的孩子当即嚎哭起来,张着手就要往程奶奶怀里躲。

他这一张手,众人才发现孩子身上的外衣只是披着,左手多露出一点来的地方,已经是一片血红,都看不出来是烫红的,还是被揭了层皮后的红。

“怎么不送医院,跑到这里来了。”程恩妮皱着眉头走过去,厉目看了眼讷讷不能言的程奶奶,“赶紧去医院。”

程奶奶不动,但程建波和胡水英他们却不能不动,这么小的孩子,不往医院送,往他们这里送,他们这二堂婶到底在想什么!

“我想讨点狗油给孩子抹一抹。”程奶奶被程建波拎着往车那里走,这才张口。

脚步拖沓,竟然是不想往医院去。

烧伤烫伤抹狗油,是他们老家的土方了,有没有什么原理程恩妮不知道,事实上一般的轻微烫伤,什么东西不抹慢慢也很好。

像程嘉宝这样的严重烫伤,别说狗油了,就是抹灵丹妙药都没有用,赶紧送医院找医院才是正理。

程恩妮懒得跟她废话,只道,“你要是想你这小孙子生生疼死,你就给他去抹狗油。”

程建波放开程奶奶,一般来讲,正常人应该能听出程恩妮的话音,会立马改主意要去医院才是。

但程奶奶可不是一般人,她看了看院里的几人,吱唔道,“你们做吃的,家里肯定有狗油,拿点给我……”

说实话,这世上真就有种人,一开口就会让你气得生不得打死他。

程奶奶现在就是,哪怕她是长辈,程建波也有一种想揍人的冲动,程建波紧了紧欲上扬的手,“二堂婶,我家没有狗油,赶紧送医院吧,大人能熬,孩子可熬不得。”

可恨的是,程奶奶现在还满脸迟疑。

“你要是不怕林秀禾回来找你拼命,你就拖着吧。”程恩妮真是万分庆幸,她小时候因为程家重男轻女,被送到外婆那里养着。

小时候她觉得委屈不公,现在看来,没在程奶奶手上养,是上天有好生之德。

程奶奶上了车,胡水英赶紧跑去跟屋里也亮起灯的婆婆简单地讲了下情况,让不要走,才匆匆跟上。

好不容易把孩子送到医院,一看到孩子身上的伤,医生就开始骂人了,程恩妮她们这才知道,为什么孩子是被包着送过来的。

因为一被烫伤,心急之下,程奶奶直接把程嘉宝的衣服给脱了,小手臂上的那层皮……都给揭了下来。

本来孩子被烫伤就是大人的失职,现在还犯了这样大的一个错误,别说医生了,就是半夜来看急诊,听到动静围过来的病患或家属,都气得不轻。

程奶奶缩着脖子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医生也不可以盯着她骂不管孩子,很快就去替程嘉宝处理烫伤去了。

程嘉宝被放到床上时,程恩妮才发现,不光是手上,程嘉宝的左脸和脖子,都有不同程度的烫伤,只是比起手来,要轻了很多。

程恩妮他们也没法闲着,程建波除了要去缴费,还要去找程志强。

自从有了儿子后,程志强就从短途改跑起了中长途,累肯定要累很多,但工资也要高很多,为了儿子,他一点也不嫌累。

这次程志强就是跑去了邻县,因为跑的末班车,晚上会在那边的职工宿舍睡上一觉。

现在为了个程嘉宝,去找程志强,程建波得自己开车跑近百公里,这不是白天,是大半夜。

程恩妮没有胡水英和程建波那样的好脾气,她全程冷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平时程恩妮就是个乖乖的学生样,跟她这个年纪的普通小姑娘并没有什么不同,顶多就是漂亮一些。

这冷不丁地把脸沉下来,还真的些让人害怕,程奶奶这会也知道心虚了,在程恩妮面前大气也不敢出。

胡水英知道程恩妮心里不痛快,也烦程奶奶这个二堂婶办事不着调,但有什么办法呢,孩子那个样子,送到她们面前,还能不管?

没见林秀禾那样对程恩妮,程恩妮还是二话没说跟着把孩子送到了医院么。

遇到这么一遭事,胡水英肯定要问问前因后果,一问又是吃了一肚子气。

林秀禾走了以后,程志强经常要出晚班,程嘉宝就是程奶奶带着睡,周六日晚上才是程欢带着睡。

程嘉宝还小,晚上程奶奶大概是给喂了比较咸的菜,水喝多了,半夜直接尿了一床。

林秀禾讲究,以前孩子尿了,肯定是要洗干净,换上干爽的衣服裤子才能再睡,要是这套流程没整下来,程嘉宝能一直哭,哭到天亮。

人老了,觉本来就不多,被吵醒后,程奶奶一肚子的火气,摔摔打打地烧了水,兑了盆温水给孩子洗了,换好了衣服。

变故就发生在程奶奶去倒水的时候。

烧好的一壶水只用了一点点,程奶奶把剩下的热水灌到的热水瓶里,随手放在了桌上,程嘉宝自然也像往常一样,被她随手放在了凳子上。

程奶奶才端着盆走到厕所,程嘉宝就把热水瓶打翻了,热水倒到了手上,溅到了脸上。

“……”胡水英无语可说,都不知道要怎么讲程奶奶,也不是没养过孩子的人,心怎么就那么大呢?

程嘉宝才多大的孩子,一岁还不满啊!也就是趴着桌沿能站稳,又一心爱乱爬乱动乱站的年纪,居然直接放在没有任何防护的凳子上。

程奶奶把事情说完,才知道怕,抹着眼泪怪程嘉宝不听话乱动。

“……”胡水英气得胸口闷得疼,一句话也不想跟程奶奶说。

程恩妮冷冷地看着程奶奶,满眼嘲讽,据程欢在班上所说,林秀禾出去后可没少给程家汇钱。

那钱虽然来得不干净又容易,但也是凭林秀禾自己的本事挣的,程家人心安理得地花着,居然这样对她的儿子。

先前程恩妮说林秀禾如果知道,会跟程奶奶拼命,可不说假的。

先不说吴梅靠谱不靠谱,给林秀秀介绍的金主怎么,即便林秀禾有本事笼络住对方一辈子,但等对方百年后呢,不还得造这个儿子。

要是这个儿子有什么意外,让林秀禾后半辈子靠谁去?

程恩妮看了尤自骂个不休的程奶奶,“林秀禾的联系方式有吗?”

话被打断,还是进医院到现在,第一次张嘴说话的程恩妮打断,程奶奶愣了愣,嘴巴张了张,一副明显知道,但想起了什么,又不愿意说的表情。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大字不识一个……”

她不知道,程恩妮也懒得再问,反正程志强肯定知道,就算程志强不乐意说,程欢也能知道。

程奶奶浑浊的眼睛转了转,见程恩妮不说话了,心微微安了下来。

程嘉宝的情况很不好,医生简单地处理过后,挂上水就来找家属了,医院这边建议赶紧把孩子往省城的大医院送。

“什么医院竟然看不了病,怎么就要去大医院了,是不是你们把我大孙子给治坏了!”程奶奶当即就不要脸地准备大闹。

这话一出,医生的脸都黑了,怎么会有这么蛮不讲理的老太太。

“闭嘴!”程恩妮被她吵得脑袋疼。

程奶奶闭了嘴,转脸一脸委屈地看向胡水英,想跟胡水英诉苦,谁料胡水英压根不看她。

“省城医院那么多,我们也不知道往哪家去,不知道王医生有没有建议去的医院。”程恩妮问。

本来医生是有建议的,但程奶奶骂得太快,医生根本就来不及说,见家属里终于有讲理了,医生也是大松了一口气。

上辈子程恩妮一直在江省,对本省的医院确实不熟,听到医生推荐的医院后,点头表示记下,又拜托医院出了车急救车。

谁知道临到上车,程奶奶又出了夭蛾子,她死活不肯去,竟是要把程嘉宝直接丢给程恩妮和胡水英两个。

“我在这里等建波和志强,我等他们,这没有报信可不行啊,他们还不知道怎么着急呢。”程奶奶振振有词。

程恩妮提溜着她,把她推进了车里。

“我已经拜托了医生和护士,他们一到就会有人跟他们讲。”程恩妮的耐心实在是有限。

程奶奶上了车,一脸的怨气,却不大敢说话,随车的值班医生和护士都叹了口气,可怜地看着病床上的孩子,没有说话。

因为明天程恩妮还要上学,胡水英在劝程恩妮,让她别跟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好,有我在呢,你回去睡一觉,不要耽误了学习。”

“我把你们送到地方再回来。”程恩妮不放心,胡水英再厉害,也不过是隔房的侄媳妇,她怕程奶奶作妖。

胡水英劝不住程恩妮,只能由着她上了车。

医生护士这才知道,程恩妮是个高三的学生,两人顿时谴责地看向一边打盹的程奶奶。

等到省城,天都快要亮了,胡水英头一次到省城的大医院,要不是有程恩妮在,她还真有些抓瞎。

程恩妮把要办的手续办好,又出去外面给胡水英买了份早餐,才准备离开。

早餐没买程奶奶的份,程恩妮跑了一晚上,也有火气,但胡水英看到了,暗暗瞪了程恩妮一眼,分了个包子给程奶奶。

“怎么不多买点,一个怎么够吃!”程奶奶不满地抱怨。

胡水英,“……”

好像把那个包子抢回来。

程恩妮不管胡水英的行为,对程奶奶的话也不予理会,该办的事她办完了,她也准备回去了。

程恩妮走的时候,程志强和程建波才到县医院,得知他们到了省城后,程志强急匆匆地就要往省城去。

好在程建波在外头也混了两年,不是以前那个只晓得种地和兄弟情义的憨汉子,当即拦下了程志强,“志强哥,省城医院的花费不小,你还是先回家拿钱吧。”

这时候说这事,很有些小人之心,但没有办法,程志强是有前科的人,程建波可不想被媳妇念叨。

再说了,他们一家子,连夜送医院,帮着看护,帮着找人的情份,可不是区区金钱能抵的,他可提也没提这些。

“……!”程志强顿了一下,谴责地看了程建波一眼,到底没说什么,转身赶紧往家里赶。

程恩妮回到学校,已经错过了早自习,班主任问明情况后,就让她回座位上去了。

本来程恩妮迟早被班主任叫出来训,程欢还挺高兴的,结果没高兴一会,班主任就抱着试卷进来,要随堂小考。

离高考只有半个月了,最后的这段时间,每天都是小考讲题,小考讲题,每一次考试成绩出来,对程欢来讲,都是一次凌迟。

一次次凌迟过后,程欢心里已经默认了,高中毕业后,吴梅会给她在省城介绍一份不错的工作这个结果。

但不到黄河不死心,如果能走运考上大学,总比立马要参加工作要好得多。

程欢端正态度,努力审起到手的试卷的题目来。

她仔细观察过程恩妮了,程恩妮通常是看过一遍试卷才开始写题的,老师也说程恩妮这样的方法很好。

程欢心里说程恩妮装模作样,实战时却一点不漏地学上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