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三十二章 投毒

程欢到了医院没多久,林秀禾立马就知道了,她当即就要收拾行李回来,但却被吴梅给拦住了。

“让他们好好治就行了,你回去干嘛!”林秀禾现在正是巩固地位的时候,回去干嘛。

至于程欢电话里说的,程志强要把孩子转院回去的事,“你说下个月不寄钱回去,你看他们还敢不敢转。”

林秀禾这么一说,程志强果然就不敢再提转院的事了,但林秀禾也不放心,她让程欢在医院里照顾程嘉宝。

“妈!我马上要高考了!”程欢都疯了,她怎么也没有想法,事情竟然会这样发展。

程嘉宝不用转院,不是有程奶奶在医院照顾吗?就算没有程奶奶,也应该是程志强请假来照顾一段时间呢,怎么会轮到她呢?

不管林秀禾说什么,程欢都不同意。

电话打到最好,林秀禾生气了,觉得程欢太过自私,不顾弟弟,又不是不让她去高考,不过是请两天假在医院盯着而已。

何况你要是真用心学了的话,已经学了三年,哪里还差这几天。

程欢也生气,还委屈,高考是人生大事,明明程嘉宝的情况已经稳定,只需要身边有人照顾就好,有程奶奶也有程志强,凭什么要让她在这里守着。

早知道林秀禾这么偏心,她才懒得管程嘉宝的死活,程志强要转就转,关她屁事!

母女俩闹到不欢而散,程欢抹干眼泪就回了学校,打定主意以后绝对不管程嘉宝的事儿。

同时心里也怨恨上了告诉她消息的程恩妮,如果不是程恩妮画蛇添足跟她讲这件事,那她就能一直被蒙在鼓里,就算事情最后结果不好,林秀禾要怪也怪不上她。

嫉妒是最容易冲昏头脑的东西。

高考前放三天假,他们学校做为考点之一,需要进行考场布置,同时也让高三学校在考前稍稍放松一下。

放假前一天,程欢犹豫了很久,课间操的时候,假装肚子不舒服,留在了教室里休息。

“你在干什么!”杨新宇即便转了个班,虽然不是班长,但还是学生会的干部,课间操巡查的时候,正好看到程欢鬼鬼祟祟地,不知道站在程恩妮的座位那里干什么。

马上就是高考了,杨新宇立马走进了教室里去。

“我……没干什么。”程欢吓了一大跳,手上拿着扫把,一脸茫然地看向杨新宇,“我,扫地。”

杨新宇皱了皱眉头,仔细打量了程欢几眼,再一看期余小组的过道确实是干净的,只剩下程恩妮座位旁边的过道没有扫了。

“班长,我真的在扫地,除了扫地,我还能干什么?”程欢平复了下心跳,淡淡地回问杨新宇。

杨新宇深深地看了程欢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出了教室。

出教室走了几步后,杨新宇不放心又退回来看了一眼,程欢确实在扫地,已经扫到程恩妮后面几位了。

难道真的是他关心则乱?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前头查到别班的同学也在喊他,杨新宇没再多想,大步追了上去。

他走后,程欢心神一松,靠在旁边的桌子上,手脚无力,好半天才缓过来。

虽然没看到程欢在做什么,但等课间操结束后,程恩妮出楼来的时候,杨新宇还是喊住了程恩妮,跟他讲了看到程欢在她座位旁边逗留的事。

“可能只是我的小人之心,不过马上要高考了,还是多注意一下为好。”杨新宇目光掠过程恩妮的脸。

程恩妮表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谢谢你,我会小心的。”

好在这会张娇娇先跑去上厕所去了,不在身边,要让她知道,肯定会像气冲冲地去找程欢质问。

回到教室,程恩妮先检查了一遍个人物品,没有什么异样,包括水杯,也没有哪里不对。

“你在翻什么?”张娇娇赶在上课前三分钟跑上楼,坐下第一件事就是摸出水壶喝水,她边拧盖子边看着程恩妮满满桌面的书和试卷问。

程恩妮没发现哪里不对,把桌上的书又一点点往桌肚里放,“杨新宇说……等等,不要喝!”

不过是无意间瞥了一眼张娇娇手里的水壶,程恩妮就看到了壶口奇怪的白色粉末。

“什么?”张娇娇还没来得及喝呢,嘴巴才沾上去,水壶就被程恩妮拿走了。

好在水壶不是满的,不然程恩妮抽走的时候,说不定会泼出来。

“你往水里加了什么东西吗?”程恩妮捻了一点粉末在指尖上,闻了闻,没有闻到任何味道。

水是清澈的,不是奶粉。

张娇娇奇怪地凑过去,歪着脑袋看程恩妮手指尖上的白沫,“没有啊,这还是早上吃粉的时候胡姨给我灌的白开水,我都喝了一半啦,这是什么?”

是什么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她们自己弄上去的。

程恩妮目光一转,拿着水壶看向程欢,程欢本来一直在看她们这边的,程恩妮一看过去,她立马就慌张地移开了目光。

有鬼!

程恩妮顾不上马上要上课了,直接拿着水杯起身就往教室外走。

张娇娇要跟,程恩妮没让,“你在座位这里呆着,别让程欢接近这里。”

“……哦,好!”张娇娇反应不过来,但也立马坐下,点头应好。

目光跟着看向程欢那边,程欢这会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上课了,干什么去?”英语老师走到门口,准备上课,正好迎面遇上程恩妮。

听到英语老师的声音,程欢抬起头来,看过去。

程恩妮停住脚步,没有先回老师的话,而是扭头看了眼脸色发白的程欢,“有点急事要找班主任。”

马上要上课了,拿着个水壶去找班主任,奇奇怪怪的。

但要不说成绩好的学生老师会格外宽容呢,英语老师听到程恩妮这样说,也没多问,直接就让她走了,只叮嘱她早点回来上课。

眼看着程恩妮走远,程欢眼里一阵阵发黑,心里直道,完了。

程恩妮去找了班主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地说了一遍,“这件事很严重,这粉末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最好报警处理。”

办公室里不止班主任一个老师,程恩妮话音一落,办公室里瞬间静了一静。

“这也不确定是不是害人的吧,找公安是不是太过了一些。”有老师觉得,马上高考了,弄这些事情出来,不好。

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万一不是怎么办?”又有老师开口。

好在现在是上课时间,办公室里的老师也不多,不然你一句我一句,还不知道要扯到什么时候去。

程恩妮不说话,只专心地看着班主任,等他回答。

“恩妮,我理解你的心情,但马上要高考了……”班主任话里的未尽之意,程恩妮听明白了,也懂班主任的顾虑。

说实话,班主任是个好班任任,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一直是位尽职尽责的好老师,别的老师说什么程恩妮不在意,但班主任的话她会考虑。

“我可以给程欢一个机会,只要她主动承认并道歉,我不追究,但如果她不承认,我会报警。”程恩妮目光坚定。

班主任一直知道程恩妮主意挺正的,但现在正得有些让他头疼了,但程恩妮是受害者,站在她的立场上,她做这样的决定无可厚非。

程欢很快被老师喊到了办公室里,程恩妮离开的这段时间,程欢脑子翻来倒去地想了很久,想了很多。

水里确实放了东西,也确实是她放的,但没有人看到,哪怕是杨新宇,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放完了东西,没有亲眼目睹。

只要她不承认,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是她干的,她甚至可以喝下那杯水。

水里并不是放的什么毒药,而是泻药,顶多拉两天肚子而已。

心里拿定了主意后,程欢脸色就没那么难看了,等到了办公室,她也不出声,先等班主任问。

班主任问完后,她才开口,“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有做!”

程恩妮并不意外程欢的回答。

因为她回答得十分笃定,办公室里的几位老师也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班主任其实是不大相信程欢的,程欢之前的那些黑历史可还一桩桩一件件地记在他的心里。

“程欢同学,不要说谎,如果真的是你,真要你诚恳道歉,大家都会原谅你。”班主任看着程欢的眼睛道。

程欢定睛看向班主任,“不是我,我没有。”

程恩妮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着,听到这里,她也不说话,而是转身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站在办公室里的教导主任。

“老师,我想打个电话,可以吗?”教室主任的办公室里有电话机,老师办公室里没有。

教导主任是绝对不赞同报警的,他警惕地看向程恩妮,“打给谁?”

“家长。”程恩妮淡淡地道。

同学要求打电话给家长的话,教导主任看了看程恩妮又看了看程欢,这两人是继姐妹整个学校就没有不知道的,学校还因为程恩妮得了不少好处呢。

教导主任想了想,看在谢家的面子上,程恩妮有委屈找家长,他没道理挡着,想通后,教导主任示意程恩妮跟着他去办公室。

程恩妮拿着水壶,转身就要去办公室。

“我可以证明不是我,你们要是认为我放在东西,这水我喝一口就是了。”程欢把人喊住。

办公室里的老师听了这话,心里的天平大半都站到了程欢这边,立马就有人出言让程恩妮给程欢机会自证清白。

但程恩妮只是看了程欢一眼,脚步没没停,直接越过停住脚步的教导主任往他的办公室走去。

本来打算趁程恩妮走的时候,把水壶拿过来喝一口的程欢气得跺了跺脚。

但这会,程欢心里其实已经不怎么怕了,她看得出来,大部分老师都是站在她这边的,哪怕真的是她,过两天就考试了,这事应该也会不了了之。

程恩妮说打电话给家长,不过是敷衍教导主任而已。

见她拨打的电话不是公安局的电话,教导主任也放下了心,听到程恩妮把事情的原委同对方说,教导主任也没放在心上,只以为是孩子向家长诉苦。

等到谢茂衍带着公安和穿着工作服的检测人员风风火火地赶到学校时,不光是程欢,就是老师都有些傻了。

谢茂衍没有在学校出现过,大家并不认识他,但他本身的气势,还有随行带来的这些人,一时都把校领导和老师都给震住了。

教导主任先程恩妮一步走向谢茂衍,简单地几句后,嘴角苦涩地跟着谢茂衍走过来。

程欢脸色有些发白,程恩妮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家长?”谢茂衍走到程恩妮身边,从程恩妮手里拿过那个水壶,递给身侧的检测人员,然后笑着看向程恩妮。

程恩妮有些尴尬,她不过是不希望教导主任拦着她打电话而已,哪里晓得教导主任会跟谢茂衍讲,“事急从权。”

这时候公安已经陪着检测工作人员进到了办公室里,向校方出示他们的资质和工作证件。

两名公安的其中一名,由班主任陪同,去教室调查。

“我很喜欢这个身份。”谢茂衍笑起来,见程恩妮目光凝重,“不用担心,他们很专业。”

谢茂衍完全相信程恩妮不会空穴来风,她说是,就绝对是。

程恩妮点了点头,她同样相信谢茂衍的办事能力。

检测人员带了相关仪器过来,但并没有用上太多,检查结果就已经出来了,水里被放的是泻药,剂量不算小。

如果喝了的话,身体稍虚的人,很可能会影响到马上要到来的高考。

“为什么把药下到娇娇的水里。”程恩妮看向程欢。

程欢这会脸色苍白,大颗的冷汗往外冒,但还是嘴硬地说,“凭什么就说是我,难道就不能是你自导自演吗?谁看见了,没有证据的事你不要乱讲。”

她这个样子,哪怕她再狡辩,事实也摆在了众人面前。

尤其是公安拿着从垃圾桶翻来的,被撕碎的包药片的小纸袋后。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