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三十三章 考上了

谢茂衍带来的公安行动十分迅速,很快就查到程欢的泻药是在哪里买的,程欢无可抵赖,只能承认事情确实是她干的。

拘留三天,让程欢正常参加高考,程恩妮看在班主任的面子上,同意了。

谢茂衍对程恩妮的决定没有任何意见,确认没有别的问题后,他带着人又离开了,跟着一起离开的,还有程欢。

这件事班主任没有在班上说,同学们虽然好奇,但心思更多地放在了马上要来的两天考试上。

“恩妮?”张娇娇倒是有些慌。

程恩妮回握住她的手,“没事,程欢已经被带走了,她没有办法再使坏了。”

两人的东西都被仔细检查过,程欢应该只下了泻药,至于为什么要下到张娇娇的水壶里,是因为程恩妮的是水杯,当时水杯里并没有水。

想到有时候也会从张娇娇的水壶里倒水喝,程欢就全倒到了张娇娇的水壶里。

另外就是程恩妮不是很看重张娇娇么,如果张娇娇因此而病倒,程恩妮肯定也会受到影响。

下午最后两节课就不上课了,寄宿生们回宿舍打包行李准备回家,走读生们也开始把繁重的课本和试卷运回去。

“恩妮,我妈妈调到了去边疆的线上,考完试,我们一起去那边玩吧,我妈说那里的风景特别美,好吃的也多。”张娇娇一边往书包里装书,一边兴致勃勃地邀程恩妮出去玩儿。

本来程恩妮还担心张娇娇会因为程欢干的这些破事受影响,结果张娇娇三两下就把事情都抛到了脑后。

旅行这种事,上辈子离程恩妮十分遥远,即便是后来事业小有所成,她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享受生活。

“好,不过这两天你要好好休息,注意饮食,先把考试考好。”程恩妮欣然同意。

张娇娇点头,斗志昂扬,“肯定会考好的!”

她都跟父母商量好了成绩出来的奖励,不好好考怎么行。

放假三天时间飞快过去,在第三天的下午,程欢也终于从公安局里出来。

原本程欢以为,她当天没有回家的话,程志强就会去找她,找关系让她出去,结果她在里头一连呆了三天,程志强对她完全不闻不问。

程欢不应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那种被全世界抛弃,只有她一个人的绝望,她算是真实体会过了。

高考一大早,程恩妮一出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谢茂衍。

“你怎么在这里?”程恩妮微微挑眉。

谢茂衍看了眼手表,“怕你那个继姐狗急跳墙,走,送你去考场。”

程欢出了公安局后,谢茂衍的人就一直跟着她,看着她回了程家,看着今天一大早程欢出门吃了早饭,看着她到了学校。

其实程欢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反常的,但谢茂衍难得有光明正大的机会能出现在程恩妮身边。

程恩妮,“……”

“你同学那里,我也让人去接了,也不会有问题,你放心。”谢茂衍缓声道。

两天的考试时间过得比放假时间还快,考完最后一场出来,程恩妮长松了一口气。

上辈子她根本就没有机会走进这个考场,在她茫然又无知的时间,命运的轨迹因为林秀禾而彻底改变,走上了一条极为艰难的道路。

曾经程恩妮也曾怨恨过命运的不公,但她很早就明白,怨恨和抱怨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所以才能从泥潭里一点点地挣扎起来。

后来她也确实成功了,但有些遗憾,不是努力就能弥补上的。

但现在,程恩妮觉得,她心里的遗憾,已经没有了,这大抵就是重生的妙处吧。

出了考场,谢茂衍居然还在。

“考完后有什么打算?”谢茂衍已经从谢敏君那里得知了程恩妮的志愿是哪里,但忍不住还是开口问。

程恩妮摇头,“暂时没有打算。”

好不容易考完试,程恩妮只想好好放松一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去考虑。

包括程欢和林秀禾,程恩妮也一点都不愿意去想她们。

在考试成绩出来前,程恩妮和张娇娇跟着张母工作的列车去了趟边疆,一直玩到录取通知书出来,两人回来。

“恩妮,我被录取了!”张娇娇抱着她的录取通知书冲到程恩妮这里来,把录取通知书给程恩妮看。

张娇娇考的是本省的大学,本来她是想跟程恩妮一起考江省的,但张父张母没舍得让她走那么远,张娇娇再三考虑过后,还是选择了陪在父母身边。

最重要的是,程恩妮要考的学校和专业录取分数线高,张娇娇觉得自己把握没那么大,不如选择能力范围内,能考到的好学校。

“你的通知书到了吗?”张娇娇把自己的通知书给程恩妮看,边问程恩妮。

程恩妮把抽屉里的通知书拿给她,张娇娇一声惊呼,拿过来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

“你知道吗,这次咱们这校考得挺好的,尤其是咱们班上,考上了好几个。”张娇娇一边看一边同程恩妮八卦。

这事程恩妮也知道,她们班的学习氛围不错,到了高三后,有心想要往上学的都格外努力,这次考得不错不意外。

“录取通知书收好,别丢了。”程恩妮把张娇娇的通知书还给她,怕她马大哈,特意多叮嘱了一句。

张娇娇把通知书装进包里,“那肯定不会丢的,我就拿过来给你看看。”

这么重要的东西,肯定是要好好地锁在柜子里的。

“对了,程欢去找她妈去了。”说着话,张娇娇突然说起程欢来。

程欢成绩出来后走的,她成绩非常不理想,分数还不如模拟考的时候好,落榜没有任何疑问。

正好程嘉宝的伤好了一点点,程欢不需要再待在医院照顾,收拾了行李就直接南下了。

程恩妮虽然有些意外林秀禾怎么会允许程欢去找她,但也算不上多意外,“程嘉宝出院了吗?”

张娇娇想了想,“听说是出了,但我回来这两天没见着人,没见你奶带他出来玩。”

程嘉宝现在出院,伤应该还没有好全呢,怎么可能像以前一样在外头乱跑。

程恩妮拿到了录取通知书,胡水英跟陈虹原本是准备在家属院办酒的,就像去年给于杨办的那样,但程恩妮没同意。

胡水英和陈虹商量过后,决定在酒店办两桌,就她们两家人,再加上张家人和程恩妮几个老师,也算是谢师宴了。

“这是大喜事啊,多办几桌,我来掏钱。”朱桂先知道后,特意跑过来,想要多办上几桌。

程恩妮考上的大学可是全国都排得上号的好大学,朱家可没出过一个大学生,程恩妮虽是继女,但朱桂先心里已经把程恩妮算作了朱家人。

这样大的喜事,肯定要拿出来的好好向亲朋好友炫耀一下。

姚美华也没想到程恩妮居然这么出息,明明程恩妮以前只有小时候成绩好,后来成绩就一般的。

不管程恩妮能考上好的大学,姚美华心里肯定是为她骄傲的。

程恩妮考上好大学,最不开心的就是姚娜了,但不开心也没有用,程恩妮就是考上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程恩妮直接拒绝了朱桂先的提议。

“姑姑,我看她啊,心里就是没你这个妈,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儿狼。”姚娜心里高兴着呢,脸上却一副站在姚美华这边,替她生气的样子。

姚美华知道程恩妮为什么会拒绝,心里非常难堪且不好受。

“还不是随了程家。”虽然明知道原因,但她姚美华一点也不愿意去面对。

朱桂先被拒绝也有点没面子,但他毕竟只是个继父,程恩妮对他有隔阂是正常的,他想让姚美华去劝劝,“你们毕竟是母女,难道因为恩妮分给了前夫,就不是母女了?”

姚美华说不出话来。

“我看恩妮是个挺有情有义的孩子,也有本事。”朱桂先跟姚美华结婚后,多少也去了解了一下程恩妮的情况。

姚美华只是沉默,她根本就法法接话,朱桂先不知道的是,他去说,程恩妮只是拒绝,要是她去,说不定连门都进不去。

“姑父,程恩妮哪里有情有义了,你是不了解她,她就是个白眼狼,心里从来没有姑姑,也不把姑姑当妈。”姚娜在旁边插嘴。

说完,姚娜历数了一下程恩妮忤逆不孝的各种行径,以及以前姚美华在程家所受的各种委屈。

说来说去,竟然大半都是因为程恩妮,跟程志强吵架是因为程恩妮,跟程志强离婚也是因为程恩妮,为程恩妮好还被程恩妮冷漠以待。

“我看恩妮不像是这样的孩子。”朱桂先跟程恩妮打过几次交道,程恩妮对他是有些陌生,但却是个很讲礼貌的孩子,根本不像姚娜所说的那样。

事实上,朱桂先并不怎么喜欢姚娜,觉得姚娜挺没有礼貌的,尤其是在他们家的时候,把客人的架子拿得高高的,却一点也没客人应有的样子。

姚娜撇了撇嘴,“那是她会装呗。”

朱桂先皱眉,“美华,你是怎么样想的,恩妮以后出息肯定少不了,不管以前有什么矛盾,你们始终是母女,有误会能够早点解开不是很好吗?”

解不开的。

不过朱桂先坚持,姚美华还是提着吃的用的上了程家的门。

“我知道你不欢迎我。”看到程恩妮,姚美华率先开口,胡水英和程建波对视一眼,默默地走了出去。

程恩妮目光扫过桌上姚美华带过来的东西,“知道你还来?”

姚美华被噎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一会儿,姚美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她希望程恩妮能够同意朱桂先提出的建议,多办几桌酒席,正好也借这个机会,跟朱家人好好认识一下。

说着,姚美华还着重提了一下朱桂先的人脉,意思是等程恩妮毕业,朱桂先能帮上她,不像程志强,只是个客车司机,一点本事也没有。

这种时候,姚美华还不忘踩一踩程志强,程恩妮听了,也只能无奈摇头。

“你摇头是什么意思?”姚美华觉得自己的姿态已经放得很低了,程恩妮还想怎么样!

因为焦急,姚美华的声音有些大,程恩妮看着她没说话。

姚美华冷静了一下,“对不起,我跟你道歉好吗?恩妮,我以前跟你爸过的什么日子,你不是不知道,我也很难,是我对不起你,但你看在你外婆的面子上……”

程恩妮最讨厌的就是姚美华提外婆,“你不要提外婆,我欠外婆的,但从不欠你的。”

为什么外婆会去得那么早,还不是被姚美华气的。

那时候姚美华和程志强还年轻,感情也没有后来那样坏,夫妻俩原本打算拼着一个人开除公职的想法,也要再生个儿子。

当然,开除公职是最不得已的决定,他们最开始是想送走程恩妮的,无奈外婆死活不同意,为了这事,姚美华跟亲妈的关系一直不好,一直吵架。

程恩妮四岁那年,姚美华思子成疾,出现在假怀孕的症状,夫妻俩喜不自胜,把程恩妮偷偷从外婆手里带出来,准备送人。

送了人后,对外说走丢了,痛失“爱女”之后,那么肚子里的孩子,就出现得理所当然了。

大冷天的外婆出来找程恩妮,在程志强和姚美华面前发了大火,姚美华都没有松口说出把她送到了哪里去,外婆直接被气到住院。

当时程恩妮是好心遇上外公的以前的徒弟,被送了回来,外婆才慢慢好起来,但那已经是三个月后的事情。

事实上,在这三个月内,姚美华已经查出不是真怀孕了,就连程志强都提过,要不把程恩妮接回来算了,但姚美华依然没有接回程恩妮的想法。

后来那家人找上门来,姚美华和程志强不肯负责,还是外婆掏出自己的养老钱,才把人安抚好送走。

那场大病后,外婆身体便一直不好,程恩妮六岁的时候,外婆就没了,程恩妮才被接回到家里。

至于为什么知道这些,程恩妮自嘲地笑笑。

程志强和姚美华两个人吵架,从来不会避着她,等到她八九岁的时候,才渐渐知道有些话不能说。

刚回家的那阵,他们是什么话都往外说,大概是程恩妮那时候太小,夫妻俩以为她听了什么也记不住,所以毫不顾忌。

这一部分,是历经两辈子,程恩妮都不愿意去碰触的回忆,现在却因为姚美华,再一次通通想了起来。

“你前男友不喜欢你有过去,所以你说没我这个女儿,现在你丈夫觉得有个继女还不错,你就想认回我,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