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三十六章 程燕子和何欢

儿子挣的钱,孝敬给当妈的,陈虹收钱收得格外利索,心里也是骄傲得不行,儿子出息了,能挣钱了,挣了钱先交给她,这一点最让陈虹满意。

“行,这钱妈就替你收着,留着到时候你娶媳妇用。”陈虹拿来点了点,钱还不少,快一千五了。

现在上班才多少钱一个月呀,一千多快赶上客运站近三个月的工资了。

听到说娶媳妇,于杨先是脸红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没留一分的时候,整个脸上的表情都凝滞住了,他扭头看向程恩妮。

你怎么就看着你哥犯傻呢?也不拦着点!

那也要我拦得住才行!自己的速度自己心里没点数?程恩妮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于杨欲哭无泪,还得扬着笑脸带他妈在江省好好玩一玩。

好在他做中人都是在早晨那段时间,把手里的小队安排出去,大概六点多他就没事儿了,可以和程恩妮一起,陪着陈虹和胡水英到处转一转。

江省这边好玩的还是挺多的,吃的也多,上辈子程恩妮大多数时间都在江省,算是个江省通。

于杨这阵子在劳务市场混着,平时跟工友们聊,偶尔出去跟包工头应酬,对江省也熟得很。

本来胡水英和陈虹只打算呆一两天,看看程恩妮这里的情况好不好,再送点吃的用的给两孩子,打算看完就回去,结果一住就是三天。

今天去吃江鱼,明天去爬山,后天去领袖纪念馆,行程给安排得满满的,于杨还不知道从哪个包工头那里借了相机,给三个女同志拍照。

说实在话,玩得是真的挺开心的。

“明天真得回去了,家里的摊子都交给你叔管,我是真不放心。”看到程恩妮这里都挺好,胡水英也算是安下了心。

陈虹也是,她是请假出来的,现在多留了一天,还额外多请了一天假,可不能再请了。

“今天晚上咱们就得走,杨杨,你是做哥哥的,照顾是恩妮照顾你,但你得保护好恩妮。”

这次让于杨跟着程恩妮过来,陈虹是一万个满意,但她有多满意,就有多恨铁不成钢,青梅竹马长大的孩子,这是多大的缘分,于杨这蠢家伙,里外不分,生生把未来儿媳妇变成只能当妹妹。

“行,你们安心回去,我肯定照顾好恩妮。”于杨拍着胸口。

送走了陈虹和胡水英,于杨又开始了早出晚归的生活,程恩妮则把重心放在了打理小院上,一部分时间开始在学校附近物色新的门面。

大学四年,程恩妮打算在学校搞服装和精品美妆生意,挣点小钱。

等这边门面谈好租好,程恩妮就准备动身去深市那边看货拿货了,还得在开学之前培养出两个售货员才行。

售货员的事,程恩妮跟胡水英讲好了,让她回去在村里给她务色一下,要年轻标致的女孩子。

“你可真能折腾。”程恩妮在做的事,于杨自然是知道的,不光知道,等程恩妮把门面找好,他还得找人给程恩妮装修呢。

程恩妮指挥着于杨把水缸摆到墙角,“趁着年轻的时候多折腾,争取三十五岁退居幕后。”

像他们这样没有家世背景的,除了拼命折腾,就只有随波逐流这一个选项了,趁着能折腾的时候折腾,老了才不会后悔。

于杨吭哧吭哧把水缸摆好,站直身体抹了把汗,给程恩妮比了个大拇指,“我妹就是厉害,等你退居幕后时,一定要把我推到前面去,我以后就跟你干了。”

“能不能有点出息?”程恩妮白了于杨一眼,亲自上前动手把水缸挪了挪。

于杨笑嘻嘻的,在程恩妮面前还要什么面子,反正这是他妹子,而且他就是再努力个七八年,也不一定能拿出钱来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提前抱大腿不丢人。

“对了,你弄个大水缸子干嘛?”于杨一到家程恩妮就叫他挪缸子,他还没来得及问。

程恩妮笑眯眯的,“种莲花养鱼。”

“……”于杨,你确定是三十五岁退居幕后,不是三十五岁退休?

小院一天比一天有样子,学校附近的门面程恩妮也已经找好了,直接租了间大门面,中间隔一隔就好,一半卖衣服,一半卖精品和化妆品,门面后楼有房间和厕所,员工的住宿也可以解决。

门面定好,程恩妮就打算南下了。

年轻的女学生们,正是爱美的时候,但因为生活费不多,喜欢的东西质量可以一般,但一定要廉价,好看,且紧跟潮流。

于杨现在也挺忙的,程恩妮本来说她自己一个人南下就好,但于杨没同意。

反正他开学后还是要走的,现在中间走个几天,影响也不大,生意被人抢就被人抢了呗,回来再重新拉就是。

“你就是再厉害,表现上看着也不过是个小姑娘,万一别人见你好看,拿药一捂把你卖了,你上哪说理去?”于杨陪着程恩妮上的火车。

他们不知道的是,前脚她们走,后脚,谢敏君和谢茂衍就出现在了程恩妮的家门口。

可惜舅甥两个一直也没敲开门,之后两天再过来,依然是门头的大锁在欢迎他们,等了三天没等到程恩妮,谢敏君只能先回了京城。

“舅舅,我能不能晚点回去?”谢敏君苦着脸,巴巴地看向谢茂衍。

谢茂衍摇头,“不行。”

谢敏君上学期被选为交换生,后天的机票出国,行李还没有收拾呢,再在江省呆下去,能不能赶得上飞机还不知道。

“那你记得帮我把礼物交给恩妮。”谢敏君也知道不能再留,苦着脸进了登机口。

把谢敏君送上飞机后,谢茂衍去了江省新划出来的工业园区。

程恩妮跟于杨在南边呆了近一周才回来,两人每天就是跑各式批发市场,比价拿货,腿都跑细了一圈。

“为什么不做吃的?”于杨觉得程恩妮胆子挺大的,什么都不懂,就准备做服装和精品生意。

服装生意于杨是不知道,他的衣服都是他妈给买好的,有那么两件够穿就行。

但学校外头的精品店他倒是去过几回,是有两家生意特别好的,但生意不好,开不了两个月就垮的更多。

“做吃的太麻烦了。”传统小吃需要人起早贪黑,太过劳累,挣的不过是辛苦钱,程恩妮能做,但不想自己那么辛苦。

像奶茶那一类,现在找原材料就是件麻烦事,还不如直接拿货卖,服装和精品这些不管在什么时候利润都是相当大的。

辛苦当然也会很辛苦,但比起做吃的天天起早贪黑,还是要轻松许多。

“你说要到学校去,能做点什么?”已经体会过自己赚钱的快乐,于杨已经不安分地开始琢磨了起来。

他上学的城市肯定也会有劳务市场,难道他还去做中人?

倒也不是不行,反正这行就是早上那会忙,平时多跟包工头联络维护好感情就好,只要手里有活,不怕找不到好的工人。

但他也不能一直做这个,感觉怪没有出息的,程恩妮都是大老板了,他还只是当中间人赚到三五十的钱。

可他什么也不会呀!

开店没什么本钱,做别的要上课没什么时间,其实他也做过兼职,给孩子当家教,只不过他是经过中介去的,到手的钱并不多。

等等……反正都是中介,那他做家教中介也是能做的吧。

想法一冒出来,于杨就忍不住同程恩妮商量。

“可以啊,如果有条件,你可以拉上成绩好的同学一起创业。”程恩妮立马投赞同票。

“自己发传单,先从家教做起,有条件了就自己租房子做培训班,搞小班教学,只要学生成绩提上去了,不愁没有生源。”

“不过干了这行,你学业上可松懈不得半分了,你还得努力考证拿奖,成绩越多奖杯越多,对学生家长就越有说服力。”

给于杨挖坑,还是这种好方向的坑,程恩妮是不遗余力的。

程恩妮挑了挑眉,突然想起于杨看女性的眼光,有些担心他在学校瞎处对象,试探着道,“只不过你要是真想干事业,可能就没什么时间谈恋爱了。”

“谈恋爱哪有赚钱重要!”于杨大手一挥,心里已经琢磨开好哥们里,有谁适合拉过来一起创业的。

程恩妮抚额,她这是白担心了吗?于杨看来还没有开窍呢。

晚上回宾馆,于杨就开始在本子上写写划划,计划着搞培训班的事情。

“找合伙人一定要慎重,教学能力强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人品,得靠得住的人才行。”

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历练,程恩妮相信于杨应该已经有了基本的看人能力,提醒他一下,是担心他被兄弟义气蒙蔽了双眼,不如看陌生人那样直观理性。

于杨愣了愣,思绪转得飞快,然后郑重地点头,“我明白的。”

等程恩妮拿好需要的货,并把货全部发往江省后,两人又踏上了回程的列车。

回去后于杨一天都没有休息就往劳务市场跑,他想趁着剩下的暑假时间,赶紧攒点钱在手里。

到时候真要做培训班,处处都是要花钱的地方,他不可能空靠一张嘴,空手白狼地去套自己的兄弟。

见于杨有自己的目标,程恩妮也不管他,回去后给胡水英打了个电话,知道胡水英已经找到人,就让她送两人送火车,直接过来。

来江省投奔程恩妮的两个姑娘,一个是程家出了五服的本家妹妹,叫程燕子,一个是村里外姓人家的小姑娘,叫何欢。

两人都是十八岁的年纪,程燕子上完了高二,能拿高中毕业证了,听到程恩妮这里要人,家里就让她出来打工了。

村里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程燕子这还算好的,至少让读了高中,好多都是初中一毕业就出去打工。

就算这次不是胡水英去老家找人,程燕子一样要跟亲戚南下打工。

何欢则是初中毕业,一直在镇上的集体编织厂工作,前年厂子倒了,她失了业,一直在家务农。

两个小姑娘都有一定的文化,长得也还标致,不过在家晒得都挺黑的。

“水英婶说了,城里自来水有漂白粉,喝一阵子就能白。”程燕子因为是程家人,自认跟程恩妮是亲戚关系,人比较放得开,何欢则老实一些。

程恩妮听得笑起来,把她们带到堆满了货物的门口那里,“一个房间两张床,你们自己选睡哪个铺,后面有厕所,至于厨房,我改天让人给你们在后面搭个棚子,自己能做饭吧?”

“能,在家都是做惯了的。”何欢跟程燕子一起点头。

程恩妮让她们把行李放好,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安排她们理两个店面的货物。

趁着大学城现在没学生,店里没生意的时候,程恩妮开始教她们衣服搭配的技巧,销售的技巧,以及化妆的技巧。

精品店进门口有个化妆台,可以给人试妆的,这就要求程燕子和何欢,至少有一个人会化妆技能。

程恩妮店里卖的化妆品虽然都平价,但都是上辈子她听说过比较有名,卖得比较火的学生牌子。

现在没那个条件每样都开试用装随便给学生试,但有意向的同学,找店员试妆是可以的。

光嘴上教学肯定是不够的,讲了几天后,程恩妮让她们去市区里的服装店和日化店找工作,工作到开学再辞职。

“你就不怕她们在那里干好了不回来了?”于杨觉得程恩妮心挺大的,就这么让人去了。

程恩妮倒是无所谓,市区里销售的工资可不高,也没有提成可拿,她给程燕子和何欢开的可是基础底薪加提成的条件,稍有远见的人就知道应该怎么选。

当然,如果她们要留在市区里,程恩妮也没有什么关系,让她们结清住宿一干费用,她再花点工夫找人就是了。

人生在世,不值当为了一点小事而生气。

把人送出去,程恩妮算是闲了下来,店铺货都已经上了,她没事也会在店里守一守,竟也做成了几单附近居民的生意。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