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疯了

其实程志强早就要来的,但程欢拿到成绩后,突然冷不丁就要南下找林秀禾,拦都拦不住。

程嘉宝因为身上的伤,情绪不稳定,经常在家哭闹,程欢一走,程奶奶没熬住,小病了一场,程志强只能请假在家带孩子。

好不容易把焦头烂额的事情弄完,程志强抽出时间来找程恩妮,程恩妮居然已经走了。

程志强心里憋了口火气在心里,偏偏正主不在,家里只有老娘幼子,这口气上不来下不去,憋得他差点出毛病。

这不一听说程恩妮回来了,程志强立马就上门兴师问罪了。

考上大学是多光宗耀祖的事,别的不说,程恩妮肯定是要带着录取通知书跟他回趟老家祭祖的。

结果呢?

谢师宴办完了他这个当爹的才知道,程恩妮居然关点信没给他,隔壁于家夫妻也是不地道,居然半点没跟他说。

“成绩出来,你不知道?”程恩妮语气轻淡地问程志强。

知道是肯定知道的,甚至他也听说了于家和胡水英夫妻要替程恩妮办,所以程志强心安理得地等着邀请。

请了,有人替他办事,没请,那就是程恩妮他们的错处了。

这种时候,程志强肯定是不会承认错处的。

办不办谢师宴,不应该是他这个当爹的拿主意吗?别人自作主张了不说,居然不通知他,这不是压根就没把他放眼里?

程志强也不知道程恩妮为什么这么恨他。

明明他自认没有半点对不起程恩妮的地方,没他这个当爸的,哪来的程恩妮?这是生恩!

程恩妮平平顺顺长到这么大,还不是他挣钱供吃供穿,这是养恩!

他跟姚美华离婚,程恩妮是个累赘,姚美华说不要就不要,他要了!是吧。

程恩妮说不想住家里,他也纵着她,上学要钱,是!他是给得抠索了点,但只要程恩妮开口,哪回没给?

程志强当然也知道,他没有那么关心这个女儿,但比起那些不给女儿上学,初中,甚至小学还没毕业,就让孩子出去打工养家的父母,他已经强得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他付出了这么多,可程恩妮是怎么回报他的呢?

要钱的时候管他这个当爸的要,能沾光的事一点不许他这个当爹的沾,有发财的本事,不带着她后妈一起,居然带胡水英一家。

这也就算了,怎么着就算是程家自己人,但程恩妮居然跟姚美华再嫁的男人走得近!

这程志强就不能忍了,这是对他的背叛。

考上大学也不跟家里说,自己就跑了,怎么着,这是准备不认他这个当爹的,改认后爸当爹了?

“程恩妮,你要记得你姓程,你妈当初走的时候,可是恨不得没生过你,你现在三言两语就被她哄得团团转,你对得起我吗!”程志强拍着桌子冲程恩妮吼。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程志强和姚美华当初能走到一起,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推卸责任和疑心病都是一样一样的。

程恩妮懒得跟程志强解释她跟姚美华的关系,只问,“你今天来到底是想干什么?你说。”

程志强鼓起眼睛看程恩妮,“你这是对父亲说话的态度?”

爹当得不怎么样,要求还挺多。

“你在客运站不是有间铺子,你把那铺子转到你弟弟的名下,以后你想往哪飞我们都不管了。”程奶奶在旁边插了句嘴。

程恩妮挑了挑眉,原来如此。

客运站的改建早就完成了,新建的那一排门面也早就面市,开始还没人买,大家都觉得有钱不如多大街上的铺面,那才是挣钱的地方。

结果等张家二叔的小摊子挪到门面里,张娇娇妈妈那边的亲戚进驻程恩妮的门面开店后,两家店面每日爆满,生意肉眼可见的好。

紧接销售出去的几间铺面,哪怕只是卖箱包,也有火的趋势后,客运站收紧了政策,改售为租,瞬间被有门路的各方人员租空。

客运站火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这里虽然是个小县城,但属省会城市下面的县,旁边挨着另外三个市的县镇,属于多地交汇处。

最开始客运站改建就是为了扩容,从去年初起客运站的线路就增加了好几条,到现在为止,还在慢慢增加,庞大的客流涌入,直接带动了各铺面的收益。

除了下手早的几家,现在客运站的门面就是想买也买不到了。

程志强其实一开始并不相信程恩妮能有钱买铺面,但程恩妮不是救了谢敏君么,谢家人能给学校捐楼,怎么就不能给程恩妮钱呢?

这也是程志强恨的一个地方,程恩妮防他跟防狼似的,当初替他引荐一下谢家人该有多好,他还能害程恩妮?

如果他出面,肯定不止一个铺子。

程恩妮都被气笑了,折腾了半天,目的居然还是为了钱财利益。

“意思是,只要我把门面让出来,所谓生养之恩全部两清?”程恩妮问。

程志强眉头一皱,“什么两清,你是我的种!”

啧,那就是说,门面他们要了,以后还是要辖制她,现在是客运站的门面,等他们知道她在江省置办的资产后呢?

是不是也要一一收入囊中才好。

胡水英一家也没有想到程奶奶母子会这么无耻,简直不可理喻到了极点。

程恩妮到是没什么所谓,如果一间铺子能够买断以后的麻烦,她肯定买,但显然程志强和程奶奶现在是打定主意像蚂蝗一样吸住了她。

放她飞,大概也只是让她去上大学的意思。

想到这里,程恩妮觉得挺有趣的,“如果我不同意呢?”

屋里沉默了片刻,程志强沉着脸,“没有户口,我看你怎么去上学。”

当初打算动程恩妮户口的时候,程志强和林秀禾还起了分歧,林秀禾让注销,程志强坚持挂失以后再补办,为了就是不想真把程恩妮这个女儿推出去。

程志强自己也没有想到,在林秀禾走后,程欢走后,发现程恩妮也走了后,他会去把程恩妮的户口注销了。

听见程志强的话,程恩妮眉头皱了起来。

她是想办法把户移了出来,但程志强是她的父亲,无可更改,如果他在她的户口上动了手脚,那她的户纸,就是一页废纸。

“程志强!这是你亲生女儿!”胡水英被气得不轻。

当初程志强跟林秀禾跑来说把程恩妮迁出来的户口弄回去了,胡水英和程建波商量过后,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就没告诉程恩妮。

反正等程恩妮考上大学,程志强难道还能真的拦着。

但她们夫妻也没把这事放下不管,程建波跑了好几趟公安局,知道程志强办的挂失,后来又补办上了后,两人才安下心来。

没想到程志强如今丧心病狂到把程恩妮的户口注销。

什么人的户口需要注销,离开人世的人的户口才需要注销!

程恩妮脸色也沉了下来,注销户口容易,但补办却难。

哪怕你证明材料齐全,本人也去了,但需要走的流程却不少,调查核实,上报审批,一个都不能少。

要是有点什么问题再卡一下,说不定程恩妮真的会错过报到时间。

程志强既然敢注销,那出生证明那些程恩妮肯定是拿不到的,除了这个,程志强还会想别的办法拦着她。

“你确定,真的要把门面转给程嘉宝?”程恩妮转脸看向被程奶奶抱在怀里的无知幼儿。

程嘉宝的烫伤并没有好全,手臂上还缠着纱布,倒是脖子处的已经结痂掉落,被烫伤的地方明显比较白,透着肉粉色,皮肉有些缩在一起。

听到程恩妮叫到他的名字,程嘉宝看了她一眼,眼睛黑溜溜地看着程恩妮,突然咧嘴冲程恩妮乐了一下。

程恩妮移开了目光。

本来程欢动到张娇娇头上时,程恩妮就打算把那份亲子鉴定甩程志强和林秀禾脸上的,一直拖着,不过是打算等高考成绩出来,让程欢先清楚自己的斤两再说。

甩了亲子鉴定,程家肯定会有大变故,程欢能顺利参加高考的几率很小,就算能参加,受家庭影响,和自己作孽影响的感受也截然不同。

程恩妮不想听到多年以后,程欢谈起高考失利,有借口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只不过没等程恩妮出手,林秀禾跟程欢陆续南下,对着一个不到两岁,还被严重烫伤的孩子,程恩妮没法揭穿真相。

真正需要接受惩罚的人已经不在,何苦让一个孩子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事实上,即便程恩妮什么也不做,程嘉宝的日子也只有那么好过。

亲妈不在身边,程奶奶照顾得又能有多经心,不过是敷衍了事而已,看他被烫成那样就知道。

“以后程家的,都是你弟弟的,转给他就行。”程奶奶直接替程志强回答。

这是程奶奶的心里话,孙子才是传宗接代继承家业的,何况程嘉宝还这么小,等到他长大,还有小二十年呢,铺子的好处也落不到别人手里去。

程恩妮失笑摇头,觉得自己有些假慈悲,没有触碰到她利益的时候,她可以什么也不说,但真动了她头上,之前的那些顾虑都不将再是顾虑。

“把林秀禾喊回来吧,她回来了咱们一起去办手续。”程恩妮道。

胡水英忙制止,“恩妮!”

程志强和程奶奶惊喜地对视一眼,就听到胡水英准备劝阻程恩妮,程奶奶忙开口,“胡水英,你别在那里挑拨离间。”

说完又笑眯眯地冲着程恩妮,“这才是我们程家的好孙女儿,赶明儿我就让嘉宝妈妈回来。”

目的达到,程志强和程奶奶也没有久留,他们还得去联系林秀禾,让林秀禾赶紧回来呢,两人根本就没去深想,程恩妮为什么要让林秀禾回来。

他们一走,胡水英立马就要劝程恩妮,客运站的门面现在多火,她们没少听张娇娇的二婶说这事。

这可是下金蛋的母鸡,凭什么要给程嘉宝。

“恩妮,你听婶一句劝,你一个女孩子不容易,手里的东西得自己攒好,以后路还长着呢,你要嫁人生孩子,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他们能指望得上吗?”胡水英愁得头发都要白了,心里直骂程志强无耻。

就没见过这样当爹的,居然惦记孩子手里的东西。

程恩妮内心挺疲惫的,她简单地跟胡水英解释了几句,说不会如程志强的愿后,就独自出了门。

还好这次回来,要是等报道发现户口转不了,才是真的麻烦。

程恩妮先去了趟公安局,户口确实被注销了,需要补办没问题,但要带齐证明材料才行。

是的,哪怕是程恩妮带着身份证站在那里,都没用,证明材料一张都不能少。

索性离报道还有好几天时间,程恩妮暂时并不急。

程恩妮在公安局的时候,程志强正跟林秀禾打电话,打了很多通,可惜电话一直没被接通。

直到晚饭后,程志强再去打,电话那头才传来林秀禾有些不太耐烦的声音。

“不是说今天休息吗?怎么一直不接电话?”程志强本来挺兴奋,一听到林秀禾不耐烦,也跟着不高兴起来。

林秀禾跟程志强说了,她每个月中和月底那几天休息,让他平时不要找她,要打电话尽量在这几天。

正好今天就是月中的林秀禾休息的一天。

其实林秀禾休息的几天,是林秀禾老板回大房那边的时间,固定的时间回去,林秀禾总是闲着的。

不过最近厂里事情比较多,老板没回去,林秀禾便一直陪着他。

不像吴梅,林秀禾现在是在上着班的,给老板当秘书,当然,情人也是当着的。

私下里,吴梅总笑林秀禾当了婊子还在立牌坊,好像当个破秘书,就比她高了一等似的,其实不都一样。

吴梅其实也看不起林秀禾,但面上还是巴结着林秀禾的。

没办法,谁叫林秀禾的老板家大业更大呢。

林秀禾捂着话筒,把不耐收了一些,委屈道,“厂里最近一直忙,我加班刚回来,昨天晚上也没好好休息,你还冲我发脾气!”

她这样一说,程志强的火气也没了,哄了林秀禾几句,把她哄高兴了,才说起正事。

“你疯了!谁让你去要程恩妮的门面的!”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