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四十章 习惯

谢茂衍确实如他所说,早出晚归,如果不是程恩妮每天也早起出门,两人几乎碰不到面。

再加上程恩妮马上开了学,又要管着两间店面,就更没有精力去在意家里多出了一个人。

而即便是两人都在家的情况下,谢茂衍也非常安静,完全不会影响到程恩妮,仿佛家里根本就没有多出来一个人。

程恩妮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家里多出个人来的不便。

反倒是因为谢茂衍搬了进来,家里的条件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

本来程恩妮还打算托谢茂衍帮忙买冰箱,结果还没等她开口,冰箱就已经摆到了厨房里。

不止是冰箱,还有洗衣机和大彩电,甚至谢茂衍还大手笔地给每间房都装了台空调。

这还好程恩妮住的是独门独户的小院,旁边的邻居不多且还不熟,这要是住在筒子楼里,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钱多得烧的,书房怎么也给装上了?”程恩妮回家后才发现谢茂衍的大手笔。

谢茂衍今天难得早早回家,这会正在厨房里煮绿豆稀,守在灶前好一会了,不时拿着大蒲扇给自己扇一扇。

这是在家里,谢茂衍穿得很简单,就是白背心和工装短裤,头发洗过还没太干,与平时西装革履的样子截然不同。

谢茂衍肩宽腿长,容貌俊朗,是天生的衣架子,不过因为本身气势太足,很容易让人忽视掉他那张天怒人怨的俊脸。

换上家常打扮后,慑人的气势全消,此时的谢茂衍反而更符合他的年龄,看上去少了威严,多了几分青春和阳光的感觉。

程恩妮自觉心理年龄三十几,谢茂衍西装革履的时候,她很难把成熟老练的谢茂衍当成才二十几岁的人,不光忽略了他的样貌,还忽略了他的年纪。

不过,程恩妮还是更喜欢现在这个样子的谢茂衍,觉得十分养眼,看着心情都要更好。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心理状态,上辈子程恩妮年轻的时候,时常觉得同龄的男性特别傻冒,好吹牛皮,没担当。

但更从过了三十岁的大关,又小有身家后,再遇到阳光开朗年轻的男孩子,程恩妮只觉得可爱。

当然,并不是所有年轻的男孩子都可爱,长得好是关键,开朗大方会加分,独立会照顾人是最重要的。

谢茂衍回头,看到程恩妮懒散地靠在厨房门口,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他,“我看你平时都在书房学习,呆的时间比在房间还要久,所以就都装了。”

因为很早就独揽谢氏大权,即便换上这样的装束,谢茂衍身上也少有年轻人身上不知人间疾苦的开朗。

至于照顾人,置办电器装空调这些肯定算照顾,但生活上,谢茂衍连照顾自己都不太会,所以勉强只能算及格。

但他长得真的远超程恩妮的标准线以外,所以上面两点,大概可以忽略掉。

程恩妮走过去,看了眼锅里黏糊的一团,阻止了谢茂衍准备再加水的手,“你回房间歇着吧,我来煮就好。”

谢茂衍乖巧地站到一边,又听程恩妮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住进来三天,程恩妮说不管饭就不管饭。

哪怕他半夜回来煮面条,把锅打翻了,程恩妮也没有伸手,见他没伤到自己,只平淡地告诉他把厨房收拾好,就回了房间。

但今天却突然态度温和起来?

谢茂衍直觉程恩妮态度的变化跟装空调的关系不大,可具体是什么,他却猜不太到。

“想吃凉拌黄瓜和煎茄子。”谢茂衍在你做什么吃什么和提要求中间,选择了提要求。

他自己就是比较喜欢可以直白表达需要求的人,最讨厌的是想要不说,心里却有各种想法的人。

程恩妮点头,直接调摆谢茂衍,“那你自己去菜园里摘黄瓜和茄子,最好去隔壁邻居家里讨一把紫苏来。”

谢茂衍对程恩妮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拎了菜篮子出去后,没一会儿,就提着满满一菜篮的菜蔬回来。

菜篮子里不光有程恩妮点名要的,还有香瓜和菜瓜,和一个嫩黄瓜。

篮子里的菜都码得整整齐齐,上面还挂着水珠,明显是都洗干净才拎进来的。

这是谢茂衍的另一个优点,干净,非常地爱干净,是自己会动手收拾的那种爱干净。

“邻居婆婆非要摘给我的,她还问我最近怎么没见于杨。”谢茂衍有些窘迫,有些不太适合邻居过分的热情。

程恩妮笑起来,“没关系,菜瓜也可以凉拌,我回来时买了些鸡蛋糕,你可以拿一些送去给婆婆,顺便跟婆婆说于杨寒假才能来。”

离程恩妮最近的邻居,是一对老夫妻,住在小院上门一点点的小院里,两位老人很慈爱热情。

程恩妮因为上辈子独居时间长的原因,并没有跟邻居走动的想法,不过于杨精力旺盛,很早就跟老两口打好了关系。

又因为他们住的地方地势有些高,有时候碰到老爷爷或者是婆婆买东西回来,程恩妮都会帮他们拎回家,渐渐地,关系自然就好了起来。

谢茂衍是第一次同两位老人打交道,也觉得一定要回些东西过去才行,去拿了程恩妮买的鸡蛋糕,想了想又去车里拿了两瓶酒,一起送了过去。

送过去自然又是一番推辞,好不容易把东西送出去,老婆婆又拉着谢茂衍吃了两块西瓜才走,顺道还给程恩妮带了两块。

等他回到家里,程恩妮的晚饭都已经做好了。

现在天气还热着,一般吃饭都没有什么胃口,程恩妮也没有多做,就是谢茂衍想吃的绿豆稀,配两个凉拌菜,一个油煎茄子和辣椒炒肉,就算完事。

晚饭吃得很香,一方小桌摆在院子里,桌脚点了蚊香,晚风徐徐吹来,两个人几个菜,就是平淡幸福的味道。

谢茂衍是觉得很平淡幸福的,程恩妮就没他那么多感动了,只觉得吃饭的时候有个伴也还挺好。

饭后谢茂衍很乖觉,自己就收了碗去厨房洗,光听碗碟乒乒乓乓的声音,就知道谢茂衍几乎没做过家务,不过程恩妮就去帮忙。

如果谢茂衍要住到装修完成的话,起码得有两个月的时间,合住就要有合住的态度,程恩妮反正是不会像在火车上一样惯他的。

等谢茂衍洗完碗出来,小院里的桌椅还没收,桌上摆了他带回来的西瓜,还有程恩妮买回来的葡萄。

“原本幸福竟然是这样简单的事。”看到桌边搬出躺椅躺着看星星的程恩妮,谢茂衍低声轻道。

谢茂衍难得没有急着回房间处理工作,而是搬出家里另外一张躺椅,躺在桌子的另一边,看看星星,吃吃水果。

“你工作的话,直接去书房吧,反正桌上够大,你工作起来也舒服一些。”程恩妮扭头看了谢茂衍一眼,又扭头看向星空。

谢茂衍现在住的房间,就是于杨先前睡的那间。

是粮仓改成的北向小客卧,房间比较小,放了桌和衣柜后,窗边倒是有张小书桌,谢茂衍个高腿长,用起来很不方便。

书房因为原本是个大房间,改成书房后,程恩妮干脆弄了张很大的书桌,五六个人围坐在一起学习都不会拥挤的那种。

“好。”谢茂衍心头一喜,立马点头。

程恩妮没有躺多久,就休息了一会儿,等书房的蚊香片燃的烟散得差不多,就起身去了书房。

有了空调的书房果然比平时要舒服得多,程恩妮投入到学习中去,竟然都没有注意到谢茂衍什么时候坐在了大桌的另一头。

两人互不打扰,不论是学习还是工作的效率都很高,不过谢茂衍明显比程恩妮要忙很多,程恩妮都要回房休息了,谢茂衍手边的文件还有一小半没有看完。

“早些休息,晚安。”程恩妮打了个哈欠,合上书本同谢茂衍道。

谢茂衍抬起头来,“晚安。”

等程恩妮一走,谢茂衍的效率才真正高了起来,程恩妮在的时候,谢茂衍虽然安静,但注意力有一半在程恩妮身上。

程恩妮是真正的心无旁骛效率高,但谢茂衍这边,文件基本上处于看完十行,却对内容没点印象,必须强迫着自己重新阅读才行。

大学生活比程恩妮想象的要顺利和轻松许多,同学们都很好相处,学校里的学习氛围也很浓郁。

程恩妮读的是经济系,班上男生占大多数,女同学算上程恩妮,只有寥寥五个,程恩妮住在家里,另外四个女同学住在一个宿舍。

同宿舍的人往往更为亲密,她们自成一个小团体,开学头两天的时候,她们也拉着程恩妮一起行动过。

不过到底没住在一起,很多集体行动没法实现,程恩妮渐渐成了独行侠。

说实话,程恩妮还挺想念张娇娇的,高中最后两年,习惯了有人在身边叽叽喳喳,突然冷清下来,还真有些不习惯。

不过程恩妮一个人也很自在,她这样,反正吸引到人想跟她做朋友。

“程恩妮,一起去吃饭去。”陈建设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男性化,但确实是个女孩子的名字。

陈建设是统计系的学生,跟程恩妮认识是在一节公开课上。

程恩妮没觉得一个人行动是被排挤,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们班上的女同学是在排挤程恩妮,言行举止都有表现。

陈建设名字像男生,性格也有些像男孩子,对程恩妮班上女同学的行为非常看不惯。

她们班上就她一个女孩子,她其实是跟程恩妮班上几个女生一个宿舍的,但陈建设就不爱跟她们一块儿玩。

要知道这四个女孩子平时在宿舍可没少酸程恩妮,酸程恩妮长得太好看,酸程恩妮打扮得好,酸程恩妮有在国外的朋友,酸程恩妮自视甚高,不同她们为伍……

听她们在宿舍说多了,陈建设对程恩妮非常感兴趣,公开课一认识,陈建设就单方面地把程恩妮当成好朋友了。

程恩妮虽然一脸莫名,但能感觉到陈建设的善意和热情,自然同她走近了起来。

“马上。”程恩妮从讲台上翻出张娇娇给她写的信,夹到课本里,才跟陈建设一起出教室。

陈建设看了眼课本里露出来的粉色信封,笑起来,“你家皇后娘娘又给你写信了?”

说起皇后娘娘这个称呼,还是张娇娇给自己封的,虽然她们高中时是最好的朋友,但上了大学以后,肯定会认识更多的人,结交到更多的朋友。

要说酸心里肯定是有些酸的,张娇娇就跟程恩妮写信,说不管程恩妮交到多少朋友,她都是正宫娘娘,地位不可动摇。

顺手还给谢敏君封了个敏贵妃的称号。

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达成一致的,谢敏君人虽然在国外,但每半个月必有一封信远渡重洋寄给程恩妮,也认同了这个身份,让程恩妮是哭笑不得。

程恩妮点头,“是她,元旦节时她要过来玩,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

陈建设点头,“要是能跟你金屋藏娇的娘娘一起认识,那就更好了。”

程恩妮跟人一起住,陈建设跟程恩妮玩得好起来后,周末偶尔会去程恩妮那里改善一下伙食,但从来没有见过谢茂衍。

“他不喜欢见生人。”程恩妮第一次跟谢茂衍说有朋友过来,谢茂衍避出去后,程恩妮就会注意,再带陈建设过去,会挑谢茂衍忙时不在家的时候。

陈建设可惜地摇头。

程恩妮已经习惯家里有个谢茂衍,有时候谢茂衍回来晚了,程恩妮晚上都会睡不着,直到听到大门响,才能安心睡觉。

好在谢茂衍晚归的时候并不多,就算哪天不能及时回来,也一定会提前跟程恩妮说好要去哪里。

开始程恩妮还觉得有些怪,跟谢茂衍说不必事事跟她报告,但谢茂衍不为所动,不管是应酬还是出差,一定会事先同程恩妮说好。

时间久了,程恩妮倒也习惯了下来。

不过谢茂衍已经在家里住了有两个月了,他的房子应该装修好了吧,想到谢茂衍马上要搬出去,程恩妮心里莫名有些惆怅。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