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四十一章 那就好

习惯了做饭有人洗碗,摘菜有人洗菜,公共区域随时会有人做卫生的日子,程恩妮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想回到自己洗碗收拾的日子。

做饭和洗碗是独立开来的两件事,基本做完饭后,没有几个是喜欢洗碗的。

程恩妮怀疑自己,等谢茂衍走后,会三餐都在学校食堂解决。

晚上回家,程恩妮放下书包进厨房,就看到了案板上的各种食材,新鲜的牛羊肉,和新鲜的大虾,还有一些新鲜的蔬菜。

谢茂衍嘴挑得很,送到家里来的食材一定都是最新鲜的,他不吃的东西,助理一次都没有送过来过。

因为餐桌上基本不会出现谢茂衍不吃的东西,所以他经常会理直气壮地冲程恩妮说他不挑嘴。

看到食材,程恩妮就知道谢茂衍会在家里吃饭。

事实上,谢茂衍自从住进来,并且跟程恩妮达成程恩妮做饭他洗碗的默契起,谢茂衍基本都是在家吃饭的。

就算有应酬,也大多是在家里简单地吃一点再去。

鲜虾白灼,羊肉炖汤做清汤火锅,牛肉放冰箱,留着明天再吃,听到锅碗响动的声音,在书房处理文件的谢茂衍闻声出来。

见程恩妮在做火锅,自觉拿起菜篮子去后院摘青菜。

后院的小菜园子里郁郁葱葱的,都是邻居爷爷奶奶帮忙来种的,程恩妮忙着学习,谢茂衍忙着工作,两人根本就没时间打理菜地。

等吃火锅的铜炉摆上桌,还没来得及摆碗筷,院门就被敲响了,外头传来陈建设的声音。

程恩妮忙跑过去开门,“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恩妮,不好意思,团学活动的事情需要跟你讨论,我就拜托陈同学带我来找你了。”陈建设身后跟着的人,是程恩妮她们班长。

除了班长,还有另外几名班委同学。

程恩妮在班上担任团支书工作,这次活动和策划统筹和主持都由她负责,她没住学校宿舍,有事班长他们找过来是很正常的。

“进来谈吧。”程恩妮把人让进来。

陈建设让班长几个先进,自己最后进来,“不好意思啊,也没法提前通知你,你们班长说挺急的。”

程恩妮摇头安慰,“没事,还好你把他们带了过来,不然找不到我,还不知道他们多着急呢。”

两人往里走了两步,然后陈建设就走不动了,因为她看到了站在厨房门口的谢茂衍。

回到了家里,只要饭后不用出门,谢茂衍都是一副家常打扮,多尝试了几回后,谢茂衍很快就察觉出,程恩妮喜欢看他怎么样打扮。

女为悦已者容,男性其实也一样。

“这,这……这就是你金屋藏娇的那位?”陈建设结巴着问程恩妮,不等程恩妮回答,又喃喃道,“这要是我,我也藏起来。”

谢茂衍的年龄算不得大,程恩妮的同学里,就有多年复读二十好几才考上学校的。

但谢茂衍是真的长得俊,比电影里的男明星还要俊朗精致。

“你的同学?”谢茂衍看向程恩妮,见程恩妮点头,谢茂衍才看向其余人,和善地道,“吃饭了吗,要一起吃点吗?”

班长他们根本就没时间吃饭,忙着处理事务和找人,现在看到桌上丰盛的菜色,哪里还忍得住。

就是有些不大好意思,赶着饭点上门本来就是不礼貌的事情,所以几人一边咽着口水,一边互看了一眼,不知道应不应该顺势坐下。

陈建设倒是吃过饭了,但她是知道程恩妮的手艺的,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有些饿了。

“什么不喜欢见生人,这不是挺好的嘛!”陈建设觉得程恩妮不太地道,“我又不会跟你抢,至于藏得这样严实!”

说完,陈建设笑眯眯地上前,“正好有些饿了,就吃一点吧,你们几个也没吃饭的吧。”

班长几人忙点头,没吃没吃都没吃。

程恩妮,“……”

她还能说什么,只能默默地去拿碗摆筷子,因为只有两个人吃,程恩妮做的并不多,好在火锅方便,片好肉,再摘些蔬菜洗了就可以直接下锅烫了吃。

见程恩妮加菜,陈建设几个坐不住要去帮忙,结果被谢茂衍给拦住了。

然后他们一行五人,就坐在桌边,闻着锅底翻滚的香味儿,眼睁睁地看着程恩妮和谢茂衍分头忙碌。

“我没想到他们会过来,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程恩妮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趁着厨房只有她跟谢茂衍的时候,忍不住跟谢茂衍解释。

室友嘛,肯定要站在对方的立场为对方考虑,谢茂衍不喜欢家里来生人,程恩妮其实也差不太多。

“没关系,他们是你的同学,而且你事先也不知道。”谢茂衍确实不喜欢有人打扰二人世界,但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程恩妮也不知道他们会来。

现在人都来了,自然要好好招待。

“他们是什么关系?”外头,组织委员徐向东看向一边的陈建设。

陈建设挑了挑眉头,这个徐向东长得也挺好,但跟谢茂衍比起来,就差了很多了。

而且她听说,徐向东喜欢程恩妮来着,只是程恩妮好像没开窍,听不懂暗示,他一直没敢追而已。

刚刚来的路上,这个徐向东就跟她打听程恩妮来着,不过陈建设半点都没有透露程恩妮的事。

这个徐向东目的性太强,陈建设对他的感观并不好。

要陈建设原本的想法,直接说谢茂衍是程恩妮的对象,让徐向东知难而退最好,不过程恩妮跟谢茂衍住在一起,说对象,怕给程恩妮带来不好的影响。

“亲戚吧。”陈建设敷衍道,然后不给徐向东再问的机会,转而跟班长搭起话来。

徐向东只好收住疑问,四下打量起程恩妮的住处来,虽然只是普通的农家小院,但这小院是在省城里,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去问导员程恩妮住处地址的时候,导员可是说了,程恩妮是住在自己家里的。

别看考上大学后,他们的户口都迁到了学校,算是城里人了,但等分配的时候,还是很有可能分配到原籍的。

他老家所在的地方非常落后,万一分配回去的话,徐向东不敢想。

班上五个女同学,三个女同学是外省考过来的,只有程恩妮和另外一个女同学是本省人。

另外一个女同学家里虽然是本省的,但却不是省城的,而是挨着省城的另一个市里的,虽然也是城里人,但到底不是在省城。

只有程恩妮,学习好长得漂亮,家就在学校附近。

就是不知道程恩妮的父母在不在,徐向东挺了挺胸膛,决定等会要好好在长辈面前表现。

谁知道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所谓家长。

也就是切肉麻烦了一点,好在肉放在冰箱已经冻了一会,又没完全冻上,正是好切的时候,谢茂衍洗好新摘的蔬菜后,就把切肉的活接了过去。

“程恩妮,那是你哥哥吗?”程恩妮端着菜一过去,徐向东就开口问。

程恩妮挑了挑眉头,“不是,是小舅舅。”

她跟谢茂衍的关系还真不好说,说是合作关系吧,要解释半天,说是朋友的小舅,更要解释,反正程恩妮先前也跟着谢敏君喊过舅舅,干脆就当是吧。

谢茂衍端着肉在程恩妮后头,闻言多看了徐向东一眼,眉头微动。

原来是长辈啊,陈建设他们几个瞬间就变得微微有些拘谨起来,徐向东则是立马抬头挺胸,起身上前去接谢茂衍手里的碗碟。

“我们来就好,舅舅坐。”徐向东笑容灿烂。

谢茂衍差点直接把碗砸他脸上,“你是客人,坐。”

别看谢茂衍看着跟他们差不多大,但一开口气场在那里,徐向东立马就不敢造次了,老老实实地回去坐下。

程恩妮听得憋笑,谢茂衍把手里的碗碟放下,去拎了两把椅子过来,直接摆在一起,程恩妮顺势在谢茂衍身边坐下。

程恩妮的另一边是陈建设,不过她跟陈建设中间还隔了两盆蔬菜。

“先吃饭吧。”程恩妮招呼大家吃菜。

羊肉火锅里煮了羊肉,正宗的散养黑山羊,一点膻味也没有,煮出来的肉一点也不柴,又嫩又弹。

吃完羊肉,就可以下片好的牛羊肉,程恩妮不时下一把菜,好在煮了白米饭,肉菜准备得也多,不存在不够吃的情况。

饭后,谢茂衍自觉洗碗,程恩妮跟班长几个讨论活动安排。

陈建设不是他们班上的,但跟谢茂衍也不熟,就撑着下巴,看看程恩妮,又看看谢茂衍。

等活动细节讨论完,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好在程恩妮的住处离学校近,他们回学校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程恩妮同学,有空我们能再到你家做客吗?”离开前徐向东微笑地看着程恩妮道。

他最开始言语暗示过程恩妮,不过程恩妮根本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

在没有完全摸清程恩妮的底前,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行动,只跟身边的人透露了一下,自己喜欢程恩妮,好减少潜在威胁。

先前帮着收拾碗筷的时候,徐向东发现,别看程恩妮家就是座普通的农家小院,但家底可不薄。

厨房里居然有冰箱,堂屋改的客厅里居然有电视机,厕所里还有洗衣机,这可都不是一般的小富了。

确定程恩妮的家庭条件相当优越,徐向东已经决定,大学四年,一定要追到程恩妮。

徐向东长得确实是不错,浓眉大眼国字脸,符合现在的主流审美,本人的成绩也不错,是班干部十分热心肠,对女同学温柔且热心。

他说话也很有水平,不是说“我”,而是说的“我们”。

一般这样的情况,大部分人都不好直接拒绝。

“不好意思,我舅舅喜欢安静,下次有问题我们提前在学校处理就好。”程恩妮直接又委婉地拒绝了。

陈建设听得直发笑,这个徐向东,还自以为自己很有魅力呢。

“哎呀,本来今天不请自来就很不礼貌了,还蹭了顿饭,太不好意思了,便宜哪有总占的道理。”陈建设快人快语,然后笑眯眯地冲程恩妮道,“恩妮你帮我们向你舅舅道歉,我们就先走啦。”

她都这样说了,徐向东接下来的话自然就说不出口了,只好郁郁地跟上陈建设,心里烦透了陈建设。

“走了?”谢茂衍收拾好厨房后,已经在书房工作了一段时间了,见到程恩妮进来,顺手就给她倒了杯茶。

谢茂衍一手好泡茶的手艺,茶叶也是他带过来的,香而醇厚,味有回甘一点也不苦。

程恩妮刚刚说了许多话,接过来先喝了一口,才道,“走了。”

“那个徐向东是不是对你有想法?”谢茂衍握着钢笔的手紧了又紧,心高高地提起,紧张得不行,只是一瞬间,手心就冒了汗。

程恩妮笑起来,坐到自己那边,“这你都看出来啦。”

谢茂衍心猛地提高,脸色肉眼可见地难看起来,他内心止不住有些暴躁。

“不过徐向东那个人,不像是什么好人,眼里的算计太浅显,一览无余。”程恩妮笑着摇头。

徐向东自以为伪装得很好,眼里的算计别的同学涉世未深可能看不出来,但上辈子他这样的人程恩妮见多了,一眼就看了出来。

他这样的,还不如杨新宇呢,至少杨新宇一腔赤诚,是真的不带任何算计的喜欢。

谢茂衍心放下来,松懈下来才发现,四肢微微发麻发凉,心脏一泵一泵开始送血,四肢白骸才算是苏醒过来。

没等他缓过来,程恩妮突然开口问他,“对了,你房子装修得怎么样了?”

虽然是装做无意,但程恩妮还是微微竖起了耳朵,她也不知道是希望谢茂衍说装好马上要搬,还是谢茂衍说要再等一阵子。

“怎么,很希望我搬走?”谢茂衍故作轻松地问,还带了些许玩笑的意味。

程恩妮顺嘴接过,“当然没有……”

几乎是瞬间就出言的回答,没有任何思考,这应当就是她的心理话了。

血液终于抵达指尖,谢茂衍动了动手指,只笑着道,“那就好。”

“……?”程恩妮。

所以到底是装修好了,还是没有装修好?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