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四十二章 被缠上

谢茂衍房间的装修问题是个谜,既然谢茂衍暂时没有搬走的意思,程恩妮也没有多问。

她现在比较麻烦的是,阴魂不散的徐向东。

不得不说,徐向东这个人还是很有心机的,他虽然是刻意地出现在你身边,但总会带上别的同学,或者带着你没有办法拒绝的理由,譬如班级事务。

徐向东长得不丑,他也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比起大部分只求蔽体,不讲求美感,甚至根本不懂的男同学来说,徐向东很会打扮。

白衬衣,鸡心领毛衣,昵料外套,西裤配皮鞋,皮鞋擦得蹭亮,天冷会再围上一条围巾,凡出现在程恩妮面前,必是这一套类似的打扮。

长得不错,健谈,学习也还算不错,又是班级干部,语文成绩好,一入校便在学校诗社发表了诗歌,徐向东身上常常带着一股不自知的优越感。

他这样的男同学,说实话,还真的很吸引涉世未深的女同学,符合她们对优秀男性的标准,很容易就陷了进去。

可惜程恩妮并不是。

徐向东尝试着给程恩妮写的情诗,结果程恩妮只看了一眼,就随手还给了他,别说夸奖的话,仰慕的眼神了,都没有,程恩妮甚至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好像她看的只是一张简单的课程表而已。

想到别的女同学,别说他亲自写情诗了,只要知道他就是校刊上发表诗歌的默者,就是激动兴奋,满眼仰慕,他什么都不用说,微微一笑端着高人架子就好。

说实话,徐向东有些挫败,程恩妮这个人,实在是太油盐不进了。

不过她越是冷淡,越是激起了徐向东的征服欲。

徐向东自己反思了几天,觉得程恩妮跟一般的女同学不一样,可能因为是城里人,见的世面比较多,所以才会无动于衷。

不过不用怕,好女怕郎缠,滴水能穿石,程恩妮就是颗石头心,他也总有一天能够捂热。

“这位仁兄还没有放弃呢?”陈建设没事的时候就来找程恩妮,最近一段时间,中午吃饭的时候,徐向东总是跟另外几位男同学徘徊在她们附近。

跟着徐向东的男同学,都是长相普通,成绩家庭都一般的男同学,站在人群里,显得他格外优秀。

只不过徐向东拿别人衬托他,但其余人却是真心拿他当朋友,徐向东饭卡里没钱了,经常是这几个男同学接济。

程恩妮摇了摇头,“自以为是的花孔雀罢了,光胡乱开屏。”

就连写情诗,都故作高深,让人看不懂,程恩妮要知道那是情诗,当场就拒绝了,哪里还会给徐向东在她面前瞎晃的机会。

而且吧,徐向东这个人,开屏都不是冲着她一个人开的,还冲着其余女同学,虽然目标在她身上,但徐向东同样很享受别人仰慕的目光。

这就有点恶心人了。

好在程恩妮不在意他这个人,就当是看戏,倒也看得挺有滋有味的。

两人打好饭菜坐在一处,程恩妮从来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食堂饭菜不错,她每天两荤一素配个汤,吃得营养又丰富。

陈建设家里条件不错,吃的方面也不省,想要多点零花钱,多做两个家教就有钱了,何必在嘴里抠钱。

尤其是跟程恩妮关系好后,知道学校外头最火的服装店和精品店是程恩妮的,陈建设省了不少钱,程恩妮去进衣服,经常就进货价带给她。

徐向东瞥了眼陈建设和程恩妮的饭盘,再看看自己的,脸上其实有些难堪,他也想更好地包装自己,但实在是囊中羞涩。

好在他很快劝服了自己,就走贫困上进的路线,也很能打动人,所以才能按耐住自己的虚荣心,平和地吃着简单的饭菜。

“呃,你说徐向东要是知道你有两家店,会怎么做?”陈建设真的挺好奇这个的。

反正她是不相信,徐向东这么费劲,只是单纯喜欢程恩妮的相貌和人品。

程恩妮白了她一眼,“你别净想着替我找麻烦。”

开店这事程恩妮没有刻意瞒着,但也不打算随便透露出来,大学生活到目前为止,都十分合程恩妮的心意,她不希望出现多余的变故。

陈建设想了想这事曝光出去后的情形,默默地做了个封口的动作。

“程恩妮同学,我正好去校外有点事要办,送你回家吧。”下午的课上完后,徐向东走到程恩妮面前,要送她回去。

说完,徐向东又补了一句,“还有一些专业上的问题,想要跟你请教。”

程恩妮看了眼徐向东,“不好意思,有问题你去跟老师请教吧,下午我约了建设有事。”

下午没课了,程恩妮打算去店里看看,陈建设不过是个幌子而已。

徐向东有些可惜,但他没有纠缠,而是冲大方地冲程恩妮笑,一副既然如此,那你去忙吧的表情。

伸手不打笑脸人,程恩妮微笑地冲他点了下头,收拾好书本转身就出了教室。

程恩妮一走,立马就有同围上徐向东,询问他跟程恩妮间的进展,开他跟程恩妮间的玩笑。

“程恩妮同学脸皮比较薄,有些话你们在我面前说就算了,不要去她跟前说。”徐向东一副不好意思跟你们多话,但还要义正严词护着程恩妮的模样。

故意造成一种暧昧的假象让别人误会。

但到了女同学面前,徐向东又会故意营造出一种爱而不得,自己捧上了真心,却被程恩妮践踏的模样,来博取同情和好感。

还真有被徐向东糊弄住的女同学,听陈建设说,那女同学自己打几份工,省吃俭用,就是为了攒钱送徐向东一双好皮鞋。

这是陈建设知道的,不知道的还不知道有几个呢。

程恩妮都服了,这是什么眼神,徐向东这样妥妥的人渣,居然还看不清楚。

不过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不管是程恩妮和陈建设,知道了就知道,没有任何立场去劝对方。

就算她们去劝了,对方也未必会听劝,这种事纯粹是吃力不讨好。

程恩妮去了店里,盘点了一下账目和出货情况,帮着站了会店,卖几个小时的货。

店里人流不少,进客率高成交率也高。

程恩妮店里的衣服,要说档次是真没有,甚至好多质量都一般,但款式好价格便宜,还不时有折扣活动,小店里常常被挤得水泄不通。

程燕子和何欢根本就忙不过来,为此,程恩妮还多雇了两个人,跟她们俩交班,顺便也盯着,防止别人三只手。

在学校外头碰到同学的可能性非常大,不过程恩妮一早交待了,喊她的名字就行,不用喊老板,大家都以为她是在这里兼职工作。

“恩妮姐,这几款都脱销了,是不是该去进货了,这次我跟你一起去吧。”程燕子踟蹰了很久,主动跑到程恩妮跟前来说。

程恩妮刚把店里的现金点了,准备收拾回去。

“怎么突然想跟我一起去进货?”程恩妮奇怪地看向程燕子。

程燕子犹豫了一会,咬了咬牙道,“我跟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提了咱们店里两句,我妈想让我姐在老家开服装店,让我多跟着你学一学。”

别看程恩妮这间店小,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程燕子管钱,何欢管账,两人都清楚这店里有多挣钱。

跟家里一说,家里的人可不就动心了。

但做生意这回事,没人带的时候,真的连门都入不了,哪怕她们想照着程恩妮的,去大学附近开店,但怎么选址,去哪里进货,完全都是一头雾水。

程燕子的父母就交待程燕子,平时上班多用心,多学着些,要是程恩妮去进货的话,她试着也跟着去。

知道在哪里进货,问题就解决了大半了。

“带你去也不是不行,但你别告诉我,你做不了多久就要回去就行。”程恩妮没什么所谓。

开学前进货,程恩妮是跟于杨去的,有人分担,那次还不算累,但开学后两次进货,都是她自己在跑,累得可不轻。

谢茂衍倒是提出过要陪她一起,但当初去京城的时候,谢茂衍那情况程恩妮还记着呢,可不敢给自己添麻烦。

到时候谢茂衍忙没帮上,反倒要她照顾他。

“不会不会,在这里挺好的,我不想回家去。”程燕子忙摆手。

再说了,她就是想回去,家里也不一定能同意,开店多费钱啊,万一亏了呢,她这里有份收入高的工作,也是个保障。

既然这样,程恩妮直接拿钱给程燕子,让她去买两张周末往返羊城的火车票。

江省离羊城不远,进货的话,周五晚上的火车过去,周六下午看货,晚上抢货,再坐周日早上的火车回来就行,也不耽误学习。

听着她们三言两语定下这事,一边理货的何欢眼里闪过深思。

得知程恩妮又要去进货,谢茂衍脸上瞬间浮出忧色,“我开车送你去?”

每次程恩妮进货回来,都累得面无人色,说实话,程恩妮真的没有必要折腾这些,光是食品厂的分红,就够她衣食无忧了。

但谢茂衍没有办法阻止程恩妮,虽然程恩妮每次都累得不轻,但他也看得出来,程恩妮很享受这份小事业。

“不用了,这次我跟燕子一起去,放心,不会累着自己的。”感觉到谢茂衍的关心,程恩妮挺窝心的。

要不是这时候没有通高速,开车只能走国道,且路况不好,程恩妮还真想借谢茂衍的车直接去羊城拉货。

现在程恩妮的目标就是,努力赚钱,争取过几年等高速通车的时候,自己已经买了大吉普。

没有办法帮上程恩妮,谢茂衍有些懊恼。

事实上夜不能寐的时候,谢茂衍想过很多方法来忙程恩妮,但每一个想法冒出来,在脑海里推衍过后,就会被他自己推翻。

开服装厂给程恩妮运营?以他对程恩妮的了解,程恩妮根本不会同意,说不定会还会适得其反,将程恩妮推远。

在江省开发大型服装交易市场?江省的地理位置一般,服装产业不发达,天然条件太差,他是能做起来,但投资大见效慢,不适合。

……

谢茂衍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对会一个人这么上心,这么小心,生怕一个行为不当,让对方不高兴。

“路上小心,我在家里做好饭等你回来。”谢茂衍叹了口气,深觉自己没用。

空有身家,却连程恩妮的一点小忙都帮不上。

想到第二次进货回来那一碗热气腾腾,过于咸了的面条,程恩妮笑起来,“好。”

周末徐向东好好地计划了一下,准备邀请程恩妮去看电影,结果还程恩妮直接找不到人了。

“你说你烦不烦啊,我都说恩妮不在家了,出外面办事去了,你追着我问有意思吗?我能给你把人变出来是怎么样?”陈建设真的是烦透徐向东了。

徐向东有些窘迫,他在学校没找到人,去程恩妮家里敲门,也一直没有敲开门,连程恩妮的小舅舅都没见到,只能来找陈建设。

他没想到陈建设会对他这么不耐烦。

难道是陈建设的嫉妒心作祟?

虽然陈建设名字像男的,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孩子,长得也不错,但他只一心追程恩妮,陈建设不高兴了!

徐向东这想一想,就觉得合理起来,脸上的窘迫消失,带起笑容来,自认风度翩翩又礼貌得体地道,“建设,你是个好女孩子,但我心里只有恩妮,我只是想知道她现在在哪里,麻烦你告诉我好吗?”

“我不知道,现在我要去图书馆学习,请不要跟着我了,好吗?”陈建设翻了个白眼,被徐向东奇怪的语气激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徐向东,怕是脑子有病吧。

没有办法从陈建设嘴里得知程恩妮的去向,徐向东本来打算放弃的,后来想想,太过轻易放弃显得他这个人太没有毅力。

徐向东干脆去程恩妮家的小院门口等着。

他设想得很好,等程恩妮回来,他就一脸担心地问她去了哪里,然后剖白自己的担心,告诉程恩妮自己因为担心,等了她很久,程恩妮一定会很感动。

但徐向东没想到,他没等到程恩妮,却等到了程恩妮的小舅舅。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