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四十三章 见一次打一次

看到谢茂衍从小汽车上下来,徐向东越发确定程恩妮家世不一般,那可是小汽车,还是有司机的那一种。

看着谢茂衍缓步往坡上走来,徐向东心里紧张得不行,内心告诫自己跟程恩妮小舅舅对话的时候,一定要稳重,过脑子。

绝对不能给程恩妮的家人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小……”

小舅舅三个字还没来得及喊出口,就被直接堵在了喉咙眼里。

“站在门口鬼鬼祟祟地干什么?”谢茂衍皱着眉头打量着徐向东,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是不认识自己了?也是,那天来了好几个同学,程恩妮的小舅舅一看就是事业有成的大老板,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他也是正常。

“小舅舅,您好,我是恩妮的同学,我叫徐向东,上次我跟同学一起拜访过的,您可能不记得我了,对了,您叫我向东就好了。”徐向东恭敬地自我介绍,然后把手伸了出去。

谁料谢茂衍一点也没有跟他握手的想法,只皱着眉头纠正,“家里的长辈没有教你不要乱攀关系吗?”

“……!”徐向东讪讪地收回手,只觉得脸皮子烧得厉害。

程恩妮的小舅舅怎么这么厉害,一点也不给人留情面,但他却一点也生不起气来,难道这就是上位者的威严么?

“对不起,我……”徐向东下意识地道歉。

谢茂衍看着他,虽然很讨厌这个男同学,但担心他是真的找程恩妮有事,只耐着性子问他,“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

说句实在话,谢茂衍觉得自己是耐着性子,可徐向东一点也不觉得,他觉得这会压力特别大,感觉到谢茂衍的低气压,他感觉自己说错一个字,都随时可能完蛋。

“我想请恩……程同学去……我我,我下次再来找她吧。”说完,徐向东顶不住压力,扭身直接跑了。

跑出了老远,徐向东还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好跑得快。

程恩妮这个小舅舅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凶,那天吃饭的时候也没这样啊!

这一晚上,徐向东辗转反侧,一夜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早上,徐向东又去程恩妮家门口徘徊,想打听一下程恩妮一家到底是做什么的,家里怎么只有一个小舅舅,别的长辈呢?

结果徘徊的时候,又被谢茂衍撞见了。

“想追恩妮?”谢茂衍把公文包交给来接他的助理,直接往路灯下的徐向东走过去。

徐向东昨天特别后悔自己临阵脱逃的事,还说要留下好印象呢,他这一跑,别说好印象了,脸都丢光了。

“是!”徐向东咬了咬牙,勇敢承认,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谢茂衍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我是我们镇上第一名考上大学的,现在在班上也是班干部,还是诗社成员,正准备积极入党,我知道程恩妮同学很优秀,但我也很努力。”

被谢茂衍的目光迫视着,徐向东咽了咽口水,艰难地把话说完后,又补了一句,“努力想要配得起她。”

“想要配得上她,不是努力就可以的。”谢茂衍幽幽道。

徐向东卡壳,下意识地问,“那,要怎么才可以?”

谢茂衍看着徐向东,良久才轻声道,“首先,你要爱她如命,她比你的命你的一切还要贵重,另外,资产至少要比我多才可以。”

跟一个大学生谈资产,这不是欺负人么,徐向东很想这样说,徐向东刚想说,他现在虽然没钱,但他有一颗努力向上的心,他一定会让程恩妮过上好日子。

“嘴上说得再厉害,没用。”谢茂衍轻轻地摆了摆手,“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缠着她,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徐向东张了张嘴,但谢茂衍已经不欲同他多说,直接离开。

“您不能替她做决定,喜欢一个人,是不分高低贵贱的,我现在虽然穷,但我喜欢恩妮的心是真的,我相信恩妮同学一定能感受到我的真……心。”

徐向东没有想到,谢茂衍居然说动手就动手,动作极好,返身一拳直接打在了他的腹部,顿时疼得他脑袋都空白了三秒。

“恩妮知道她的小舅舅这样霸道,干涉她的私生活吗?”徐向东被打得跌坐在地上,心里也激出了火气,怒声质问谢茂衍。

谢茂衍的气场是很强,他是觉得害怕,但是为了他喜欢的女孩子,他也是可以不畏强权的。

“不管您怎么阻止,喜欢就是喜欢,我是不会放弃的,绝对!”

看到谢茂衍有被激怒的样子,徐向东反而俞加兴奋,他盯着谢茂衍的手,既怕他再来一下,又盼着他再来一下。

“像你这样霸道的家长,恩妮一定很辛苦吧,我实在是心疼她,连被人喜欢的权力都没有,她的生活该是多么的窒息和绝望!”

果然,谢茂衍攥紧的手都有些颤抖起来,徐向东心里微微得意。

“你就算是打死我,也阻止不了我。”

“只要不是恩妮自己拒绝我,谁也没有办法让我死心,我那么喜欢她,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我……”

……

“别说了!”程恩妮终于出声,徐向东这个人,不去当演员真的是可惜了,明明被打的时候就看到了她,还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且这台词,也实在是有够恶心人的,反正她是听不下去的,“我不喜欢你,就算你有千万身家,我也不会喜欢你,我现在明确地拒绝你,听清楚了吗?”

听到程恩妮声音的时候,谢茂衍的心跳都停了,前所未有地心慌。

就像徐向东所说的那样,程恩妮大概不会喜欢有人插手她的私生活才是,他还打了她的同学,程恩妮会不会觉得他不应该?

差一点,谢茂衍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再次揍上徐向东了。

直到听到程恩妮拒绝徐向东的话,谢茂衍才松了一口气,攥紧的手松开,因为太过用力,松开后还忍不住轻颤了两下。

“没听明白?还想我再说一遍?”看到徐向东不走,程恩妮挑眉问道。

徐向东完全没有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程恩妮怎么会一点都不感动,他都因为她被打了!

虽然意料不到,但徐向东确实不敢呆下去,因为谢茂衍看他的目光重新变得危险起来,他怕被打,在地上滚了两圈爬起来,然后赶紧跑了。

谢茂衍半天没敢回头看程恩妮的脸。

他怕看到程恩妮失望的眼神,但不转身也没法逃避这件事,谢茂衍转过身来,“对不起,我不应该打人,我……”

“噗哧!”程恩妮突然笑起来。

谢茂衍一愣,虽然不明白程恩妮为什么笑,但他也跟着笑了一下,很茫然的那种。

“打人确实不太对,但这个徐向东太烦人了,打就打了吧,我也挺想揍他的。”程恩妮收起笑,一本正经地道,不过说完又笑了。

谢茂衍这才放松下来,“你不是上午没课?不好好休息跑出来干什么?”

“睡够了,出来走一走。”昨天晚上八点到家,吃过谢茂衍煮的面条,程恩妮就直接睡了,一直睡到刚刚。

起床的时候,吃了谢茂衍助理带过来的早餐,她就出来了,没想到正好撞见那一幕。

“真没想到你还会打人。”程恩妮是真没想到,谢茂衍不像是会自己动手的人,他比较像指挥别人干架的那一个。

谢茂衍脸上带着些微笑,借用了程恩妮的话,“他招人烦。”

……

徐向东确实挺招人烦的,等程恩妮下午到学校,听到一些事情后,恨不得自己上手把徐向东揍上一顿。

“这个徐向东,怎么这么能恶心人呢!要不咱们晚上套他麻袋吧!”陈建设怒道。

因为知道她跟程恩妮玩得好,那些流言自动避开了她,但教学楼就这么大,别人说就总有被人听到的时候。

徐向东这孙子,早上被拒绝后,回到学校,居然程恩妮的谣,说程恩妮眼高于顶,没有钱男同学她根本就看不上。

说程恩妮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仗着自己是城里人,就看不上农村出身的他,可怜他一番真心,却被程恩妮踩到地上羞辱。

就连不知情的班长都跑来跟程恩妮讲,“恩妮同学,你就算不喜欢徐向东,也不要侮辱他,他是真的喜欢你的。”

真喜欢一个人会在背后这样恶意中伤她?反正程恩妮是不信的。

要不是谢茂衍打人是巧劲,痛是痛得要死,但肚皮上一点淤青都没有,徐向东还想把自己的肚子亮出来给同学们看来着。

“太过分了,怎么能打人呢!”

“是啊,徐向东那么喜欢她,要不是我们发现了问他,他还打算替程恩妮遮掩呢!”

“程恩妮太坏了!”

“不就是长得漂亮一点嘛,长得漂亮就可以看不起人了?比她漂亮的人多了去了,有那么了不起吗?”

“居然还要千万身家,真是笑死个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称不称得起。”

“徐向东这么有才华的人都看不上,眼里只有钱。”

“……”

程恩妮听到的还只是一部分,但只这一部分,都够她再打徐向东五遍了,还才华,写两首酸掉牙的情诗就是有才华了?

“徐向东,你出来,咱们来对对质。”一般的事情,程恩妮都懒得计较,但据说都有人要去跟辅导员反应,她德不配位,不应该当团支书了。

团支书本来就是开学的时候辅导员选派的,一个月后重新投票,程恩妮还是拿到了最高票,就一直当了下来。

要让程恩妮自己来选,这干部,她不当也没什么,她也不需要往自己的履历上多贴金。

反倒是当了这个干部后,操心的事情太多了,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她用在自己的小店里不好吗?

但不当只能是她自己不愿意当,主动去请辞,而不是这样被人污蔑,举报而被撤职。

男生寝室里,大家都傻了眼,没想到程恩妮会找到寝室来,好在这时候不是晚饭后时间,这会男同学们都衣冠整齐地呆着。

徐向东也没想到程恩妮这会刚,居然找到寝室来。

而且程恩妮不是一个人来的,跟她一起来的除了陈建设,还有班上的另外几位女同学,以及格外替徐向东鸣不平的同学。

“对质,对什么质,难道我没被你小舅打?”徐向东捂着隐隐作痛的腹部走出来。

众目睽睽这下,徐向东是很不愿意同程恩妮对质的,但他也不可能逃避,只能先声夺人,坐实被打的事实。

程恩妮看着他,“面对一个猥琐的尾随犯,请问抓到现行后,打人有问题吗?”

尾随犯?!

大家都惊了,纷纷看向徐向东。

徐向东脸皮瞬间胀红,气愤地盯向程恩妮,“什么尾随犯,你不要血口喷人!”

“听说周六日这两天,你满学校地找我,昨天更是在我家门口徘徊了很久,今天更是一大早就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我家附近窥视,这才被我小舅打的。”程恩妮缓声道。

“请问,一个陌生男人,到处找我,甚至蹲守到了家门口,担心我的安危的家长质问不出结果,打你有什么不对?”

“如果你不主动出现在我家门口,我小舅难道会故意找到学校来打你?”

徐向东没想到程恩妮居然会这样狡辩,当即瞪大了眼睛要替自己辩解,但程恩妮压根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

“所有人都说你喜欢我,但我不觉得你这是喜欢。”程恩妮看向身侧的女同学。

“试问,如果有你们不喜欢的男同学,打着喜欢你的名义,时刻盯着你们的行踪,尾随到你家的住址,你们害不害怕?”

“是当面表白不会,还是付诸笔端写情书不会?你不是学校有名的才子吗?偷摸盯着对方算哪门子喜欢?”

女生们代入想了一下,是挺可怕的,哪怕这人是徐向东,学校里的才子,细想起来,也有些毛骨悚然。

“这不是喜欢,这是一种变态的行为!”程恩妮掷地有声。

“好,假设你真的是喜欢我,假设!那么,被我的家长撞破警告后,回学校立马撕破脸皮造谣,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

“对不起,这样的喜欢,我真心担当不起,你还是换个能担当得起的人来喜欢吧。”

书客居阅读网址: